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81章 傅队长,我好想你。

第181章 傅队长,我好想你。

        电影院。

        这是今天最后一场,也是整个路演的最后一场。

        是映后见面。

        等大屏幕熄灭后,主持人走向台:“相信大家刚才已经感受到电影的紧张氛围了,下面,我就邀请《目击证人》的主创人员上台。”

        观众席上一片鼓掌声,尖叫声。

        简姝和导演,还有饰演凶手的男演员走上台,跟大家问好。

        很快,就到了粉丝提问的环节。

        一般都是问在拍摄电影的途中遇到什么有趣的,惊险的事,会不会害怕之类的问题。

        主持人四下看了看:“还有最后一个名额了,就那位吧,那位男粉丝,他一直在举手。”

        一个二十出头,戴着鸭舌帽的年轻男人站了起来,死死盯着简姝,问道:“请问作为女一号的秦可可现在还躺在医院里,而你,凭什么站在这里?你难道就真的能做到,半点都问心无愧吗?”

        主持人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连忙把话题岔开:“好了,今天的提问环节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回答啊!”年轻男人直接从坐位上冲了过来,却被反应过来的保安拦住,他嘶声吼道,“都是你,是你把秦可可害成这样,真正该死的人是你,是你!”

        简姝紧抿着唇,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离开。

        紧跟着,年轻男人也被保安带离了影院。

        到了临时休息室,方方担心道:“简姝姐,你没事吧?”

        简姝收回思绪,摇了摇头,拧开水喝了一口。

        等下还有媒体采访。

        导演也走了过来,拍了下她的肩膀:“别放在心上。”

        更多的,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秦可可到底为什么躺在医院里,业内都知道是什么原因,只是外界传出了各种阴谋论。

        只是她现在这样的情况,他们也不适合再去做更多的澄清,只能私下联络媒体。

        却无法控制粉丝的言论。

        这些事件中,最冤枉的就是简姝。

        这一个月以来,周围也有不小的声音,可她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也没有趁机卖惨去踩秦可可一脚,可以说是很难得了。

        简姝笑了笑:“谢谢导演。”

        马上就是媒体采访,她没想太多,只把这个当作小插曲。

        路演结束后,晚宴是在酒店里举行。

        这次电影的成功,是在所有主创的意料之中,又是在意料之外。

        其中,离不开所有为这部电影做出了贡献的人。

        去酒店的路上,方方告诉简姝,这次的晚宴邀请了傅队长和白教授。

        关于简姝和傅时凛的关系,之前因为秦可可虽然在网上闹了一波,但这件事最终是不了了之,也没有证明他们两个在一起的照片放出来。

        所以剧组的人都当是秦可可的粉丝在里面作妖,把什么脏水都往简姝身上泼,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这次邀请傅队长和白教授,剧组方面是真心邀请,但同时对于他们到底能不能来,也没有报太大希望,毕竟两个人平时的工作都很忙。

        可没想的是,他们不仅来了,而且两个人都来了。

        这无疑是今天晚宴的一大亮点,十分令人期待。

        简姝听到的时候,咬了下唇。

        白长舟也要来……

        方方见她脸有些白,不解的问:“简姝姐,马上就要见到傅队长了,你不开心吗?”

        简姝回过头,挽起笑:“开心。”

        这段时间傅队长和她都忙,都有快一个星期没有通过电话了。

        她还以为今天要很晚才能见到他。

        方方看着她怀里的黑猫警长,感叹道:“他终于可以光荣退役了。”

        简姝低着头笑,把黑猫警长抱的更紧了些。

        马上就能见到傅队长了。

        半个小时后,车在酒店门口停下。

        简姝把黑猫警长放在坐位里,下车。

        门口已经聚集了一群正在等她的粉丝,看到她出现,都开始尖叫。

        人太多,怕引起骚乱,简姝打了声招呼,没有过多停留,径直往酒店里面走。

        “臭婊子!去死吧!”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从人群中冲出,手里拿了瓶液体朝她脸上泼过去。

        他的动作很快,快到几乎没人反应过来。

        四周都还是粉丝兴奋的尖叫声。

        简姝望过去的那一秒,眼前一暗,熟悉的男性气息罩下,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男人见事情失败,拔腿就想跑,孟远直接冲上去把人按住,扣上手铐。

        一众粉丝瞬间安静下来,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傅时凛缓缓松开,低声问道:“有伤到哪里吗?”

        简姝摇头:“你……”

        “先进去。”

        简姝走了两步,转过头看了一眼,被压在地上的那个男人,就是今天在电影院的那个。

        进了酒店,傅时凛才摸着她的头发:“吓到了么。”

        简姝扬起小脸,担心的看着他:“我没事,他刚刚泼的是什么?”

        “水而已,你先上去,我来处理剩下的事。”

        “可是……”

        “乖。”

        傅时凛侧眸看了一眼,已经傻了的方方立即上前:“简姝姐,我们先上去吧,你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说着,连拖带拽的把简姝拉上了电梯。

        傅时凛冷了眸色,转身大步往外走。

        门外的粉丝已经被酒店的保安给疏散了,那个年轻男人手虽然被反在身后铐着,但还在用力挣扎。

        孟远一巴掌拍在他脑后:“老实点儿。”

        见傅时凛出来,孟远立即起身:“傅队,我已经联系了附近的派出所,他们很快派人来。”

        傅时凛看向一脸桀骜不驯,觉得自己没有做错的年轻男人一眼,嗓音低寒:“送到刑警队去,让周进审,他刚才泼的的是硫酸。”

        孟远睁大了眼睛:“那你……”

        “没事,你看着他,我去换件衣服。”

        孟远张了张嘴,看着傅队背后被腐蚀了一层的衣服,气的揍了年轻男人一顿。

        还好已经入冬了,穿的都比较厚,不然换做是夏天,皮肤不知道溃烂成什么样。

        这狗东西下手太阴了吧!

        很快,派出所的人就来了。

        孟远把人交给他们后,走到黑色越野车旁边,道:“傅队,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傅时凛把最后一件穿上,声音冷淡无波:“不用。”

        他刚才已经简单处理过了。

        更何况,今晚白长舟会来。

        一个月前,关于在东山区发现的那些物证,鉴定结果出来前的一个小时,白长舟来警局报案。

        他声称他妻子当年因病去世,后已火葬。

        可最近殡仪馆联系他,当年火葬途中出现失误,现在他妻子墓地里的骨灰,是别人的。

        至于他妻子的尸体去了哪里,他不知道。

        殡仪馆的人也给不出一个解释。

        所以才来报案,希望警方能帮他查询他妻子尸骨的去向。

        一个小时后,孟远从鉴证中心拿回来了化验报告。

        化验报告上证实,在黑色皮箱里搜出来的几个药瓶,分别是抗抑郁,安眠,治疗心脏疾病等药物。

        戒指方面的调查也有了结果,和白长舟手上的,是对戒。

        白长舟这招先发制人,确实很高明。

        洗脱了嫌疑的同时,直接让调查陷入了瓶颈。

        这段时间里,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即便是察觉到警方派人跟踪他,他也如同往常一样上课下课。

        明知道他是凶手,可就是不能抓他。

        ……

        简姝没想到的是,剧组不仅请来了白长舟和傅队长,还请了沈行。

        制片人过来打招呼的时候,脸都快笑烂了:“小姝啊,当初沈公子救了你,也算是我们剧组的大福星了,今天这个场合缺谁都行,就是不能缺他。”

        沈行谦虚道:“哪里哪里,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只是在床上躺了几天,又坐了几天轮椅,杵了一个多月拐杖,再加一个没良心的女人从来没有来看过我而已。”

        简姝:“……”

        这时,方方刚好过来:“简姝姐,我……”

        话说到一半,看到沈行,戛然而止,快速侧了身。

        沈行脸上也是难得一见的尴尬,咳了一声后,看向别处。

        简姝左右看了看,这两人什么情况?

        沈行脸皮那么厚的人,竟然还有这种表情。

        制片人倒是什么都没看出来,继续在那里吹着沈行的彩虹屁。

        没过一会儿,导演就带着白长舟走了过来。

        制片人又开始新的一波吹捧。

        白长舟始终微笑着,看上去和蔼又亲切。

        从他出现开始,简姝就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脸色发白,掌心已经冒出细密的汗水。

        聊了几句下来,白长舟看着简姝,温声问道:“简小姐哪里不舒服吗?”

        闻言,几个人都朝她看了过去。

        简姝喉间发干,死死咬着唇。

        方方道:“之前电影院的那个男人刚才又在门口出现了,还想伤害简姝姐,不过幸好傅……”

        说到这里,她好像觉得不太适合在这么多人面前提起傅队长,毕竟目前还只有她知道他们的关系。

        当然,沈公子另算。

        制片人的关注点全在前面,也没注意她后面说了什么,紧皱着眉头:“这些粉丝真的是无法无天了,当初在片场的时候我就想说秦可可了,戏不好好拍,成天作妖。现在闹成这样,只能怪她自己,怎么还……”

        导演手肘碰了碰他:“少说两句吧,她还在医院躺着呢,小心被人听见传出去不好。”

        他们也不是对秦可可没有同情心,只是早就被她的作法,和她那些不消停的粉丝给磨光了。

        白长舟叫住路过的服务生:“麻烦倒杯热水来。”

        沈行看了眼简姝,觉得她的反应有些奇怪,正想开口时,又和方方对上了视线,再次咳出声来,快速移开。

        简姝呼吸越来越困难,刚准备离开,又被制片人喊住。

        几乎是同时,服务生已经把热水倒了过来。

        白长舟拿起杯子,递给简姝,笑容温润:“简小姐。”

        那种颤栗的恐惧感再次开始蔓延,简姝瞳孔收缩着,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

        要摔倒时,腰上突然扶上一只手。

        落入了一个冷硬,却温热的怀抱。

        白长舟手上的水杯也被接过。

        简姝蔓延的恐惧,开始回收,直至消失。

        傅时凛神色冷淡把水放在一旁,却没有松开她。

        制片人神经向来大条,什么都没有察觉,开口道:“傅队长来了,今天能请到你们几位,实在是我们的荣幸。”

        又是一轮新的彩虹屁。

        简姝情绪平复了一点后,才慢慢从傅时凛怀里出来,却悄悄揪着他的衣角。

        沈行看着这一幕,深深吸了一口气。

        早知道傅时凛要来,他还来个鬼!

        又有其他人过来跟导演打招呼,简姝朝傅时凛眨了眨眼,朝走廊的方向去了。

        因为这部电影的成功,现在导演已经成了圈内炙手可热的导演,都想和他认识。

        简姝和傅时凛走了,方方自然不可能留着。

        刚准备走,又是和沈行同时举步。

        “……”

        “……”

        方方停了下来:“您先,您先。”

        白长舟站在原地,拿了一杯香槟,看着简姝离开的方向,眸色深沉。

        走廊的阳台上没有什么人,简姝靠在栏杆边,吹着夜风。

        很快,肩上就搭上一件外套。

        “小心感冒。”

        她转过身,环住男人的腰,小脸仰起:“傅队长,我好想你。”

        话音刚落,唇就被堵住。

        傅时凛一手搂住她的细腰,一手撑在栏杆上,将她搂在怀里,吻得更深了些。

        简姝仰起头配合着他。

        身后,晚风清凉,树叶被映出斑驳的影子。

        一吻结束后,傅时凛大掌在她腰上揉了揉,沉声道:“瘦了。”

        简姝气息微喘:“哪有,最近很累,我都吃的比平时还多。”

        傅时凛笑了声,吻着她的眉心:“还是很怕么。”

        简姝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垂了眼睛,声音闷闷的:“有一点点,不过我已经能自己克服了。”

        因为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会在身边。

        所以她能自己克服。

        “再等等,很快能会抓到他。”

        简姝点头,小脸埋在他的胸膛。

        很快,又重新开口:“傅队长,电影明天首映了。”

        “嗯?”

        “我们去看第一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