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78章 受孕的机会还是挺小的。

第178章 受孕的机会还是挺小的。

        孟远浑身都被雨水打湿,抱了一个黑色的提式皮箱过来,放在小桌上。

        工头见状,咳了一声,不说话了。

        皮箱的金属扣生锈,已经被人打开过,又加上被雨水冲过的原因,表面的所有证据,都不可取。

        傅时凛冷着脸,拿出手套戴上。

        皮箱里面有几个药瓶,几本半湿的书籍,以及一张泛黄褪色的照片。

        照片已经被雨水完全打湿,只能依稀辨出上面有两道人影。

        一男一女。

        相貌完全看不清,

        傅时凛摸着照片的左侧,这个位置,明显是被人裁下来一部分。

        也就是说,照片上应该不止两个人。

        他把所有东西都放在了塑封袋里,递给孟远:“送去化验。”

        “是。”

        这时,周进跑过来,脸色有些白:“傅……傅队,那边发现了一样东西,你过去看看吧。”

        傅时凛抿着唇,大步走进雨幕里。

        东西是刚挖出来的,几乎与泥土融合在一起。

        这会儿被大雨冲刷着,逐渐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一堆锈迹斑斑的铁链。

        足足有几十公斤。

        周进道:“这种地方,挖出一点废弃材料也是很正常的事,可这铁链太多了,当初‘铁链连环凶杀案’中,凶手所使用的铁链,一直没有找到相同的型号和批号,也没有在市面上流动过,才导致调查进展不下去,而这里却有这么多……”

        他在说话间,傅时凛已经蹲了下去检查,脸色偏寒。

        几秒后,他站起身,声音冷沉如冰:“立即封锁这里,所有施工全部暂停。”

        工头大惊,立即上前:“警官,不能暂停啊,现在要是暂停的话,后面的工程都……”

        傅时凛继续吩咐:“把铁链送去鉴证中心,让他们用最快的时间确定,这一批铁链,是否和当年所有的是同一批。”他停顿了一下,“另外,申请搜查令。”

        周进问:“搜查哪里?”

        “白长舟住所。”

        “是!”

        几名队员应声,立即分头行动。

        工头还想要说什么,可外面浴室太大,他只能躲回了棚里。

        好在没过一会儿,顾昭就到了。

        男人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工头道:“顾总,他们硬要进来搜,我们也没有办法……”

        顾昭抿着唇,看着再次拉起来的警戒线,压着怒气:“到底挖出了什么,为什么要封锁!”

        “我也不知道,一开始他们找到那个皮箱时,都还没什么,可直到挖出了铁链,突然就要封锁了,还让我们的施工全部暂停。”

        顾昭侧过头,皱起眉:“铁链?”

        “对,好大一堆呢,我看到那几个警察脸色都变了,不过就是铁链嘛,有时候工程用不完丢掉很正常,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吗?”工头说着,又想着主意,小声问道,“顾总,用不用我让那些工人……”

        顾昭抬手,止住了他的话。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让你的工人全部回来,配合他们调查。”

        工头有些懵:“啊?”

        之前不是说,不论如何都不能停工吗。

        秘书提醒道:“顾总,可是许董那边……”

        “他那边我去解释。”顾昭说完后,转身离开。

        秘书连忙跟上。

        只留下一个傻掉的工头。

        这……又是闹哪出?

        傅时凛从雨幕中抬头,看到的就是顾昭离开的一幕,黑眸更加寒冽。

        周进站在他旁边,有些不太明白。

        明明他们这次已经配合调查了,为什么傅队看上去,好像比之前还不开心了?

        ……

        简姝已经被外面的雷声吵醒三次,傅队长还没回来。

        她把自己裹进被子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凌晨五点。

        快要天亮了。

        这雨下了一整夜,而且完全没有停的趋势。

        傅队长这回是为了上次的案子离开的,该不会又在搜山吧。

        简姝呼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下床,走到客厅倒了一杯水喝。

        外面电闪雷鸣,狂风肆虐,雨水打在玻璃上,噼噼啪啪的响着。

        小家伙见她起来了,就在脚边跳。

        简姝把他捞起,抱在怀里,一下一下摸着他的小脑袋:“滚滚,你爸爸真的好辛苦啊,这么大的雨都还在外面查案,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滚滚呜呜了两声,在她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着。

        坐了一会儿,简姝把他放在地上,走到浴室里,从最底层的柜子里拿出一根验孕棒。

        虽然她也知道才过了几天,现在验太早了。

        可就是忍不住每天都验一次。

        之前买的避孕药,她没吃。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在药店里突然有一个念头。

        要么就顺其自然,怀了就生下来。

        而且就这么一次,受孕的机会还是挺小的。

        应该也不会那么容易。

        没怀的话……

        倒也说不上好还是不好。

        简姝蹲在地上,呼了一口气。

        把东西都藏好,才重新回了卧室。

        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胡思乱想了许多。

        两个小时后,天亮了。

        雨势小了一点。

        简姝起床,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傅队长的衣服装在袋子里。

        昨晚他肯定淋了雨的,就算车里有备用的衣服,那都是夏天的了。

        现在天气转凉,傅队长这几天都住在她家里,应该也没时间回去换。

        离开前,简姝又跑去熬了姜汤,放在保温桶里。

        这里离警局近,走路也就二十分钟。

        简姝打了把伞就出门了。

        天虽然亮了,可小雨还密密的斜织着,整个城市都是雾蒙蒙的,带着冰冷的湿意。

        她把领子拉到最上面,加快了脚步。

        正要进警局时,身后却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简小姐。”

        简姝猛地转过身,瞳孔剧烈收缩。

        白长舟就站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见状,没有再上前,只是伫立在原地,微笑道:“简小姐别紧张,我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而已。”

        简姝咬着唇,握着伞把的手紧了紧。

        但这里就是警局门口,他胆子再大,也不至于在这里行凶。

        可即便是如此,简姝脸上还是写满了恐惧与警惕。

        白长舟道:“我之前就想跟简小姐当面道个歉了,只是……”他笑容有些无奈,“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机会,上次的事,我真的很抱歉,简小姐手臂上的伤好些了吗。”

        简姝呼吸重了几分,压下心头的颤栗,问出声:“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简小姐当时的情绪不稳定,我怕你出事,只能出席下策,疼痛能使人迅速清醒过来。为了表示歉意,我请你吃顿饭,可以吗?或者简小姐也可以提出其他补偿方式,我都接受。”

        “不——不用了。”

        白长舟往前走了一步:“简小姐……”

        简姝慌忙后退:“你别过来!”

        柯显和丁瑜刚从警局出来,准备去吃早饭,就见到这一幕。

        柯显快步走了过来隔开他们:“白教授这么早就来警局,是有什么事吗?”

        白长舟神情依旧平缓,微笑道:“刚好路过门口,就看见简小姐了,想和她道个歉。”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柯显都听说了,以及白长舟可能是凶手。

        他往后看了一眼简姝:“既然白教授歉已经道了,那么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带简姝走了。”

        白长舟轻轻颔首。

        柯显转身,扶着简姝的手臂,才发觉她浑身都在隐隐颤抖,轻声问道:“没事吧?”

        简姝脸色发白,摇了摇头。

        “先进去。”

        丁瑜在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觉得好像有哪里奇怪,跟了上去。

        柯显把简姝带到了傅时凛的办公室,给她倒了一杯热水,安慰道:“没事的,这里是警局,他不能把你怎么样,傅时凛马上就回来了,你别怕。”

        简姝握着水杯,睫毛颤着:“还不能抓他吗?”

        “现在我们掌握的证据还不足,不过应该快了。”

        “我明白……”

        简姝缓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刚才在门口遇到白长舟的事,你别告诉傅队长。”

        柯显表示不解。

        “他会担心的……他手上还有其他的案子,我不想他因为这件事再分神。”

        柯显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不会跟他说。但你……还好吗?”

        简姝喝了一口热水,唇角抿起:“我可以自己调解,等等就好了。”

        “行,这么早你应该还没吃早饭吧,我去给你买点,你在这儿坐一会儿,他也快回来了。”

        “好,谢谢……”

        柯显起身,拉上了办公室的门。

        丁瑜快速上前,不可思议的开口:“难道她就是……”

        刚才他们的谈话,她全部都听见了。

        柯显也有些意外:“你不知道吗?”

        丁瑜摇头,从他们对负责这个案子开始,就是盯着白长舟那边,以及调查他的周围。

        关于幸存者保护,一直都是师兄他们队轮流派人。

        所以她才不知道简姝竟然就是“铁链连环凶杀案”的幸存者!

        柯显摁了摁眉心,把林静叫了过来:“你进去陪会儿简姝,到傅时凛回来为止,我怕她一个人会想多。”

        “是!”

        柯显这次,几乎是把全队的人员都带过来了。

        昨晚刚到就和丁瑜他们讨论了一整晚的案情,到早上才结束。

        丁瑜收回视线,眼睛敛着,心里大概明白了几分。

        林静在外面敲了敲门,推开的时候,简姝正坐在沙发里发呆。

        她走上去打了个招呼:“简小姐。”

        简姝抬起头,笑了下:“你也来了呀。”

        “对啊,之前温海清的案子不是我们负责的吗,所以这次就来跟进了。”

        林静坐在简姝对面,四处看了看,感叹道:“哇,傅队的奖杯真的好多啊,以前我只是听说,没想到这次还能亲眼见到。”

        简姝跟着她看了过去,唇角扬起:“这只是一部分,他家里还有很多。”

        林静就知道,和她聊傅队,一准儿没错。

        “你们……现在怎么样啦。”

        之前的事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她也知道一点,只是一直没有时间,也不好去细问其中的细节。

        简姝道:“和好了,至于后面的事,之后再说吧。”

        她们又聊了一会儿后,外面人声多了起来。

        林静站起来往外面看了看:“好像是傅队他们队回来了,我出去看看。”

        简姝放下水杯,也起身。

        孟远他们几个回来时,一身都是湿的。

        一个两个喷嚏连天。

        “傅队,那我们先去洗澡了。”

        傅时凛嗯了声,往办公室。

        昨晚的情况,必须立刻打报告交上去。

        他拉开办公室的门,入眼的便是放在茶几上的纸袋和保温桶。

        里面却空无一人。

        林静走过来:“傅队,这是简姝拿过来的……咦,她人呢?刚刚还在……这么快就走了吗?”

        傅时凛沉声问:“她什么时候来的。”

        “有一会儿了吧。”

        “知道了,去忙吧。”

        简姝可能还有工作,先走了。

        傅时凛长腿迈动,坐在电脑前。

        刚准备去摁主机的开关,就看到抱膝坐在办公桌下的女孩。

        简姝扬起小脸,眉眼弯弯的。

        傅时凛薄唇勾起,低笑出声:“你在这儿做什么?”

        “给你一个惊喜啊,见到我开心吗。”

        “开心。”

        傅时凛把她拉了起来,揉着她的头发:“去旁边坐一下,我有点东西要处理。”

        简姝闻言,没有再打扰他,很乖的走了过去,窝在沙发里。

        傅队长衣服都还是湿的。

        十分钟后,傅时凛打完了报告,简姝立即起身,把温度刚好的姜汤递给他:“先把这个喝了,就耽误你几秒钟的时间。”

        傅时凛接过,快速喝下。

        孟远已经洗完澡回来了,见状连忙道:“傅队,报告我去交吧,你赶紧把衣服换了。”

        傅时凛点头,把报告给他。

        一转头,简姝已经提着袋子站在他身后:“给,快点去。”

        傅时凛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亲:“乖,我很快就好。”

        他去洗澡后,简姝重新坐在沙发里,把保温桶收了起来。

        喝了姜汤也不行,肯定会感冒的。

        幸好她准备着。

        她刚收好,手机就响起,是方方打来的。

        “简姝姐,我们可能要再加一个行程了。”

        简姝扬眉,问:“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