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77章 因为他一定会赢。

第177章 因为他一定会赢。

        两天后,简姝在一个酒会上见到精神萎靡的沈行时,才想起他曾经让她给傅队长带话。

        全然被她忘到脑后了。

        简姝正要上前去具体问问他,就听到周围人在讨论。

        “沈公子这是怎么了,看上去精神不太好啊?感觉身体被掏空。”

        “你们没听说吗,上个星期他跟人比拳击,输的那叫一个惨,这几天不眠不休的练呢。”

        “拳击?沈公子拳击很厉害啊,下手那叫一个狠,不管是比赛,还是切磋,只要上了拳击台,他就不会让你站着下去。”

        “是吧,拳击对他来说意义重大,这次却输了,肯定是备受打击。”

        “那沈公子是真的惨了,你说其他项目跟人比输了都还能想的过去,可拳击……”

        那人说着,摇头啧啧了两声。

        简姝扬了下眉,走到沈行后面,拍了拍他肩膀。

        沈行转过头,唇角扯了下:“我还以为你以后都不想再见到我了。”

        今天要不是知道她也会参加这个酒会,他可能还在俱乐部里。

        “说的跟我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似得。”简姝拿起旁边小桌上的香槟喝了一口,“你之前说,让我告诉傅队长再比一次,指的是拳击?”

        沈行道:“你跟他说了吗?”

        “……忘了。”

        “……”

        简姝笑了下:“我劝你还是别比了,免得让你今后对这项技能彻底失去信心。”

        沈行嘴角抽了抽,不甘心的开口:“你就知道我一定会输?”

        “当然了。”

        “为什么?”

        “因为他一定会赢。”

        简姝眼睛里,全是明亮的光芒。

        她喜欢的人,无论哪方便,都是最优秀的。

        沈行失笑,手肘靠在身后的栏杆上:“你就那么喜欢他?”

        简姝道:“以后你遇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你就知道了。”

        而不是像她这样,因为利益产生的交集。

        “我已经遇到了。”

        他说的声音很小,简姝没太听清。

        不等她开口,沈行便再次出声:“据我所知,顾昭应该还是不同意你们在一起,你打算怎么办?”

        简姝抿了抿唇,低垂着眼睛。

        沈行知道,不管怎么说,对简姝而言,顾昭都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她不可能完全不在意他的态度。

        即便她现在可以忽略那些,但这件事始终是心里的一个结。

        简姝沉默了一会儿才回道:“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她该说的已经说完了,可顾昭的想法太偏激了。

        沈行最终还是没有把事情说穿,拿起酒杯和她碰了碰:“以后遇到什么事可以来找我嘛,我们还是朋友嘛。”

        简姝扬起笑,轻轻点头。

        在酒会结束前,简姝已经把该打的招呼全部打了,提前离开

        她出大厅,就被冷风催的打了个寒颤。

        现在天气已经转凉,很快就要入冬了。

        简姝打了喷嚏,拿出手机拨着号码,傅队长说他要来接她。

        号码刚拨出去,肩上就搭了一件外套,

        简姝转过头,满脸都是开心:“你什么时候到的?”

        傅时凛将外套的拉链给她拉上,到顶,女孩的下巴都被遮的严严实实的。

        这才看顺眼了些。

        他低缓着嗓音道:“刚到一会儿。”

        简姝活动了一下手臂,把手从袖子里钻了出来,抱着他的胳膊:“我们走吧。”

        这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表哥?”

        傅时凛回头。

        许意从后面跳了过来,跑着就想往他怀里扑。

        在她靠近时,傅时凛直接提出她的领子,把人放到了一旁。

        “你这见人就抱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许意委屈的瘪着嘴:“我好久都没见你了嘛,你这次任务离开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回来了也不回家,爷爷天天在家念叨。还有我爸,他要让那个……”

        “这是简姝,叫人。”

        许意话才说到一半,就被打断,这才意识他旁边还站了一个穿的……很奇怪的女人。

        简姝连忙把拉链拉下来了点,露出了一张完整的脸,跟她打了声招呼。

        许意看着她,恍然大悟:“你不是蒋叔叔找的那个……”

        话再次说到一半,被她表哥扫过来的眼神打断。

        她终于明白了!她就说蒋叔叔那次怎么那么奇怪,不仅特意去拿下了那个腕表的独家代理权,紧跟着就找了一个没什么名气的代言人。

        叫什么来着……

        简姝!

        “啊!我想起来了,上次爷爷住院的时候,表哥……”

        许意的话,在今晚第三次断掉。

        她委屈巴巴的看着傅时凛:“那我该说什么嘛。”

        “叫人。”

        许意想了想,眨着眼睛:“简姝姐姐,你好,我叫许意,你叫我意意就行了。”

        简姝刚才就觉得她有些熟悉,正纳闷在哪儿见过时,突然听到她姓许。

        这个姓其实并不少见,只是……

        她收回思绪,对许意笑了笑:“我们之前见过的。”

        许意歪着脑袋,不太想的起来。

        简姝道:“警局门口。”

        那时候她还误会她是傅队长的那个小女朋友。

        从许意出现后,傅时凛的眉头始终不着痕迹的皱着,他淡声道:“时间不早,我们先走了。”

        语毕,拉着简姝的走径直往前。

        对于,许意早就习惯了,只是在后面喊道:“你抽个时间回家一趟啊,再不回去,爷爷真的要生气了。”

        简姝转过身,朝她挥了挥手。

        上车后,傅时凛正在系安全带,简姝小脸凑到他面前,眯起眼睛打量:“傅队长,我觉得你今天好像有点奇怪。”

        傅时凛轻笑,捏了捏她的脸:“哪里奇怪。”

        “怪好看的。”

        “……”

        傅时凛耳根瞬间泛起不自然的红晕,舔了下薄唇。

        简姝笑意更深,眼睛亮亮的:“不过话说回来,你刚刚总是打断她做什么啊,我觉得她好像有很多话要说。”

        “她话太多了,不打断她能说一夜。”

        “是吗?”

        傅时凛拍了拍她的屁股:“坐好,走了。”

        简姝回到坐位,系上安全带。

        “傅队长,你家里人,姓许吗?”

        傅时凛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顿,转过头看她:“简姝……”

        简姝抬起头,对上他的视线:“啊?”

        刚才那一问,好像只是随口。

        傅时凛薄唇抿着,刚要出声,手机便响起。

        电话是孟远打来的。

        “傅队,你猜的没错,他们又挖出了东西,好像是打算私自处理,还好我们发现的早,周进他们几个已经过去交涉了,还不知道能不能进去。”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地下又挖出了东西,肯定是要停工的。

        所以开发商那边势必会尽力瞒着,而且这是私人地方,他们硬闯也不合适。

        “我马上过来。”

        傅时凛放下手机,声音沉了几分:“我先送你回家。”

        简姝道:“我自己可以的,你先去忙吧。”

        “没事,时间来得及。”

        ……

        简姝离开后,方方今晚的工作也结束了,正打算回家时,就看到从大厅里出来,走的跌跌撞撞,摇摇晃晃的沈公子。

        他好像喝的有点多,身边也每个人陪着。

        方方看了一会儿,犹豫了几分钟,还是上前扶着他。

        沈行虚着眼睛,满身都是酒气:“是你?你怎么没和她一起走?”

        “有人来接简姝姐。”

        “哦,我知道了。”

        对话到此结束。

        沈行本来就一米八几的个子,这会儿喝了酒又重的厉害,几乎所有的力气都压在方方身上,方方后悔,不知道自己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刚刚就不该同情心泛滥的。

        她费力扶住他:“沈公子,你司机在哪儿啊?我送你过去。”

        “司机?”沈行含糊着回答,“我自己开车过来的。”

        方方:“……”

        那你喝这么多酒是要发疯吗?

        她把他扶着往墙上靠了一点,艰难的摸出手机:“我给你叫个代驾吧。”

        沈行一把把她手机夺过去,皱着眉道:“别叫。”

        他喝成这样,回去之后,少不了一顿责骂。

        还不如不回去。

        “那你想干嘛啊?”

        “送我去酒店。”

        “……”

        方方气到不想说话,他刚刚不就是从酒店出来的吗?

        为什么要跑出来晃一圈?

        方方只能认命的扶着他,往酒店里面走,找前台开了一间房后,为了避免遇到今晚酒会上的熟人,她还特意绕远了一点,去坐另外一个电梯。

        终于把他送到酒店房间里时,方方觉得自己要被累死了,随手拧开一瓶水喝了一大半。

        她刚要走,躺在床上的沈行又喃喃着什么。

        方方凑近听了一下,才听清楚他在要水。

        她四处看了看,除了她刚才喝的那瓶,好像就没有其他水了。

        好在还剩了一半。

        方方把水沈行扶起来了一点,把水往他嘴里灌。

        喝完水后,沈行不再闹了。

        方方觉得比刚才还热了一些,全身都是汗,粘粘糊糊的难受。

        她看了眼浴室,又看了眼睡的不省人事的沈行。

        洗完澡后,方方觉得浑身都舒服了很多。

        伸出一只手来正要拿衣服,浴室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

        沈行衣服已经全部脱了,浑身上下就剩了条裤衩子。

        方方瞬间瞪大了眼睛:“啊啊啊——流氓!”

        沈行被她吵得头疼,上前一步捂住她的嘴巴,沙哑着声音开口:“别叫。”

        方方更加惊恐了,他另一只手就放在……

        她还没穿衣服呢!

        沈行觉得掌心之下,一片带着水汽的温软,下意识的低头。

        “啊啊啊!!唔——”

        沈行捂着她嘴的手才放了一点点,她就又开始尖叫,他只能再次捂严实。

        另一只手僵硬着收回:“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叫。”

        方方想死的心都有了,戳着她肚子那个硬硬的东西是什么!!!

        沈行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时候起生理反应。

        他语调有些尴尬:“我放了你,但你不准再叫,OK?”

        方方梗着脖子点头。

        沈行缓缓松开她,正打算就这个场景解释两句的时候,方方却突然屈膝,重重顶在他双腿之间,抓着衣服就往外面跑。

        沈行痛的弯下腰,整张脸都白了,酒意也瞬间清醒。

        操!

        方方觉得自己这辈子穿衣服的速度可能从来没有这么快过,仅仅在十几秒之间,就匆匆套好衣服裤子跑了。

        生怕沈公子等下要冲出来把她撕成两半!

        ……

        简姝回到家,洗了澡就直接倒在了床上,拿着手机随便翻着,有些无聊。

        傅队长可能今晚都回不来了。

        发了一会儿呆后,简姝没由来的想起了许意。

        虽然那天在会所,她只看到了一个侧脸,但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就是同一个人。

        不过简姝还不敢确定,她抿了抿唇,在手机搜索了蒋均的名字。

        刚才许意提到过一个蒋叔叔,她所知道的,认识的,姓蒋的就只有蒋均了。

        资料显示,蒋均是MR现任总经理。

        其他的,好像也没有特别的地方。

        简姝浏览了一圈,正要关掉,却在关键词搜索里,看到了许氏集团几个字。

        她愣了一下,又翻了翻。

        竟然发现MR竟然是许氏旗下的子公司。

        简姝怔怔看着床头柜上的腕表,又看着手机上的资料,條的瞠大了眼睛。

        不是吧……

        MR是许氏旗下的子公司,那许意喊蒋均蒋叔叔,就不只是刚好姓许这么凑巧了。

        傅队长又是许意的表哥,应该也认识蒋均。

        难道说——

        简姝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的那个腕表的代言,其实是傅队长给她联系的?

        等等……

        许氏,许家,许远征,顾昭,许意,傅队长……

        他们是一家人吗!

        简姝觉得自己傻了,脑子里一片混乱。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顾昭,那他……从顾昭一直反对她和傅队长在一起,说他养不起她这点来看,他肯定是不知道。

        至于傅队长……

        简姝掀开被子,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拿了件外套就出门。

        她坐在车上,给傅队长电话没人接,又给顾昭打电话,也没人接。

        简姝咬着唇,翻出顾昭秘书的电话,秘书很快接通,告诉她,顾总手上的一个项目出了问题,现在在东山区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