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76章 你们不打算结婚啊?

第176章 你们不打算结婚啊?

        简姝点头:“我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完,我可以到警局找你吗?”

        “可以。”

        简姝扬起唇,拉开车门:“那我先走了,等会儿见。”

        傅时凛把她拉回来,吻也随之落下。

        一吻结束后,他缓缓松开她,低声道:“去吧。”

        简姝走之前又在他侧脸亲了亲:“专心工作,不要太想我哟。”

        说完,下车就跑了。

        跑了几步后,回过身朝他挥手。

        傅时凛黑眸里漾出笑意,目光温和。

        等简姝上楼后,他才驱车离开。

        ……

        大致工作聊完后,简姝正要离开,阮兰就叫住她。

        虽然现在新戏还在谈,但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等制片方那边所有事宜定下来,最迟下周就能签约。

        阮兰放下手上的东西,往后靠了一点,看着简姝问道:“谈恋爱了?”

        简姝:“?”

        她下意识看向方方,后者咳了一声,摸了摸自己右边脖子一下。

        简姝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领子往上提了一点,最后那两次迷迷糊糊的,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傅队长在她脖子上留了个印子,出门时她还特意穿了一件有领子的衣服,哪里知道这么快就被看出来了。

        “阮兰姐,我……”

        她舔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阮兰道:“我之前是说过你现在的阶段不适合谈恋爱,但这毕竟也是不可抗因素。”

        之前那段时间简姝的状态她也看出来了,太压抑了,可今天一进办公室,她明显整个人精神都好了很多,眼里是有光的。

        简姝眨了眨眼,阮兰姐的意思是不反对吗?

        “几个月前那件事的影响很大,现在好不容易沉静下来了,不论从哪方面来说,你在感情方面都应该低调一点……”阮兰叹了一口气,无奈继续,“别被人拍到。”

        “谢谢阮兰姐!”简姝紧紧抱住她。

        阮兰笑着拍了拍她:“行了行了,但以后得注意,好在这两天没有什么行程。”

        简姝知道她指的是脖子上的印迹,红着脸点头。

        从公司离开后,方方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阮兰姐会让你们分手呢,还好是我想多了。”

        简姝点头:“阮兰姐人挺好的。”

        她呼了一口气,“走吧。”

        当车路过药店时,猛地响起了什么,简姝连忙开口:“等等。”

        方方问:“怎么了吗?”

        “我……好像有点感冒,我去买点药。”

        “那我去帮你买吧。”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简姝摇头,拿出帽子和口罩戴上,为了以防万一,还特意拿了一件连帽衫穿上,整个捂得严严实实的。

        拿出镜子照了照,确定这个样子不会被人认出来了,简姝才拉开车门,快速跳了下去。

        方方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发愁,这样虽然应该不会被人认出来,但会不会被放恐怖分子抓起来啊……

        简姝走到药店门口,徘徊了几步才走进去,没有头绪的四处转着。

        这时,有个穿白大褂的医师走到她旁边,亲切的问道:“女士,你想买什么呢?”

        “我……”简姝浑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有些难以启齿。

        女医师问道:“是感冒了吗?”

        她摇头。

        “那是哪里不舒服吗?”

        她继续摇头。

        女医师见状,了然的笑了,一般来药店买东西,却不好意思说买什么的,多半都是那一种。

        “跟我来吧。”

        女医师把她带到货架,给她拿了一支验孕棒。

        简姝瞬间涨红了脸,咳了两声:“不是这个……”

        女医师放下验孕棒,又在另一个货架拿了一盒左炔诺孕酮片给她:“是这个吗?”

        简姝看到药盒上写的“紧急避孕”几个字,恨不得把头埋进地缝里去了。

        “女士,这边结帐吧。”

        跟着女医师走了几步,简姝突然停下脚步,压低声音道:“刚刚那个……也拿几个吧。”

        结完帐后,简姝把所有东西全部塞在衣服里,跑进了车里。

        方方见她一副谨慎的模样,好奇的伸手:“简姝姐,你买的……”

        “别碰!”

        方方被她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

        简姝刚才跑的急,现在还在喘息着,话说完后,好像是觉得自己反应有点大,干笑道:“就一些感冒药,一会儿回家再吃。”

        方方虽然没有谈过恋爱,可也不是对生理方面一无所知,她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如果只是买感冒药的话,简姝姐怎么会这么紧张……

        她后知后觉的抬头,看着简姝脖子上的痕迹,好像明白了什么,猛地瞪大了眼睛:“你该不会……”

        简姝快速捂住她的嘴巴:“别说别说。”

        好在司机只是专注的开车,车里又放着音乐,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情况。

        方方眼睛睁得大大的,点头。

        简姝放开她,生无可恋的靠在椅子上。

        方方凑了过去,小声问道:“傅队长也太不小心了吧,怎么会……这样?”

        “不是他,是我……”简姝语气有些懊恼。

        都怪她,好端端的去招惹他做什么。

        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自作自受。

        “简姝姐,这种药很伤身体的,不能多吃。”

        “我知道,就今天一次而已,应该没什么的……”

        以前傅队长都做了避孕措施,一般都是快要结束时才戴套,早上最后那次是才开始几分钟,大意了。

        方方又问:“你们不打算结婚啊?”

        结婚?

        简姝愣了愣,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感觉现在说这些,好像太早了。

        不过……却又是顺理成章的事。

        方方这么一说倒是提醒她了,不管迟早,总要走到这一步的。

        可她现在都还没见过他家里人,即便傅队长上次说过他们会喜欢她,不过她觉得应该都是安慰她的,让她不要想多。

        简姝咬了咬唇,长长呼了一口气。

        再说吧。

        ……

        警局。

        孟远已经从鉴证中心拿回了化验结果,尸骨保存完整,没有任何损伤,也没有变色,死因可以排除利器所杀或者是中毒死亡。

        现场发现的那枚戒指是十多年前的一个牌子,现在已经倒闭了,要从他们那里得到购买信息,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至于其他搜查到的东西,还在检测中,最快明天才能拿到。

        傅时凛拿着报告,翻开看了几眼:“失踪人口档案那边有进展吗?”

        周进道:“我去查了,没有符合死者条件的。”

        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是死者没有家人,要么是死者失踪后,家人没有报警。

        不论是哪种答案,都不利于他们现在的破案进展。

        十多年前的尸体了,只剩一具骸骨,现在查起来,真的有如大海捞针。

        傅时凛道:“派人轮流守着东山区那边,如果施工过程中,再挖出什么东西,他们这次不会再上报,一定会偷偷处理,盯紧了。”

        前两天的搜查只是最基本的,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深一步展开。

        搜到的东西也有限。

        埋在地下的那些,往往才是最关键的证据。

        周进应声:“是!”

        傅时凛放下报告起身:“都去忙吧。”

        等人都走开,有一个队员才抓着头发上前:“傅队,我有件事想跟你汇报……”

        “说。”

        这个队员叫林凯,前天是他负责保护简姝。

        那天简姝进警局后,他也想回来拿点东西,可谁知走到门口,就听见了她和丁队的对话。

        他也不是爱嚼舌根的人,可这事儿这两天一直困扰着。

        说了好像又觉得一个大男人,背后谈论两个女人说的话,显得有些婆妈。

        不说的话,对话的内容又让他越想越觉得头疼。

        所以即便是开了这个口,都还有些犹豫。

        傅时凛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淡声道:“先进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后,林凯终于打定主意,再次出声:“傅队,前天不是轮到我保护嫂子吗,然后……”

        他把那天在大厅外听到的对话,原原本本,一字不差的重复了一遍。

        傅时凛脸色越来越冷,薄唇抿起。

        林凯说完后,又道:“大概就是这样了,你也别怪丁队,我觉得她也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了,出去吧。”

        “是。”

        傅时凛坐在电脑前,从最下方的抽屉里,拿出了几个月前的那份转岗申请,眼神微寒。

        丁瑜应该是给简姝看了这个。

        扣扣——

        门被敲响。

        傅时凛迅速把抽屉合上。

        丁瑜手上拿了份资料:“师兄,我查到白长舟几乎每年都会去一次B市,所以他和温海清之间,一直是有联系的,并不是他上次说的只在念书时才对温海清有资助。”

        按照白长舟的意思,他对温海清的帮助只是因为看他经济拮据,完成学业困难。

        那这么说起来,在温海清毕业并且找到稳定工作后,这种帮助就应该停止了。

        就算见面,也该是温海清这个受到帮助的人来云城看望白长舟,绝对不会是白长舟常年往B市跑。

        要说谁更忙,那也是白长舟。

        所以他又一次说了谎。

        以此来掩盖很多的罪恶。

        傅时凛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温海清自杀前后,有查到他去B市的记录吗?”

        丁瑜道:“他的出行记录并没有显示。”

        “如果是雇佣司机呢。”

        丁瑜停顿一下:“师兄是怀疑……温海清不是自杀?”

        “他的自杀的时间太凑巧了,温海清已经花了一大笔钱买通赵倩的父母,让他们不要在调查中提起他,就说明他对这次犯罪在很大的程度上,是非常满意的。可当我们找到他时,他却写了一封认罪悔过书”

        “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调查白长舟那几天的行踪。”

        傅时凛嗓音冷淡:“不用。”

        丁瑜看向他,有些愣:“师兄……”

        “温海清的案子之前一直是柯显负责,现在由他来接手,调查会更加详细。”

        “可白长舟的案子,是我们队负责的。”

        “我会去跟叶局说,你处理好手上其他案子就行。”

        丁瑜还想说什么:“可是……”

        傅时凛道:“先这样,我还有事。”

        丁瑜垂下头,喉咙发干:“师兄,那我走了。”

        “嗯。”

        丁瑜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倒了一杯水大口喝着。

        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师兄是想和她保持距离。

        白长舟的案子现在是两队一起负责,基本随时都会在一起讨论进展。

        可是她不明白,她哪里做错了,还是哪里表现的太过明显,让他看出什么了?

        又或者是……

        简姝都告诉他了。

        想到这个可能,丁瑜失去所有力气般,跌坐在沙发里。

        她瞒了那么久,那么久……

        如果她能不那么固执矜持,早一点跟师兄表白的话,现在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

        简姝买了下午茶和点心,负责外送的工作人员提着两大袋跟在她身后。

        她站在孟远的位置上:“放在这里就行了。”

        孟远这会儿不在,另外几个队员眼睛都亮了,过来小声道:“还是嫂子最好。”

        简姝抿着唇笑:“快给大家分了吧。”

        说着,拿了一份往傅时凛办公室走。

        其他队的成员看着这一幕,都纷纷表示羡慕。

        简姝站在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傅时凛抬眼,看见她时,黑眸里的冷意融化了几分。

        他扫了眼外面正在分下午茶的一群人,轻笑了声:“你又给他们买东西了?”

        简姝走进去,把门关上,眨了下眼睛:“我本来是打算给你买的,但是想了想,吃独食好像又不太好,就都买了。”

        傅时凛从电脑前起身,坐在沙发里。

        “这家店很好吃的,我经常去,你尝尝。”简姝用勺子舀了一块蛋糕,喂到他嘴边。

        她说完后,视线却不经意扫到了窗外,一群大老爷们儿全部趴在玻璃上,一脸兴奋的看着他们。

        简姝:“……”

        当傅时凛看过去时,他们又立即散了。

        男人随手拿起遥控器,关了百叶窗,低声说:“继续。”

        简姝红着脸把蛋糕放在他面前:“自己吃。”

        真的是丢死人了!

        她等会儿可能都没脸出去。

        傅时凛薄唇勾起,把她拉在怀里亲了亲:“不用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