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75章 我腰都快断了,回家再亲。

第175章 我腰都快断了,回家再亲。

        搜查工作基本已经结束了,虽然没找到可以指向死者身份的证据,但也不是没有收获,搜出来的东西,全部已经送到鉴证科去化验,很快就会有结果。

        他们没有一刻的停息,在两天之内,甚至可以说是提前完成搜查。

        大家都累的够呛。

        只是不知道这些搜出来的东西,到底有没有用。

        丁瑜那边的事结束,就往这边走,隔着十几米的距离,看见简姝拿着一瓶水在轻轻的给师兄浇着洗手,男人的一向冷淡无波的眼里,泛着柔和的光,唇角隐隐勾起。

        她最终没有走上去。

        等傅队长洗完手后,简姝才把空瓶子扔在一旁的垃圾袋里,又从包里拿出纸巾给他擦水。

        孟远过来道:“傅队,你们先回去吧,后续的事我们来处理就可以。”

        傅时凛轻轻点了下头:“大家都累了,收拾完直接回家休息。”

        “是。”

        简姝跟几个队员打了声招呼,跟在傅队长身后离开,这些人都是她和傅队长才在一起,请吃饭的那群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这会儿看到他们重新和好,心里虽然感慨万千,但都是开心祝福的。

        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能吃傅队的喜酒了!

        刚走了一步,他就转过身,扶住她的手臂:“小心点,这里低坑很多。”

        还要简姝穿的是平底鞋来的,不然穿高跟鞋,鞋跟可能陷进土里都拔不出来了。

        她本来之前就是自己蹦过来的,也不觉得有什么,这会儿被他这么一扶,下意识就往他怀里靠,将大半个身子都贴了过去,顺势环住他的腰。

        傅时凛薄唇微勾,伸手搂住她的肩。

        到了封锁警戒线的时候,守在那里的警卫瞪大了眼睛:“原来你是傅队的……家属啊。”

        简姝之前说家属,是方便送东西进去,这会儿这两个字从别人口中说出来,又是当着傅队长的面,她瞬间有些不好意思了,胡乱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后,拉着旁边的男人就往前走。

        到了黑色越野车前,简姝从傅时凛手里把钥匙拿了过去:“你先在车上睡一觉吧,我来开就行。”

        傅时凛扬眉:“你确定?”

        简姝上次开车,还是年前他被体罚做俯卧撑时,以十码的速度开回去。

        她把他往副驾驶的位置推,说道:“确定,我开慢点就行了,你都已经快两天没休息了,不能开车。”

        简姝上车后,系上安全带,打火,踩油门,放下手刹。

        车慢慢行驶了出去。

        还好还好,没有发生上次一样的错误。

        这里地区偏,车辆也少,简姝起初有些紧张,开了一会儿后,逐渐放松一下,车虽然慢,但是开的平稳,她转过头道:“傅队长,你等下想先回家还是去吃点东西?”

        刚才他都没怎么吃,一定饿了。

        傅时凛抬手摁了摁眉心:“回家吧,先换衣服。”

        “那行,一会儿叫外卖好了。就……回我那里吧?我给你买了衣服和洗漱用品,都齐了。”

        简姝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心虚,没再看他,目视前方,装作一本正经的开车。

        隔了一瞬,低哑沉磁的男声才慢慢响起:“对我的尺码这么了解?”

        “……”简姝耳朵发烫,红着脸反驳,“就告诉导购身高就行了啊,又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

        “不是说买齐了么,内裤没买?”

        简姝如果不是现在在开车的话,真想捂住他的嘴,这人这么荤话越说越溜了!

        至于内裤……

        买肯定是买了的。

        当时导购问她的时候,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是含糊说了句,要大一点的。

        导购暧昧的笑容她到现在都还记得。

        她气鼓鼓道:“你快点睡觉,别说话了。”

        傅时凛笑意更深,拿出手机点外卖:“想吃什么?”

        “喝粥吧,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喝点粥暖暖胃,也好消化。”

        这一段路人少,简姝开的快了一点,可等到进城,刚好遇到下班高峰期,她就像是乌龟一样,慢慢挪了回去。

        即便后面车再怎么按喇叭,她都始终心平气和,告诉自己安全第一。

        等车停在地下室,已经快八点了。

        这一段别人开用四十分钟的路程,她愣是用了两个半小时。

        她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又去解傅时凛的,轻声喊他:“傅队长,到了。”

        傅时凛睁开眼,看到的便是女孩亮亮的眸子。

        他伸手搂住她的后脑,吻了上去。

        车内的空气本就稀薄,又加上是地下室,简姝又维持着之前那个姿势,呼吸短缺的同时,还有些累。

        她推了推他的胸膛,小脸红红的,喘息道:“我腰都快断了,回家再亲。”

        傅时凛大掌揉着她的头发:“走吧。”

        外卖放在门口,早已凉了。

        傅时凛进了浴室,简姝就把粥放在锅里热。

        给小家伙添了粮和水,就把晾在阳台的衣服收了进来,放在浴室门外,小声道:“傅队长,衣服我放在这里了,你等下记得穿。”

        里面的水声似乎有一瞬停顿,随即传来低低的男声:“不记得会怎么样?”

        简姝:“……”

        傅队长现在真的是黄段子张口就来,太流氓了。

        简姝不理他,放下衣服就进了厨房。

        粥已经热的差不多了,现在盛起来凉凉,一会儿他出来就能吃。

        十分钟后,浴室门打开。

        傅时凛穿着她买的衣服,头发擦得半干,五官沉隽。

        简姝站在餐桌前,摆放着碗筷:“温度正好,快来吃吧。”

        傅时凛长腿一迈,走到她身后,双手撑在桌侧两边,将她圈在怀里,微微俯身,薄唇贴着她的耳廓,音线暧昧沉哑,气息温热:“很合身。”

        “!!!”

        他这话本来听着就意有所指,再加上之前在车上讨论过内裤的事,简姝自然而然,就往那边想了……

        脑海里也开始出现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脸烫到快要冒烟。

        傅时凛低笑出声:“脸怎么红了?我说的是衣服很合身,想到哪里去了?”

        简姝顿时又羞又恼,咬着唇踹了他一脚。

        臭男人!

        她踹的也不用,这点力道对他来说,不痛不痒。

        傅时凛下巴支在她肩膀上,看着面前的粥:“要不要再叫点其他的?”

        他说话的时候,气息就喷薄在她脖颈上,有些痒痒的,让人忍不住想笑,简姝道:“不用了,你吃完先好好睡一觉,等醒了我们再出去吃。”

        说着,她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粥放在他唇边:“乖,张嘴,啊……”

        语气柔软的跟哄小孩子似得。

        傅时凛唇角弯起,偏过头吻住她。

        简姝手里的勺子还悬在半空中,整个人被抵到了桌边。

        男人的吻强势霸道,却又是令人沉醉其中的温柔。

        简姝没一会儿就被亲的晕头转向,当傅时凛抬起她的腿,让她坐在了餐桌上时,冰凉的触感使她快速回神。

        他是打算把这个屋子里所有能使用的家具,都染上一层色彩吗?

        这个可怕的想法让简姝清醒了几分,连忙拉住他在她腰上作乱的手:“不行!先把饭吃了,你都那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

        见她态度坚决,傅时凛也就没再继续下去,只是重新亲了亲她的唇,哑着声音:“好。”

        简姝试了试粥的温度,还好,温温的,正合适。

        “快吃吧。”

        吃完饭,简姝把碗捡到厨房快速洗了,出来看到傅队长正在逗小家伙。

        滚滚抱着自己的小脑袋在地上打着滚,嘴里想去咬傅时凛手上的玩具,却怎么都咬不到,也不愿意起来。

        简姝走过来,趴在他背上:“你别逗他了,去睡觉。”

        傅时凛扬眉,放下玩具,背着她往卧室走。

        躺在床上之后,简姝立马关了灯,紧紧抱住他,完全不给他动手动脚的机会:“睡吧。”

        傅时凛:“……”

        简姝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你别成天想些带有颜色的东西,快两天没吃东西,又没睡觉,我怕你身体吃不消。”

        “试试?”

        “……我才没那么傻,不试,快点睡了。”

        黑暗中,傅时凛神色柔和,将她搂的更紧了一点,闭上了眼睛。

        简姝轻声:“晚安,傅队长。”

        祝你有一个好梦。

        “晚安。”

        ……

        第二天,简姝醒的时候看了看时间,才凌晨五点。

        不过却没什么睡意,昨晚不到九点就睡了,而且又睡的好,一觉到现在。

        她伸了个懒腰,一回过头,就对上一双漆黑深沉的眸子。

        他单手支在枕头上,就这么看着她,好像已经很久了。

        简姝抿着唇笑,扑到他怀里,声音还带着才睡醒的朦胧:“你什么时候醒的?”

        “有一会儿了。”

        “时间还早……起来也没什么事,继续睡吧。”

        “嗯?”

        男人的嗓音沉哑性感,极具诱惑。

        简姝睡不着了。

        她才刚从他怀里抬起头来,温热的吻便落下。

        傅时凛好像就是在这里等着,大掌随之探进她的衣服,轻轻揉捏着。

        简姝的睡衣很快就被扔在了床下,夹杂着男人的。

        窗外,天色逐渐变亮。

        阳光透过窗帘,丝丝缕缕的照了进来。

        到最后,简姝实在不行了,是真的体会到什么是腰快断了,哭着求饶。

        傅时凛吻着她,继续动势着:“乖,最后一次。”

        这几个字,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在说。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简姝哭的委屈,恶向胆边生,抱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软软喊了声:“傅哥哥……”

        傅时凛不备,浑身一僵,闷哼了一声,狼狈退出。

        刚才还没来得及戴套。

        简姝眼睛红红的,微微撑起身:“在里面了吗?”

        “有一点。”

        傅时凛哑声回答着,拿出纸给她擦了擦。

        简姝确实是想惹惹他的,但却没想到,这声傅哥哥的威力这么大。

        她愣了一会儿才道:“在安全期应该没什么事吧,实在不行的话,我去买药吃……”

        傅时凛皱了下眉,薄唇抿着,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

        他知道,简姝现在是事业上升期。

        这是她喜欢的工作。

        如果现在怀孩子,她的事业势必会因此停滞。

        简姝见他不说话,以为他是生气了,抱住他的腰:“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乱喊了。”

        傅时凛捏着她的鼻子:“故意的?”

        简姝吐了吐舌头:“我也不知道会这么有用……”

        “再叫声。”

        “不要。”她没那个脸了。

        傅时凛舔了下薄唇,吻沿着她脖子,一路往下。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简姝起身就想要跑,却好像被他钉死在床上似得,半分都动弹不得。

        汹涌的浪潮席卷而来。

        几个颤栗后,她又哭的不行了,哽咽着喊道:“傅哥哥……傅哥哥……”

        接连喊了数十声,傅时凛才放过她。

        “乖,以后都这么叫。”

        简姝缓了一阵,看了看他,欲言又止。

        傅时凛知道她在想什么,压着嘴角,喉结剧烈滚动:“时间不早了,起来吧,我去做饭。”

        等他穿好衣服出去,简姝才把头埋在被子里。

        她知道,其实他也想的。

        只是他舍不得。

        可是他却给她……两次了。

        简姝在床上扑腾了几下,才捡起散落在床边的衣服,慢吞吞的出去。

        傅时凛在厨房里,道:“桌上有温水,先喝了。”

        简姝应了一声,把水喝下后,进了浴室。

        今天虽然没有什么工作,但得去公司一趟,之后还有很多行程需要确定,以及新戏的进展。

        吃完饭,傅时凛送她到公司楼下,轻轻揉着她的头发:“有事给我打电话。”

        简姝点头:“我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完,我可以到警局找你吗?”

        “可以。”

        简姝扬起唇,拉开车门:“那我先走了,等会儿见。”

        傅时凛把她拉回来,吻也随之落下。

        一吻结束后,他缓缓松开她,低声道:“去吧。”

        简姝走之前又在他侧脸亲了亲:“专心工作,不要太想我哟。”

        说完,下车就跑了。

        跑了几步后,回过身朝他挥手。

        傅时凛黑眸里漾出笑意,目光温和。

        等简姝上楼后,他才驱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