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74章 我是……家属吧。

第174章 我是……家属吧。

        丁瑜手上还有点其他案子,回了警局一趟,处理好正要出门时,就见到站在大厅里的简姝。

        顿时两人都有些愣。

        简姝大概也没有料到,她来这里,见到的第一个人会是丁瑜。

        警局现在只有值班的警察,以及手上有案子需要处理的。

        其他人,都不在。

        傅队长的那些队员,她一个都没有看到。

        对视了几秒后,丁瑜率先上前,神情平静:“你来找师兄吗?”

        “嗯……”

        “他手上有个案子,在现场。”

        简姝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了,谢谢。”

        转身就打算离开,傅队长不在,那她也没有再留在这里的理由。

        “等等。”丁瑜叫住她。

        简姝回过头:“还有什么事吗。”

        丁瑜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我知道你和师兄重新在一起了,但问题依旧存在,他——”

        “你喜欢他,为什么不敢说?”

        似乎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丁瑜直直僵住,

        简姝淡声道:“我知道你是为了他好,所以在你跟我说那些话之后,我反思过,他那么优秀的一个人,的确不应该被我连累。但不管我们分开,还是在一起,这好像都和你没什么关系。”

        “你喜欢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我也可以和你公平竞争,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我都可以接受。可如果你连说都不敢说,更不敢让他知道,却只是在背后一再提醒我,我和他一起会害了他,你不觉得这样的做法,未免太令人不齿了吗?”

        丁瑜脸白了白,垂着身侧手慢慢握成拳,干哑着道:“我只是……”

        “我很感谢你对他的担心,但我们之间的事,自己会处理。”

        简姝说完后,转身离开。

        她从来没有恨过丁瑜,也没有觉得她说的有什么错。

        傅队长确实因为她受到了很多牵累。

        所以她当时才会选择放弃。

        那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但现在不同,事件已经平息下去,就算是秦可可醒不来,他们也有足够的时间去想其他的办法。

        正是因为失去过一次,她现在更加不会轻易放手。

        除非哪天傅队长不要她了。

        简姝离开良久,丁瑜都还怔怔站在原地,她应该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心事会有一天被人原原本本的说出来,没有遮掩,没有隐藏,只剩下尖锐的事实。

        她倒退了两步,手撑在桌面上,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

        警局到家的路程也不远,简姝直接走回去的去,到楼下超市时,她又进去买了点洗漱用品。

        她得在傅队长忙完之前,把所有东西都准备好才行。

        简姝提着袋子刚到公寓门口,就被拦住了去路。

        站在面前的是一个四十左右穿着西装的男人,他礼貌性的开口:“简小姐你好,我是许氏集团许副董事长的秘书,我姓韩。”

        简姝脸色微冷:“有事吗?”

        “许副董想要见见你。”

        她笑出声:“见我?”

        韩力微微颔首:“是的,许副董有点事想要和简小姐聊,关于顾先生的。”

        简姝抿了抿唇,凌晨的时候,她和顾昭的对话虽然不了了之,但他既然有了想去美国的想法,那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现在许远征又派人来接她,看来问题还不小。

        简姝想了一下:“我跟你见他,等我上楼放个东西。”

        “那我就在这里等简小姐。”

        半个小时后。

        车在某私人休闲会所停下,韩力领着简姝走了进去。

        许远征正坐在沙发上,听下面的人汇报着工作。

        他道:“东山区那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顾昭在负责,这次的事让他全权处理,他要是连这个都解决不了,也枉费我培养了他那么多年。你告诉他,无论如何,都要赶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施工,后面的程序不能停。”

        “是。”

        很快,敲门声响起,韩力道:“副董,简小姐到了。”

        许远征看了身旁的手下一眼:“你先出去吧。”

        简姝走了进去,神情冷淡:“许副董事长叫我来,想要说什么?”

        韩力拉上了门,候在外面。

        许远征身子前倾,端起茶几上的杯子,抿了一口茶:“坐。”

        “不坐了,有事您直说。”

        许远征笑了笑:“小姑娘,脾气这么倔,不是什么好事。”

        “许副董事长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好事找我。”

        许远征喝茶的动作微顿,面色敛了几分,不再有笑意,放下茶杯后,慢慢靠在沙发上,双手交握:“既然简小姐如此,那我就直说了,今天请你来这里,是希望你劝劝顾昭,让他不要因小失大,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只有你说的话,他能听进去了。”

        简姝笑出声:“您还真是抬举我了,自从顾昭跟你离开之后,想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独断专行,我说什么,他都不会听的。”

        “偶尔意见有分歧,这都是很正常的事,况且我相信,他也是为了你好。”

        “你们是不是总喜欢把‘为你好’这三个字挂在嘴边说教,以此来满足自己喜欢控制别人的私欲?”

        许远征道:“简小姐还年轻,自然不知道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你父母当初收下那笔钱,又何尝不是为了顾昭好?”

        听他提起父母,简姝脸色更冷:“许副董事长,那些钱,我们一分都没有动。”

        “我知道那些钱算不了什么,你也不用生气,我所指的,只是一个现象而已,他们也知道,与其继续再那样生活下去,顾昭跟我走,才有更好的发展和出路。如今事实也证明,他们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既然你都已经给顾昭铺好了路,让他做出了所有对的选择,那今天还找我来做什么?”

        许远征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正是因为他之前所有的选择都是正确的,最后这至关重要的一步,才不能有丝毫差错。”

        说着,又转过身,对简姝道:“所以我希望,你能劝劝他,让他放弃那些无谓的东西,选择真正对他有利的。”

        简姝压着唇角:“你指的那些无谓的东西,是什么?”

        “他母亲肯定也是希望他最后能进许家,认祖归宗,其他的,都不重要。”

        听他这么说,简姝大概明白了一些。

        也知道为什么顾昭这次会和许远征意见相左,这些年来,即便他再怎么听从许远征的话,可人终究是有底线和尊严的。

        简姝道:“我想问问许副董事长,这个世界上,你有什么在意的东西吗?”

        许远征看着她,没有答话。

        “或许顾昭在意的,在你看来分文不值,我知道商人只谈利益不谈感情,可如果一个人连心都没有的话,挣的钱再多,又有什么用?等哪天你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悼念你的,只有对你来说那些无谓的亲人,你挣的钱,会为你送终吗?”

        简姝说这些话,也不指望能感动他或者怎么样,她是真的太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事人了,总是打着为别人好的名号,全做一些伤害的事。

        也更加讨厌许远征。

        所以只是把内心所有的想法都说出来而已。

        甚至不计后果。

        许远征脸色没有之前那么好,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很难看。

        这时候,韩力敲了敲门:“许副董,小姐来了。”

        简姝朝许远征轻轻点头:“该说的已经说完了,告辞。”

        许远征冷这张脸,重新坐回了沙发,没有说话。

        简姝拉开门后,没有停留,直接往前走,和外面的女孩擦肩而过。

        走了几步后,她脚步微顿,回过头看了看,女孩已经进了房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好像在哪里见到过……

        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小姝!”顾昭大步走了过来,皱着眉开口,“你没事吧?”

        简姝收回视线,摇了摇头。

        顾昭松了一口气,拉着她的手快速离开。

        上了车之后,顾昭才问道:“他为难你了吗?”

        “没有,他就是让我劝劝你,我没答应。”

        顾昭喉结动了动:“小姝……”

        简姝平视着前方,缓声道:“顾昭,你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可以放弃,但不能后悔。”

        因为,他们永远都没有退路了。

        就算是后悔,一切都已经改变,再也回不去。

        顾昭眉间似乎有些疲惫:“小姝,你恨我吗?”

        “曾经恨过,可我原谅你了,也原谅了自己。”

        那些都是她过去,最沉重的罪孽,她以为她会背负着,过完一生。

        但傅队长却让她知道,她应该更好的活下去。

        为了离开的那些人,也为了自己。

        顾昭哑声:“我很抱歉,那些年没有陪在你身边。”

        “都过去了。”

        ……

        简姝回到家,直直倒在了床上,摸出手机一看,还没有傅队长的消息。

        看来他是真的很忙,也不知道吃饭了没。

        简姝呼了一口气,趴在床上发呆。

        没过会儿,方方的电话打过来,提醒她明天下午在东山国际有个活动要参加。

        挂了电话,简姝去洗了个澡,翻找抽屉时,看到几瓶安眠药和抑郁药,她拿出来全丢了。

        最后躺在看着头顶眩目的灯光,伸出手按了开关。

        只留了一盏暖色的小壁灯。

        她钻进被子里,有傅队长味道的被子里,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东山国际是一个品牌的站台活动,她提前到了半个小时,就坐在后台等着。

        周围不停有来往的工作人员,低声讨论着。

        “你们听说昨天在那边荒地挖出来一具骸骨没有?太可怕了,我以前还经常从那旁边路过呢。”

        “昨天早上挖出来的时候我去看了看,那里的味道简直了。”

        “也正常,那里不是一直荒废着吗,淤泥杂草遍布,好多人也爱往那儿扔垃圾,味道肯定很难闻。”

        “唉,不知道那些警察是怎么在那儿待了一天一夜的,现在好像都还在搜,换我的话,早就受不了了。”

        简姝听到最后一句时,稍稍抬头。

        傅队长应该也在那里吧?

        等活动结束后,她连忙上车,换了一身简装,又戴上帽子和口罩,去买了些热的食物,就往他们之前说的那片山区走。

        方方本来说陪她去的,但是简姝说自己一个人就行了。

        那里现在也不难找,全是警车和警戒线,远远就能看到。

        简姝到了拉警戒线的位置,也不敢贸然进去,怕打扰他们办案,她问了旁边一个警卫:“你好,可以麻烦你帮我把这个送进去吗?”

        警卫看了她一眼:“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家属吧。”

        警卫道:“里面现在搜查已经结束,你再等等,他们马上就出来了。”

        简姝点头:“谢谢。”

        这时候,孟远拿着东西从她后面经过,又倒了回来,偏过头看她,有些不确定的开口:“简姝?”

        她连忙回头,扯下了一点口罩:“是我。”

        “你怎么来了?”

        “我在附近有点工作,听到说这边有案子,猜你们可能在,就买了点东西过来,你们都还没吃饭吧?”

        孟远揉了揉肚子:“从昨天到现在,就早上那会儿吃了个包子,都快饿死了,你来的正好,我带你进去。”

        简姝道:“我可以……进去吗?会不会破坏现场?”

        “哪有那么容易破坏的,重要的地方都封起来了,走吧。”

        简姝扬起笑,跟着他往里面走。

        不远处,傅时凛正站在一处警戒线旁,神情冷肃的交代着什么。

        等他说完后,简姝才走了过去。

        孟远把简姝买的东西放在小桌上,吆喝着其他人:“都来吃东西了。”

        傅时凛一转头,就看见站在他身后的女孩,有些没反应过来。

        简姝见周围都没人注意到他们,张开手臂就扑到他怀里。

        傅时凛笑着拍了拍她:“我一身的泥。”

        “我不嫌弃你呀。”简姝从他怀里仰起小脸,眼睛弯弯的,“你就算去泥潭里滚了一圈,我都喜欢你。”

        傅时凛黑眸里笑意更深,捏了捏她的鼻子:“怎么突然来了。”

        “我在东山国际有个活动,结束就过来了,对了!”简姝松开他,连忙道,“你快去吃点东西,不然等会儿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