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73章 踩到地上那一刻,腿都在打颤。

第173章 踩到地上那一刻,腿都在打颤。

        厨房里,水已经沸了,傅时凛关了火,高大的身形微俯,双手撑在台面上。

        过了一会儿,关门的声音传来,一双小手随即从后面环上他的劲腰。

        简姝把脸贴在他背上,声音轻轻的:“傅队长。”

        她知道,刚才她和顾昭在门口的对话,他一定都听见了。

        就算她再怎么和顾昭吵,再怎么不认同他的观点,他们之间,终归是不一样的。

        顾昭对她来说,是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所以她没有办法,可以真正的割舍。

        傅时凛握住她的手,嗓音低沉磁哑:“不是饿了吗,可以吃了。”

        简姝稍稍松开了一点,凑过脑袋去锅里看了看:“做的什么,好香。”

        她还没看清楚,身体突然腾空,被男人放到了台面上。

        傅时凛咬着她的耳朵,大掌探进了她衣服里,细细揉捏着:“还有点烫,凉一下。”

        简姝:“?”

        他该不会是想在这里……

        傅时凛吻着她,长指剥开她裙子下面的布料,缓缓闯了进去。

        昨天她坐在这里时,他就想这么做了。

        台面是冰凉的,又没有可以靠的地方,男人的身体滚烫和坚硬。

        双重的刺激交杂在一起,令人痛苦又愉悦,简姝只能攀附着他。

        沉沉浮浮。

        ……

        做完,锅里的东西早就冷了。

        简姝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吃了,一挨到枕头就不想动。

        傅时凛搂着她,低低开口:“我再去给你做?”

        简姝唔了声,把头埋进他怀里:“不吃了,好困。”

        “那睡吧。”傅时凛关了灯,将被子拉过来,盖在她身上。

        第二天一早。

        简姝还睡的迷迷糊糊,就感觉脸上痒痒的,她伸手拍了拍始作俑者,拉过被子盖在头上。

        傅时凛见状笑了笑,又把被子拉了下来,低头吻着她的眉心:“饭在锅里,醒了记得吃。”

        简姝闻言,停顿了两秒后,才费力睁开眼:“你要走了吗?”

        “嗯,警局有个案子。”

        “知道了……”

        傅时凛揉了揉她的头发:“那我走了,记得把饭吃了。”

        简姝闭着眼点头。

        等关门声音响起后,她看了看时间,才六点半……

        她实在困的厉害,也没功夫想太多,翻了个身继续睡。

        东山区有一片荒地,已经空了很久,杂草丛生,淤泥遍布,常年都不会有人来。

        但不久前,这片地被人买下,用作开发。

        昨晚,开发商的人在进行挖掘清理时,在地下挖出了一具骸骨。

        立即报了警。

        经过法医初步检测,这具骸骨判定为女性,年龄在二十五至三十岁之间,死亡时间在十年以上。

        天才蒙蒙亮,原本杳无人烟的荒野山头,此时却站满了人,拉起了警戒线。

        傅时凛到的时候,孟远已经从法医那里了解了情况,上去汇报着。

        “现场还有其他发现吗?”

        孟远道:“没有,死者身边什么证件都没有,残留的衣服布料已经送去化验了。”

        傅时凛脸色冷寒,走到尸体旁边,掀开白布看了一下:“开发商是谁?”

        “许氏……”

        傅时凛皱了一下眉,站起身:“之前呢?”

        “之前没有主人,所以许氏用最低的价格,从土地局那里拿来的,我刚才听负责挖掘的工人说,他们是打算在这里建温泉山庄。”

        东山区这边气候温润,空气也比城内要好许多,是个渡假的好地方。

        如果温泉山庄建起来,的确是个可观的项目。

        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抓到凶手之前,为了保护犯罪现场,以及扩大范围搜索证据,这片空地肯定是要被封锁起来,不能再动工的。

        孟远就怕许氏因此施压,给这个案子凭空增加难度。

        这时,周进过来道:“傅队,开发商那边来负责人了。”

        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中,顾昭神情凛冽,看了一眼盖着白布的尸体:“需要多长的时间破案?”

        孟远道:“现在死者的所有信息不明,时间上的话……”

        “两天。”顾昭道,“我能给的最多时间,时间一到立即动工。”

        周进和孟远一时面面相觑,两天说不定连化验结果都出不来,更别说其他进一步的调查了。

        傅时凛神情冷淡,嗓音听不出什么情绪:“两天时间太仓促,来不及。”

        “这不是我应该担心的事,如果你们就只有这么点能耐,那连两天的时间,我也不用给了。”

        “你——”

        他说的话太难听了,周进是个暴脾气,完全听不下去,刚想上前就被傅时凛拦住。

        顾昭继续道:“时间有限,还希望你们不要浪费。”

        说完,转身大步离开。

        周进一口气差点没给憋死,扭头看着正在现场找线索的男人:“傅队,他这也太嚣张了吧?”

        傅时凛弯起袖口,戴上手套,嗓音平淡:“他是冲着我来的。”

        “他不是嫂子的哥哥吗,怎么……”

        孟远咳了一声,用手肘碰了碰周进,让他少说两句。

        傅时凛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在挖掘出骸骨的地方找了找,拿出一个小东西,拍掉上面的泥土后,一枚变了色的戒指显露了出来。

        孟远连忙拿来了塑封带。

        傅时凛薄唇微抿:“除了保护简姝的,全队其他所有人取消休假,以这里为中心,扩大搜索范围。戒指送去鉴定科,有结果之后,开始全城排查。去失踪人口档案管理那边找,看看有没有和死者条件相符的。”

        “是。”

        孟远和周进很快离开。

        傅时凛取下手套,吩咐人把尸体送走。

        一个小时后,丁瑜带着一大半的队员过来,快步走近:“师兄,我听说你们这个案子的时间很紧,人手应该不够,我们手上没有什么特别着急的案子,跟叶局申请了一下,他让我来支援你。”

        傅时凛眉头微皱:“这里不用你们,白长舟的案子还需要跟进。”

        “师兄放心,我留了足够的人手,应付的过来。”丁瑜道,“这里有那么大,你们不眠不休都搜不完的。”

        傅时凛低头看了眼时间:“开始搜吧。”

        丁瑜点着头,视线却落到他的腕表上,动了动唇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和队员一起搜查取证。

        ……

        简姝睡到中午才行,感觉浑身都酸痛的厉害,她长长伸了个懒腰,拿过床头的手机。

        十二点了。

        简姝掀开被子,阳光落在她白皙光洁的背部,泛起柔和的光芒。

        她坐在床边发了一会儿呆,才起身。

        踩到地上那一刻,腿都在打颤。

        想起昨晚的种种,简姝脸又红又烫。

        最后那次,从厨房到饭厅,再到沙发……

        衣服落了一地。

        傅队长真的……太要命了!

        不过昨晚散落在床边的衣服,已经被收拾好了,客厅里也是一样。

        简姝进了浴室,坐在浴缸里,给傅队长发了一条短信,说她起来了。

        没有立即收到回复,他应该是在忙。

        泡了一会儿澡后,简姝才觉得身体舒服了些,她把头发吹的半干后,才走到厨房打开锅,里面的饭菜都是温热的,吃起来正好。

        简姝吃完饭,又带着小家伙出去转了一圈,顺便去小区旁边的生鲜超市买了一大堆蔬菜回来。

        她一个人住的时候,也偶尔会买,但都买的很少。

        可傅队长回来又不一样了。

        把东西提回去,简姝又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把衣服和床单洗了。

        弄完一切,看了看时间,才两点钟。

        太无聊了。

        工作上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忙的。

        她躺在沙发上,给方方打了个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出来逛街喝下午茶。

        简姝以前都是独来独往一个人习惯了,可好像是在遇到傅队长开始,她就慢慢开始喜欢和人接触,很讨厌一个人的感觉。

        方方上午去了公司处理事,这会儿正准备回家,接到她的电话,当即答应。

        商场里。

        简姝一身清爽简单的装扮,带着鸭舌帽。

        方方见她,小跑着过来:“简姝姐,你想买衣服还是什么啊?”

        “随便看看吧,有合适的就买。”

        简姝说完后,拉着方方就进了一家男装店。

        逛了一会儿下来,她自己倒是没买什么,全是给傅队长买的。

        方方看着她越买越激动的背影,隐隐觉得,自己好像不该来这一趟……

        太虐狗了。

        又进了一家店,有一件情侣外套特别好看,只不过是秋冬款,现在穿还早了一点。

        可也等不了多久,最多两个月就能穿了。

        简姝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买下了。

        她现在的代言费,还有江导那部电影的片酬都已经到帐了,现在就是个小富婆。

        给傅队长买的差不多后,她又给方方买了一个包。

        方方知道这包是这个牌子的最新款,价格贵的吓死人,连忙摆手拒绝:“简姝姐,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你拿着嘛,我今天心情好,就想买东西送人。”

        方方:“……”这个理由好难让人拒绝啊。

        不过方方也挺为她开心的,真的很难得见到她这么开心。

        “那……谢谢简姝姐。”

        简姝笑着说了声不客气,去结账了。

        这大半年的时间,都是方方陪在她身边,跟她一起早贪黑,与其说是助理,简姝是真的把她当朋友了。

        最后,两人满载而归。

        到了楼下,简姝提着东西下车,刚走两步,面前就出现一道身影。

        她顿了顿:“陈教授……”

        陈文光微笑着开口:“简小姐这是去逛了街回来吗。”

        简姝点头:“正好没事,就逛了逛,随便买了点……陈教授怎么在这里?”

        “我明天就要回B市了,本来想再见见你的,可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就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你住这里。”

        闻言,简姝连忙摸出手机,上面确实有不少未接来电,她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手机开了静音,逛街的时候没听见……”

        “没事,找个地方坐坐?”

        旁边的咖啡厅。

        陈文光要了一杯蓝山,缓声问道:“上次见简小姐情绪不太对,现在还好吗?我本来都说你去医院看看你的,可又有公事在身,实在走不开。”

        简姝拿起面前的白水喝了一口:“现在好了,谢谢陈教授关心。”

        “不客气,但我能问问,简小姐上次是受了什么刺激吗,你来之前还好好的,是我说的什么话,影响到你了吗?”

        简姝抿了抿唇,关于白长舟应该是凶手这件事,她不知道现在应不应该再说出来。

        她怕知道的人多了,可能会对傅队长他们的调查带来麻烦。

        但陈教授,也不全是外人……

        陈文光见她有些为难,便笑了下:“简小姐不愿意说也没关系,我这次主要就是来看看你,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如果你有什么心理上的咨询,可以随时来问我。”

        简姝隔了一瞬才问:“陈教授你和白教授之前是同学,应该对他比较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白长舟啊……”陈文光想了想,略感遗憾的回答,“其实我和他虽然是同学,但是相交并不深,不过他在犯罪心理学上的造诣很高,让人佩服。如果有那个机会的话,我倒是想坐下来和他好好讨论一下,只是他现在是个大忙人,我又急着走,只能作罢了。”

        “我去听过他讲的一节课。”

        陈文光笑:“是吗,听说他讲课挺有意思的,简小姐觉得如何?”

        简姝脸色沉静:“是讲的挺好的。”

        这样一个风趣,儒雅,绅士,有威望,令人信服的人,换做是谁,都不会把他和凶手联系起来。

        陈文光又和她聊了几句,道:“时间也不早,我就不打扰简小姐了,下次再见。”

        “陈教授再见。”

        回到家,简姝倒在沙发里,目光散漫的躺了一会儿,又爬起来去把今天买的衣服全部洗了。

        这样傅队长下次再来,也有可以换洗的。

        可晾衣服时,简姝却有些心不在焉。

        也不知道关于这件案子调查的怎么样了,昨晚她都没来得及问问傅队长。

        简姝叹了一口气,又拿起手机看了看,还没有消息。

        她伸出舌尖舔了舔唇,拿起外套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