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72章 没尝出来,再试试?

第172章 没尝出来,再试试?

        白长舟坐在审讯室里,面色儒雅,嘴角保持着浅淡的笑容。

        神情始终从容,不急不躁。

        孟远跟他对视一眼,都觉得头皮发麻。

        他心理素质真的是太强大了。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傅时凛走了进来,坐在白长舟对面,声音低冷:“关于昨天的事,白教授有什么想说的么。”

        白长舟缓缓开口:“我失手伤了简小姐,对此感到很抱歉,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和朋友约好在那里见面,正巧碰上。”

        “哪个朋友?”

        白长舟笑了笑:“我冒昧问一句,简小姐对我提起诉讼了吗?”

        傅时凛轻轻抬眼,神色淡漠:“没有。”

        伤口只是轻伤,构不成刑事犯罪。

        “既然这样的话,我应该只是来协助调查,并没有义务把自己的私人关系告知。傅队长,是这样吗?”

        “包间里并没有玻璃碎裂的痕迹,白教授说是失手伤了简姝,那块玻璃又是哪里来的。”

        白长舟道:“我当时见简小姐在那里,本来是想去打个招呼,可她情绪不太稳定,我怕她出事,才只能想了一个下策,让她冷静下来。至于玻璃,是在包间外的垃圾桶,我顺手捡来的。”

        傅时凛眸色更深:“她为什么情绪不稳定。”

        “这个我就无从得知了,我见她的时候,她就是那样。”

        “当时包间里,除了她以外,还有其他人吗?”

        “她是跟陈文光一起去的,但我进包间时,陈文光不在。”

        他回答的始终平静,没有任何破绽。

        傅时凛视线停留在白长舟左手上,淡淡问道:“白教授结婚了?”

        白长舟手似乎僵了一瞬,但是很快便恢复正常,略微失笑:“都是陈年旧事了,也不值一提。”

        孟远放了一份资料在傅时凛面前,白长舟的妻子早在十五年前,就因病去,这些年也一直没有再娶。

        傅时凛扫了一眼:“看来白教授很重感情。”

        白长舟道:“结发为夫妻,这些都是应该的,我相信,傅队长也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应该能理解。”

        孟远在一旁听着,是真的觉得这人不好应付,不管怎么问,他的回答都谦和有礼,滴水不漏。

        关于昨天简姝受伤,他们也只能是按例询问,却无法因此对他进行深一步的审查。

        想必他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有恃无恐。

        傅时凛没有再说话,长指捏着钢笔,神色平淡,不知道在想什么。

        审讯室里,安静的只有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

        白长舟似乎也并不着急,微微靠在椅子上,双手交握,泰然自若。

        这样的局面僵持了二十多分钟后,审讯室的门被敲响,周进喘着气:“傅队……”

        傅时凛放下笔起身,单手插兜:“白教授先坐一下,我还有点事。”

        白长舟微笑:“傅队长忙,不用管我。”

        傅时凛转身,眸色冷沉。

        审讯室外,周进满头大汗:“傅队,我们都去核对过了,当年几个案发的时间段里,白长舟不在云城。”

        “确定么。”

        周进点头:“确定,当时他是去国外参加学术研讨,有出入境记录,和他一起去参加研讨会的人,我们也都一一问过了,他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傅时凛抬手摁了摁眉心。

        “师兄。”丁瑜走了过来,“关于白长舟和温海清私下的关系有线索。”

        “说。”

        “温海清当年成绩优异,在犯罪心理学这门课程上,也表现的异常突出,白长舟对他青睐有加。可温海清因为是从农村考进大学的,家庭条件并不好,奖学金仅仅能支撑学费,生活的很拮据。白长舟知道后,曾多次给他提供经济上的帮助。”

        ……

        审讯室里。

        白长舟喝着水,看了看时间。

        等傅时凛重新进来,他道:“不知道傅队长还有什么想问的,我一个小时后有课,必须走了。”

        “没有了,麻烦白教授走这一趟。”

        白长舟缓缓站起身,理了理袖口:“麻烦谈不上,我伤了简小姐确实是事实,你们也只是按流程办事而已,简小姐那边,我抽空会亲自去跟她道歉的。”

        傅时凛点了一下头:“孟远,送白教授。”

        孟远:“……”想哭。

        白长舟走到门口,脚步微顿:“今天时间赶了一些,傅队长要是还有什么细节需要问的,可以随时来找我。”

        等他走了两步后,傅时凛才开口:“白教授,关于上次温海清的案子,方便再问一句吗?”

        白长舟停下,颔首道:“请讲。”

        “白教授和温海清,私下有往来么。”

        白长舟神色不变,回答着:“私下倒是没有什么往来,只是我见他生活有些问题,便帮了几次。”

        傅时凛黑眸半眯,嗓音淡淡:“既然如此,白教授上次为什么没有提到这点。”

        “我也是尽我所能给他学业提供一点帮助罢了,如果连这点小事都要拿出来说,未免显得心胸狭窄了些。”

        傅时凛舔唇笑了声:“白教授慢走。”

        “告辞。”

        等白长舟和孟远走后,周进走了过来:“傅队,就这么让他走了吗?”

        “嗯,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他。”

        “可我们今天找他来局里,他肯定已经有所警惕,再派人跟着会不会被他发现我们已经对他产生怀疑了……”

        “派不派人他都已经发现了。”傅时凛顿了顿又才道,“跟紧点,他做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都不能漏掉。”

        周进道:“是!”

        傅时凛抿着唇:“还有,一旦发现他靠近简姝,立即阻止,不管以什么理由。”

        “明白了。”

        周进很快离开。

        傅时凛回办公室,拿了手机往外走。

        其实这个案子到现在,有两个矛盾的地方。

        第一点,从王建军的供词来说,凶手的身高和之前的犯罪画像不符。

        第二点,温海清和白长舟的关系,在之前,白长舟有所隐瞒。尽管他的理由找的充分,可这是个突破点。

        但这两者之中,一个是表明凶手另有其人,一个是指向白长舟是凶手。

        孟远之前提出去找王建军的有没有可能是凶手雇佣的人,但可能性很小,模仿杀人的案子出了以后,风声很紧,凶手不可能冒险去做这一出。

        从几次出现的意外来看,他走的每一步,都精心策划,完全能在事成之后撇脱干系。

        如果在这时候,去雇佣一个人,那么便多一个人知道他的身份。

        按照凶手以往的行事风格来说,这样的几率很小。

        因为他不仅是在杀人,更是在挑衅警方。

        除非——

        凶手有两个。

        但这个可能性,很快被否决。

        根据所有犯罪现场遗留下来的物质交换来看,凶手只有一人。

        如果是两人的话,就算配合的再天衣无缝,也会留下痕迹。

        傅时凛拉开车门坐了上去,手机也随之响起。

        简姝的声音响起:“傅队长,我这里结束了,你还在忙吗?”

        “也结束了,我来接你?”

        “不用。”简姝捂了捂话筒,声音放小了一些,“方方送我回去,你在楼下等我就行,我们一起去吃晚饭。”

        傅时凛勾唇,将安全带插进插扣里:“好,想吃什么。”

        “烤肉吧……等等,还是吃日料好了,你吃不了太辣的。”方方在那边等着,简姝也不好说太久,“那就先这样,楼下见。”

        语毕,不等那边回答,匆忙挂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刺激。

        傅时凛:“……”

        他看了眼暗下屏幕的手机,停顿了一秒,又点开和简姝的聊天对话框,她不久前发给他的照片,还静静躺在那里,刺激着他的神经。

        几个月不见,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

        另一边,简姝收起手机跑上车,喜滋滋的开口:“走吧。”

        回去的路上,她翻着今天拍的那一组照片,选了一张最喜欢的出来,把微信微博的头像都换了。

        不一会儿,沈行的消息就发了过来:在哪儿?

        简姝:车上。

        沈行:晚上一起吃个饭?

        简姝:没空。

        沈行:?

        简姝:约会。

        沈行:……

        简姝放下手机,正打算眯一下,手机就响起。

        是沈行打来的,他也没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的问:“你们和好了?”

        “嗯。”简姝找到牛仔裤上一个破洞的地方扯着线头,声音平缓轻淡,“沈行,我很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帮助,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你的,但你提的要求,我真的达不到。”

        “如果他没有回来呢?”

        “都是一样的答案。”

        沈行笑了笑:“我明白了,祝福你们。”

        简姝:“?”

        他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变得她都快不认识了。

        沈行道:“你告诉他,昨天是我喝多了酒,状态不对,有本事再比一次,这次我一定不会输。”

        拳击对他来说,意义很重要,在这上面输了,还真就咽不下这口气。

        简姝没太听明白:“比什么?”

        “你转告他就行,就这样,我还有事。”

        简姝:“……”

        她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一头雾水。

        方方问道:“简姝姐,是沈公子吗?他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奇奇怪怪的。”

        十分钟后,车停在楼下。

        方方本来要送简姝上楼的,被她拒绝了。

        简姝说:“你们也辛苦了一天,快回去休息吧。”

        说完,直接跳下车,眨眼的功夫就跑进了公寓。

        方方看着她隐隐透着激动的背影,觉得她今晚可能……要被日了。

        简姝上楼后,就开始翻着衣柜。

        现在天气还不算冷,穿裙子正合适。

        最后选了条红色系的吊带,裙身分两层,里面一层是贴肤色内衬,刚好遮住大腿,外面是透明的薄纱加红色花纹刺绣,到膝盖的位置。

        简姝换好后,补了补妆和口红,又戴上项链和耳环,简单抓了抓头发,喷了香水,跑到门口穿了一双高跟鞋后,又急匆匆的下楼了。

        她找到黑夜越野车打开钻上副驾驶坐,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气喘吁吁的问:“等很久了吗,我……”

        简姝话还没说完,男人便倾身过来,咬住她的唇。

        呼吸缠绕间,都是烟草的味道。

        傅时凛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将她压向自己,舌尖撬开她柔软的唇瓣,长驱直入,亲的发了狠。

        简姝好久都没有被这么亲过了,差点没窒息。

        好在这个吻很快就便温柔了起来,让她有了可以喘息的空间。

        同时,男人的长指极轻的摩挲在她颈后的嫩肉,酥酥麻麻的,令人颤栗。

        简姝的心一颤一颤的,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因为这个吻开始在身体里叫嚣着,翻腾着。

        某种情愫,也在逐渐苏醒。

        就在这时,傅时凛却放开她,嗓音低沉暗哑:“吃饭去。”

        简姝舌尖舔了下唇,眼睛湿润,暗示明显:“要不……不吃了吧?”

        “位置已经订好了。”

        简姝:“……”

        位置订好就不能取消吗???

        尽管如此,她还是撇着嘴,从包里拿出湿纸巾,给他擦了擦。

        今天她涂的口红深,傅队长唇角都是口红印。

        刚才肯定也吃下去不少。

        简姝问:“什么味的?”

        傅时凛扬眉,骨节分明的手指抚着方向盘,黑眸深沉:“没尝出来,再试试?”

        简姝抿着唇笑了笑:“好了,你快点,去吃饭了。”

        吃完饭,还……有事呢。

        傅时凛驱动油门,他语调缓慢:“我订了部电影,吃完饭直接过去。”

        简姝:“???”

        虽然她一直想跟他看电影来着,可今晚难道不是有更重要的事吗!

        傅时凛没听到她的回答,一转头就看到简姝气鼓鼓的瞪着他。

        男人道:“不想看吗?那我取消……”

        “别——”简姝磨着牙,“看看看!”

        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一起看电影,而且最重要的是傅队长竟然开窍了,知道约会应该是去电影院,而不是健身房。

        这次错过的话,指不定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简姝在他车里翻找着吃的,最后摸了两颗糖出来,一颗喂给傅队长,一颗自己吃了。

        嚼的咔嘣咔嘣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