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71章 有了彼此,才是完整的。

第171章 有了彼此,才是完整的。

        从开始追他到现在,表达喜欢方面,好像是她一直在说。

        傅队长没有说过,但她也能感觉的到。

        可现在突然听他这么一说,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心情,简姝只觉得心怦怦直跳,像是要跳出胸腔。

        隔了一瞬,她才从傅时凛怀里抬起头,漂亮的眼睛里还有水雾,巴巴问道:“那你更喜欢我还是你那个小女朋友?”

        傅时凛忽的笑出声,胸膛微微震动着。

        不得不说,简姝还是第一次见他笑的这么开心,她又觉得自己问了个很傻的问题,这种情况氛围下好端端问起前女友做什么,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她瘪了瘪嘴,缓缓松开他的腰:“睡觉了。”

        说着,跑回了卧室,门却没关。

        傅时凛单手抵唇咳了一声,收起笑,缓步走了进去。

        简姝抱膝坐在床头,看见他过来,往里面挪了一点,给他腾位置。

        傅时凛在床边坐下,嗓音缓而慢:“睡吧,我在这里陪你。”

        “你不睡吗?”

        “我没带换洗衣服。”

        简姝道:“我又不嫌弃你。”

        傅时凛薄唇勾起,大掌揉着她的脑袋:“嗯,快睡吧。”

        简姝躺了下来,却没睡在枕头上,抱住他的腰,将头放在他腿上。

        缓缓闭上眼睛。

        傅时凛靠在床头,把被子给她盖上,一下一下,轻轻抚着她的背。

        很快,简姝呼吸就变得均匀起来。

        傅时凛把卧室里的灯关了,只开了床头一个暖色的小壁灯。

        他看着怀里的女孩,心里缺了的一部分,终于填补完整。

        ……

        简姝前半夜惊醒了几次,不过都迷迷糊糊的,听到耳旁男人低低的安慰声,没有彻底醒来,后半夜才逐渐睡的安稳。

        第二天早上,她醒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照进了屋子里。

        一室都是温暖的光芒的。

        她伸了个懒腰,看到傅时凛站在床边,手里拿着什么东西,看的仔细。

        等简姝看清楚他拿的是什么,猛地蹭了起来就想去抢,直接跳到他怀里。

        傅时凛仍由她抢去,大掌托住她,嗓音含笑:“原来是你偷去的。”

        简姝把卡包抱在怀里,有些心虚,像是做什么亏心事被发现了一般,红着脸争辩:“谁偷了?我就是……看到落在地上,顺手帮你捡了起来而已。”

        “只是捡起来就能让证件和照片分家?”

        她当初偷偷把他照片抠下来,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个什么意思。

        就觉得,好像只要看到他,内心就能平和一点。

        至少让她知道,她不是一个人。

        或许,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已经对他产生了依赖,这种感情在长年累月中慢慢发酵,早在她没有察觉的时候,依赖就已经慢慢变成了割舍不掉的喜欢。

        只是在重新见他的那天起,她才逐渐明白。

        傅时凛拍了拍她的屁股:“去洗漱,吃早饭了。”

        简姝环住他的脖子:“你抱我去。”

        昨天晚上她就发现,她左臂受伤这个借口特别好用,不管做什么,傅队长都会听她的。

        刷牙的时候,重新了昨晚洗碗的场景。

        傅时凛覆在她身后,左手给她拿着杯子,简姝右手自己刷牙。

        她从镜子里看着这一幕,觉得有些羞耻,却又是满满的甜蜜。

        他们就好像一个不能分割的整体,有了彼此,才是完整的。

        “傅队长,你等会儿有事吗?”

        “嗯,要去趟警局。”

        简姝顿了顿:“要去抓白长舟了吗?”

        傅时凛放在她腰侧的那只手轻轻摩挲着,缓声道:“你说的那些,不足以成为证据,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可是我真的能确定……”

        “我知道,我相信你。”

        简姝垂下头,其实她知道,他们抓犯人是需要充分的证据,可她真的很怕白长舟跑了……

        傅时凛给她擦了擦脸:“好了,出去吃饭吧。”

        到了客厅,简姝的手机正在响。

        她匆匆跑过去接通:“喂?”

        方方道:“简姝姐,你起来了吗。”

        “起来了,怎么了?”

        “今天有个杂志拍摄,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正准备上来。”

        “啊?”她差点忘了这件事,简姝快速转过头,看了眼厨房里的男人,冲进卧室找着衣服,同时道,“不用不用,你在楼下等我几分钟,我很快就下来。”

        方方也没多想:“那好吧,你慢慢来,别着急。”

        “知道了。”

        简姝把电话扔在一边,利落的换着衣服,不小心扯到伤口时,疼得眉心一皱,却没有停下来。

        衣服换好后,她把纱布拆了下来。

        这个伤口其实不是很大,用一个创口贴勉强能遮住。

        简姝打开卧室门,跑到饭厅里端起碗喝了几口粥:“傅队长,我还有工作先走了,你……”

        傅时凛拉住她的手腕:“再吃点。”

        简姝看了看碗里剩下的大半碗,觉得确实有些浪费,也不急着这两分钟的时间,她吃完擦了擦嘴巴:“我真的走了,完了给你打电话。”

        “好。”

        简姝一溜烟儿的跑了。

        傅时凛把餐具收了收,卫生清理后,才离开。

        到了警局,孟远就过来:“傅队,简姝怎么样了?”

        “还好。”傅时凛走进办公室,拿出“铁链连环杀人案”的卷宗,冷声开口,“你去请白长舟来警局一趟。”

        “但医生说简姝情绪不稳定,极有可能产生错觉,会不会是她感觉……”

        “是不是错觉把人请来就知道。”

        孟远点了点头:“可是白长舟到现在都有警局特聘的头衔,在学校威望也高,我们这样没有证据把他喊来会不会不太好。毕竟这是个大案子,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要是稍微处理不当,很容易落人把柄……”

        傅时凛放下卷宗,神色偏寒:“谁说找他来,是为了这宗案子。”

        孟远不太明白:“啊?”

        “昨天简姝受伤,现场遗留的玻璃有他指纹。”

        “知道了傅队,我立即去!”

        傅时凛嗯了一声:“把周进喊来。”

        孟远出去后,周进紧跟着进来:“傅队你找我?”

        傅时凛给他一张纸:“带着全队的人,用最快的时间核对白长舟在这几个时间段里都在做什么。”

        “是!”

        傅时凛起身:“有结果给我打电话,我去一趟鉴定中心。”

        他们刚走到门口,丁瑜就从外面回来,看见傅时凛后快步上前:“师兄……”

        傅时凛看了周进一眼,示意他先走。

        男人嗓音不冷不淡:“什么事?”

        “我听说你在这次行动中受伤了,这个案子之前就已经交给我们的负责了,你休息吧。”

        “不用。”

        丁瑜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停顿了一下才道:“那有什么我们能做的?”

        “去找和温海清同届同班,所有关系好的人,一一询问他们在校期间,是否见过或者听过,温海清和白长舟之前有私下往来。温海清大学四年期间,所有的在校职工也要去查,任何线索都不要放过。”

        丁瑜点头:“好,我现在就吩咐下去。”

        傅时凛说完后,大步离开。

        丁瑜也回到队里,一一分配任务。

        很快,整个警局都陷入了忙碌状态。

        这个案子十年来都是毫无头绪的查,时隔这么久,第一次有嫌疑人出现。

        对谁来说,无疑都是振奋人心的消息。

        傅时凛到了鉴定中心,老赵正好出来,取下手套,边笑道:“你这才结束了个大案子回来,怎么就往我这里跑?”

        傅时凛推了张照片在他面前:“这个人您还有印象吗?”

        老赵拿起,眯着眼睛看了一下:“怎么可能没印象,犯罪心理学专家,白长舟嘛,他当时还在警局做了两年顾问,不过那时候你还在实习,案子又忙,可能没时间和他打交道。”

        “十年前最后一件案子发生后,他去案发现场了吗?”

        “这个嘛……”老赵放下照片,坐下椅子上,喝着水想了一会儿,“好像是去过。”

        傅时凛唇角紧抿:“那上次的名单中,为什么没有他?”

        老赵拍了拍脑门:“我想起来了,当时最先进去的是搜查科,鉴定科,刑侦科,他是现场取证快要结束时才到的,他当时是警局特聘的顾问嘛,属于编外人员,上次就给漏了。”

        说着,他又觉得不太对劲,“你今天特意跑来问我这件事,该不会他是凶手吧?”

        傅时凛拿着照片起身:“还不能确定。”

        除了简姝的指控,白长舟符合所有犯罪画像,拥有最大的嫌疑。

        但越是这样,能找到证明他是凶手的证据越少。

        老赵拧着眉:“他本是就是犯罪心理学专家,如果凶手真的是他,绝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被你们找到,这种情况下,找到凶手,并不比没找到简单。”

        “审讯了再说吧。”

        ……

        今天拍的杂志风格是慵懒闲散,简姝换了衣服后,就坐在镜子前等化妆师做造型。

        方方给她买了水过来,插了一根习惯:“简姝姐,我觉得你今天脸色好了很多啊。”

        简姝抬起头,摸了摸自己的脸:“真的吗?”

        “真的,春光满面。”

        “……”

        化妆师闻言都笑出了声:“确实,姝姝状态比之前要好的多,是谈恋爱了吗?”

        方方凑过来问:“是不是沈公子?”

        简姝拍了拍她的肩膀:“别瞎说。”

        “我想也是,沈公子不可能让你心情变得这么好。”方方想了一下,瞪大了眼睛,“该不会是傅……”

        话说到一半,意识到这里还有那么多人在,方方的声音连忙戛然而止。

        说起来,之前传出简姝姐和傅队长绯闻时,她觉得震惊的同时,又好像并不怎么意外。

        毕竟两人从长相来说,看起来挺配的。

        只是没想到却牵出了那么多事出来。

        过了一会儿,简姝问道:“秦可可还没醒吗?”

        “没呢,医生说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但也不排除会有醒来的几率,不过就算是能醒,下半生也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简姝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

        可能是因为她从来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她并不同情秦可可,只是这件事,把傅队长牵扯进来了。

        秦可可一天不醒来主动澄清他们三个之间的关系,问题就永远存在。

        一旦她和傅队长重新在一起,之前那些话题又会出现,引来争议。

        她不想傅队长再因为她受到一点不好的言语。

        化妆师道:“好了,可以拍摄了。”

        简姝头发被烫成大蛋卷,慵懒却不凌乱,随意自然,妆感也比平时重了几分。

        她镜头感很好,拍摄起来也快。

        五套衣服很快拍完。

        等所有拍摄结束后,她选了几张照片让摄影师把底片发给自己。

        摄影师道:“其实我觉得你这一期拍的整体都很不错,你看看这张,眼神很强烈,眼睛里面有东西,很棒了。”

        简姝笑着道了谢:“行,那你都发给我吧。”

        她也挺喜欢这一期杂志的风格,怎么看起来都很舒服。

        摄影师把照片发到她手机后,简姝更新了微博后,想了想,又给傅队长发了几张过去。

        这次拍摄中,有一套衣服很有设计感,露出了大半个肩头,衬衣下摆扎了一边在超短裤里,最后一双马丁靴,整体显得双腿白皙笔直,长出天际。

        还有一套黑色的吊带裙,一字带高跟鞋,摄影师把光影运用到了极致。

        每一寸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感和暧昧感,黑暗中窒息的美。

        简姝勾了勾唇角,看手机显示发送成功,就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去换自己的衣服了。

        警局。

        傅时凛正在整理资料,手机突然响了一声,他拿起一看,太阳穴猛地一跳。

        气血瞬间上涌,翻腾不止。

        丁瑜见状,疑惑的问道:“师兄,是案子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傅时凛关了手机屏幕,下颌微绷,“孟远已经把人带到了,我先过去。”

        “好……那我把这些再整理一下。”

        傅时凛点了一下头,快速起身离开。

        丁瑜看着他的背影,眉头隐隐皱起,停顿了几秒后,视线放在他办公桌的手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