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68章 你跟她谈感情,她给你谈利益。

第168章 你跟她谈感情,她给你谈利益。

        简姝没想到会时隔几个月之后,在这里遇到傅队长的朋友,她拉开沈行的手,朝季承北轻轻点头。

        季承北看了一眼她身旁脸色黑沉的沈行,笑意多了些玩味:“你们这是在一起了?”

        “是。”

        “没有。”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季承北挑了一下眉,也不知道是相信了谁的话,什么都没说,又走了。

        沈行无声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刚准备开口,就见往阳台的方向走去。

        阳台上风大,简姝靠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的夜景,神色始终没有波动。

        一转眼,就已经过去七个月。

        不知道傅队长现在怎么样了。

        这段时间,她想了很多,好像从一开始,就是她执拗的去开始这段感情。

        甚至没有想过,他们到底适不适合。

        全凭自己的心情与喜欢,丝毫没有顾及他的处境和感受。

        从十年前的连环凶杀案,到B市的模仿杀人案,再到凶手三番四次的制造意外……

        这些本来只是她一个人的事,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把他拖了进来。

        甚至让他比她承受背负的更多。

        如果没有她,没有这些破事,他会始终是那个被警局寄予厚望,最年轻优秀的刑警队长。

        他穿着警服站在领奖台上的样子,是她这辈子都忘不了的场景。

        那样的傅队长,才是真正他真正该有的样子。

        另一边。

        周豫南单手插兜,靠在墙上,闲闲开口:“你吃撑了?刚才跑去插一脚做什么?”

        “我能看着他们就这么双宿双飞?”季承北愤愤道,“不是,这女人也太没良心吧,当时傅老大为她承受了那么多骂名,她拍拍屁股就把人踹了,和沈行在一起了?”

        “事情都过去了,还总提他做什么。”

        “难道你忍得了这口气吗?要不是看着沈行是阿止的弟弟,我非得揍他一顿不可。还有,MR之所以能给她搞到那个品牌的代言,又介绍了那么多资源给她,难不成她真的以为沈行有这个本事吗?我还真没见傅老大对谁那么好过,戒指都买好了。所以这娱乐圈的女人,真的是势利眼,你跟她谈感情,她给你谈利益。”

        周豫南道:“行了,少说两句,我昨天打听了一下,傅老大快回来了,陈斯说搞个接风宴,到时候你别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了。”

        季承北哼了声:“我不提,他就不知道了吗。”

        他说着,看向不远处阳台的那抹身影,眯了眯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杀青宴结束后,简姝直接回了家。

        小家伙长的比以前大了一些,可身上还是没有什么肉,她一只手轻轻松松就能捞起。

        简姝抱着他,坐在落地窗前。

        这个房子是公司分给她的,坐在这个位置,刚好远远能看见警局的房顶。

        她没事的时候,经常在这里一坐就是一整天。

        过了一会儿,手机突然响起。

        简姝缓缓收回视线,接通。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温润谦和的声音:“简小姐,最近还好吗?”

        简姝停顿了一下:“陈教授?”

        “对,我这两天来云城有点事,简小姐时间方便的话,我们见一面?”

        “可以……我戏今天杀青,正好有时间。”

        陈文光笑了笑:“好,那我给简小姐发一个地址,明天我们在那里见。”

        挂了电话后,简姝把小家伙放下,起身去了浴室。

        洗完澡,简姝躺在床上,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从枕头底下摸出卡包打开,看着里面的照片。

        好像无论经过多久,不论发生什么事,照片上的这张脸永远都不会改变,依旧正经凛然,俊美冷肃。

        简姝闭了闭眼,把卡包抱在怀里,眼角是湿的。

        第二天中午过后,简姝到了和陈文光约定的地方。

        这家咖啡馆的保密性很好,拥有独立的包间。

        陈文光坐在位置上,见简姝来了,朝她点头微笑道:“简小姐,好久不见了。”

        简姝在他对面坐下,也扬起一抹笑:“陈教授这次到云城是出差吗。”

        “算是,有几个学术讨论,也见见朋友。”

        说起朋友,简姝道:“陈教授也和白教授见过面了吗。”

        陈文光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不解:“白教授?”

        “对,就是白长舟,白教授。他之前在我们剧组当过顾问,我才知道他和陈教授也认识。”

        陈文光皱了一下眉:“白长舟……”

        简姝点头,但是看陈文光的样子好像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陈教授不记得他了吗?”

        “倒也不是不记得。”陈文光喝了一口咖啡,缓缓道,“我们是大学同学,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大概……可能有将近十年了吧。”

        “很久没有……”

        说到这里,简姝突然停住,觉得有哪里不对。

        陈文光问:“简小姐,怎么了?”

        简姝下意识开口:“白教授跟我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说的是你跟他提起过我……”

        “我跟他提起过你?”陈文光笑着摇了摇头,“我跟他上一次见面都是十年前,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呢,更何况,简小姐到警局协助调查,你的身份和所有信息都是保密的。再者,我作为心理医生,也不可能随意说患者的情况。”

        不对……

        简姝手指轻颤了几分,这件事不对!

        意思是说,白教授根本没有从陈教授那里听说过她,可却知道她的身份,她的情况……

        更加知道她是十年前“铁链连环凶杀案”的幸存者!

        除了警务系统那次参与调查的人外,就只有——

        见她脸色越来越白,陈文光关心的问道:“简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过了几分钟,简姝的情绪才逐渐平静下来,抬头看着他:“陈教授,上次你说,在记忆催眠中得到了线索,方便告诉我,是哪些线索吗?”

        “这个倒没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你作为当事人应该知道。”陈文光道,“凶手的身高在一米八至一米八六之前,左手戴着婚戒,手有可能受伤。后来经过傅队分析出来的信息,凶手现在的年龄应该是在四十岁以上,外表斯文,谈吐优雅,拥有高智商犯罪。”

        简姝张了张嘴,只感觉什么都说不出来,耳朵一片轰鸣。

        是她想多了,还是这一切都太过巧合?

        白长舟,白教授,犯罪心理学专家——

        撒谎说从陈教授口中知道的她。

        剧组顾问……

        在剧组出现的几次意外……

        “简小姐,简小姐……”

        陈文光在喊她,可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脑海中,再次只剩下铁链碰撞声,尖锐刺耳的鸣响着。

        简姝呼吸急促,她茫然的看着四周,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整个世界仿佛都是混沌的,有什么东西嗡嗡作响。

        突然,刺痛感从手臂传来,遍布全身。

        简姝瞬间清醒了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带着婚戒的手。

        她猛然抬头,眼里只剩下惊恐。

        白长舟手上还拿着一块沾了血的玻璃,黑眸隐隐闪着。

        简姝喉咙里发不出一点声音,却不住的往后退。

        白长舟扔了玻璃,平缓着声音开口:“简小姐,你状态不好,我送你回去吧。”

        “陈……陈教授呢……”简姝说话的时候,嗓音剧烈颤抖。可还是用最大的努力控制住情绪,生怕一个不小心被他发现。

        “他怕你有事,去打急救电话了。”

        “我……我在这里等他就行……”

        白长舟见她执意拒绝,也没有再勉强,只是点了点头,将手藏在衣袖里,快速离开。

        等他一走,简姝就快速跑到前台人多的地方,蹲在地上,拿出手机哆嗦着手给孟远打了个电话。

        陈文光也在此时回来,见简姝出来了,脸色却比之前更白,走了过来:“简小姐,你还好吗?”

        简姝抬头看着他,眼睛像是失了焦距一般:“陈教授……”

        陈文光问前台要了一杯温水给她,缓声道:“简小姐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令你觉得恐惧或者害怕的事?”

        简姝双手捧着水杯,却颤抖的厉害:“白教授他……他可能是……”

        “是什么?”白长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此刻就站在陈文光身后,用同样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简姝一瞬间感觉后背发凉,即便喝着水,喉咙也干涩的厉害,整张脸白到没有一点颜色。

        陈文光闻言,微微站了起来,略微有些诧异:“长舟,你怎么也在这里?”

        “有点事路过,见简小姐也在,就打了个招呼。”

        简姝蹲在那里,眼神极度不安,几乎把自己缩成一团,脖子上如同被一只手所扼住,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眼前似乎都是恐怖骇然的尸体,鲜血不住向她涌来,如同潮水一般,将她淹没。

        白长舟低头看了她一眼,走了过来。

        “不要——!”

        简姝尖叫出声,拼命摇着头,“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过来!”

        此刻,她好像回到了十年前,蜷缩在那个衣柜里,看着凶手一步一步朝她走近。

        “不要!不要——不要杀我!”

        ……

        简姝再次睁眼的时候,头顶是一片雪白的,四周安静的只能听到液体滴落的声音。

        她用了好几分钟,才逐渐收拢思绪,看清这是哪里。

        病房。

        简姝撑着坐了起来,手臂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绷带渗着血。

        这时候,孟远推开病房门进来,见她醒了,终于松了一口气:“你可算醒了,之前差点吓死我。”

        “我怎么了……”

        “医生说你受了太大的刺激,导致情绪崩溃,所以才会昏过去。”

        简姝條的开口:“白长舟呢?”

        “他?”孟远在她床边的椅子坐下,“他学校还有课,回去了。不过你刚才是怎么了啊,陈教授说你应该是想起了什么害怕的事,是……关于连环杀人案吗?”

        “白长舟是凶手。”

        “啊?”孟远被她这么突然的一句搞懵了,“什么凶手?”

        简姝急切开口:“他是铁链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我能确定,就是他!”

        孟远拍了拍她的肩膀,试图安抚她的情绪:“你慢慢说,别着急,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先是用陈教授接近我,让我放松对他的警惕,再在剧组制造事故,想要灭我的口,他一定就是凶手!”

        简姝情绪波动实在是太大了,孟远只能道:“你说的这些我会去调查,但你也知道,他是犯罪心理学专家,曾经还在警局做顾问,在学校里也很有威望,我们不能无凭无据抓他。不过你放心,你好好待在这里,他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简姝点了点头,喃喃道:“我知道是他,这次一定不能再让他逃了!”

        孟远道:“你先休息吧,我还有点事,先去处理一下。”

        简姝缓缓打开自己紧紧攥着的手,看着掌心里安静躺着一枚纽扣,她愣了一下才问:“这是什么?”

        孟远去而复返,试探性的问着:“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

        孟远叹了一口气,看来医生说的果然没错。

        简姝这段时间都在吃抗抑郁的药,那种药吃多了,神智会产生混乱。

        甚至刚才发生过的事都不记得了。

        他接到简姝电话的时候,傅队正好在旁边。

        等他们到咖啡厅,简姝的情绪已经失控,一直惊恐的缩在那里,不准任何人靠近。

        是傅队强行将她抱住,不顾她的撕咬捶打,始终低声哄慰着,她才能慢慢平复下来。

        可是她不记得了。

        傅队也交代过,让他不要说。

        孟远道:“也没什么,可能是哪个医生或者护士的,你随手抓在手里了吧。”

        简姝怔怔看着掌心里的纽扣,有些片段在她脑海里零碎的闪过,却仿佛是在做梦一般。

        不可能的,傅队长还没有回来。

        这几个月来,很多时候她都以为他就在身边,却在夜里惊醒的时候,看着空荡的房间出神。

        简姝重新握住手:“我知道了,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你的情况还不太稳定,医生说最好再观察观察……”

        简姝掀开被子起身:“我没事,不用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