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67章 他应该站在光芒之下,被人崇拜被人赞赏。

第167章 他应该站在光芒之下,被人崇拜被人赞赏。

        不到十平米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

        逼仄狭小。

        傅时凛靠在墙上,看着窗外寡淡的月色,黑眸沉冷寂静。

        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两天,这次的调查要走很多程序,一时半会儿结束不了。

        外界那些评论和调查的结果对他来说都无所谓,唯一担心的,就是简姝。

        她的状态很不好。

        窗外,半月一点一点从枝头降落,远处,天色逐渐破晓。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

        来的是叶常林。

        傅时凛收回视线起身,因为长时间没说话的原因,嗓音低沉沙哑:“叶局。”

        叶常林看了他一眼,无声叹了口气:“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走吧。”

        “调查结束了吗。”

        “差不多了,为了你这件事,上面是加急处理,好不容易才能证明你是清白的。”

        叶常林说话时,有警察把傅时凛的东西拿了过来。

        他抓起手机,快速开口:“叶局,我还有事,先走……”

        “走什么走。”叶常林负手而立,“跟我去找上面的领导道个谢,他们为了你这次也扛了不少压力。”

        傅时凛唇角抿起,点了下头。

        ……

        回警局的路上,叶常林道:“这次事发突然,虽然上面都选择信任你,但毕竟民怨沸腾,影响很大。缉毒队那边最近在跟一伙毒枭,对方反侦察很厉害,他们向咱们刑侦队求助,我跟上面商量了一下,决定这次的行动派你去。”

        “叶局,我……”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叶常林打断他,“如果这次能抓到这伙毒枭,算是一个大功,有利于你之后退下来的事。”

        这次的事毕竟只是谣传,对他升职的问题不大,可现在是特殊关头,媒体镜头都对准他和简姝,谁都说不准那帮记者都能写出什么东西来。

        而且影响到底是造成了,上面总归心里是不大乐意的。

        要是马上能立下一个大功,就可以堵住所有人的嘴了。

        傅时凛没有再说话,眸色沉了几分。

        隔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问道:“这次去要多长时间?”

        “快则半年,慢则一年。”

        傅时凛眉头蹙起,意味着,他和简姝至少要分开半年以上的时间。

        车在警局门口停下,叶常林拍着他的肩膀:“你今天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晚上的飞机出发。”说着,看向外面等候已久的一群人,“下去打个招呼吧,大家都很担心你。”

        看到傅时凛从车里下来,孟远周进他们几个蜂拥而上,众口一词的问着:“傅队,你没事吧?那些人有没有为难你?”

        他嗓音清淡:“没事。”

        丁瑜站在人群之外,眼眶红了一圈:“师兄你没事就好了。”

        傅时凛点头,低头看了眼腕表:“都回去做自己的事,我先走了。”

        语毕,直接上车。

        叶常林不用想都知道他着急什么,只是……

        他摇了摇头,缓步往警局里面走。

        孟远他们见傅时凛没事也就都放心了,纷纷说说笑笑的往里面走,只有丁瑜还站在那里,固执的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站了许久。

        傅时凛打开门,没有看到小家伙冲出来的瞬间,像是印证了心里的猜测。

        一路上,简姝的电话都是关机。

        整个屋子里安静空荡的没有丝毫声音。

        傅时凛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手臂上青筋明显,他大步走进去。

        客厅里,卧室里,浴室里,她的东西都不在了。

        傅时凛黑眸冰冷,快速出门,拿出手机拨了孟远的号码:“查查简姝去哪里了。”

        孟远沉默了一瞬才道:“傅队,叶局交代了,简姝不想让你知道她的行踪。”

        闻言,傅时凛脸色更寒,扔了手机,驱车重新回了警局。

        局长办公室里,叶常林正在看卷宗,看着突然闯入的人,并不意外的抬头。

        傅时凛喉头剧烈的滚动:“叶局,简姝找过您?”

        “找过。”叶常林放下手里的东西,缓慢的点了一支烟,“不过她找我有什么用,我也无能为力,听说她在内部调查科门口等了一天一夜,上面的领导才同意见了她一面,调查之所以能这么快结束,她出了不少力。”

        “那她人现在在哪里?”

        叶常林吐了一口烟雾:“她不愿意见你。”

        傅时凛唇角紧抿,嗓音沉哑:“叶局……”

        “小傅,简姝她比你想的明白,你们再继续在一起,对谁都没好处,这两天网上的新闻也已经逐渐沉淀下来了,但还需要冷却的时间。你如果真的喜欢她,真的为了她好,这时候就不应该见她。你是警察,这些言论对你造成的影响和伤害只是这一时,但她是艺人,这些事随时都会被人拿出来当谈资笑柄。更何况秦可可到现在都还没有醒,她要承受的,远比我们想的多。”

        傅时凛没再说话,身形修长冷峻,被一层阴影所笼罩。

        “如果你们真的有那个缘分,那也不急在这一时,等你真正退下来的那天,再去找她,不是更好吗?你放心,简姝身边,我会派人保护着的,不会再给凶手机会。”

        ……

        傅时凛坐在车上,视线凉薄,漫无目的的看着前方,长指间无声燃着烟,却始终没有送入唇间。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手机响起,傅时凛随手接通。

        电话那头,女声道:“傅先生,您之前在我们这里订的戒指已经可以取了,前两天给您打电话都关机,请问您现在方便过来取吗?”

        ……

        落地窗前,简姝抱膝坐着,双眼无神的看着窗外。

        维持着这个姿势,不知道已经坐了多久了。

        沈行杵着拐杖到了之后,方方连忙拦住他,面露不忍:“沈公子,简姝姐现在已经这样了,您要不还是改天再来吧……”

        “你以为我要对她做什么?老子像是禽兽不如的人吗?”

        “……”方方默默道,挺像的。

        沈行一瘸一拐的蹦着坐到了沙发里:“她还是那样,不吃也不喝?”

        “对……都快两天了,一滴水都没喝。”

        沈行揉了揉太阳穴,故意很大声的开口:“你告诉她,想死当初找个河掉了留下封遗言洗脱冤屈就行了,还来找老子干嘛。”

        方方小声道:“沈公子,你这个音量简姝姐能听见……”

        “老子不知道吗?”沈行没好气开口,“给我倒杯水来,渴了。”

        前几天,简姝跑来找他,让他帮忙撤除澄清网上那些传言,她就答应他之前提的交易。

        他以为这死女人终于想通了,哪里知道她让他处理的内容,是关于那个破警察的。

        沈行有些气,本来不愿意帮这个忙的,但是看到她明显是哭过的一双眼,又忍不下那个心拒绝。

        不过这件事解决起来很轻松,除了他以外,不低于三方势力,都在向媒体施压。

        其中,有他哥和季承北,看来那个警察确实和他们认识。

        他也算白白捡了一个便宜。

        很快,方方就倒了水过来。

        沈行道:“给她拿过去。”

        方方端着水杯,又走到简姝面前:“简姝姐,喝一点吧。”

        窗外,有飞机轰鸣而过。

        简姝收回视线,接过,声音涩哑的厉害:“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方方见她终于喝了水,激动的说,“你饿了吗,我去给你做点东西?”

        “不用了。”简姝扶着窗户站起身,“我想睡觉,你们都回去吧。”

        方方还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

        等她进了卧室后,方方才转过头看向沈行:“沈公子,我要走了,你……”

        沈行见她一脸防备的样子,气的嘴角抽了抽:“走走走,老子跟你一起走!”

        方方松了一口气,笑道:“那我送沈公子。”

        房间里,简姝躺在床上,眼泪无声流下,打湿了枕头。

        叶局告诉她,这件事结束之后,傅队长就会被派出去参加行动,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回来。

        她不是不想见他,而是不敢见他。

        她怕哪怕只远远见他一眼,就会舍不得,就会下不了决心离开他。

        可是,她必须离开。

        她不能再成为他的负担,他的拖累。

        她也不值得他为她付出那么多。

        他应该站在光芒之下,被人崇拜被人赞赏,而不是被她拖进阴暗潮湿的地狱里,承受不属于他的漫骂。

        简姝牙齿咬着拳,哭的怎么都停不下来,哽咽不止。

        傅队长……

        再见了。

        十天以后,简姝低调进组。

        秦可可虽然依旧没醒,但这些天陆陆续续爆出来不少传闻,经警方那边核实,之前在网上造谣简姝敲诈勒索的人,实际是被秦可可指使,同时公布出的,还有双方的聊天记录和转账记录。

        关于秦可可出事的综艺,也有工作人员实在看不下去秦可可的粉丝颠倒黑白,站出来解释:这件事根本不是网上说的那样是简姝怕危险才把综艺塞给秦可可的,实际是秦可可的金主执意把她加进来,简姝才是被换下去的那个。

        关于这件事引起的风波,终于停了下来。

        七个月后。

        方方提着两件礼服过来:“简姝姐,今天的杀青宴你穿哪件啊?”

        简姝抬眼,随手指了一件。

        方方把另外一件交给工作人员,让她拿回去了:“对了,简姝姐,今天的杀青宴,不止是我们剧组的,圈内好多的大腕都会来,都是给江导捧场的。”

        “我知道了。”

        “沈公子作为投资商,也会去……”

        简姝:“……”

        她也是拍了一半才知道,这部戏背后最大的投资商竟然是沈行。

        看来她能拿到这个资源,多半和他脱不了关系。

        简姝放下手里的杂志:“换衣服吧。”

        晚上八点,因为有其他明星的出席,这场杀青宴加了一个红毯的环节。

        简姝一下车,就见到在门口等着她的沈行,她太阳穴瞬间跳了跳。

        她作为这部电影的女主角,是不可能躲得掉这个环节。

        沈行是算准了在这里等她。

        见她走近,沈行大方的伸出了自己的胳膊:“挽着吧。”

        简姝今天穿的是豆粉色的拖地长裙,V领口,薄纱挽成肩带垂下,衬得她肌肤更加雪白。

        手腕上,是一块皮带手表。

        这是她这几个月来,参加无数活动,都戴着的一块。

        走红毯的时候,她穿着高跟鞋不方便,沈行就放慢脚步,配合着她的速度。

        媒体们疯狂拍照,简姝可谓是现下风头正盛的女明星,代言的好几个品牌都是国际大牌,又才杀青了江导的戏,前途无量。

        最重要的是,圈子内一直在传,她和沈家二公子关系匪浅,看样子也是好事将近了。

        也有人说,她现在得到的一切,都是沈公子给她的。

        走过红毯,进了大厅,简姝立即松开他。

        沈行对此已经习惯了,随手拿了杯香槟,懒懒开口:“你们女人就是这样,对你有用的时候,就哭着喊着来求,对你没用的时候,就弃之如敝履。”

        简姝道:“我让你在门外等我了?”

        “我指的是这件事吗?你不要混淆视听好不好。”

        “……”

        沈行抿了一口酒:“我知道你现在发展正好,不适宜结婚,但咱们至少偷偷把证领了吧?婚讯什么时候公布无所谓。”

        简姝叹了一口气:“沈行,我说过,我会用其他方式感谢你。”

        “其他你能给我什么?我缺钱缺工作还是缺房子了?我们现实点好吗。”

        “你现在和顾昭不是合作的挺愉快吗。”

        “这又是一回事了,反正我不管,你当初来找我的时候,就说的答应我提出的条件,有你这种事情办成就反悔的吗?”

        简姝揉了揉太阳穴:“就算我心里有其他人你也不在乎?”

        沈行挑起嘴角笑了笑:“你现在心里还有他,我能理解。但如果结婚以后,我还是改变不了你的想法,那就是我人格魅力的问题了。”

        简姝抿着唇,刚要回答,旁边就插进一道声音来:“小嫂子?”

        两人同时转过头,季承北站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沈行脸色條的一变,拉起简姝的手腕就想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