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63章 哭着求我说不要了的时候。

第163章 哭着求我说不要了的时候。

        回去之后,简姝把等在门口的小家伙抱在怀里,摸着他的小脑袋,转过头道:“傅队长,你把鞋柜上那个箱子拆一下,他狗粮吃完了。”

        “好。”傅时凛应了一声,把狗粮拆开后,倒在了盆子里。

        简姝把小家伙放在地上,他就蹬蹬蹬跑过去。

        傅时凛皱着眉:“他怎么一直这么瘦。”

        简姝蹲在他旁边,看着小家伙吃的津津有味的,也产生了这个疑惑:“是不是我们喂得方式有问题?”

        “换过狗粮吗。”

        “换过好几种了。”简姝道,“不过我上次带他去做手术的时候问过医生,他就是小型犬,长不了多大的。”

        钙一直在补,也有定期打虫,可不管怎么就是那么瘦,除了毛以外,就是一层皮包骨。

        简姝每次给他洗澡,都觉得他像个小老鼠一样。

        傅时凛道:“喂点益生菌试试。”

        “那我现在就买。”

        简姝拿出手机,快速下了单。

        一眨眼,小家伙已经跑到窝里咬玩具,碗里的狗粮只吃了一半。

        傅时凛轻笑出声:“跟你一样。”

        简姝鼓了鼓腮帮子,把人直接推到了沙发上,趴在他胸膛,撅起嘴抱怨:“傅队长,我最近腰都粗了一圈。”

        男人抬眉:“我摸摸。”

        他手撩起她衣服的下摆,探了进去,略带剥茧的大掌在她腰间轻轻捏了捏。

        简姝问道:“是吧?”

        这段时间她还算轻松,但傅队长有些忙,就一直没有去健身房。

        早餐他会盯着她吃,午餐她必须要吃,不然没力气,有时候好不容易他加班逃脱了一个晚餐,他回来都要给她做宵夜吃。

        这样下去,怎么可能不长胖。

        傅时凛沉声道:“瘦了。”

        简姝:“???”

        怎么可能!

        傅时凛大掌轻轻揉着她头发,声音低缓:“真的不胖。”

        简姝笑,眼睛弯弯的:“那我以后以后要是胖的连戏都没法拍了,你要养我。”

        “好。”

        “养多久?你该不会养一段时间,嫌我吃的多,就不要我了吧。”

        傅时凛嗓音磁哑,语调轻而慢:“一辈子。”

        简姝闻言,抬眼望进男人深沉漆黑的眸子里,有一瞬的怔愣,而后扬起一个比之前还要绚烂的笑容:“那你不准反悔,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就赖在你家门口不走,天天烦你。”

        傅时凛手环住她的腰,轻而易举的调转了位置,单手撑在沙发上,低头凝着她:“简姝。”

        “嗯……”

        身下的女孩脸红红的,漂亮的眼睛里,满是氤氲的雾气,眸光流转。

        他的手从她腰侧往上移,开始作乱。

        简姝呼吸紊乱了几分,傅队长身上的伤,应该好的差不多的了……

        正打算闭眼的时候,却听见他低哑着嗓音在耳边问:“明天几点到剧组?”

        她脑袋现在晕乎乎的,含糊的答着:“九……九点吧,迟一点也没关系。”

        傅时凛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十点。

        他把人抱起,进了卧室。

        男人把她放在床上,俯身吻着她,长指剥开她的衣服。

        一点一点,侵略攻占着她的领地。

        简姝很快就迷失了方向,他带给她的感受,是强烈的,独一无二的。

        有过第一次后,彼此都会渴望对方的身体。

        简姝环住他的脖子,感觉自己在海浪里沉浮。

        前戏做完后,她正准备开始享受,男人便掐着她的腰一转,让她在上。

        简姝眼睛湿漉漉的,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傅队长?”

        男人的嗓音低沉暗哑:“就这样。”

        “啊?不是,我……”

        坐下去的那一刻,简姝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想要逃,却被遒劲的大掌牢牢摁住。

        “动一动,嗯?”

        简姝隐隐觉得,傅队长有种秋后算账的味道。

        行吧,动就动。

        不让她去健身房就好。

        她咬着牙,缓缓抬起腰,正准备往下坐,他就用力一顶,惹得她惊呼出声。

        简姝还没来得及说话,男人就已经开始重复动势着。

        一次比一次,更深。

        过了十分钟,简姝已经累的不行了,趴在他胸膛,软声软语的求着:“傅队长,我们换个姿势吧,我不行了……”

        “不换。”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

        直到维持着一个姿势,用完了盒子里剩下的两个安全套后,傅时凛才抱着她去浴室。

        简姝终于松了一口气,趴在浴缸边,任由他擦洗。

        傅时凛从身后覆过来,咬着她的耳朵:“再来一次。”

        简姝一哆嗦,开始找着借口:“不是已经……用完了吗?”

        “我买了。”

        “……”

        之前在卧室里,始终是维持那个姿势,到了浴室,傅时凛却变着花样折腾她。

        简姝好几次都觉得自己要死了,傅队长哪里来的那么多姿势啊!

        当她表示抗拒的时候,男人吻着她的耳垂,嗓音暗哑性感:“人总是要学着去开发自己不擅长的领域,不能只困在局限狭隘的片面里。”

        简姝脑子一片浆糊,莫名感觉这句话有点耳熟。

        最后,她实在累的不行,傅时凛把她擦干净抱到床上,头一挨枕头就睡着了。

        临睡前最后一个念头,就是以后再也不能招惹傅队长,不然受苦的还是她自己。

        傅时凛给她盖好被子,把人抱进怀里,拿起她手放在他腰上,薄唇吻在她眉心。

        本来已经睡着的人突然动了动,迷糊的睁开眼:“傅队长,我好像还有事没给你说。”

        “嗯?”

        简姝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声音轻轻的,却带着笑:“我拿到我们那个情侣手表的代言了,当时他们找我的时候,我觉得好不可思议……还以为是在做梦,本来想第一时间告诉你的,但我怕中途出了差错,换成别人就尴尬了,不过今天已经官宣了,肯定不会改动了,我给你看照片。”

        简姝说着说着,瞌睡就清醒了不少,微微撑起身,去拿床头柜的手机,摸过来才发现是他的。

        正想放回去的时候,手机屏幕却亮了。

        简姝看着屏保:“?”

        这不是她吗。

        还是她之前发给他的那两张自拍中的一张。

        傅时凛咳了一声,正想说什么,简姝飞快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眼睛亮亮的:“什么时候换的呀。”

        “出任务那次。”

        “早知道你要做屏保,我就应该拍好看点的,这张妆都没化。”

        傅时凛搂着她:“这张也好看。”

        简姝抿着唇笑:“那你觉得我什么时候不好看?”

        这种时候,按照正常逻辑来回答,傅队长应该说,每个时候都好看。

        可他却沉默了,像是在思考。

        简姝……

        不是吧?

        还真有不好看的时候吗!

        几秒之后,傅时凛给了她一个答案:“哭着求我说不要了的时候。”

        “……”简姝觉得傅队长真的越来越闷骚了,她连忙把他手机扔在旁边,又去捞自己的,及时止损,“还是来看我官宣的照片吧。”

        傅时凛勾唇,黑眸里漾着笑意。

        看完照片后,傅时凛问:“不是说还有一件事么?”

        “对对对,江之舟江导你知道吧?”说着,又想起傅队长说他很少看电视,“算了,你应该不知道,就是很厉害很有才华的一个导演,他找我演女主角,今天晚上已经把合同签了。”

        “还有还有,因为拿到那个手表代言,他们还给我介绍了好多资源,以后都不用发愁了。我买那个手表,买的值吧?”

        简姝小脸上满是喜悦,正在和他分享她最开心的事。

        傅时凛唇角带笑,大掌摩挲着她腰间的细嫩,嗓音低低的:“值。”

        她能出现在他生命中,就是他最值得的事。

        ……

        一个星期后,电影宣布杀青。

        剧组在酒店举办了杀青宴,所有的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到场。

        制片人本来也想把傅时凛邀请过来的,奈何他警局的工作太忙,只能放弃。

        讲话的环节,制片人万分感慨的说:“时间匆匆,一转眼,我们已经在一起待了五个月的时间里。在此,感谢各位不辞幸苦,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工作,相信电影上映后,一定能给大家更好的回报。”

        制片人说完后,底下掌声雷动。

        他清了清嗓子,又道:“我再说两句啊,娱乐圈说大也不大,可说小也不小,大家聚在一起工作,其实是很难得的事,说不定过了这次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能合作了,也碰不上几次面。所以呢,不管工作中有什么恩怨,希望今天在一起,各位能一笑泯恩仇。能聚在一起,本身就是一个缘分,对不对?”

        有些工作人员起哄:“对!”

        “好了好了,我就说这么多了,你们玩儿的开心。”

        制片人下台的时候,悄悄看了简姝一眼,见她静静站在那里,神色没有什么波动,也不知道刚才他说的那些,她们听懂了没有……

        简姝慢慢喝着香槟,视线淡淡看着窗外。

        她又不是傻子,制片人那番话明显是意有所指,她又怎么可能听不明白。

        只是她也做不到和秦可可一笑泯恩仇,谁都知道,她们前两个月的状态,没有在剧组互相捅死对方,都算是手下留情了。

        简姝没想到的是,她刚收回视线,就见到秦可可走到她面前,坦然大方的开口:“刚刚制片人的话你也听到了,我敬你一杯吧,我们之间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怎么秦可可这番语气,就像是她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跟她计较一样?

        简姝拿起杯子,在秦可可要碰上来的时候,突然转了方向,笑道:“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就是小肚鸡肠,没你那么大气。”

        秦可可气的眉毛抖了抖,却还是努力控制着,笑呵呵的道:“是啊,你现在不仅拿到那么大个代言,我听说江导那部电影也定下你了,现在谁有你风光呢,自然不会把我这种过气艺人放在眼里。”

        “你这么说,无非就是觉得我会谦虚两句,不过既然你都绞尽脑汁来夸我,那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了。”

        秦可可深深吸着气,一再告诉自己要冷静,她咬着牙,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简姝,你别这么嚣张,小心站得越高,摔得越狠!”

        “谢谢提醒。”

        “你给我等着!”

        秦可可终于装不下去了,把杯子重重放下,甩手离去。

        这个小贱人,真的气死她了!!!

        杀青宴结束后,简姝见时间还早,傅队长又在加班,就给他打包了一份宵夜带过去。

        今天值班的是之前她被孟远当作暴力分子抓进来,傅队长安排送她回家的那个小警察。

        他们之后也见过几次。

        小警察看到她,跑出来道:“简小姐,你又来找傅队了啊。”

        简姝笑着点头:“我给他送宵夜。”

        “我们傅队特难追吧?”小警察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在一起的事,小声和她八卦着,“我之前一直以为傅队是完全不近女色,没想到竟然出了例外。”

        简姝问:“什么例外?”

        小警察想着简姝在追傅队,就开始给她科普:“前段时间三队不是新调来一个队长吗,是女的,她挺厉害的,三队也都服她。不过我好几次都看到她和傅队走的挺近的,丁队也经常在傅队办公室办公,我偷偷打听了一下,他们原来是一个警校的,也难怪关系那么好。”

        说着,又自我感叹道,“丁队虽然是女的,但做事风格却毫不含糊,抓起犯人来也利落,可能傅队长对她格外的欣赏也说不一定。”

        “……”简姝默了默,“她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吗?”

        一次两次就算了,还经常?

        哪里有那么多问题问不完的。

        “怎么可能没有,不过一般她都在自己办公室,只有加班的时候才……”

        小警察还没说完,简姝就已经往前走。

        他挠了挠后颈,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人,怎么不再跟他八卦一会儿呢。

        简姝走到大厅,远远看着傅队长办公室的灯亮着。

        她今天参加杀青宴,本来穿的就是礼服,戴了一条披肩。

        简姝找了个位置把宵夜放下,把披肩取下来裹在自己头上脸上,又从包里拿出墨镜戴上,偷偷摸摸往那边靠。

        孟远拿着资料完这边走,抬头时吓了一跳:“这位……大姐?你找谁?”

        简姝抬起头来,把披肩往下拉了拉,露出自己的半张脸,朝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孟远:“……”

        他下意识往傅队办公室看了看,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果然,女人的第六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

        他虽然看出来丁队对傅队有意思,但总不能拿起一头就跑过去说吧,说不定丁队人只是想把这种喜欢默默藏在心里呢,她跟傅队认识那么多年了,要说早说了。

        孟远也没去当那个嘴碎的。

        他用嘴型问道:你干嘛?

        简姝朝他指了指傅时凛的办公室,也用嘴型回着:掩护我过去。

        “……”

        简姝猫着腰走在躲在他身后,慢慢移到了傅队长办公室外面,而后悄悄趴在玻璃上,观察着里面的动静。

        傅队长坐在办公桌前,处理着工作。

        丁瑜则坐在沙发上,低头完成自己的事。

        简姝就维持着这个姿势,看了一会儿后,觉得可能确实是自己想多了。

        正打算撤离时,丁瑜却正好抬起头,静静看着不远处的男人,目光柔和。

        隔着电脑屏幕,傅时凛没有察觉。

        简姝皱了一下眉,不难想象,这样的场景,一天会在这里发生多少次。

        她缓缓站起身,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其实在健身房那次,她就应该察觉出来的,只是她觉得两人就是纯粹的同事关系,傅队长也说过,真的只把丁瑜当作师妹,她也就没往那方面想。

        不得不说,丁瑜确实比她优秀很多。

        这也是简姝在知道她也喜欢傅队长之后,最失落的地方。

        他们能一起训练,能并肩战斗,一个眼神,就能懂对方要表达的是什么。

        而她,只能在傅队长出任务的时候,坐在家里干着急。

        孟远看出她心情不太好,小声道:“你别多想,只是工作需要而已。”

        简姝叹了一口气:“想不想都是那样。”

        “那什么……不然我去跟傅队说你来了?”

        “不用了。”简姝把手里的宵夜给他,“你拿进去给他吧,别告诉他我来过,省的耽误他工作。”

        孟远接过:“那行吧,你回去小心点。”

        简姝点着头,垂头丧气的走了。

        如果对方是秦可可那种,十个她都不怕。

        可坏就坏在,连一百个秦可可,都比不上半个丁瑜。

        这个世界上最难受的事莫过于,连自己都清楚情敌有多优秀。

        简姝刚要走出警局,手腕就被拉住,她回过头。

        傅时凛好笑的看着她:“你弄成这个样子做什么。”

        简姝这才想起,她还是之前偷看的装扮,连忙把披肩都墨镜都取了下来:“你怎么出来了,不是在工作吗?”

        “差不多结束了。”傅时凛给她理了理凌乱贴在脸上的发丝,轻声问道,“杀青宴好玩么。”

        “制片人让我一笑泯恩仇,我拒绝了。”

        “嗯?”

        简姝环住他的腰,小脸上笑容明媚灿烂:“我只想笑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