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58章 简姝兴奋的心情早就在这漫长的等待中,逐渐耗尽。

第158章 简姝兴奋的心情早就在这漫长的等待中,逐渐耗尽。

        丁瑜也没有再开口,车内再次恢复了安静。

        二十分钟后,黑色越野车在警局门口停下。

        丁瑜率先下了车:“师兄,我先进去等你。”

        “好。”

        傅时凛从后备箱里拿出零食给简姝,又把水拧松开放在旁边:“饿了就吃点,我很快就出来。”

        简姝仰起头,微微嘟起嘴。

        傅时凛薄唇勾起,低头吻在她唇上:“乖,困得话就睡一会儿。”

        “知道了,你去忙吧。”

        等傅时凛离开后,简姝才重新拿出手机,回着阮兰的消息,她说今天有点感冒,在家休息,就不去看沈行了,关于那些代言的事,再想其他办法。

        阮兰可能这会儿去忙了,没有立即回她。

        简姝拿起水喝了一口,再被傅队长这么宠下去,她以后可能连瓶盖都打不开了。

        警局。

        丁瑜刚把卷宗拿到,刚走到大厅,傅时凛就道:“你先坐一下,我打个电话。”

        她轻轻点头,找个地方翻着手里的卷宗。

        傅时凛进了办公室,过了几分钟才打开门:“进来吧。”

        讨论案子的时候,丁瑜注意到他手上戴的那块手表,如果没记错的话,和简姝手上戴的,是同款。

        她突然有些走神。

        以前在警校,也有过很多女生跟师兄表白,但他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她一直以为,像是师兄这样性格的人,永远都不会谈恋爱。

        他实在太冷淡了,要走进他心里,其实很难。

        所以,她也从来不敢有非分之想,只希望能以另一种方式陪伴在他身边就好。

        其实这次来警局,是她自己主动申请调过来的。

        “丁瑜?”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丁瑜连忙回过神:“师兄对不起,我……”

        “这个人着重调查,有很大嫌疑,案发当时的目击者再调查一遍,派两个人去现场。”

        “好,我知道了。”

        ……

        简姝吃饱喝足后,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今天运动了那么久,也没有那么重的罪恶感。

        她打了一个哈欠,看了看时间,才过了半个小时。

        简姝刚闭上眼睛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是阮兰打来的。

        “小姝,你感冒好点了吗?”

        “……”等她说完后,简姝才想起刚才撒了个谎,象征性的咳了两声,“好一点了,阮兰姐,有事吗?”

        电话里,阮兰的声音隐隐有些激动:“有一个好消息。”

        “什么?”

        “又有一个新代言找你了,而且还是国际性的大代言,很多一线女星都在接触。”

        简姝闻言,就觉得希望不大,咧嘴笑了一下:“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别掺和了吧,争也争不过。”

        之前江导的电影也是一样,都是顶尖的资源,但以她现在的实力明显是拿不到的。

        阮兰道:“这次不一样,对方内部已经确定了你,你只需要签个字,合约就完成了。”

        简姝愣了愣:“真的吗?”

        “对,明天下午签合同,你抽个时间过来。”

        “好……”简姝一时间被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的有些懵,“阮兰姐,是什么代言啊?”

        阮兰给她说了一个牌子,简姝更加震惊,下意识看向自己腕上的手表。

        不是吧?!

        挂了电话后,简姝也睡不着了,开心的立即想要和傅队长分享这个消息。

        可这一等,等到晚上六点半他都没有出来。

        本来说的两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半小时。

        简姝兴奋的心情早就在这漫长的等待中,逐渐耗尽。

        她抿了抿唇,下车看了一眼警局,走了。

        再不去剧组的话就要迟到了。

        火锅也没吃成。

        ……

        丁瑜才接触三队的案子,确实有很多地方不明白,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等到基本上处理完之后,傅时凛才起身:“你再整理一下,看看还有什么地方不懂,我出去抽支烟。”

        走到大厅外,傅时凛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他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敲出一支咬在唇间,正准备点燃的时候,突然想起简姝还在车里,他收起烟,大步走了过去。

        车里已经没人了。

        傅时凛看了眼时间,六点五十三。

        完了。

        丁瑜出来,走到他身后,轻松开口:“师兄,今天麻烦你了,我请你去吃饭吧?”

        傅时凛回过头,淡声道:“不用,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师兄……”

        丁瑜还没来得及再挽留,傅时凛就已经打开车门驱车离开。

        收回视线,重新回了警局。

        她就是故意的。

        简姝到了剧组,刚换了衣服出来,就遇到秦可可,后者瞥了她一眼,神色波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什么都没开口,十分高傲的转过头走了。

        简姝:“?”

        她真的发觉秦可可越来越神经质了。

        昨天拍了一部分,今晚只需要补拍剩下的就行了。

        在开拍之前,制片人特地来找简姝说了一下情况,昨晚摇臂之所以会砸下来,是因为工作人员的疏忽,只是一个意外而已,让她不要放在心上,今天已经的所有设备器材都已经检查又检查过了,不会再出现问题。

        简姝闻言,轻轻点头。

        可站到摇臂下拍摄时,她还是有些紧张。

        脑海里全是昨天那个梦,摇臂砸到她身上的场景。

        这肯定不是意外,一定是“他”做的,昨晚她问的时候,傅队长也默认了。

        可是这里这么多人,一次不成功,他会选择再动手吗?

        “简姝,你在看什么?”

        导演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

        简姝连忙回过神:“对不起,我走神了。”

        导演挥了挥手:“休息五分钟再拍。”

        要是换做以前,他早就开骂了。

        之前对简姝被投资商塞进来这件事,确实很不满,但戏开拍这么久,简姝戏里戏外,受过大大小小的伤,几次都差点出事,可她却从来一个字都没有抱怨过,也没有提出什么要求,依旧安安静静的拍着戏。

        简姝坐在位置上,拿起一瓶水,拧了拧,竟然真的没拧开……

        她现在怎么这么废了?

        方方跑了过来,见她在和一个瓶盖做着斗争,重新拿了一瓶轻松拧开递给她:“简姝姐,喝这个呀。”

        简姝:“……”

        她尴尬的咳了一声,把手上的放下,接过方方递过来的喝了一口:“我来的时候一直没看到你,你去哪儿了?”

        “阮兰姐让我代表你去跟沈公子道谢了,不过他的脾气是真大,见你没去,气的差点没从床上蹦起来,拿着东西直接把我给砸出来了,不过反正我们去了,心意也到了。”

        简姝抚额,她没想到阮兰姐竟然让方方去了。

        这还真是个苦差事。

        简姝笑着问:“你现在还觉得沈公子比傅队长好吗?”

        方方这次深思熟虑的想了想,最后才为难的开口:“我还是选沈公子吧,虽然他人真的有些恶劣,但我又不图他喜欢我,我只图他的钱啊。和傅队长在一起,真的要面对太多了,他的工作不仅危险,还很忙,我们这行也忙,双方忙起来,可能一年半载都不能见上一两次,更别说约会了。”

        后面这句话,完全是说到了简姝心坎里。

        他们以后盲棋,真的能在一起的时间太少。

        首次约会,还被搅黄了。

        方方说完后,才意识到似乎有哪里不对劲:“简姝姐,你为什么总是把沈公子和傅队长在一起比呀?”

        简姝干笑了两声:“你不是经常在我面前说他们俩都帅嘛,就……难免会产生对比。”

        方方觉得也是这个道理,又道:“对了,昨晚沈公子还跟我问起傅队长呢。”

        “他问什么了?”

        “就怪怪的问题,先是问我见过你男朋友没有,又问我你身边有没有出现过警察,我就说傅队长救过你,不过他当时的笑容好诡异啊。”

        简姝嘴角抽了抽,沈行这人真是没事闲的,她说:“没事,他的举动向来都很奇怪诡异。”

        方方表示赞同,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后半部分拍摄的很顺利,凌晨三点的便收工了。

        导演用喇叭道:“幸苦大家里,回去休息吧,明天十点开工。”

        这部电影,已经进入了尾声,时间也用不着那么赶。

        工作人员逐渐离开。

        方方把东西收拾好了:“简姝姐,我们也走吧,保姆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简姝走到门外,就看见停在不远处的黑色越野,她对方方道:“你先回去吧,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

        “啊?什么事?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我陪你一起吧?”

        “不用,你快回去休息吧,我朋友马上来接我。”

        方方抓了抓头发,见简姝态度坚决,也没有再说什么:“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回家后给我说一声。”

        “好,再见。”

        等方方上了保姆车,简姝才慢慢往黑色越野车那边走,刚准备过街,一辆卡宴就停在她面前。

        顾昭从车里下来,身姿挺拔,五官英俊。

        风尘仆仆的模样,像是刚下飞机就过来找她了。

        简姝抿了抿唇:“你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事吗?”

        顾昭道:“我听说沈行为了救你进医院了。”

        “嗯。”

        “他是真心待你。”

        简姝笑了笑:“他为什么接近我,目地是什么你不知道吗?”

        顾昭神色不变,声音低缓:“不管目地是什么,他都会对你好。”

        “包括成为你们交换利益的棋子?”

        “这是我和他的交易,不会把你牵涉进来,你的生活也不会因此发生改变,只会更好。”

        简姝失笑:“我的生活现在已经够好了,我只想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顾昭深深看了她一眼:“小姝,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还不够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顾昭,我一直以为,爸妈不在了,你对我来说,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亲,最能理解我的人。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连我喜欢一个人的这种权利都要剥夺,当初你要走,没人能拦住你,你去给别人当私生子都那么义无反顾。是你自己要和家里脱离关系,凭什么到现在又来管我?”

        顾昭加重了声音,透着隐隐压抑的怒气:“你可以喜欢任何一个人,唯独他不行!”

        简姝的情绪至始至终很平静:“为什么。”

        因为你对他太依赖了。

        因为你对他的执念太深了。

        因为他对你来说,可以重要过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包括我。

        这些答案,顾昭通通没有说出口,只是道:“小姝,听话好吗,如果你实在不喜欢沈行,我可以给你重新再找一个。”

        “够了!我不需要这些,顾昭,以后我的事,不用你管,我们从此,两不相干。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哥哥,你也当没有我这个妹妹。”

        “简姝!”

        简姝说出这句话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身跑走。

        黑色越野车旁,男人静静靠在车门上抽烟,五官冷峻,下颌线条泾渭分明。

        简姝扑过来的那一刻,他伸手将她稳稳接在怀里,轻淡着抬眼,对上顾昭布满冰霜的视线,黑眸没有丝毫波澜,气场却铺天盖地的压下。

        顾昭暗自握了握拳,紧抿着唇。

        简姝很快从傅时凛怀里抬起头,吸了吸鼻子:“傅队长,我们回家吧。”

        “好。”傅时凛给她拉开车门,等她坐下后,才绕回驾驶座,驱车离开。

        整个过程中,没有再看顾昭一眼。

        简姝上车后,把车窗打开,脸对着窗外,不想让傅队长看到自己哭了。

        也不知道刚才她和顾昭说的那些,他听见了没。

        她不想让他知道这些事,实在是太糟心了。

        傅时凛知道她心情不好,开了音乐,放着她最喜欢的歌。

        过了十分钟,眼泪被吹干了以后,简姝才回过头,把窗子关上:“傅队长,我们去哪儿啊,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

        “马上就到了。”

        当车在火锅店门口停下的时候,简姝撅起嘴:“你还记得你答应了我啊。”

        傅时凛将她拉在怀里,低低在她耳边道:“抱歉,工作太忙忘记了,不生气了好不好?”

        “我生气的不是你因为工作太忙没有陪我吃火锅,而是因为……”简姝因为委屈,声音小了好几分,软软的,“你明明说,是出来约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