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他来时有星光在线阅读 - 第142章 简姝哼哼道:“我这就叫秋后算账。”

第142章 简姝哼哼道:“我这就叫秋后算账。”

        简姝靠在诊室外的墙面上,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低着头,脚尖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地面。

        她知道傅队长是不想让她担心,可也不能总这么瞒着。

        尤其是发生了今天这样的事,那么深的伤口,他竟然说不严重。

        简姝都不敢想象,他以前都受的是多重的伤。

        那身制服的背后,除了荣誉,更多的是数不清的伤痕。

        等了十多分钟,旁边的门才打开。

        简姝连忙站直,小脸望着他,一脸担忧:“好了吗?”

        “嗯。”傅时凛穿上外套,抬手揉着她的头发,“我没事,别担心。”

        简姝拉下他的手抱在怀里,看着他衣服上的裂口,眉头皱的更深:“先去买衣服,还是直接回家?”

        “不急,我先回趟警局。”

        “我和你一起去。”

        傅时凛知道这时候让她单独回家,她肯定不会同意,手在她脸上捏了捏,眼里笑意明显:“不生气了?”

        简姝哼哼道:“我这就叫秋后算账。”

        ……

        警局里。

        巡警把凶手送到了以后,给孟远说了案发的基本情况就走了。

        孟远把人带到了审讯室,打开了桌上的小灯,坐在对面,问道:“名字。”

        凶手双手被拷住,眼神依旧凶狠,漫无目的的四处看着,身体不自然的剧烈抽搐颤抖着。

        孟远一看,就知道他是毒瘾犯了。

        他侧过身,对身旁的警察说了几句,后者点了下头,起身离开。

        凶手坐在那里,变得越来越不安,大口的喘着气,牙齿上下颤栗着,浑身无比难受。

        不一会儿,离开的警察重新回来,手上端了一杯温开水,放在凶手面前。

        坐在孟远旁边,把调查的资料给了他一份:“此人叫王建军,36岁,有三年以上的吸毒史,去年9月被抓过,吸食的量不足,没有构成刑事责任,便放了回去。”

        孟远看了一眼资料,敲了敲桌子,问他:“为什么杀人?”

        王建军手紧紧握住水杯,仰头喝的时候,水顺着脖子,流的领口到处都是。

        等杯子里再也倒不出水后,他才把纸杯攥在手里,狠狠开口:“警察,警察都该死!”

        不论孟远怎么问,他始终都只有这一句,不断重复着。

        神智看起来已经不清。

        孟远起身道:“先联系医院吧,等情况好点以后,再重新审讯。”

        他刚走到大厅,就看到傅时凛进来,身后还跟了个戴着口罩的小尾巴。

        孟远疾步走过去:“傅队。”

        傅时凛声音不冷不淡:“审讯了么。”

        “审讯了,是个瘾君子,正好毒瘾犯了,什么都问不出来。”

        傅时凛薄唇微抿,侧过身对简姝道:“去办公室等我。”

        简姝点头。

        傅时凛走到审讯室的另一侧,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缩在地上,浑身发冷颤抖的人。

        “除了吸毒,还有其他前科么?”

        孟远回答着:“两年前抢劫过一个老太太,我刚才联系了一下之前负责的刑警,应该是毒瘾犯了,没钱才会去抢。”

        傅时凛眼神微冷,双手撑在玻璃前的小桌上,盯着里面的人。过了一瞬才道:“在广场上他对简姝动手时,毒瘾没有发作。”

        “会不会是因为他之前被抓过两次,所以内心对警察产生了仇恨?刚才他嘴里一直都念着,警察都该死。”

        拍戏的时候,简姝穿的是警服,所以这样的巧合也有可能存在。

        傅时凛皱着眉,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现场还有其他穿警服的演员,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简姝。”

        孟远愣了愣:“那你的意思是……这不是一场意外,而是蓄意谋杀?”

        “先调查他周边的情况。”傅时凛直立起身,“柯显那边有什么消息了么。”

        “柯组长昨天联系过我,他查到温海清之前是在云城大学念的书,我本来准备今天去看看的,刚要出去,他就被送来了。”

        傅时凛道:“你送他去医院,这几天都跟在他身边,云城大学那边我去。”

        孟远点头应声:“是。”

        ……

        简姝坐在沙发上,打了一个哈欠。

        眼睛眨一眨的,就开始犯困。

        她昨晚可能睡了最多也就……三个小时?

        十二点到家,最后一次她迷糊着眼看了下时间,那时候都四点钟了。

        简姝又打了个哈欠,把衣服拢紧,缩在沙发里闭上眼睛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喊醒。

        傅时凛给她理了理贴在脸上的头发,嗓音低低的:“我先送你,回家再睡好不好?”

        简姝唔了一声,伸手抱住他:“你不回去吗。”

        “我还有一个地方要去,有案子要处理。”

        简姝的皱着眉:“可是你都受伤了……”

        傅时凛低头在她耳边吻了一下:“没关系,只是去问点事。”

        “那我和你一起。”

        “不是困了么,回家睡觉。嗯?”

        简姝直接拒绝:“不要,我要和你一起。”

        她的声音带着才睡醒的沙哑,又在撒着娇,语气和她人一样,柔软无比。

        傅时凛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傅队,你车我让人给你挪到门口了,那一辆我一会儿下班去……”

        孟远他们几个平时都习惯了,有什么事直接打开门说,又加上刚才事多,忙了一圈后,完全忘了简姝还在这里的事。

        一打开门,就看见两人抱在一起。

        话音瞬间止住,又连忙退了出去。

        简姝慢吞吞从傅时凛怀里出来:“不过你就这样去办案吗,要不要回家换件衣服?”

        “不用,车里有备用的。”傅时凛起身,“走吧。”

        简姝跟着傅时凛刚出了办公室,就看见想要杀她的那个凶手被两个警察从审讯室带出来。

        他转过头看了简姝一眼,眼神比之前在广场上的时候,看起来还狠。

        简姝有些怕,不由得抓住傅时凛的袖子,往他身后退了退。

        傅时凛顺势牵住她的手。

        他的掌心温暖干燥,给人一种安心踏实的感觉。

        简姝抿唇笑了笑。

        凶手很快收回视线,坐上了警车离开。

        傅时凛转过头问她:“还好么?”

        “我很好啊,没事,走吧。”

        简姝牵着他的手往前走了一步,手里就一空。

        傅时凛道:“这里人多。”

        “……”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能说的就是她自己。

        简姝左右看了看,这里的确人挺多的。

        她垂着头,叹了一口气,慢慢往外走着。

        上车后,简姝正在系安全带,就看见傅队长从后座的座位下面拿了一个口袋出来:“你坐一下,我去换衣服。”

        简姝眨巴着眼:“你就在车里换啊,废那个劲干什么。”

        傅时凛身形顿了一下,挑眉道:“你确定?”

        “又不是没有……”简姝说了半句后,想起昨晚的情景,耳朵又开始发烫,捂着自己脸道,“我不看我不看,你就这儿换了吧,省的来回跑,麻烦。”

        “好。”

        傅时凛上车,关了后座的门。

        稀稀疏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简姝觉得耳朵更烫了些。

        空气中,仿佛都在灼烧着燥热的气息。

        简姝悄悄张开了一点手指,看着车里的后视镜。

        傅时凛刚脱完了最后一件衣服,肩上还缠着白色的绷带。

        简姝本来是想借此机会看看他身上的伤,谁知道还没看仔细,他就已经快速把衣服穿上了。

        她脑海里瞬间就只剩下,随着他身形微动,出现在后视镜里的人鱼线和腹肌。

        这也是简姝第一次看的这么清楚,之前都是黑灯瞎火的摸。

        就在她还沉浸在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中时,傅时凛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驾驶座上:“困的话先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啊?啊……”简姝回过神来,“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云城大学。”

        ……

        严格意义上来说,简姝不算是念过大学。

        她被凶手抓走的那一年,刚上高一。

        那之后,便是她回忆中,最不堪的一段时光。

        抽烟,喝酒,打架。

        以前她最讨厌的东西,那时候全部都占齐了。

        很多个夜晚,她倒在床上时,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都会哭着问:“我现在这么不乖,你们为什么还不回来管我?”

        可惜,回答她的,只有一片寂静。

        在那种情况下,她勉强考上了一个大专,都已经是很费力的事。

        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昭回来了。

        把她从那个阴暗地狱里拉出来。

        顾昭说要送她出国念书,她拒绝了。

        后来,顾昭给她报了一个艺术班,学表演。

        便再也没有去过学校了。

        云城大学,是全国最好的大学,她很早之前,就想来看看。

        简姝走在校园里,周围穿梭的都是二十左右的大学生,情侣也很多。

        大家都是搂搂抱抱的,看上去很甜蜜。

        简姝偷偷去勾了勾傅时凛的手指,本来只是想逗他一下的,没想到傅时凛却直接握住她的手,揣在了衣服口袋里。

        简姝笑容放大,上前一步抱住了他的胳膊。

        傅时凛唇角勾了勾,这里人多,简姝戴着帽子,没有那么容易认出来。

        走了一会儿后,简姝问道:“傅队长,我们来这里是查什么案子啊?如果时间不着急的话,我想先去听一节课。”

        “什么课?”

        “就是……对了,你应该听说过,白长舟白教授,他是犯罪心理学专家,之前还在警局做过两年顾问。”

        傅时凛眸色深了几分:“听说过,你怎么认识他?”

        白长舟的确在警局做过两年顾问,也很受上面重视,只是因为私人原因,一直不愿接受警局的聘请。

        而且,也曾经是温海清毕业课题的导师。

        简姝在他身边走着,一蹦一跳的:“他是剧组请来的专家啊,帮助细节化罪犯内心。”

        “一起去吧。”

        “那你要查的案子……”

        “不着急。”

        简姝找个了学生问了白长舟上课的地点后,又回到傅时凛旁边,拉着他的手往前走:“正好白教授下节有课,我们走吧,晚了就占不到位置了。”

        刚到教室门口,傅时凛手机就响了,他对简姝道:“你先进去,我接个电话。”

        简姝点头,往教室走着。

        白长舟的课,就如传说中的那样,座无虚席。

        简姝呼了一口气,看来这次是没希望了。

        “同学同学。”她刚要离开时,旁边有一个男生叫她,简姝转过头。

        男生问:“你也是来听白教授的课吗?”

        “对……但没位置了,下次再……”

        “嗨,怎么会没位置呢,来我这边坐。”男生说着,指了指自己身边的空位。

        简姝愣了愣才道:“可是这里不是有人吗?”

        男生连忙把桌上的东西收起来:“我帮我室友占的,他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不来了。”

        简姝闻言,扬唇笑了笑:“谢谢,但我还有一个朋友……”

        男生飞快的反应着:“没事没事,我两个室友都不来了,你朋友来了刚好,快坐吧。”

        简姝又道了一声谢后,在他旁边坐下。

        男生转头看着她,青涩的脸上,布满了一些不易察觉的红晕:“同学,我觉得你长得好像一个明星啊……不过我一时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了,方便加一个微信吗?等我想起来后,就把她照片发给你,你们真的长得特别像!”

        简姝摸了摸鼻子,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既然聊到加微信这个点,那她作为一个曾经,也是千方百计想要傅队长微信的人,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位置她都坐了,而且这个男生太过热情,她直接拒绝的话,好像又不太好。

        更何况,万一他说的那个女明星就是她,到时候不就更尴尬了吗。

        简姝正在想该怎么合情合理的开口时,她桌上放了一杯热奶茶,一道冷峻的身影在旁边坐下。

        给她腾位置的男生愣了愣:“这是……”

        简姝随即一笑,把热奶茶推到男生面前:“这是我男朋友,他为了感谢你给我们让位置,特地买了请你喝的。”

        男生:“……”

        心好痛是怎么回事?

        简姝转过头,对傅队长做了一个Wink,一脸等待夸奖的表情。

        无形之中,就化解了一场危机。

        让他连吃醋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