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诸天从北帝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二章 这就是天意(合一)

第七百三十二章 这就是天意(合一)

        灵堂中,众人微微沉默

        云家老爷子逝去一事,竟然扯出了这一神秘而古老的族群,涉及到的变化让人心中揣度不定。

        且,还有邪魔九道的人马掺和其中,更让人生疑

        “真正的蓝血人认为大海是天地核心,陆上与天空不过偏颇荒芜之地,从来不屑一顾。为何突然会掺合云家之事?这简直像是自认为家财万贯的富翁谋夺乞丐的破碗,不合常理。”何九蹙眉

        他心中莫名泛起了涟漪,或许此事,真的与他东海剑庄修行无相剑蛊的那一脉有所牵扯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复归,淡淡的声音回响灵堂中“何兄似乎识得这一族群,我方才在庭院中见到,随手收拾了一位,倒是有些小手段。”

        众人心下一动,定睛望去,只见原本前往客房休息的王腾归来,神态闲散自若

        在他的手中,赫然把玩着一枚凝聚的蓝色宝石,上面有玄奥的花纹,内里有水波晃荡。

        什么意思,这位玄天宗的少主方才斩了一位蓝血人?

        灵堂中不少人都是一呆,有蓝血人潜伏在云家?

        “这晶石···”何九与黄太冲、何休养气功夫皆是了得,直到王腾临近,才凝目看向他掌中托着的那枚水蓝之石。

        “这是道长杀的?”何九目光有些震动,深吸一口气问道。

        就连黄太冲与何休都是怔了怔,这块晶石可做不了假,且花纹细腻,法理浓郁,生前至少也是外景巅峰!

        蓝血人的身体结构有别于人类和妖族,非人非妖,周身没有窍穴,内中没有肺腑,而是长满了一根根细小又虚幻的深蓝枝节,每根枝节都有符印般的花纹,勾连着水行之力,洋溢着鬼斧神工的味道。

        这也导致了他们死后能凝水蓝之石,也是另类的天材地宝,但只有纯正的蓝血人能够如此。

        “这股气息,与我拍卖延寿丹药时所见到的九指之人有些相像。”孟奇暗自思索着,当初他与森罗万象门后的云鹤老道联手,卖出了不少延寿丹药

        其间所见一九指之人,曾与言无我交谈,便有这种类似的气息。

        “看来云家老家主之死的确有变。”冷面锁魂使,同时也是仙迹的长生仙尊,何休神色肃然,不着痕迹的望了王腾一眼

        旋即与何九交换了眼色,坦然道“这蓝血之人天赋异禀,体魄特殊,若不超过一个大境界,人族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包括天骄;当然,到了宗师,法理融入法相,可以勉强抵御天赋,能对付同境界蓝血人了,但他们也有着优势。”

        “观这水心之石,法理浓厚,色泽艳丽柔和,非同一般;道长所杀蓝血人相当于外景巅峰,实力就是半步法身也要动动念头。”

        他心下已是存了念头,待到灵堂之事结束,定然要以长生仙尊的身份询问一番玉皇天尊,他能轻易抹杀蓝血人,必然有着针对的手段。

        “道长,可否借予我查探一番。”黄太冲略微沉吟,想要一观蓝血石

        “自无不可,不过类似的气息在云家内可不少。”王腾不咸不淡的提点了一句,旋即屈指一弹,蓝血石便落入了他的手中

        何九闻言感慨道“几代以来,我东海剑庄因此而亡的高手强者不在少数,直到慢慢摸索出防备的办法,当真是暗杀一流的天赋神通。”

        “阿弥陀佛,云家之事波谲云诡,老衲建议针对水流防范一番。”孟奇所扮的法证大师心思灵动,一下子便提出了针对之法

        这时,罗胜衣与齐正言对视一眼,上前一步道“也可能是有人牵线搭桥,用别的好处诱惑蓝血人帮忙,先前有位朋友发现云老爷子之死诡异后,就差点被左道的毒手魔君灭口。如此看来,蓝血人背后还有群魔头。”

        此言一出,场中顿时喧嚣了起来,人人自危,几位云家的继承人中也有瞳孔微微一颤者,显然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平静。

        “此言有理,就怕他们彻底与邪魔左道合流,里应外合之下吾等难防暗箭。”黄太冲有些忧虑,情况并不乐观。

        王腾见状出言“还是早些提防的好,他们既然连外景巅峰都派的出来,其余的外景自是不会少,与其在此自危,倒不如出手清理一番。”

        前来吊唁的门派话事人纷纷点头,他们可不想将自己置于险地中,这样的手段比之不仁楼也不遑多让。

        何九与黄太冲等人对视了一眼后道“蓝血人能融入水中,常法难见,要么每遇见一处水源,都用剑气等杀一遍,要么调配特殊药物,投入水中

        既然已经确认是他们,我这便让云家‘杀水’,防止偷袭;其次便是开棺验尸,明确云老爷子的死因与出手之人的痕迹。”

        当下便有人下去,将云家的重要人物聚集了过来

        灵堂,云家众人聚集,个个面色凝重,有人苦笑道“这防备之法是应有之理,但验尸是否唐突了些。”

        蓝血人之事,他们是将信将疑,以此“杀水”防备没什么,可开棺验尸就涉及老爷子体面,得好好思量!

        何九正要开口,就在此时,却有一道迎接之音自厅堂前传来

        “琅琊阮氏阮承德前来吊唁!”

        阮三爷来了?

        时间不对啊!

        云家众人面面相觑,之前已有风声传出,今日得确定家主,所以,谁会选现在上门吊唁?

        难道是谁拉拢的外援?云九爷看了另外三人一眼,他们神情各有不同,云二低着头,不知在思量什么。云六望向了何九,云十三神情淡定,从容沉稳,不见异常。

        “果然,涉及到了蓝血人与神兵渡人琴,阮家自是不会坐以待毙。”王腾不动声色,面上既无讶异也无波动,叫人捉摸不透

        既然已经上门,又是琅琊阮氏,云家没有阻挡,恭恭敬敬请阮三爷入内。

        阮三爷深得阮家遗传,外表年轻,俊秀飘逸,衣冠胜雪,出尘清雅,宛如谪落凡尘的仙人。

        只不过,他身体略显瘦弱,像是一阵风就能吹倒。

        “阮家多雅士,当真风采出众……”一时之间,云家众人竟有移不开眼睛的感觉。

        阮三爷对着棺柩鞠了鞠躬,然后望向众人。清雅淡然开口“阮家无有薄利,只得琴曲一阙,愿云老爷子早日往生,还请不要嫌弃。”

        阮家用琴曲吊唁简直再正常不过。今日主持的云十三爷看了看自家兄弟,点头答应。

        “一有异动便出手,蓝血人尚有潜伏。”王腾神色不变,以仙迹信物默默传递了两条消息与元始天尊孟奇和长生仙尊何休

        两人面上不动神色,心头已然提防了起来,阮家三爷前来果然不同寻常!也与蓝血人之事有干系!

        阮三爷随意席地盘坐,颇有潇洒不羁之态,身前漂浮着一张古琴。旁边有尊铜炉,燃着一缕檀香。

        宽袍大袖张开,双手虚按琴弦,灵堂之中,阮三爷挑起了琴弦,发出高渺之声。

        琴音一声接一声,半空仿佛累积起了水雾,就在何九微皱眉头之际,远处突然有砰的爆裂声传来,感应而去,却是府邸池塘内炸开了深蓝!

        地下暗河内,港口海洋中,随着琴音,一股股深蓝色泽涌出。

        直接针对蓝血人的琴音?!黄太冲颇为震惊,看向四周,正常人类皆未受影响。

        有了王腾的提醒,何休双目微眯,无形剑气内蕴,瞬息便可喷薄而出

        哗啦,海浪忽地涌起,澎湃入云,深蓝鲜艳!

        东海中也有蓝血人!众人心头浮现这个念头,就在何休准备出手之际

        府邸荷塘中,院落水井内,地下暗河里,整个临海城,除了早已做过清除的云家,似乎四面八方皆有水源在高渺琴音之下翻滚冒泡,泛起阵阵幽蓝,尤其港口那片海洋,更是掀起了巨浪,色泽深蓝,宛若晶莹的宝石。

        竟是有着如此之多潜藏?!这下子,就是黄太冲与孟奇都变了颜色

        叮铛咚咚咚~

        琴音急促得仿佛狂风,阮三爷瘦弱的身体似乎随时会在里面断折,可他神情专注,抚琴之手出现幻影,没受半点影响。

        就在这时,灵堂内发出一声惨叫,始终守在棺柩旁的颜伯连退几步,一张脸泛出蓝色,可怕异常!

        “颜伯!”云九爷失声喊道,这可是云老爷子最信任的手下老仆

        黄太冲、何休分立两侧,悄然将颜伯包围,何九沉稳开口“颜伯,是你害的云老爷子?”

        见众人呆愣,何九在琴声之中解释了一句“颜伯应该是得蓝血一族大祭司之助,初步蓝血化了。”

        他本待今日用东海剑庄历代摸索出来的秘法检验云家众人,找出有蓝血化迹象的内奸,可还未来得及实施,就被阮三爷越俎代庖了,而且效果更好,更准确,换做自身,十中或有一两个漏网,尤其是蓝血程度微弱者!

        “开始了。”王腾微微一笑,静待其变

        琴声不断,颜伯皮肤之下的蓝色疯狂蠕动,让皮肤时而凹陷,时而支起,使他显得极端狰狞。

        咕噜咕噜,他皮下似乎有沸腾之声传出。

        长生仙尊何休早有准备,瞬息出手,剑气纵横。轻松封禁住了被琴音弄成濒死的颜伯

        “哈哈哈你们懂什么,对,是我杀的他;他太吝啬,得了延寿丹药却不用分享与我,逼得我行险一搏,蓝血孕育生机,只要成功转化,我就能再活百年!”颜伯用一种癫狂的态度压制住了惨叫。

        他环视众人,嘿嘿笑道“老不死隐秘服食丹药,不让你们知晓他寿元增长,就是想看你们在他‘坐化’前怎么蹦跶。有什么手腕,从而挑选能支撑起云家之人,结果,他再也看不到了!”

        此言一出。云家众人哗然。

        话音刚落,远处有波动传来,颜伯封禁下的深蓝血液突然炸开,将他吞没,散了满地,气化成雾。

        一道人影自高空细小水珠之中凝聚了出手,双手张开,遥遥结印。

        他只有九指,断指处没有因为水流的特性而愈合,泛着幽蓝的晶莹!

        杀死颜伯后,他化作水光,瞬息远遁,奔向大海,抚琴的阮三爷琴音一变,身后有凤凰之相腾起,急追而去,黄太冲亦化作一道仿佛无数剑气凝聚的剑光,穿透水雾,电射往九指蓝血者的背后。

        两追一逃,呼吸间就消失在众人感应里,深入了大海。

        王腾,何休,孟奇所扮的法证大师目光交错,却是齐齐留了下来,没有选择追逐而去,好似没有看到一般。

        最终,何九一言定鼎,让云六爷登上了家主之位,其他几位或多或少都有嫌疑与蓝血人,邪魔九道有纠葛,故而也不得不退出竞争

        三人亦是改头换面,以仙迹的身份交谈了一番

        三日后,云家风波彻底平息

        同时,多年不理世事的阮家老爷子出山,与东海剑庄联合写信给附近几州有实力的门派和世家,极言蓝血人的危害,并对他们意图染指临海城之事表示忧虑,认为他们有重大图谋,对人族不利,所以必须先发制人

        故此,不少强者都赶往了阮家,东海剑庄亦有强者前往,乃是真正的法身高人,剑狂何七!

        玄天宗也收到了邀约,不过法身高人守静道人不曾回归,宗门内的最强战力便是半步法身之境的王腾

        便由他代表玄天宗应邀前往,以他越过三重天梯大宗师的实力,加上岁月之玄妙,足以俯瞰同境界的高手。

        此刻,东海之滨亦是风起云涌

        江州,蓬州皆是人潮汇聚,地榜有名者亦是不少,也不乏有邪魔九道者隐藏身份混入其中,伺机而动

        此际,一艘游船亦是自海面上分波开浪,晃晃悠悠的驶来

        船首端坐着一个怪人,他钓鱼,却不用饵,只以空钩入水,待鱼儿环绕,自行咬钩

        “倒也是个奇人,这是效仿古人,愿者上钩吗?”岸边,有人轻咦,这般作态倒也有些引人注目

        附近的外景纷纷侧目,察觉到了来人深不可测的实力,至少也是宗师一流!

        “老爷,在咱们赶来的时间里,云家出事了,云老爷子逝去,据传与蓝血人有关;阮家与东海剑庄联合要绞杀他们,广邀同道,玄天宗玉皇亦在其列,咱们要不要相助?”老仆上前

        他眉宇低垂,缓缓将自己打探来的情报讲出,涉及到了蓝血人这等族群,就是刘洋狂客吴季真也严肃起来

        但旋即,他就轻轻一笑道“莫急,此事乃是长久之计而非一时之功,爷可先去看看有多少英雄人物在此,交手预热一番,那位玉皇可是让爷心痒难耐无比。”

        作为地榜第九的大宗师,吴季真自然知晓,这种事情想急切也急切不起来,因为这一族群向来隐蔽,难觅其踪影,若非此事异变,根本找寻不见

        此时,虽是喊出口号,但连蓝血人有哪些强者,经常出没于什么地方,根本所在位于哪处海底都不知道,怎么急切?这都需要卜算和搜集并重,非一时一日之功。

        且,就算知晓他们的老巢在海底,也无甚么大用

        因为海底危险,强横妖物与险地不少,又是水中作战,对感应的削弱很厉害,哪怕半步法身也不敢横冲直闯,如此一来,在无边无际的汪洋若盲目寻找,等同于大海捞针!

        翌日,万里碧空如洗,阳光将云海照出无边无际的灿烂金色。

        不提阮家热闹,长街喧嚣,城外自有清净之处

        流云下,王腾披赤金长袍,发丝披散,踱步于山林之间

        但见日辉斑驳而落,斜斜映入林间,霞光柔和,透着蓬勃生机

        伴着淡淡的脚步声,不时有惊鸟飞起,带起片片青叶

        他听闻有一老友亦是前来,故来此一见

        登上山顶,果然见到了在菩提树下喝茶的王思远,他还是一袭素袍,脸如白纸,身材瘦弱,似乎一阵风就能刮倒,时不时咳嗽两声,看得旁边俯视的侍女皱眉心疼不已。

        这一次,侍女目不斜视,虽是红飞双颊,但也没有偷偷摸摸的张望

        “气色不错。”王腾随口调侃了一句,施施然坐在了一旁空出的藤椅上

        菩提树下一方石台,两张藤椅,显然王大神棍也早有准备,算不出他,可以算自己嘛~

        王思远闻言微微一顿,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喝茶。”

        他单手一推,便有瓷白绕青的晶莹玉杯入目,内里盛着茶水,白烟袅袅不散,如云雾般环在杯口

        “穿云峰?东海特产的上等好茶,你也弄到手了?不错不错。”王腾轻哼了一声,露出笑意

        此茶色泽淡泊清丽,煮沸之时有雾气环绕不散,缭绕于杯口,纵使饮尽也可化作云气沉入杯底,视之极美,饮之极畅

        据传,与其栽种的环境有关,以天地之力蕴养,汲取九天云气精华,入口清爽如冰,沁人心脾。

        “前些时日阮家家主差人送来的,你若是回府,必不会少,他们虽号狂士,可也不会怠慢了贵客。”王思远轻笑,以茶会友,也是一桩乐事

        两人也不言其他,轻啜茶水,远眺暖阳,周身山巅清风环绕,有青叶萧条之音起,伴着鸟鸣,格外的惬意

        适而有侍女抚琴,其音淡雅,契合天风,悠悠入耳

        有道是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碧毯线头抽早稻,青罗裙带展新蒲。

        六月风光好,莫过于此

        “水光潋滟晴方好···”王思远闻琴音而缓歌,神色悠然随意,带着一丝独有的洒然

        王腾见云卷云舒,观风光秀丽,顺势击节而笑道“此番绞杀蓝血人,王家打算如何,只有你一人吗?”

        “当代家主持神兵洛书前往阮家相助测算,而我三个月前已迈过第一层天梯,故而单独游历至此。”王思远淡淡补充了一句,嘴唇恢复了一丝血色。

        神兵洛书···

        王腾闻言轻咦道“那到也不错了,一月前我也跨过了第三重天梯。”

        ?

        王思远闻言掌指微僵,颇为难得了翻了一个白眼作为恭喜,非常人性化

        什么意思?会说话就多说点,你关注的重点难道不应该是洛书吗?

        “你这样的家伙,若不是来历明晰,我都要怀疑是上古哪个大人物埋下来的,简直不像个人。”王大神棍哼哼唧唧,虽说也无攀比之心

        但这样的进度也足够骇人了,听闻他还在来时的途中顺手收拾了外景巅峰,黑榜第五,地榜第二十六的奉典神使;轻易秒杀了蓝血人巅峰宗师

        而今的地榜排名,已经上升到了第十五位,大宗师之名扬天下。

        “哈哈哈,看你的模样,似乎不打算参与此事?”王腾见到了神棍的失态,满意的笑了笑,随口问询了起来

        王思远咳嗽了两声。喝茶润喉,缓缓道“去和不去都一样,这事非我布局,没什么好说道的。”

        因为阮家老爷子已请动王家家主动用‘洛书’,正在全力卜算和搜查蓝血人的根本所在

        他也只是游历至此,听闻王腾受邀参与,故而来见上了一面。

        “行吧,我却是要走上一遭了,难得踏入半步法身,无人交手可是会很无趣;要不要算上一卦?”王腾起身而笑,倒也是个劳碌命

        王思远闻言亦是起身,也不运转算经测算,只随手自算筹内取出了一根,掷到了石台上

        身后侍女好奇望去,只见那签子显出的卦象昂扬如龙

        上面只有六个大字,格外的显眼

        九五·飞龙在天!

        大吉之兆!

        “不用测算?”王腾挑眉望去,这可有些不像神棍的性子

        王思远作高深之态笑道“你信命吗?”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大笑

        王腾迈步下山,倏尔回眸,一手指天,一手指己豪迈道“我从不信命,因为我就是天命。”

        天命在我!

        王思远微笑不语,目送着王腾的身影远去,骤而浮现一丝狂态,猛地拿起了所有的算筹,一股脑的掷出

        噼啪噼啪

        跌落之声中,侍女担忧,上前一步,正欲开口,却神色猛地一滞

        只见那石台之上,不论是何等摆放姿态的算筹,此刻在日辉的照耀下都笼罩上了一层朦朦清辉

        所有的卦象,竟然全都惊人的一致!

        九五·飞龙在天!

        “这就是天意。”王思远眼底的火焰愈发浓郁,望着一地的算筹,淡淡开口

        侍女怔然,无需测算,这就是天意

        这就是天命!

        ················

        入夜,阮家府邸

        王腾一人静心而坐,二十一娘阮玉书闭关突破外景,却是不能与他相见

        故而也只孤身修行,不理外事

        哐哐~

        此刻,忽有敲门之音响起,沉稳有力

        “进。”王腾双眸缓缓睁开,周遭漂浮的岁月尘埃顿时收敛,幽幽暗暗皆散去,光明复归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一位与王思远有着七分相像的男子当先而入,在他的身后,还有着一道挺拔的身影

        这是一位老者,花白头发,没有皱纹,眉宇间夹杂着凌厉的锋锐之意

        当今天榜高人,法身强者,剑狂何七!

        “王家家主,剑狂前辈两位夜访,不知有何要事?”王腾神色不变,缓缓起身,一切神异收束体内,不显神异,也无法窥探

        就这般平平淡淡的望向了两人

        “蓝血人之事。”剑狂何七言简意赅,直接道出了目的

        王家家主眸光微微闪动,轻咳道“我们借助洛书测算出了蓝血人的老巢,准备前往绞杀,特邀少宗主前往。”

        “善。”王腾抚掌而笑

        十日后

        东海某处,海水蔚蓝的像是宝石,泛起淡淡的涟漪,映照出一道道身影。

        呼啦~

        天风呼啸而鸣,带动起衣袍猎猎

        “就是这里的海沟。”一片古朴的龟甲漂浮半空,背生黑白之点与阴阳五行之数,简单中透出复杂,仿佛书籍,说话之人正是它下方一位中年男子。

        看得出来,这名男子年轻时极为俊美,如今亦是仪表不凡,气质更加出众,但脸无血色,似乎身缠大病;正是当代王家家主,王思远的父亲

        “神兵洛书,果然非凡。”王腾轻抚赤金长袍,感受着内里流淌的神兵气息,莫名而笑

        他气机俨然,傲立长空,眉宇间冷俊威严,俯瞰向海沟深处

        阮老爷子、阮三爷等漂浮于旁,被龟甲遮掩,目光冷酷看着海面,闻言侧头看向旁边有点飘忽不定的老者,他花白头发,没有皱纹,与何九有几分相像,正是剑狂何七!

        “那就动手吧!”何七舒展了一下手脚,法身气机展露,好似连天穹都能摇落。

        三家早就确定了蓝血人根本所在,大张旗鼓请王家家主与洛书入琅琊是为了掩人耳目,免得蓝血人听闻消息,提前遁逃。

        目前阮家相当空虚,仅是麻痹蓝血人,让他们以为还未暴露,主力人马早就集结于此,神不知,鬼不觉!

        有着王家家主持洛书相助,东海剑庄在旁相助,阮家布局自然底气充足,连族中的自己人都不知晓,被瞒了过去,遑论外人。

        哗啦~

        此刻海面碧波轻晃,荡起层层水浪,宛若绽放异彩的蓝色宝石,一眼望去,不见边际,美得惊心动魄。

        剑狂何七精神飘渺不定,以无法被察觉的姿态渗入水中,照见了一只只海鱼,照见了起伏不定的海底,照见了无光深海里众多奇奇怪怪的事物,但并没有发现海沟,发现蓝血人的踪迹。

        对此,他并不觉得奇怪,若蓝血人没有瞒过自己感应之能,早就被发现了,东海剑庄何苦与无相剑蛊一脉恩怨纠缠这么久?

        作为法身高人,他绝非犹豫迟疑之辈,不会反反复复问洛书卜算是否正确,仅仅看了一眼阮老爷子,心中颇有几分疑惑。

        阮家对蓝血人之事为何如此热忱,不仅四下奔走联络,而且几乎倾尽全力,家中四位宗师来了一半,还得加上阮老爷子这位大宗师,换句话说,除开神都那位宗师,阮家只得一位宗师看守琅琊祖宅!

        和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只身前来的玄天宗少主,王家只得带上洛书的家主,东海剑庄与蓝血人仇怨颇深,亦仅来了自己与黄太冲。

        此时,阮老爷子眼观鼻鼻观心,仿佛无波古井,看不出任何端倪。

        王腾则是演绎七无绝境,躯体间有淡淡的波光粒子散发,浸入海中,感应着变化。

        伴随着实力的提升,这七无绝境亦是被他开发出了不少妙用,融入了光阴之道的变幻莫测。

        须臾之间,海底的瑰丽光景便倒映入王腾的脑海中,恍若一方幽暗隔绝的另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