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盛嫁之田园贵夫在线阅读 - 第756章 出嫁(三)

第756章 出嫁(三)

        今日,庄府的这些儿郎彻底的见识了君元识的财力,君元识出手十分大方,得了庄红封的庄舅兄们都被他的大手笔给震惊了,他也是凭借手中大量的红封过五关斩六将,进了庄府的大门。

        平开带着红芙曲的姑娘的前后忙碌着传递消息,脚步的跑的飞快。

        “主子,君侯爷进了大门,他给公子们送上了好大的红封,公子们没好意思使劲儿的为难他,侯爷的催妆诗也做的好,有备而来。”

        “主子,君侯爷已经在正堂了,正在拜见郡王和老爷。”

        “主子,君侯爷已经往凌辉院来了,等在外面的丫头们都得了赏钱,姑爷还给红芙曲的姑娘一人发了一个大红封,一百两呢,大家都高兴坏了。”

        “......”

        屋子里的女眷得到君元识的进展,忙给庄喜乐戴上了头冠,云氏含笑着亲自为她盖上了盖头。

        等全部收拾妥当,贺薇拉着庄云舒几人,道:“走,我们去院门守着,说什么也要让这富贵的君侯爷给个大红封不可。”

        说着又一脸的惋惜,“可惜没有把我的乖崽带过来的,亏了,亏了啊。”

        武国公夫人失笑着摇头,想着都是当娘的人了,还这么不稳重,又觉得这样挺好,说明闺女在钦侯府过的不错。

        贺薇几个出去了,屋子里就留下几个夫人,云氏拉着庄喜乐的手,还没说话眼圈就红了,今日过后,闺女就别人家的人了。

        庄喜乐捏着她娘亲的手,真到了要出嫁的这一刻才觉得满是不舍,心中酸涩难耐。

        “大喜的日子可不兴哭,满京都人都晓得君侯爷一颗心都在喜乐丫头身上,府中又是最干净不过了,往后小夫妻琴瑟和鸣,咱们当母亲的,应该高兴。”

        听到武国公夫人的话,庄喜乐眨了眨眼,娘亲哭了吗?

        没留给她难受的机会,凌辉院的门口已经热闹了起来,君元识到了。

        “吉时要到了,该要上轿了。”

        武国公夫人的话音刚落,门外就响起了庄振律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妹妹,出门了。”

        云氏上前挑开帘子,诧异的问道:“老六,不是你弟来背你妹妹出门吗?”

        庄振律挺了挺胸膛,很是淡然说,“小弟不知道吃了什么肚子不太舒服,腿有些软。”

        云氏眉头轻蹙,眼中一抹怀疑一闪而过,不过吉时到了等不得,“背着你妹妹上轿吧。”

        庄振律咧嘴一笑,得意的走到庄喜乐跟前,弯腰躬身,“妹妹,哥哥背你上轿。”

        喜娘扶着庄喜乐起来,趴在了庄振律的背上,身子一轻就被背着往外走去,屋内的一众女眷跟着的相送,院内院外都是笑闹的声音。

        君元识总算见到了庄喜乐,饶是她盖着盖头看不清脸也让他满心欢喜。

        “妹妹,我们出了凌辉院了。”

        “妹妹,我们出了二门。”

        每到一处庄振律都要自顾自的告诉庄喜乐,片刻后他忽然停下了脚步,“妹妹,祖父还有爹就在你右前方的站着。”

        庄喜乐动了,努力想要仰起头透过盖头下摆的缝隙看清楚,可盖头太大,她的努力徒劳。

        庄振律背着她走到了庄郡王的跟前,庄郡王心中发酸,忍不住身后拍了拍庄喜乐肩膀,“祖父的小额虎,到哪里都别怕,好好过日子去吧。”

        “喜乐,要是君家那小子欺负你,你一定要给爹爹来信,爹给你撑腰啊,你什么都别怕,爹以后常来看你,要给爹写信啊...”

        说着说着,这位在站场上战功赫赫的征西将军虎目含泪,竟是说不出话来,周围的人一直唏嘘,庄郡王侧首瞪了他一眼,深吸了一口气,道:“三日后喜乐就回来了。”

        庄良伦胡乱擦了一把眼眶,忽然就笑了,大声说道:“哎呀,我忘记了君老侯爷说明年让喜乐回西南住半年的,闺女,去吧。”

        庄喜乐眼眶里的泪水本来已经要掉下来了,忽然被她爹的这句话给惊的愣住了,随即破涕为笑,谁说她爹粗狂的,这不挺有心眼的吗?

        在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庄喜乐进了花轿,又在一阵阵喜乐中花轿在吉时中起轿,朝着广平侯府去了。

        街道两边,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一来是想要沾沾的这喜乐郡主的福气;二来是想要看看这位受宠的郡主到底有多少嫁妆;三来是早前广平侯府将整个京都的绢花席卷一空,他们都想抢来送给自己的闺女或者妹妹。

        花轿左右有红芙曲和陪嫁的丫头仆从跟着,前脚刚走的,后脚庄喜乐的嫁妆就开始从府中抬了出来。

        作为嫁妆之一的惊鸟,一身红色软甲、脖子上系着大红绸看起来喜庆又威猛,领着身后的腰系红绸的锦军抬着一抬抬的嫁妆鱼贯而出。

        这些嫁妆,每一抬都装的满满当当的,锦军都是些将士,力气自然比普通的将士大,饶是这样的那扁担也压的弯弯的,可见都是实抬。

        所谓实抬,自然指的是这些箱子都装的满满当当,虚抬就不同了,为了面子,在每一抬里少放些物件,抬着的人走的轻飘飘的,一看就能看出来。

        和其她出嫁女的嫁妆不同的是,别人送嫁妆都是一列,排的老长;庄喜乐的是两列,排的更长,围观的人看到这架势连连咂舌,说道:“敢排着双列,这嫁妆只怕是不少啊?”

        “何止不少,没见这些抬嫁妆都是将士,他们步伐整齐,距离也隔的不远,前头一抬都走了多久了,后面的还在府中。”

        “那是,不论是郡王府还是庄府都没什么姑娘,据说这位喜乐郡主是郡王府三房共同嫁女,嫁妆极多,到了京都又收了庄府几房给的嫁妆,再加上各府的添妆,只怕是两辈子都花不完。”

        “我数着已经一百八十抬了,怎么还没结束呢?”

        “哎哟不说了,新郎官儿要撒花了呢。”

        为了不在这大喜的日子引发的不愉快的事,侯府安排好些人撒花,这些人每隔一段距离就跟着一个,看到前头的开始洒,后面的也就洒了起来,一时间整条街都是绢花的影子,抢到的人也会按照不成文的规矩送上祝福的话语。

        庄喜乐自己都没想到,当初为了安燕云的心想出来的法子,如今她自己也收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