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哥哥

哥哥

        看到好友发来的消息,白小艾整个人傻了一秒。

        瑞安,白瑞安,她哥哥,亲的,不掺水分的那种。

        白小艾出国留学的事情是她哥一手操作的。

        她当时休学回国打比赛是瞒着家里人,其实只要瞒过了她哥,差不多就能瞒天过海了。

        恰逢那时他哥刚接手公司,正是他哥最忙的时候,无暇顾及到她,白小艾才有胆子做出先斩后不奏的事。

        其中最重要一点,他哥从小到大就不会打游戏,百分百不会关注到电竞圈,所以电竞贴吧啊,相关热搜啊,甚至是网上公布有关她的模糊照片,她都不怎么在意。

        他哥的朋友圈里全部都是财政金融圈的大拿们,根本不可能会把她的消息给漏出去。

        而且为了让她哥发现不了,她还串通了她的小伙伴,让她们帮忙打掩护。

        时不时让国外的舍友拍一拍学校的风景照啊、课前课后的照片啊,以及国外的一些美食照传给她,她收集好照片删选,每个星期发几张照片email给她哥。

        按理,她哥是没这么快发现的啊,至少要等她学校放暑假的时候才会发来慰问吧。

        还没等她把思绪理清楚,电话又响了。

        白小艾看着催命般的电话,随手披了件外套出门,一直走到酒店走廊的楼梯口才接通。

        接通后,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等着她哥发声。

        “肯接电话了?”

        白瑞安凉丝丝的声音,让白小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嘿嘿”笑了笑。

        “之前为什么不接电话?”

        “……刚刚在洗澡。”

        “哦,我还以为你连你哥的电话号码都不认识了呢。”

        “……”

        被说中的白小艾哑口无言。

        “长本事了啊你,一成年就送了你哥这么份大礼。”

        “不敢不敢。”白小艾讨好般说了句。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逃学都逃回国了,这是不敢的话,你是不是还想上天?”

        “……”

        白小艾觉得不能让他哥把话题给往下带,否则就等着她哥给她洗脑吧。

        她收起说笑,认真对电话那头的白瑞安说:“我不是逃学,我是休学回国打比赛。”

        白瑞安冷笑一声,不为所动。

        “你现在在哪?”

        “……t市。”

        “什么时候回来?”

        “还有几天吧。”

        “你还想在那呆几天?”白瑞安语气不善,“哪个酒店住哪个房间?”

        “……”

        “不说是吧?行,明天我亲自接你回来。”

        白小艾急了:“哥!你不能这样!我明天还有比赛呢!”

        “你那什么乱七八糟的比赛给我推了,暑假来我公司实习,过完暑假再给我回去继续念书。”

        “哥,你不能这么霸道!”白小艾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她缓了口气,语速放慢,“这个比赛对我来说很重要,而且我已经签了合同的。”

        “没关系,违约金我帮你付,你只要乖乖回来就行。”

        见根本说不通,白小艾放弃了说服她哥,只阐述着自己的想法:“我不回去,我已经成年了,我能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责,你以前告诉过我,人要有契约精神,所以我不会放弃,你来找我我也不会跟你回去。”

        “你长大了,翅膀硬了。”电话那头,白瑞安笑了一下,似乎在感慨,“我竟然不知道,原来我妹妹还是个网瘾少女。”

        而这声笑,让白小艾浑身冰凉,她握紧了电话,忍不住喊出来:“哥,你别插手好么!求你了,我保证,就一年,打完今年的比赛,我就回去继续念书!”

        “那你跟我说实话。”白瑞安也叹了口气,声音软了下来,“小艾,咱家以前都惯着你,你哥我也一直惯着你,你说想出国学设计,爸妈舍不得你,最后也让我帮你联系学校,别人家的姑娘都在爸妈身边至少呆到高中毕业吧,甚至一些小姑娘连念大学也都在家里的城市念的,而你倒好,高中还没毕业,就出去了。”

        白小艾不怕白瑞安凶她,不怕白瑞安吼他,就怕他说软话。她哥的声音,让白小艾回忆起当初离家远行前夜,她妈帮她准备行李时的絮絮叨叨,她爸站在一旁抽着烟不说话。

        “你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一个人远在异国他乡读书,我们也体谅你,只要你自己能好好照顾好自己,别生病别出事就好,平时不能回来,也没人会责怪你。一年呢,就学校放假的时候能见几面,你也知道,国外的假跟国内的假还不一样,今年过年你也没回来,有谁说了你吗?结果现在呢,你回国了,所有人都知道,你就只瞒着家里人,你说你说得过去吗?”

        白小艾鼻子已经酸了,她蹲坐在楼梯的台阶上,没有一点儿心思在意是不是弄脏了衣服,听着电话里哥哥絮絮叨叨的话,她觉得自己是真的任性了,太任性了,但她真的没办法,如果跟家里人说了,哪怕只是提了一句,有个苗头,别说她爸妈,就是他哥,就能立马把她的身份证扣下,让她根本到不了hm俱乐部,更别说跟战队签合同了。

        “你加的电竞俱乐部我也查过,是国内顶尖俱乐部没错,但我们家不缺钱,更不可能需要你一个刚成年连大学都没念完的小姑娘出来赚钱……”

        白小艾比起她哥来说,还是太嫩了。

        白瑞安先是给一鞭子,施以威压,在白小艾萌生激烈的反抗前,又把掏心窝子的话给拎出来说给她听。

        这比给个巴掌再给个甜枣还让人容易被说服,因为白瑞安后面的话,没有一个字是夸张的,都是白家人真真切切的想法,也是白小艾对家人最内疚的地方。

        而白瑞安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揪出让她妹妹鬼迷心窍的原因。

        “……所以到底是什么让你瞒着家里人,非要回来打电动不可?”

        “……”

        白小艾刚刚还红着的眼睛,抽着的鼻子,瞬间被他哥最后一句话给弄没了。

        “是电竞!不是电动!”

        “好好好,电竞,电竞,你说到底为什么吧。”白瑞安有些懊恼,好不容易铺垫好的气氛,都给破坏了。

        白小艾张口:“我就是……”

        突然,背后传来一声熟悉的男声。

        “你在跟谁打电话?”

        白小艾转过头。

        秦野站在昏暗柔黄的光线里,手中拿着一瓶粉红色卡通包装的草莓酸奶,是前几天他们去逛全家时,她说很可爱想要收藏,结果喝完后顺手直接把瓶子扔到垃圾箱里的那款。

        他黑色微潮的发尾上似乎还沾有水珠,在走廊的灯光下,漾开一圈细细的光。

        睫毛在他眼睛下方打出薄薄的阴影,脸上神色未名。

        秦野走过来,向白小艾走近,也顺着她单腿屈膝半跪在她面前。

        他把酸奶放入她的手心,另一只手指尖触碰她泛红的眼角。

        “是谁?”秦野脸色发沉,声音里压抑着怒火与怜惜,“竟然把你惹红了眼眶……”

        “我……”

        收听效果极佳的电话里——

        白瑞安:“谁在说话?”

        秦野低头看了白小艾一眼,拿过她的电话,白小艾忙道:“等一下……”

        秦野不容置喙的拿走她的手机,说:“我是秦野,你是哪位?”

        “白瑞安,小艾的哥哥。”见换了个男声听电话,白瑞安脑中的弦瞬间绷紧了,“秦野,alex?hm战队队长?”

        “嗯。”

        “或者说,秦家的大公子?”

        秦野眯了眯眼睛,“我更喜欢小艾的男朋友,这个称呼。”

        白瑞安:“……”

        “你动了小艾?”白瑞安语气不善。

        秦野:“大舅子,等我们打完这几天比赛回国,我会带着小艾登门拜访。”

        白瑞安:“让小艾听电话!”

        秦野:“行,我让她开扬声器,你不许再说她了。”

        白瑞安:“……”

        白瑞安气得挂了电话。

        白小艾看到手上被挂断的电话,有些无可奈何,原本就松松散散挽着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散了下来,两颊的发丝顺势垂落胸前,把她原本就小的脸遮得几乎看不见了。

        秦野替她理了理头发,安抚道:“别担心,我有呢。”

        白小艾双手捧着草莓酸奶,胸腔里蔓延出细小的甜蜜,一圈一圈,缠绕在她的心脏,把不安与失措全部阻挡在外。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就想着来见你……瞒着家里人。”

        她小口小口吸着酸奶,声音软软的,不自觉的好像在跟男朋友撒娇。

        秦野喟叹一声,俯身坐在她旁边,垂眸看着她,似有责怪:“你胆子可真大,万一我不是什么好人呢?”

        白小艾嘟囔道:“那我就……就不和你配合,让你把我辞退了。”

        秦野低低地笑:“是谁第一场比赛就给我点灯笼,第二场比赛给我弹琴,第三场比赛给我开花,第四场比赛把我吞到肚子里的?”

        他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性感又亲密。

        白小艾忍不住把脑袋靠近他,脸蛋与他的脸蛋贴了贴,然后凑到他的耳畔,小声说:“我还想给你看日光烈焰,给你看海水汹涌,给你看雪花飘扬,给你看宝石璀璨,再让你变得强大,变得所向披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