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玩呀(一)

玩呀(一)

        后面的比赛,小狗老实了,秦野说一,他不敢说二。

        秦野这次发火虽然是针对小狗,团队其他人也被他杀鸡儆猴的气势给吓到。

        hm战队的队员们战战兢兢度过了剩下两天msi积分赛,除了再次与rok战队的那场惜败后,再无败绩。

        与rok战队输的那场,hm出战的是老牌搭档秦野和cool,比赛中途cool哥手伤复发,因比赛已经进行到一半,无法更换选手,最终cool哥咬牙坚持打完比赛。

        虽然输了,但没人能够说出责怪的话。

        最终hm战队以8胜2负,与rok战队并列第一的成绩出线,进入msi半决赛。剩下两只进入半决赛的则是lion和m5,战绩都为7胜3负。

        结果出来,白小艾毫不意外,北美和欧美这两只老牌战队,也一直保持着较高的竞技水准。

        msi季中邀请赛半决赛和决赛都是bo5赛制,五局三胜,时间定在一周后。一周的休息时间,是回国还是留在t市,积分赛结束当晚酒足饭饱后,所有人等着经理陈哥的指示。

        身为团队钱袋子,陈哥打了个酒隔,拍拍肚子,问道:“你们想回去还是留这?”

        小花花第一个举手:“留留留,我现在都快对机场有阴影了,来来回回折腾小心脏受不了。万一又闹出点啥,微博下面肯定又是一片给我点蜡的。”

        这话一出,周围人善意地笑出了声。

        top憨憨地摸了摸后脑勺:“我想回去,离女朋友更近一点。”

        rich跟top是一间房,饱受top与其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女朋友各种秀恩爱的荼毒,有些嫌弃道:“在这你们也是网聊,回去也是网聊,有什么区别?反正都见不了面。”

        被说这么多次都不曾反驳的top难得辩解了一次:“你不懂的。”

        单身狗rich:“……行行行,我不懂我不懂。”

        陈哥无视了他俩,转而问许玲玲:“女士们呢?”

        许玲玲塞了根小黄瓜到嘴巴里,“当然是留这儿了,正好没比赛,我要去shopping,谁也不能阻止我留下的决心。”

        白小艾正津津有味地吃水果,还别说,t市不愧是靠近热带的地区,夏天的水果又甜汁又多。

        她无所谓留下还是回去,反正只要能跟自家男朋友呆一块儿她就很满足。

        其他人也一一发表自己的意见,大部分的人都想留下,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图新鲜,赶热闹,再加上来t市的机会对大伙儿来说并不常有,好不容易来一趟,没道理打完比赛就回去,肯定要玩一玩。

        意见差不多得到统一,陈哥眼巴巴地望向秦野,白小艾还纳闷他看秦野做什么,就看见陈哥掏出了一张条子。

        秦野接过纸条,低头扫过里面的内容,似笑非笑地回看陈哥。

        陈哥觍着脸,笑眯眯地说:“您不给批条子,咱队经费也下不来呀。”

        有钱就是大爷,团队经费还指望着带有队长签字的纸条呢。

        秦野手指扣了扣桌子,似在沉吟,后扭头看一旁吃得正欢的某人,叹了口气,利落的把名字给签了。

        最后,秦野说了几点要求:“第一,每天下午照常训练,其余时间自行安排,不得彻夜未归;第二,外出回归需要报备给陈哥,注意人身安全;第三,你们出去吃东西悠着点,别吃坏肚子了。”

        说完,把白小艾面前的水果果盘给端到自个面前,在她疑惑地抬头看他时,还顺手把她用叉子叉起的火龙果给咬掉。

        白小艾鼓着腮帮子瞪他,嘟囔:“干嘛呀。”

        秦野胡乱嚼了两下把火龙果果肉咽下去,瞟了眼她的肚子。

        白小艾福至心灵,秒懂。

        她耳朵微微泛红,小声说:“我就吃了两块那个。”

        秦野:“你还吃了两块?是谁早上起来在床上捂着肚子冒虚汗?”

        白小艾:“我只是因为这几天打比赛有些紧张的……”

        秦野不容她辩解,迅速把果盘里性凉,女性经期不宜食用的水果挑到自己盘里后,才把果盘换回给她。

        第二天一早,白小艾原本以为能睡个懒觉,结果刚过六点,就被电话给叫醒。

        酒店阳台上,蓝格条纹的窗帘尚未拉全,格子的间隙随便镶嵌了一片阳光处升的微亮天空。

        白小艾揉着眼睛,打着哈欠接通电话,说出来的话带有浓浓的睡意:“谁呀,怎么这么早?”

        对面那头静默片刻,轻咳一声后,才说:“你男朋友,喊你起床。”

        “哦。”白小艾脑子还未能运转,顺着秦野的话回他,困倦未醒的语气像是在撒娇,“男朋友喊我起床做什么呀?”

        “喊你起床带你去玩。”秦野很明显就误会了,十分享受自家女朋友跟自己撒娇,心情愉悦,“十五分钟我在走廊等你。”

        “可不可以再多等一下?”

        “要多久?”

        “额……”白小艾声音软绵绵的,“我想要……再要十五分钟,好不好呀?”

        最后那尾声,成功的让某人忍不住硬了。

        大早上的,无意识的这么被撩,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如果不是顾虑到白小艾房中还有另一个女生,秦野觉得他肯定会破门而入,还出去玩什么玩,呆在酒店房间里跟女朋友更好玩。

        挂了电话,白小艾倒回床上,想再睡个回笼觉。

        反倒是一旁被吵醒的许玲玲顶着鸡窝头爬起来,看了眼[新    www.biqule.co]手机,问:“这么早?是队里有安排吗?”

        “额……不是,是男朋……友……”说完最后一个字,白小艾利落的翻身坐起来,整个人才算是真的醒过来,她双手拍了拍自个脸蛋,后踩着拖鞋站起来,同时小声致歉:“不好意思吵醒你了,你继续睡吧。”

        许玲玲叹了口气,表示理解:“哎呦我的妈,大早上的,冷冷地狗粮就拍老娘脸上了。”

        白小艾吐了吐舌头,蹲在行李箱旁,把压在最下面的裙子给翻出来往浴室走。

        刷牙洗脸,水乳隔离,防晒气垫,从眉毛到唇彩,从睫毛到腮红,整整齐齐地画了个妆,一枚清新秀美的温婉美人出现在镜子里。

        白小艾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分钟。

        她回到房间,找到小包把零零碎碎可能会用到的随身物品给塞进去,便兴高采烈的出门了。

        门外,秦野穿着一身简单雅致的休闲服,静静的等着她。

        “早上好,男朋友。”白小艾弯了弯眉眼。

        秦野撩起她的一抹秀发,嘴角亦挂着笑。

        不知为何,白小艾忽然想到曾经某次与秦野出门的情形,当时的情况是俱乐部聚餐,他临时通知她,只给了她十五分钟的时间收拾自己,她宁愿匆匆忙忙也不敢开口让他多等会儿,生怕他等得不耐烦把自己丢下,更怕他嫌弃自己墨迹,在他心中产生不好的印象。

        而今,她还在床上将醒未醒的时候,就敢跟他多要时间……

        真是越谈恋爱越放肆了。

        秦野说:“你迟到了一分钟。”

        白小艾:“呐,你生气了吗?”

        秦野:“看在你是我女朋友的份上。”

        瞧,就是这样,才会把她宠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