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输了

输了

        时隔一小时后,白小艾再次坐到比赛舞台上。

        她有些担心小狗的状态。

        小狗仍旧一脸嘻嘻哈哈的模样,好似根本没有受到秦野之前那些话的影响。

        白小艾的心仍旧没放下去,她敏感的察觉到小狗对她产生了隔阂。

        希望是她想多了。

        这一局hm战队拿到的是红色方。

        比赛时,蓝色方优先禁英雄,红色方能先选英雄。

        lion战队三个ban位两个用在中单,一个用在辅助,第三个禁掉的是白小艾昨天用过的蛤/蟆塔姆。

        “女警女警,对面竟然没ban!top哥帮我选女警吧!”小狗叫唤着,“我这把要选女警,让他看看我是怎么用女警玩爆对面的,我才不会输!”

        小狗话中的“他”,不出意外,指的应该是秦野,女警是秦野的招牌英雄之一。

        等对面选完后,二选打野小花花选了盲僧。

        三选是rich,他说:“我们先选辅助吧,小艾你要拿什么?”

        白小艾:“小狗你想要什么辅助?”

        小狗没回她。

        rich:“小狗?”

        小狗:“随便吧。”

        小狗的语气有一点不耐烦。

        白小艾神色未变,温和的笑了笑:“那我拿锤石吧,搭配女警应该挺稳的。”

        她心里叹了口气,她果然没猜错,小狗把对他哥的埋怨,一点不少的转嫁到她身上了。

        最终,hm战队拿到的仍旧是皇子、盲僧、妖姬、女警和锤石,典型的中前期阵容,上到上单,下到ad,且无一不是脆皮,包括白小艾的锤石。当然,脆皮英雄们都具有高输出高爆发的特点,这套阵容非常符合hm战队打前期无后期的队风。

        与之相对的是,lion战队则是一套发育阵容:大虫子、狮子狗、吸血鬼、老鼠、风女。

        看到lion战队成型阵容,白小艾心里咯噔一下,忍不住默默祷告:千万不能拖到后期啊,不然光老鼠一个就能把他们这群小脆皮团灭了。

        白小艾的祷告并没有起到作用。

        的确,在比赛前期,hm节奏不错,取得了一些优势,但是,lion战队一直避免正面开团,他们像是把hm打法研究透了一般,即使下路被几次gank,都忍住不去支援。

        而被gank的lion下路,除风女丢过一次人头,hm再也没有其他收获。

        甚至对方ad老鼠的补刀反超十几刀。

        lion战队成功把比赛拖到了中后期,装备一成型,lion五人快速抱团推进中路。hm战队中下辅三人想要防守中路一塔,lion五人果断开团,老鼠、狮子狗隐身开大,女警毫无任何输出最先被秒,剩下两人也没有逃过阵亡的命运。

        越塔强杀hm三人后,lion一鼓作气推掉hm中路两座外塔。

        而后,hm想要四人抢强抓上路,不过lion凭借风女大招吹散阵型,成功逃脱。而此时,狮子狗、吸血鬼则在下路推高地塔,随后两人直接tp大龙圈,五人成功将大龙击杀。

        携带大龙buff,lion很快将hm的三路高地全部拿下,获得胜势。最终,hm被逼无奈下路抓大虫子,大虫子死亡之前提供了足够的伤害,让吸血鬼双杀收割,随后lion支援赶到,再度完成击杀后推掉hm基地,赢下比赛。

        第二把比赛,果然不出秦野所料,hm战队输了。

        这是msi开赛以来第一次输。

        上一局比赛赢得有多漂亮,这一局的比赛输得就有多惨烈。

        白小艾叹了口气,拿下耳机,把水杯里最后一点水喝掉。

        小狗已经站起来,扭头就想往后台走。

        rich摁住他,直到两支战队的选手轮流握手之后,才把人放开。

        行动不受阻后,小狗闷头往下冲,白小艾有点担心,忙追过去。

        正好看到后台等着的秦野拎着小狗的衣领就往外扯。

        白小艾急忙喊:“别冲动!”

        秦野对她摇了摇头,说:“我只跟他说说话。”

        小狗用力推了把秦野,竟然把他推开了。

        他用手背蹭了蹭眼角,红着眼眶:“我不想跟你说话,放心,我会遵守约定。”

        说完,趁秦野来不及反应,头也不回的就跑了。

        秦野气极了,又忍住脾气追过去,他怕把人追上后,就真忍不住揍他了。

        当天回酒店的时候,小狗一个人缩在大巴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上,谁跟他说话也不搭理。

        小花花拿着零食好几次去找他,都没能让他开口说话。

        回到酒店,大家都在电梯前等,白小艾还在想等会儿要怎么给小狗求情,再回神,进电梯后,电梯厢里哪里还有小狗的身影。

        白小艾:“咦,小狗人呢?”

        大伙儿的表情都一脸无奈。

        白小艾看向秦野,秦野冷着一张脸,吐出三个字:“不知道。”

        白小艾:“……”

        最后还是善解人意的小花花开口:“小狗他……好像往楼梯那边去了。”

        白小艾:“……他要走楼梯???”

        没记错的话,他们在酒店住的房间,可是在二十七层,如果用走楼梯的方式,要什么时候到啊?

        小花花:“队长,我可以给小狗求情不?”

        白小艾举手附议,“小狗他都去爬二十七层楼梯了,再怎么冲动爬完了肯定也冷静下来。再说这局比赛的锅也不能是小狗一个人背……”

        秦野冷哼:“你还给他说好话,这局锅怎么不是他的?你给他几次灯笼,他又点过几次?他如果点了灯笼,会让老鼠跑掉吗?他会被防御塔打死吗?打比赛可以带个人情绪,只要他能赢比赛,我没话说,但是让情绪操控了理智,甚至还做出不配合队友的举动,这局比赛上,他根本就称不上是一个合格的职业选手。”

        秦野最后一句话说得很重,其他人默默不说话。

        电梯到了后,许是知道队长情绪不稳,大伙儿乖乖各回各家,各找各房。

        在房间里呆了几分钟,白小艾坐不住,见许玲玲去了浴室后,下一秒就走出房间。

        她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

        开门的是秦野。

        “还来为小狗求情?”

        白小艾眨了眨眼睛。

        “进来说吧。”

        “cool哥不在?”

        “嗯,他有事出去了。”

        “cool哥怎么老不在呀。”

        “你很关心他?”秦野用毛巾擦干净脸后,搭在肩膀上,睥睨着她,“先是小狗,后是cool,你的心很大嘛,能装得下这么多人。”

        “噗,男朋友,这个醋你都能吃呀。”白小艾简直无语。

        “对啊,我就是吃醋,你自己说说,你念叨他们几次了。”

        “……那你要怎样?”

        “要亲亲,要抱抱。”

        白小艾张开双臂。

        秦野站着不动,低头看了眼表,问:“你一般洗澡要多久?”

        “十五到三十分钟,看洗不洗头。”两手伸了许久也不见人过来抱的白小艾满脸疑惑,“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这样的话,你肯定是没洗澡吧?”

        “所以?”

        “那就不抱了。”

        “…………”

        男朋友,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

        秦野见白小艾瞪他,乐出声来,把扭头要走的人给拉住,抱进怀里然后往沙发上拖,顺便用毛巾给她擦了擦脸。

        被嫌弃的白小艾仍旧瞪着他。

        “知道你眼睛又大又圆,别瞪了。”

        “你说的那是西瓜!”

        “哈哈哈,那我尝尝这西瓜甜不甜。”

        见他能开玩笑,白小艾也放下心来,耳鬓厮磨片刻后,话题又回到了小狗身上。

        不过这次是秦野自己开的口。

        “不是我对他严格,而是我没多少时间教他了。”秦野眉眼泛起倦色,“如果不出意外,也就这半年了,我打完今年的s系全球赛,就要退役了,他如果一直这个样子,我不放心把hm的ad位交给他。”

        听到这话,白小艾坐直了腰,惊讶得合不拢嘴。

        “没什么好吃鸡的,我打比赛,也有四年多了吧,就是不说我父亲那边,我自己的身体也过了打电竞的巅峰时期。”

        电竞这个行业,选手身上有职业病太常见了,比如因长时间的熬夜久坐面对电脑的颈椎病和腰间盘突出,还有频繁训练操作鼠标键盘的“鼠标手”。

        一个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是18到21岁,而25岁基本上就要退役,是典型的吃青春饭行业。

        白小艾想到过秦野会退役,她以为会是在明年或者再迟一点,却完全没想到,他今年s系比赛打完就要退。

        太急了。

        她甚至后怕的想,如果她当初面对hm的邀请函稍有迟疑,没有休学而是选择完成今年的学业再来比赛的话,她是不是就跟他错过了。

        而目前,白小艾更担心的是另一个问题:“你身上哪里出问题了吗?”

        “没有大碍,我这么喜欢锻炼的人,身上可没有电竞职业病,倒是你,”秦野安抚地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握住她的手,在她的十个手指之间轮流按摩,“可不许中断体能训练,平时也要多按摩手指和手腕。”

        以前白小艾以为秦野是喜欢玩她的手指,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他的用心良苦。

        白小艾靠在他的胸膛上,背着他,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轻轻地眨掉了眼睛里的水汽。

        良久,稍微缓过来的白小艾小声说:“所以肯定不是真的会让小狗走吧。”

        “这是当然了,”秦野笑,“那崽子第一天到的时候就把他跟小花花的护照放我这保管,你觉得他会主动来我这要护照?没护照的话,他能回哪去?况且,你以为他为什么看到我,就跑得比兔子还快?”

        “……”

        白小艾:“难为他了,为了躲你,还去爬楼。”

        秦野:“算他识相,知道自己给自己一个教训,不然我出手,就不是爬楼这么简单了。”

        白小艾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带上敬称:“如果是您,会如何出手?”

        秦野勾唇一笑:“不为难他,也就是帮队里的男生洗洗衣服。”

        白小艾:“……一天?”

        秦野:“为了后面团队队员能够更加专心的打比赛,剩下的日子里,所有的衣服将被他承包。”

        好狠。

        秦野喝了一口水,也给白小艾喂了口,最后也是长出一口气的模样,拍拍白小艾的脑袋:“他还嫩,需要再磨磨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