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求婚

求婚

        门打开,秦野站在门外。

        他的黑色短发有些湿,身上有洗完澡后的水汽。

        秦野低垂着眼眸看她。

        从白小艾这个角度看过去,他的眼角似有钩子,似有若无地撩着人。

        他晃了晃手机,话也不说,就这么看着她。

        微信里撩得起飞,一见到本人就怂成蜗牛的白小艾绞着手指头。

        阿西吧,怎么说来就来,都不给她一点缓冲的时间。

        玲玲姐什么时候回来呀,千万别撞到一起去了……

        脑海里的胡思乱想,千言万语只汇成一句话。

        白小艾嗫喏道:“你……还不睡啊?”

        秦野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终于有了反应。

        他指节分明的手直接扣住她。

        白小艾纤细的手腕轻轻松松被他纳入手掌心。

        余光里忽然一暗,身边人向她靠近,把光遮住了。

        白小艾下意识抬头,嘴唇上忽然被啄了一下。

        速度太快,动作太轻,等她的焦距终于对到秦野勾唇笑的脸上,白小艾忽然不确定刚刚是真的被亲到了,还是幻觉。

        调戏完人后,秦野若无其事的开始问责:“你是故意的吧?”

        男人低哑的声音拂过耳畔,明明是一个问句,说出来的语气平缓,带有盖棺定论的肯定。

        白小艾觉得耳边有些痒,她抬手挠了挠。

        秦野顺势也抬手捏了捏她的耳垂,趁她愣神之际,把人抱进怀里。

        动作熟悉自然,仿佛做过千百遍。

        白小艾贴着他的胸膛,听见了砰砰的心跳,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

        张了张嘴唇,她想说话,对方却先一步抬起手,摸上了他的脸。

        和那个吻一样,秦野的动作轻柔得要命,指肚摩挲过脸颊的皮肤,流连忘返。

        白小艾终于回过神,看他专注的神情,眉眼柔和。

        他的指尖有常年训练后带着的茧,这样摸着她的脸,痒痒的。

        弄得心也痒痒的。

        他身上,果然是沐浴过后干净的味道,很好味。

        白小艾觉得自己快要醉了,荷尔蒙的诱惑在昏暗的酒店走廊,特别蛊惑人心。

        漫长而微妙的氛围里,白小艾忍不住低声,开口问道:“你在干什么呀?”

        秦野用一本正经答:“验货。”

        白小艾:“……”

        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脑子里炸出粉红色的烟花,她磕磕绊绊道:“……什么验货?”

        “你说呢?”

        “快……活……吧?”白小艾莞尔,调侃了一句,“反正有大好时光?”

        秦野声音轻飘飘地:“我发现自从你跟许玲玲住一间房后,胆子就大了不少。”

        “有吗?”白小艾无辜的眨眨眼睛。

        秦野叹了口气:“你就仗着我现在动不了你。”

        “没有呀,我就仗着你喜欢我呀。”

        沉默片刻,秦野道:“的确,我无法反驳。”

        白小艾心里一酥,却又觉得自己好矫情。

        明明知道比赛结束前两人不可能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还要这么撩他。

        但她没办法控制啊,人一出现在她面前,看着他满眼宠溺的眼神,她就忍不住。

        这样想着,她松开了他,克制着想要靠近的欲望,小声说:“呐……晚安?”

        秦野垂眸,又看着她,眼窝深邃,一点离开的动作都没有。

        “你就这样打发我了?”

        “我……你想怎样。”

        秦野附在她耳畔说了一句话,白小艾羞得脸通红。

        见状,他还得寸进尺的拿出手机,佯装拨号的样子,说:“你不反对的话,我就打电话问了哈。”

        “我……”

        “咳咳咳——”许玲玲握着拳头捂嘴轻咳了两声,提醒两位当事人她的存在感,见眼神缠绵的两人看过来,举着爪子证明自己的清白,“我真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我就想说,方便的话,能让我先进去呗?大晚上的,这走廊冷气太足了,我穿这衣服冻得有点受不了。”

        许玲玲一身无袖短裙,双手抱着胳膊,没忍住哆嗦了一下。

        白小艾急忙退了一步,把身上的外套披到她身上,半拥着她把她推进房间。

        许玲玲感觉如针在背,几步路的距离就快要顶不住了,她推了推白小艾,跟她咬耳朵道:“哎哎哎,你别招呼我了,我自己能成,你去看看alex吧,千万帮我说句好话,我可不想明天被他辞掉。”

        “不会的。”白小艾忙摇头,“是我们不好,站在门口说话让你回不了房。”

        许玲玲“噗嗤”一笑,说:“我开玩笑的,不过alex那表情,你们刚刚说什么来着?”

        白小艾闭紧了嘴巴,不吭一声。

        许玲玲揶揄道:“看你这样,你们还在谈小学生恋爱?”

        “才没有,才不是什么小学生恋爱……”白小艾辩解。

        “那你们到什么阶段了?”许玲玲好奇。

        白小艾神色游移,左顾右盼:“没……什么什么阶段呀。”

        “看你这样我就懂了。”许玲玲善意地笑了笑,“拉拉小手,亲亲小嘴,甜甜蜜蜜,你侬我侬。挺好的,恋情最好的阶段,就是有些腻歪。”

        “……对不起。”白小艾也不知道为什么道歉,总觉得要说点什么。

        “傻丫头,你跟我道歉什么。”许玲玲看着眼前这个比她小了起码有六岁的姑娘,好笑道,“我是在羡慕你呢,我现在想像你跟alex这样腻歪也腻歪不起来,没办法,年纪大了,看你们俩小年轻谈恋爱,小心脏有点受不了。”

        “玲玲姐……”

        “偷偷告诉你,我今天又相亲失败了哦。”许玲玲说完,自嘲的笑了笑,“说起来,我还是头一次相异地亲。

        “相亲?”什么理由都在脑袋过了一遍,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的白小艾差点惊掉下巴,“玲玲姐,你这么年轻,怎么……”

        “哈哈哈,这话我喜欢。”许玲玲抹了把脸,“但实际上,我比alex还要大三岁,女人到了25,不被长辈逼相亲的,就是投了个好胎。”

        在白小艾的世界里,相亲这两个词太遥远了,她也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许玲玲,更何况,明明秦野说过,俱乐部里喜欢玲玲姐有很多人呀,光知道的就有陈哥和rich哥。

        陈哥虽然被玲玲姐拒绝了,不是还有rich哥吗……

        白小艾犹豫着要不要帮rich哥助攻一下,又想着玲玲姐说过不喜欢连主动当面开口表白都不敢男生,遂话到嘴边,也咽了下去。

        “行了行了,你也别想着安慰我,赶紧去慰问慰问你家alex,不出意外的话,他还等在外面吧。”许玲玲留意到白小艾的神色,自知交浅言深,也有些尴尬,指了下浴室,对白小艾挥了挥手,打断她想说的话,直接走进去。

        白小艾端了杯温水再次走出房门。

        不出意料,秦野仍旧等在门外。

        他什么表情都没有,见人出来,淡淡地说:“你还想起我了?”

        波澜不惊的语气里,白小艾生生听出了一丝委屈。

        她也知道自己做得不对,举着杯子,动作很小心地放到他嘴边。

        “你喝点水再骂我吧。”

        秦野就着她的手,抿了一口水,而后撇开脸,扣住她握着杯子的手,转而把杯子夺过来,一口气把水全部灌进嘴巴里。

        白小艾看着他上下滚动的喉头,安静地杵在一边不敢吱声。

        秦野的眼睛一直没有放过她,看她小心翼翼地模样,把手中的杯子往地下一扔,把人往监控的死角处扯。

        铺着地毯的长廊迎来杯盏落地的声音,闷沉。

        后背贴上墙壁的时候,白小艾还没搞清楚状况,怎么喝水喝到一半就摔杯子了?

        可是下一秒,秦野的嘴唇就压下来,把她所有的心思给吻回肚子里。

        这是一个炽热得充满压迫力的吻。

        白小艾不由自主闭上眼,后背紧贴着墙壁,她想回应,却根本没有余力,对方近乎强势的索取,已经把能掳走的都拿去了。

        待到秦野终于松开她的嘴唇,白小艾差点腿软。

        身体还被秦野压着,鼻尖蹭着鼻尖,近在咫尺的眉眼,染着情/欲。

        还有一丝火气。

        这种情况肯定是也不能发生点什么,来来往往的走廊上,可能还会出现下一个“许玲玲”。

        明明该害怕,白小艾却没有推开秦野,越是喜欢他,越不想让对方生气。

        她忽然能够理解,当初秦野在镜头面前,对着女主持回答的那句“我更怕女朋友不高兴”是什么意思。

        她也怕秦野不高兴。

        吻了许久,心中的那点不满收回了利息后,秦野才把人放开。

        女生仍旧喘着气,紊乱的呼吸都洒到了他脸上,秦野话中带笑:“你之前一个月的体能锻炼怎么都没有用啊?”

        白小艾瞪他,她现在很怀疑,当初他拉着她锻炼的初衷!

        “你们俩说什么说这么久?”

        白小艾想了想,实话实说,顺便问他:“你说,我们要不要帮rich哥问问呀?”

        “不要。”秦野想都没想否决,“最多就跟rich提点一下,后面的事我们别太插手。”

        “嗯嗯嗯,我也觉得,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别人插手太多反而不美了。”

        “那你现在是冷还是暖?”秦野凑近她,在她耳边问。

        白小艾耳朵通红,脸快烫熟了,嘴上还假装镇定:“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被你吻飞了。”

        “噗。”秦野笑,“我喜欢你的直白。”

        “感觉每天都像在做梦。”

        “这是真的。”说完,秦野又吻了吻她的鼻尖。

        两人的距离,近到白小艾可以清楚看到,他t恤下露出的漂亮锁骨,还有那一对“a”型刺青。

        不知是不是光线的原因,她感觉左边更靠近他心脏那块地方的字母颜色更新鲜。

        就好像,是刚纹没多久。

        白小艾忍不住抬手在那处摸了摸。

        立刻被秦野捉住了手。

        他眼底一沉,极力克制住冲动,压低的声音有些哑:“别撩了,真的,再撩我受不了的。”

        白小艾辩解:“明明是你一直在吻我……”

        “我可不想在这里办了你。”

        白小艾默默收回了手,安静如鸡。

        关于刺青的问题盘旋在脑子,等秦野镇定下来,才问:“我记得,之前这里只有一个‘a’,你什么时候……”

        秦野秒懂她问的是什么,把头蹭到她脖颈里,闷声道:“你才发现啊,在我告白成功那天晚上,我就加上去了。”

        白小艾觉得自己脑袋不够用了:“什么呀,明明是我先告白的啊!”

        “明明是我引诱你告白的。”

        白小艾:“…………”

        眼前这个傲娇的人,是谁!

        肯定不是她认识的那个alex!

        “要不是我,你肯定不会那么早就说出口吧。”

        “不管,反正是我告白的。”

        “好吧。”

        秦野无奈叹了口气,扶着她的肩膀,认真看着她,“我郑重的询问白小艾小姐,请问你能不能永远和我在一起。”

        白小艾傻眼了。

        怎么突然就……

        这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假的吧?

        “你是在……跟我求婚吗?”

        秦野抹唇一笑:“这总是我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