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生病

生病

        耳边是乘务员提醒旅客关闭电子设备的甜美声音,秦野讲着电话,简要的说明了起飞前发生的事情后,便一直皱着眉头听对方说着什么。

        白小艾坐的是靠近窗户的位置,她往窗外望了望,透明的玻璃窗染上有些刺眼的阳光,她急忙把遮光板给放下来。

        在最后一遍提醒结束前,秦野才挂了电话。

        “怎么说?”白小艾有些担心的问。

        “让俱乐部媒体部那边暂时先别发比赛成员名单,等今晚的消息,明天早上再说。”

        “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嗯,就是要麻烦媒体部那边加班了。”

        秦野把手机调至飞行模式,滑到音乐软件,另一只手摸着口袋,没找到想找的东西,眉头有些不开心的皱起来。

        “呐,给。”白小艾一圈一圈把缠好的耳机线解开,对着自己的手机耳机孔插进去,再分了一只耳机给他,“你忘了呀,你的东西都在我包里呢。”

        秦野低头看着她,眼里浮现一丝笑意,想要接过耳机。

        白小艾避开他的手,小声说:“你过来一点呀。”

        秦野闻言照做,朝里面挪了点,轻啧一声,直接歪了下脑袋。

        黑色的发尾擦过白小艾的颈脖,有些痒,鼻尖是洗发水淡淡的味道,她的鼻翼微微动了动,忍不住嗅了一下。

        “听我的歌,可以吗?”

        “嗯。”

        飞机正在滑行。

        原本挽着秦野胳膊的白小艾坐直了身体,她揉了揉耳朵,眉头微皱。

        “怎么了?”

        “耳朵有点儿不舒服。”

        秦野低头看她一眼,拿过她放在怀里的包,翻了翻,从里面掏出一盒益达,摇出几粒搁在手心。

        “你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呀?”

        白小艾微讶,捻起一粒,放进嘴里,咬破口香糖微硬的外壳,淡淡的甜橙味席卷舌尖。

        “你说的。”秦野把剩下的都扔进嘴巴里,“我的东西都在你包里。”

        很快,飞机起飞,轻微的颠簸之后,进入平流层。

        窗外是白茫茫的一片云,慵懒地躺在湛蓝的天空中。

        一路向南,随着时间的推进,云也换了成了另一处的云,厚厚的云层阻挡着日光,白小艾把遮光板放上去,撑着下巴看窗外的景色。

        突然,一大片云飘远了,外面变成了红灿灿的一片,阳光不再灿烂,太阳成了一个火球。云层镶上了金边,层层叠叠。

        白小艾扯了扯秦野的袖子。

        秦野转头看过去。

        白小艾想要他看的是绚烂的落日美景,她却不知,金色的日光亦把她侧脸轮廓描上一层淡淡的线条。

        柔和而美好。

        秦野拂开她的刘海,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慢慢的,云海边上的太阳只剩下一点红了,那原本红灿灿的云也变得灰暗起来,最后,随着天边的一抹红也消失了,云天之间只剩下一条宽宽的美丽的橙色光线。

        再然后,天幕暗了下来,他们的目的地也快要到了。

        t市的夜晚有些凉。

        机场灯火通明,众人都很疲倦,没什么人说话。

        顺利过海关再取了行李,陈哥通知说来接的大巴已经在出口处等。

        他们都穿着队服,一路上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目,而与s市机场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碰到想要上前合照或者签名的粉丝。

        与来接的人碰头后,大家沉默地把行李箱放进车厢,在上车前,身后突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白小艾转过头,随即一眼就看见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举着“rok”标志的横幅和应援牌,满脸兴奋的高喊着几个名字,与国语不同的发音让她最开始并没有听清他们在喊什么,而她刚想仔细听听的时候,一只大手推了推她的后背。

        “上车。”秦野扶着她的腰,微微用力,把她托上车。

        车门缓缓关闭,透过车窗,正好可以看到人群里面的情况。

        是另一群穿着统一服饰的团队,正被粉丝们簇拥着往外走。

        “是韩国的队伍。”秦野淡淡道。

        白小艾点了点头,心中感慨,不愧是s系的三连冠啊,在t市都能有这么多粉丝。

        到酒店后,陈哥在办理入住,白小艾坐在酒店休息区,手机连上wifi后,立马打开微信询问小花花的情况。

        alice:找到没找到没???

        对面秒回。

        f花花:大哭/jpg

        alice:没找到?

        f花花:基地都翻遍了都没找到,我该怎么办啊5555555555

        f花花:我不想在电脑前看你们直播555555555

        f花花:也想去现场比赛啊5555555555555

        alice:……补办吧。

        f花花:可是补办要十个工作日呢,我肯定是赶不上了qaq。

        f花花:我还连累小狗……我真的好讨厌我自己……我好想屎啊!

        alice:………………

        原本还有些同情小花花的白小艾,愣是被他最后那句话给囧到了。

        f花花:……是想死,连输入法都欺负我qaq

        alice:你先冷静!积分赛你肯定赶不上了,你明天一早就去补办护照,说不定还能赶上淘汰赛。

        f花花:可是……队长会同意吗?之前在机场,队长说,我……

        alice:你先去办!

        f花花:哦。

        白小艾觉得小花花不太靠谱,又询问了小狗和许玲玲,前者一直没回复,后者告诉她,确实没找到。

        她叹了口气,四处看了眼,走到饮水机那边,接了两杯温水。

        “喝水吗?”白小艾递了一杯给秦野。

        秦野接过来,暂停回复消息,抬头看她一眼,喉头滚动,咽完一口水后,开口:“没找到?”

        白小艾犹豫不决地看向秦野。

        秦野读懂她眼中的意思,淡淡说:“那就按照之前说的办。”

        白小艾分到的房间号是在秦野隔壁,陈哥把房卡给她的时候,说了句:“原本你是和玲玲一起住,但现在她不在,你一个人住……会怕吗?”

        说完,还故意往她旁边看了一眼。

        秦野站在她身边,没说话,也没动,拿着房卡在手中把玩着。

        有不少人看着,白小艾忍不住脸红,忙摇头,说:“不……不怕的。”

        陈哥还想说什么,秦野瞥了他一眼,陈哥立马噤声。

        秦野说:“这一层的右侧五间房都是我们队的,有什么事你可以来敲门,就是在门外喊一句我也能听到。”

        白小艾点点头。

        傍晚的时候所有人又开过一次会,把后面的安排大致说了一遍,再次重复了一遍个人物品妥善保管问题。最后,陈哥强调,今晚不允许外出,有情况需要给他报备。

        散会后,所有人都拖着行李箱回房。

        白小艾偷偷观察了下,发现top和rich住一间,替补猴哥跟小鸡住一间,陈哥跟教练住一间,而秦野……并不是单独一间,而是和cool一起。

        也是,他们原本就是老搭档。

        “进去吧。”秦野把她送到她的房间门口,说话的时候眼角眉梢都带了几分倦意。

        想起这一天的事故和奔波,白小艾亦心生疲倦,但又舍不得这样与人分开。

        她张了张口,发现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

        其他人都已经关门回房了,走廊里很安静,只有昏暗的灯光静静地流淌。

        沉默半响,秦野的手机又开始震动,他拿起手机。

        大概是因为灯光的原因,看不太清楚,他眯了眯眼睛,而后手指飞快地触碰着屏幕。

        好像从下飞机开始,他的手机震动就没怎么停过。

        第一次,白小艾觉得手机蓄电功能强大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都不能好好休息了……

        “那……我进去了。”白小艾突然说。

        秦野顿了下,把手机收起来,说:“嗯,洗个澡,好好休息。”

        他正准备帮她关门。

        白小艾也不管她自己身上好不好闻了,松开握着行李杆的手,反手拽过他,用力的抱了他一下。

        而后稍微拉开点距离,仰着头,看着他,看着他性感的喉结,看着他坚毅的下巴,而后是那双黝黑沉静的眼睛。

        “你也要好好休息。”白小艾认真地说。

        “……嗯。”

        “不要再看手机了。”

        “可是……”

        “明天就要比赛呢。”

        “好吧。”秦野失笑,揉了揉她的脑袋。

        洗完澡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白小艾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北京时间8点15分。

        拿着吹风机吹头发的时候,她就开始昏昏欲睡,摸到最外面的那层头发没摸到水后,她再也忍不住,直接把电源给关了,倒在床上,被子随便一卷闷头大睡。

        半夜,白小艾冻醒了。她还头疼,抓了把头发,头发被空调吹得冰凉冰凉,枕头上也是凉凉的一片。

        房间空调太足了,她摸着床头灯,拧开,眯着眼睛巡视着空调遥控。

        空调遥控放在不远处的茶几上,白小艾双脚在床下面来来回回摸索着,没碰到像是拖鞋的东西,只能弯下腰去找。

        拖鞋被她不知什么时候踢到床底下去了,好不容易把鞋子勾出来,再直起身时,她感觉整个人要昏过去了。

        完蛋了,不会是发烧了吧?

        白小艾手贴着额头触碰了一下,感觉没什么不同啊,也没有很烫啊。

        觉得自己多想了的白小艾踩着拖鞋走了几步,看到空调遥控器上显示的数字,偌大一个“16”。

        怪不得,我就说怎么这么冷。

        “我……”喃喃了一个字,白小艾主动噤声,声音太哑难听,连她自己都听不下去。

        白小艾把温度调高了十度后,抓起酒店备着的矿泉水,想要喝点水润润嗓子,然而不管她怎么用力,瓶盖纹丝不动。

        一连换了两瓶矿泉水都是这样,她无奈选择妥协。

        幸好酒店还有热水壶,她去浴室灌了一壶水,插好电源,等待着水烧开。

        她坐在沙发上等着,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这次没睡多久,打了个盹,醒来的时候水已经烧好了。

        白小艾握着倒了热水的茶杯,浑身一个激灵,暖意从手心开始流淌整个身体。

        小心地吹了吹最外面的那层热水,抿了一口,她的脑子终于没那么昏沉。

        白小艾披了件外套,关掉空调后,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外面。

        暖风灌进来,窗户外面树影婆娑,偶尔会冒出一阵单调的知了叫,间或夹杂着蛙鸣,嘈杂过后,再恢复寂静。

        整个世界都睡着了。

        白小艾握着陶瓷茶杯,有点怔忪。

        已经出了那么多事,她不能再生病了,她不能再拖后腿了。

        感受了会儿自然界的灼热温度,身体里的那股凉意好像散了出去。

        白小艾转身回屋,准备喝完这杯热水,捂着被子好好睡一觉,最好能捂出汗来。

        现在是十一点多,明天集合时间是早上九点,她能睡近十个小时,应该会没事的。

        白小艾在心里安慰自己。

        却不知为何,心底又泛起燥热,很不舒服的感觉,明明困得厉害,却怎么也睡不着。

        想起什么,她掀开被子,匆匆忙忙打开行李箱。

        常备药她记得她带了。

        找到感冒药和退烧药的盒子,白小艾揉了揉疲惫得快要睁不开的眼睛,吃力地看着医用说明书。

        突然,门外响起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