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事故频发

事故频发

        出发前一晚,训练室难得九点就锁了门,hm战队成员各回各的房间做最后的休整。

        白小艾挂着耳机与好友通电话,一边收拾着行李。

        这是白小艾第一次外出打比赛,她也不知道会遇见什么事。以防万一,她挑的衣服都是方便又不会惹麻烦的短袖和裤子,从牛仔裤到七分裤,穿在身上能走能跑能蹦能跳。站在衣柜前犹豫了片刻,她问芮长欢:“你说我要不要带一条裙子呀?”

        “想带就带呗。”芮长欢声音懒懒地,咬了颗葡萄,吐掉籽,“不过夏天不穿裙子,还是个女生嘛。”

        白小艾最终还是挑了一条连衣裙,修身露肩,肩膀处有一根细带吊着,能当便服穿也能当小礼服穿。

        昨天msi比赛赛程已经发到每个队员的手中。两周的比赛,前五天为积分赛,六个赛区春季赛冠军两两进行角逐,bo1的赛制,赢的战队积一分,输则不计分。官方每天举办六场比赛,从下午两点打到晚上七点,平均下来每个战队每天都要打满两场。打完五天后,六支战队根据积分排名选出前四名战队进入淘汰赛,休整一周后,进行bo5赛制的淘汰赛,四只战队抽签决定对手,角逐最后总冠军。

        白小艾把小内内折叠后塞进罩杯中,用专门的袋子装好,与连衣裙一起放入行李箱的底层,把凹凸不平的地方填平。这次msi要打两周,外面穿的衣服可以少带几件,贴身穿的衣物必须齐全。况且其中有将近一周的休息时间,衣服不够的话,还可以再买,而内衣裤,她可不好意思让秦野带她去买……

        芮长欢曾经去过台湾采风,对那边的比较熟,在电话里叮嘱白小艾:“你的防晒一定要做好,夏天去那边就是遭罪的,完全就是火焰山,白天能不出去就不出去,下午要出门的话一定要带伞,不然分分钟变成落汤鸡……那边夜市倒是可以逛逛,吃的还不错,甜点啊冰淇淋啊奶茶啊都超赞,其他主食嘛……你呆两周的话,你应该会瘦。”

        “噗,这也不错。”白小艾耐心的做着笔记,想了想,打开平板登陆微信,把记下来的东西发到战队微信群里。

        她以为大伙儿都在收拾东西暂时没人会注意,哪知刚发出去就有人回复。

        【吃饭睡觉打游戏】——

        f花花:哇,小艾姐好贴心!

        t塔普:我女朋友说不喜欢小白脸,喜欢黑一点的,最好像古天乐那样,我就不带防晒霜了,害羞/jpg

        dogge:秀死快。

        r有钱:科科,你女朋友说不定自个都是张大黑脸,人呢?人呢?!说好的来基地都一个多月了也没来一次。

        t塔普:她说我拿了这次的冠军就来,(⊙o⊙)千真万确!

        微信群里沉默了三秒。

        白小艾默默给top点蜡,top的女朋友推脱与他见面已经不仅一次了,光白小艾来基地后所知道的就有三次。这次说“拿msi冠军就来”,上次是说“电影杀青完就来”,上上次说“基地有女队员就来”,狼来了的游戏玩太多次,也就只有top这个憨憨的傻大个才会继续相信对方。

        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别人再劝也没用。

        三秒过后,小狗打破了沉默——

        dogge:那边吃的都能淡出鸟来,我带瓶老干妈大家没意见吧?

        f花花:没意见没意见!一瓶估计不够。

        r有钱:老干妈能带上飞机?

        c哥:不能。

        dogge:能。

        f花花:……到底能不能?

        alex:不能。

        dogge:我上次就带了!

        alex:那是因为你坐的是私人飞机,蠢货。

        dogge:………老干妈为什么不能带上飞机?

        alice:也许……是安检人员觉得,你的老干妈里指不定掺了硝/化/甘/油?

        dogge:哥,管管你老婆!

        alex:小艾说的很有道理。

        dogge:……秀死快!

        alex:嗯?

        dogge撤回一条消息。

        白小艾捧着平板笑得浑身打颤。

        “哟,发生什么事笑得这么欢?”芮长欢问。

        “没什么,就是大家在群里在聊要带什么过去。”

        “对了,你们怎么安排住所?”

        单纯的白小艾刚开始还并没有懂芮长欢话中内涵,老老实实回答:“就住酒店啊。”

        “怎么分配房间?”

        “看经理安排吧。”

        “我看,是看秦野安排吧。”芮长欢笑道,“你要不要准备小雨伞?”

        白小艾:“…………你说什么我太纯洁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激动的语无伦次了?”

        脑海中有一秒回想起秦野刚洗完澡从浴室里光着上半身走出来的模样,白小艾啐了一口,恼羞成怒道:“我们是去打比赛的,你想什么呢!”

        “啧啧啧,死丫头,明明是你想了什么吧。”芮长欢揶揄道,“你一个大美妞睡他旁边,他不动你不是圣人就是死人,圣人嘛,这个时代可不会有。”

        “呸!”白小艾想说人秦野才没有那么猥琐,而且上一次他们就是纯盖棉被聊天一整晚,两个人都睡的很好啊,这种心的距离无比贴近,没有间隙的感觉,比那什么肉体上的那啥啥好了不止一万倍啊!

        许久之后,真正与秦野被翻红浪的白小艾,光速把这种想法扔到犄角旮旯去了。

        而这边,芮长欢暗道:看来秦野还不算是个禽兽,竟然还没把人吃了。

        “那明天要我去送你吗?”

        “不用了。”把收拾完毕,白小艾拉上行李箱拉链,“明天据说有粉丝会来送机。”

        “说起来,这是hm战队第二次去msi季中赛吧?”

        “嗯。”

        两年前hm战队拿过一次msi季中赛冠军,而后国内一片欢腾,hm战队被吹捧到世界第一强队的位置,粉丝们都等着hm战队再接再厉拿下s系冠军,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然而几个月后,夏季赛冠军丢了。如果不是有春季赛冠军的积分以及全年积分第一的优势,hm战队可能都要去打保级赛才能拿到通往s系比赛的门票。而凭借着全年总积分第一名额拿到门票的hm战队,在s系全球赛上却是被韩国运营商战队上演了一场可怕的复仇之战,半决赛bo5的时候,被韩国运营商队以剃光头的形式斩下马。

        也就是那场比赛,alex被推到剑锋浪口,hm战队分崩离析。

        “今年,该轮到我们上演复仇之战了。”白小艾郑重其事地说。

        ***

        s市机场。

        hm战队的成员依次从大巴上下来。

        不远处,已经能听到一阵阵的欢呼声——

        “嗷嗷嗷alex我超喜欢你的!!!”

        “top真的好高啊!!!”

        “小花花好可爱啊!”

        “hm战队季中赛加油啊!”

        “天啦撸rich好帅!”

        “冠军!冠军!冠军!”

        “咦,cool呢?”

        “对啊,怎么没看到他?”

        原本的呼喊变成了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里面怎么还有女生?”

        “那个穿正装的是数据师吧,听说hm战队数据分析师是个妹子。”

        “我说的是那个穿着队服的女生。”

        “对,alex都帮她拎箱子了。”

        “难道是她的神秘女友?!!”

        有人举起手机,对准了这个方向。

        秦野把白小艾挡在身后,把她带着的遮阳帽往下压了压,低声说:“你跟陈哥先进去。”

        白小艾点头,推着行李跟陈哥和其他替补队员往里走。

        其他几个首发队员安抚着粉丝,秦野接过一个递到眼前的签名本,飞快的在上面签字。

        “alex,刚刚那个是?”脸上涂了hm战队队标彩绘圆脸的妹子收好签名本,鼓足勇气问了出来,“是你的女朋友吗?”

        秦野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犹豫点了点头,并且开口:“她也是我的队友。”

        说完拨开想往这边挤的人群,疾步往里走。

        见队长走了,其他队员也赶上去,垫后的rich解释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们要上飞机了,抱歉。”

        粉丝们被其他工作人员拦下,而秦野刚刚扔下的消息已经把人群砸晕了。

        “卧槽!”

        “alex刚刚说什么?”

        “他女朋友是他队友??!!!”

        “hm战队什么时候有女队员了??!!”

        “你刚刚拍清楚了嘛?!”

        “没有,完全被alex挡到了!”

        “就看到那女生的一个脖子,超白的!”

        候机室里,白小艾坐在秦野身边,拽着他的衣摆,有些担心地问:“怎么了,刚刚粉丝那边怎么突然闹得那么厉害?”

        他们坐的是个角落,hm战队其他成员也识相的没来打扰。

        秦野把人拽进怀里,拿掉碍事的帽子,理了理她有些凌乱的长发,枕着她的肩膀,说:“没什么,我就是把你的身份说出去了。”

        大庭广众之下,白小艾还是有些不习惯,轻轻推拒了一下见推不开,也就安心享受男人的怀抱。刚刚alex那么多女粉丝,她一眼扫过去,比她漂亮的也不是没有,尤其是刚刚他还让她先走,心里微酸了一下,如今听到他这么说,有些惊讶:“什么……身份?”

        “你说呢?”秦野大拇指摩挲着她的手腕,而后将她纤细的五指一根根展开,用食指在她手心上写字。

        手心痒痒的,白小艾忍不住缩了一下。

        “别乱动,你不想知道我说了什么?”

        白小艾忍着那快挠到心窝的痒,感受着他略带薄茧的指尖在掌心划过。

        而他写的字,分明就是:女、朋、友。

        “好啦,我知道了呀。”白小艾耳尖泛红,想把手收起来。

        “急什么,还没写完呢。”

        “还有什么?”

        “队友。”秦野写完最后两个字。

        “这样直接告诉粉丝好么?”白小艾很感动,却更担心,“官博还没有通知,正式名单也没有出来,就……”

        “我不可能否定的。”秦野附在她耳边,诚恳而直白,“该保护你的时候,我会保护你;该承认你的时候,我不会隐瞒,更不会欺骗。”

        “况且,名单早就拟定好了,只不过是没发出去,既然粉丝们来送机,就当给他们福利了。”

        你确定是福利不是炸药吗……

        理智上白小艾会担心,感情上,她真的开心的想大声呼喊。

        她的眼光真是太棒了!

        她何其有幸。

        最终,她只把脑袋藏进对方的胸膛,小声地在心里说了句:谢谢。

        上飞机前,出了两件大事。

        其一,久闻其名未见其身的hm战队高贵冷艳野五人组中,冷的代名词cool现身机场。

        彼时,白小艾刚刚从秦野怀里抬起头来,就看到原本她坐的位置上,一位带着黑色墨镜,冷俊着一张脸的男人坐下来。

        对方肆无忌惮打量的目光让她觉得机场的空调是不是开得太过了。

        浑身冒出鸡皮疙瘩的白小艾刚想询问,秦野就发声:“cool,你吓到她了。”

        cool拿掉墨镜,面无表情地看了眼白小艾,又抬头看秦野。

        cool:就她?

        两人毕竟是打过两年比赛的搭档,秦野一眼就看懂cool眼里的意思,他笑了笑,点头:“对,就是她,我确定。”

        “cool,冷烨,你的替补辅助。”cool对着白小艾伸出手。

        听他这么说,白小艾可坐不住了,如果说秦野alex是她的男神,那冷烨cool就是她的精神导师,她辅助的一招一式大部分都是从cool身上临摹而来,继而深入学习开始自创打法。

        “前辈您好,我是白小艾,alice,如果您还继续在hm战队服役的话,我应该是您的替补辅助才对。”白小艾就差对着cool弯腰鞠躬了,被秦野拦了下来。

        “你喊他前辈?”秦野哭笑不得,“那可不行,这样他可占了我大便宜。”

        cool却因白小艾的举动对她心生好感,然天生面瘫兼轻微社交障碍的他表达认同的方法只有一个。

        cool对着白小艾点点头,说:“你不错,我喜欢。”

        “啧。”虽然明知道cool没有那个意思,秦野还是忍不住挑了挑眉,“兄弟,我请你回来可不是让你撬我墙角的。”

        白小艾被迫躲在秦野背后,忍不住偷笑。

        “撬墙角?”对老熟人,cool说话流利得多。

        秦野:“对啊,她就是我老婆。”

        cool:“你们结婚了?”

        秦野:“……还没。”

        cool:“那不就得了。”

        秦野:“…………”

        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兄弟了。

        白小艾还是头一次看到自家男朋友吃瘪的样子,好笑之余,心疼的挠挠他的掌心,在他看过来的时候,认真地对cool说:“前……师兄,我喜欢秦野,要结婚的那种。”

        cool亦认真点点头:“知道了,结婚包大红包。”

        白小艾捂嘴乐。

        玩闹过后,秦野跟白小艾坦白,原来cool春季赛结束后手伤复发,这几个月一直在医院治疗,最开始医生给出的建议是三个月治疗周期内都不能进行比赛,所以hm俱乐部才考虑要找一个新辅助来顶替他的位置。而一个月的疗程后,cool恢复的不错,虽说不能长时间比赛,但偶尔打一两场还是可以的。

        “把cool喊回来主要原因有两点,第一,他无聊,自己想要回来打比赛;第二,俱乐部高层考虑到你是个新人,刚出赛就轮到了世界级别的大赛,希望有个人能带带你。”

        秦野说完后,cool看了他两眼。

        秦野给出的理由,跟cool这边得到的信息不一致,cool确实是因为无聊想要回来打比赛,但他完全可以回基地打打排位开开直播,并不需要去承担msi的担子。而他之所以会回来,是秦野告诉他,李然也会出现在今年的msi。

        看面前的女生并不知道内中详情,秦野也没有解释的样子,cool自然也不会开这个口。

        也是,都是他们前一辈的事,没必要让新人也搞进去。

        尤其是秦野这家伙还这么看重的人。

        另一方面,cool的到来,着实让白小艾长舒一口气,她心中的压力骤减。之前她还担心,万一呢,她一个新人是吧,万一失误了呢?更可怕的是,万一因为她的缘故而导致战队失利了呢?如果是这样,她估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而带着这种非赢不可的念头,她已经有好几天没睡好觉了,越是担心越是心焦,越是心焦,越是容易出问题,如今cool的到来,真的是给她打了一记强心针。

        有一个同位置的队友,还是她一直敬仰的前辈,白小艾肩上担子减弱一半的同时,自信心成倍增加。

        而第二件大事,是在登机前的时候发生的。

        广播开始播报,经理陈哥在对大家进行叮嘱:“最后说一遍,所有人检查身份证、机票和护照是否随身携带,上机前身上不要带液体和金属物品,飞机行程两小时,落地后过海关护照拿在手上……”

        “护照……咦?”小花花在贴身的小包里翻找,摸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他脸色变得雪白,惊恐地望向陈哥,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我……我的……护照……”

        “还有……什么?!你的护照不会找不到了吧???!!!”陈哥闻言,跳了起来,扯过小花花的包就开始往外抖,抖落了一地的零食和小玩意,“草草草,劳资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什么都可以不带,护照一定要带!什么都可以丢,就护照不能丢!”

        这边的动静很快惊动到秦野这边。

        得知小花花护照不见后,所有人脸上都不好看。

        而事主小花花急得都快哭了。

        白小艾上前,低声询问:“你先别急,你仔细想想看,最后一次见到护照是在哪?”

        “我……我昨天晚上收拾行李的时候,然……然后小狗来找我……我们两个就……去遛……遛二狗子。”小花花握拳用力敲着脑袋,苦着脸,“我……我不记得是……放到包里了……还是忘在桌子上了。”

        “丢三落四的,说过你多少回了!”老陈气得直跺脚,“怎么就改不了啊你,简直被你气死了!”

        然指责的话说太多也没用,白小艾建议道:“会不会是往在基地了?要不这样,小花花你先回去找找看,s市飞台湾也就两个小时,你找到护照后搭下一班飞机也是一样的,我们在那边入住的酒店等你,也不会耽误事。”

        比赛是在明天下午两点,如果护照找到,一切还有回缓的余地,就怕的是……找不到。

        “亲爱的乘客请注意,由s市飞往台湾的ci504774航班已经到抵达机场,请尽快前往登机处……”

        机场的广播已经公告多次,时间不能再拖。

        小花花颓丧的模样让人心疼,但也不能因为他一个人耽误整个战队。

        秦野最后定下解决方案:“许玲玲你带小花花回基地找护照,找到后即刻赶下一个航班,如果没找到,就让他一个人在基地好好反省。今天晚上十二点前确定没找到的话,msi比赛打野的位置由替补小鸡转为首发,许玲玲你再从青训营里带一个打野选手飞过来,成为紧急替补。”

        “现在,其他人都去登机。”

        “哥。”小狗突然出声。

        秦野让陈哥把其他人先带走,停下脚步回头看他的表弟。

        阳光穿过机场的透明玻璃,落在奶奶灰的发色上,隐隐泛起银光。

        小狗一只手搭着小花花的肩膀,用力撑着哭的不行的小花花,表情冷静而郑重,说:“哥,我留下来,陪他一起找,如果他护照没找到,我陪他在基地反省。”

        秦野冷着脸,面色不善:“你确定要因为他放弃这次的msi?”

        “他护照不见了,我必须承担一半的责任。”

        秦野颔首:“你自己想清楚就行。”

        说完,他紧紧攥着白小艾的手,拉着她往登机处走去。

        白小艾忍不住回头。

        小狗用力的给他们挥手。

        直到看不见双方的身影。

        良久,小狗踢了小花花一脚:“喂,你还哭啊,赶紧回去找护照啊。”

        小花花抹着鼻子,打了个嗝:“你……你干嘛留下来,你不是一直想打世界级比赛吗?”

        “没办法啊,谁让前天我忘了叮嘱你,昨天晚上又是我拖你去遛狗,不然你也不会把护照给忘了。”

        “万一……万一找不到怎么办?”

        “能怎么办?蹲电脑前看我哥他们比赛直播呗。”

        “……你这样一说,我更难过了。”

        身为工具人,在旁边站了许久的许玲玲:“我觉得我们还可以抢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