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开诚布公

开诚布公

        把好友陆续送回学校后,夜已深。

        街道上的行人车辆慢慢变少,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浓密的树影里,零星的几盏路灯暗白,与柔和的夜色交相呼应。

        车里没有开灯,白小艾撑着下巴,看着男人的脸因车窗外光线的反射,忽明忽暗。

        “现在想问吗?”留意到她的视线,秦野侧头看了她一眼,开口问。

        白小艾摇摇头,说:“回去再说吧,你在开车呢。”

        “看来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啊。”秦野轻轻地笑了笑。

        白小艾抿了抿嘴巴,小声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路过一家蛋糕店,门前的亮着的小灯泡照得玻璃橱窗内的蛋糕香甜诱人,尤其是最中间的那块草莓蛋糕,比她下午呆的那家咖啡厅的看起来还要好看。

        她有些后悔下午浪费的那块慕斯蛋糕了,果然浪费可耻,还会被打脸。

        白小艾趴在车窗前盯了一会儿,感觉已经开过的车子又慢慢倒了回去。

        然后,车停了。

        秦野已经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目标很明显朝向那家蛋糕店。

        “等等我……”

        诧异之中的白小艾急忙解开安全带想跟着下车,要推开车门的时候,被男人的手拦住。

        “在车里等我。”秦野把人按回座位,顺势摸着她的脑袋,隔着车窗躬身低下脑袋问她,“2寸的可以吗?晚上吃太多奶油会不舒服。”

        白小艾微怔片刻,点头。

        过了一会儿,秦野拎着个塑料袋走回来,先把东西递给她,再绕过车头返回驾驶位。

        扒掉塑料袋,里面静静着的正是那块草莓蛋糕。

        还有一瓶常温的牛奶。

        “牛奶是无糖的,蛋糕吃完后,你可以喝几口解腻。”

        “嗯。”

        秦野重新发动车,打开车内小灯,顺势打开车载音响,音乐缓缓地流淌,是她曾经在他手机里听过的轻音乐。

        后知后觉,上次她光顾着听其他人说八卦,都没有注意到这些轻音乐,也是她下载到基地训练室电脑里的那些。

        而现在车内播放的,正是她最喜欢的那首。

        城南的满天星都开了,慢慢的,慢慢的,从城南到城北,而后遍布整座城市。希望随着星星点点的花朵点缀着每一寸土地,每一寸有他的世界,未来或现在,如同满天星一样陪着他,等着他,爱着他。

        白小艾用力抱着怀里的东西,用力的咬着嘴唇,眼睛用力睁得大大的,一眨不眨,仍有东西迅速的泛出来。

        “不吃吗?”秦野有点疑惑地问她。

        “吃。”

        白小艾不敢多说一个字,生怕被他发现异常。

        她打开包装精致的蛋糕盖子,奶香浓郁扑鼻,有两颗红红的草莓,昏暗的车灯内,看起来没有橱窗灯光下那么诱人,但白小艾知道,一定很甜。

        她直接用手捻了颗草莓扔进嘴里,舌尖顶着果肉,咬一口,果汁溢满整个口腔。

        果然很甜啊。

        她微微转过脑袋,往窗外看去,用手背稍微蹭了蹭眼角。

        不知哪儿吹来一阵风,热热的,吹得心田酸胀柔软。

        白小艾把另一颗草莓小心翼翼地拨到一旁,找到勺子挖了一大口蛋糕咽进肚子里。

        秦野看她吃得急,笑道:“你慢点吃啊,看起来怎么像饿了好久。”

        “因为……这个蛋糕很好吃呀。”食物塞满嘴巴,白小艾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说。她的眉眼弯弯,眼睛眯成一条缝,睫毛微颤,傻傻地笑。

        “嘿,女朋友,别噎着,喝口牛奶。”秦野看她吃的欢乐,心情也愉悦,提醒道。

        三两下把小蛋糕解决,白小艾咬着吸管,猛得吸了口,把嘴巴里的食物吞下去。空出手后,她捻起留存的另一颗草莓,往秦野那边递。

        秦野愣了一秒后,身体微微前倾,就着她的手张口咬住草莓吞进嘴巴,舌尖扫过她充满奶油香甜气息的手指。

        触不及防的触碰,白小艾倏地把手抽回来,指尖被舔到的地方,像是火烧。

        耳根子烧热。

        她又想起什么,把车内的小灯立马关了。

        “吃完了?”男人声音低哑。

        车厢内,光线恢复黝黯,白小艾却能感受到近在咫尺的凝视目光。

        她小声的应了句:“嗯。”

        “正好,我们也要到了。”

        hm基地前的香樟林,没有一丝风,而树梢微微摆动,恍如幽灵在路灯下投射出长长短短、捉摸不定的影子。

        回到基地,打开大门,里面漆黑一片,空无一人。

        最后一天休假日,大伙儿都出去浪荡了。

        秦野举着手机照明,寻找着灯的开关,白小艾拖着他,抱住他的胳膊急急忙忙往楼上走去。

        “慢点。”秦野扶稳绊到阶梯的人,无奈道,“这么着急啊?”

        他低沉的声音里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明明是很正经的一句话,偏生让人听出了暧昧的味道。

        白小艾吸了口气,紧紧攥着他的手,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只闷声拉着人往她房间走。

        把人拉到房间,打开灯,一片明亮。

        这是她入住以后,秦野第一次到她的房间。

        “邀请我共度春宵吗?”秦野倚在墙上,眼睛微微眯起,习惯了灯的亮度后,嘴角勾起笑。

        白小艾没回答,放开他的手,把房门关上,后转身盯着他,认真地说:“在问你问题之前,我想先告诉你一些事。”

        看出她眼里的郑重,秦野敛起笑,也站直了身子,点头:“好。”

        白小艾深吸一口气,而后又轻轻地呼出去,而后她打开她的衣柜,打开她的行李箱,打开她上锁的抽屉,翻出一本厚厚的相册,紧接着,有条不紊的输入笔记本开机密码,等待界面跳转。

        这一些列举动,大约只有几分钟。

        最后,白小艾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低头摆弄了片刻,再次走回到秦野面前,拉起他的手,打开他的五指,把手机放到他的掌心。

        她说:“这是我,在两年前见到你后,在来基地之前,真正的我。”

        秦野没有看手掌心的东西,把手机放到一旁,把人抱入怀里。

        他轻轻拍着她的背,侧脸用力蹭了蹭她黑色的发旋,喟叹一声:“傻丫头。”

        白小艾脑袋埋进他的胸膛,紧紧攥着他的衬衣,整个身子都无法克制的颤抖,更咽道:“我……我真的……好喜欢你啊……”

        “嗯,我知道。”秦野轻声安抚。

        在看到她衣柜里贴着的海报,在看到相册封面他的相片,在看到她行李箱内以及抽屉里收藏着有关他的周边藏品时,他就知道了。

        秦野抱着她,背沿着墙壁缓缓滑下,调整了一个让怀里人更舒服的姿态,安静的等待着。

        最难说出口的话说出来后,后面的一切,也就不那么难了。

        她说,她是他的粉丝,脑残粉,衣柜里贴着他的海报,电脑里全是他的视频,猫站上那个专门吐槽他其实超喜欢他的up主是她。没有国服号是骗他的,之前没有微博也是骗他的,因为这两个号的id都叫做【alex的小娇妻】,而且这两个马甲都是她拜托了原来叫这个名字的号主很久很久才拿到这个马甲。

        最后,她说,她上辈子应该是拯救了银河系才能被经理看中,进到hm战队成为他的辅助。

        “你明明靠的是技术。”秦野忍不住打断她。

        “好像是的。”缓过那阵劲后,情绪也慢慢冷静下来,白小艾抹了抹鼻子,含着泪笑着说,“幸好老天爷优待了我这个准备充足的人。”

        “……傻丫头。”秦野喉头滚动,似有千言万语,最后只重复了这么一句。

        “不傻,特别值得,都成功上位成你的女朋友了。”白小艾脸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稳健的心跳,小声说,“我也做过一些不好的事,就像很多爱慕你的女粉丝一样。”

        秦野没说话,摸摸她的脸,无声的鼓励。

        “我偷偷跟踪过你,两年前,其实我们并不是偶遇,那天看完你的比赛,我送长欢回酒店后,看到了你,就一直跟在你后面,后来看到有人跟你吵架,我也没有走,我还偷听到了你们的谈话,你的前替补ad很凶的对你吼……”

        “……还有,你和你的女朋友分手。”

        “你的访谈我也一次不落的看过,你曾经说过,最讨厌跟踪你啊,偷拍你啊,突然gank之类的女粉丝。你说,你最喜欢的就是温柔的姑娘……”

        “所以你的温柔都是装的?”

        白小艾期期艾艾:“……也不全是。”

        秦野捧着她的脸,眼睛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最后亲了亲她哭得通红的鼻尖,说:“现在还怕什么?装的也是你,真的也是你,都在我怀里,我还会把你推开吗?”

        “你会吗?”

        “当然不会。”

        秦野把脑袋枕在她的肩膀上,说:“你先休息一会儿,听我说说?”

        “嗯。”

        他的手臂揽着她的细腰,两人五指交错。

        “我的初恋是在初三的时候,那时候我沉迷魔兽,因为快中考了,我爸禁了我压岁钱,我连一张点卡也买不起,有个一直追我的女生给了我一张游戏点卡,说想要当我的女朋友,我就答应了她。”

        白小艾:“………”

        这样也行???

        “哈哈,别瞪着眼睛看我,就是这个原因。”秦野坦荡地笑笑,继续说,“后来那个女生见我根本就是个网瘾少年,一点儿也不体贴,除了张脸能看,根本没毛用,既不能陪她逛街又不能跟她玩耍,就甩了我。”

        白小艾:“…………”

        竟然是被甩的那个?!!

        “是真的,我不骗你。”秦野见她瞪大了眼睛,眼睛又红红的,根本就是只兔子,没忍住,捏了捏她的耳垂,肉肉的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再后来我跟我爸谈,成绩上去后,他就不管我玩不玩游戏了。国内的高中你读了一年,肯定体会不深,反正整个高中,读书和游戏已经占满了我的时间;考上大学后,我就一门心思组战队了。”

        “那……宋清泉是?”

        “露馅了,小醋包。”秦野点了点她的鼻尖,调侃道,“你今天是因为她才这么反常的吧?”

        “……”

        “她只是个幌子而已,还是她给自己加的戏。”秦野没有继续逗她,而是慢慢把前因后果说清楚了,他怎么认识她的,以及她怎么欺骗他的。

        说着说着,白小艾打了个呵欠。

        “喂。”秦野有些无奈。

        白小艾忙致歉。

        他的怀里太舒服了,他的目光太温柔了,他的声音柔和的能让她此刻永远沉眠也甘愿。

        不知到了几点钟,楼下传来喧哗,甚至把熟睡的二狗子吵醒,传来几声犬吠。

        室内没开空调,白小艾又哭了那么一阵,两个人身上黏黏腻腻,也不愿意分开。

        白小艾忍不住拱了拱他的胸膛,鼻尖全是他的味道,微微抬头,眼睛瞟到秦野正目不转睛地看她。

        两人的距离很近,一低头,就能接吻的距离。

        于是,他们接了个吻。

        如果不是马上进入比赛周,秦野可能就把人吃了。

        秦野忍耐克制拉开两个人距离,两人稍作分离,他让小艾先去洗澡,等人进入浴室后,他才扶着墙站起来。

        久坐的腿有些酸麻,他帮她把空调打开,把她房间打开的东西全部收拾好,在收拾衣柜的时候,凝视了海报片刻,他抚摸着海报上写下的笔书,最后关好衣柜,回到自己房间也去洗澡了。

        洗完澡后,白小艾没看到秦野,有些失落,门忽然推开,秦野端着一杯水进来。

        “你刚刚身体流失不少水分,又洗了澡,喝点水吧。”

        白小艾接过水杯,小声的说:“你……今天在哪儿睡呀。”

        说完,又不好意思的胡乱瞄着其他地方,见一切都恢复如初,又道:“谢谢。”

        “跟我你还道谢?”秦野拿掉她手中空掉的杯子,把人抱起来扔到床上,“今晚跟你睡,不然你个小哭包又哭了怎么办?”

        “我才不是小哭包。”白小艾嘟囔道。

        秦野笑笑不说话。

        灯关了,两人相拥而眠。

        白小艾抱着秦野的胳膊,低低叙述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她没有再隐瞒他任何事情,告诉他她有两个好朋友,告诉他,她今天看了什么电影。

        秦野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她的背,问她:“电影讲了什么?”

        她大致把故事说了一遍,絮絮叨叨:“你说如果孙尚香最开始喜欢刘备的时候,直接说该多好?看吧,错过了时机,后来孙权把她当联姻工具时,整个人都被动了……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拒绝吧,那个敢爱敢恨的香君肯定不想要自己的爱情沦为政治牺牲品。有点儿讽刺呢,刘备最开始救了孙尚香,想把她当儿媳妇,哪想后来孙尚香也替刘备挡了箭,却成了刘备的媳妇……那刘备也是,不喜欢就拒绝啊,答应了人家放人走,结果又不放……”

        “然后呢?”

        “然后,孙尚香就消失在历史长河里,史料上再也没有只言片语……”

        “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呢?你是不是漏了什么?”

        “……后来我就跟你讲电话去了,完全没注意电影在讲什么。”白小艾越说越小声。

        “我的错,那要不要我陪你再去看一场?”

        “……嗯。”

        “我好像还欠你一场约会。”

        “你记得呀?”

        “你那天是不是化了很久的妆?”

        “也没有啦。”

        “真的吗?”

        “……假的。”

        “乖。”

        黑暗里,白小艾大着胆子摸上他的脸,触碰着他长长的眼睫毛。

        “我有时候也不温柔,我会嫉妒,我会不安,我也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会忍不住不想理你,但又忍不住不理你。”

        “这就是你之前不接我电话的原因吗?”

        “呐,你还喜欢我吗?”

        “傻。”

        秦野鼻尖抵着她的鼻尖,两人像是小动物一般互相蹭着。

        白小艾问他:“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呀?”

        秦野笑着说:“因为你能陪我打游戏啊。”

        白小艾“啊”了一声,有些失落。

        秦野深深地凝视着她:“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品格。”

        ——这句话,正是白小艾在他海报上写下的字迹。

        两个人说着小话,慢慢沉入睡眠。

        今晚无月,但月色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