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沈觉岁枣枣在线阅读 - 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

        午饭时,秦野不容分说把自己份的牛奶递给白小艾。

        美其名曰,甜橙味,女朋友的最爱之一。

        白小艾无法反驳,乖乖拿起来喝了。

        秦野摆弄了一会儿手机,等菜上好后,把手机收起来,起身又去洗了个手,再回来时,慢条斯理的用纸巾擦着半湿的手,淡淡的问了句:“怎么连个id都不取?”

        喝着牛奶的白小艾顿了下,反应慢半拍,问:“什么id?”

        “微博。”秦野夹了一小块豆腐放她碗里,筷子功力极佳,手上的劲恰到好处,白白嫩嫩一整块豆腐一点儿也没碎。

        白小艾看了眼豆腐,下意识咬了下吸管,学着对方的姿态,淡定道:“还来不及起,光想着要先关注你,声援你,不让你孤军奋战。”

        那些起名字的过程,白小艾打算装作完全没这回事一般咽进肚子里,一辈子不能让对方知道。

        “哦,这样。”秦野微微颌首,说,“那以前没玩过微博?”

        白小艾放下喝完了的牛奶,一本正经道:“高中时,在认真读书,没有申请过微博,后面出国念书,比较常用脸书。”

        什么叫说话的艺术,白小艾并没有用是与不是去回答,而是陈述了另一件发生过的事情。

        简而言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且胡说的还是真话。

        “那真不错,学习能力很快,微博用的挺顺手。”秦野夸了她一句,扬扬下巴,示意她,“吃豆腐,趁热吃。”

        白小艾心有不安,不知他是真的夸她还是察觉到什么,小声嘀咕了一句:“功能跟脸书差不多,很容易上手啊。”

        秦野点点头,没有再难为她,两个人安静的把午饭吃完。

        吃完饭后,两人回到客厅,秦野及时扯住摇头晃尾又要往白小艾身上扑的二狗子,把它拎到狗窝附近,开了个罐头,给它空了的饭盆里倒了点狗粮。

        白小艾一直躲在他身后,见狗狗不闹腾呼哧呼哧吃东西,小声的问:“我可以摸摸它吗?”

        来基地后,白小艾每次看到二狗子大部分是都对它绕道而行,但她内心是想与生活在男神微博里她之前的正宫娘娘二狗子打好关系,奈何每次二狗子见到她,不是想扑向她对她汪汪叫把她吓得不敢动,就是被看不下去的队友拽着狗链拖开。

        秦野面上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接用行动表示。他把狗链子栓好,牵着白小艾的手慢慢向萨摩耶靠近。

        狗狗吃饭的时候,一般不喜欢被打扰,如果是陌生人,甚至会摆出攻击的姿态。

        秦野的手比起白小艾来说,大了不止一号,他半裹住她的手,悬在狗狗的脑袋上。

        二狗子对气味很敏感,东西吃到一半,抬头看了眼,见是主人和漂亮的小姐姐,轻轻叫了一声,又把脸埋进食物里,欢快的吃了起来。

        秦野这才把她的手放到狗狗毛茸茸的白毛脑袋上。

        狗狗的毛蹭在手心上有些痒,白小艾没忍住缩了一下手,秦野抚慰道:“别怕。”

        白小艾脸微红,没有解释她不是怕狗狗,而是怕痒,手背与男神,哦不,与男朋友干燥温热的手心相贴,已经让她完全忽略了摸狗毛的新奇感。

        摸完狗狗后,毫不意外,白小艾被秦野拉进洗手间。

        洗手。

        水流滑过五指的时候,白小艾瞥了眼对方认真洗手的模样,囧囧地想,这洁癖,他能养二狗子这么久,绝壁是真爱啊。

        白小艾有点儿羡慕。

        很快,白小艾就没工夫羡慕二狗子了。

        秦野洗完手后,又把之前的话题给拎了出来,这次,他说得极其巧妙。

        “过几天就要进入夏季赛官宣,你微博还是换个容易让人找到的id比较好。”

        白小艾关上水龙头,满手都是水,再想起已经卸载的app,迟疑道:“那...我等会儿就换。”

        “手机放哪儿了?”秦野略略靠近她,在原本就不大的洗手台间,无意间把她圈在了这一片小空间里,侧身密语的姿态,语气亦熟稔,“不介意的话,我帮你换。”

        白小艾当然不能介意,之前人家大大方方的把手机无条件信任的交给她,如今情况倒转,她可说不出拒绝的话,然而手机放的位置......

        白小艾还是挣扎了一下:“在裤子口袋里,我手马上就干了,不用......”

        话只说了一半,秦野已经看到目标物品。

        白小艾今天穿的是很普通的黑白色格子t恤,下身穿着牛仔热裤,热裤没有太短,恰如其分的遮住一半的大腿,余下笔直白皙的部位与空气安静的接触。

        而自秦野一手扶着她的腰,另一手开始从她裤子口袋缝隙里伸进去拿手机时,她觉得整个腿部都要麻了。

        实际上,秦野的手并没有与她的肌肤触碰到哪怕一秒,但太过亲昵的姿态,呼吸只在咫尺间,她不用抬眸就能看到微微弯腰后,男人浓密微垂的长睫毛......

        白小艾眼中无限放慢与拉长的动作,对秦野来说其实只有一瞬间,拿到手机后,看到面前的人又开始习惯性神游,无奈开口:“发什么呆,密码?”

        白小艾用湿淋淋的手冷却了下脸,小声道:“你生日。”

        秦野挑了挑眉,表情愉悦:“你生日呢?”

        白小艾:“7月11日。”

        秦野:“挺好的。”

        白小艾不知道秦野说的好是什么好,只局促不安的站在他面前看着他滑开解锁屏摆弄着她的手机。

        她微垂下眼,她的发丝有几根不安分,飘到了他的手腕上。自从他说她把头发放下来好看后,她在他面前,就很少绑头发了。

        白小艾小心翼翼地捻起自己乱跑的头发准备弄回来,而秦野像是多张了双眼睛一样,头也没抬,一只手拂过她脸畔,顺手帮她把头发别在耳后。

        被触碰的地方热热的。

        空气里弥漫着让她喘不过气的暧昧气泡,分分钟能将她溺毙。

        好像从她脚步迈进hm基地开始,只要单独与他呆在一个空间里,他总有能让她喘不过气来的举动。

        也许是有意,更多的是无意之举。

        “你的微博呢?”确定没在她手机上看到那个黄红白黑的logo,秦野才抬首。

        白小艾脸微红:“我...删了。”

        秦野先是诧异,而后眉头紧锁,声音也冷下来,却不是针对她:“你别管网上乱七八糟的评论,实在看的烦,关闭评论功能就好。”

        说完,秦野重新帮她下载软件。

        白小艾犹豫再三,最终说了实话:“那个,我其实改过名字的。”

        “嗯?”

        “因为老是与别人重复,就...干脆不改了。”白小艾省去过程,直接说结果。

        秦野:“真的?”

        白小艾声音降到最低:“我改id次数用完了。”

        秦野:“......”

        白小艾:“还不想给渣浪骗钱。”

        秦野:“..........”

        理由太强大,他无话可说。

        秦野把白小艾的手机还给她,让她登陆微博,自己用手机给她微博充了一年的会员,然后拿过她的手机给她改名。

        最后,秦野摇了摇头,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模样,喟叹道:“我的女朋友竟然是个小气鬼。”

        白小艾:“..............”

        她的内心在咆哮,她想说,你知道我给你微博充过多少大洋的会员,你知道我买过多少你的周边,你知道我每年过年的时候微博给你发了多少红包,你知道我看了你多少场现场比赛,又费劲心血抢了多少次水友赛的资格?

        而现在,我能够站在这里,漂洋过海回到国内,能够站在你身边,又花了多少代价?

        所有的所有,在对方亲昵摸着她脑袋的举动中,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