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36章 被毁1

第336章 被毁1

        纪公子跪在碎瓷片上,膝盖处的衣袍有血迹渗出。

        他却浑然不觉疼痛,拽着慕兰的手,嘴里喊着:“阿盈,你不要生气,我错了......”

        婵娟连忙去扶纪公子,他却不起:“我打碎了药碗,我给阿盈认错。”

        秦落羽皱眉看向慕兰,语气是素来未有的严厉:“你知不知道他是谁?还不让他起来?”

        慕兰瑟缩了一下,到底还是伸手扶起了纪公子,小声道:“不是我要他跪的,是他自己下跪的。”

        秦落羽没理她,拉着纪公子坐下,掀起他的衣袍下摆,让婵娟去拿了药来,给他处理膝盖上的伤口。

        慕兰犹豫了一下,问:“娘娘,我们要在这里住多久?”

        婵娟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你管那么多干嘛?住在这里是少了你吃还是少了你穿?还是让你跟在冀州城一样被人骚扰欺负了?”

        慕兰咬了咬唇,目光依旧看向秦落羽:“娘娘,这里离着不夜都这么近,陵启肇的人迟早会发现这里的。”

        秦落羽处理伤口的动作未停:“所以?”

        “所以这里不是久居之地,娘娘还是尽早离开这里吧。”

        慕兰突然跪下了:“可我只是一个下人,比不得娘娘身份尊贵,我求娘娘放我离开,可以吗?”

        婵娟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你要走?你一个人怎么生活?难不成又要像当初一样去卖唱?”

        慕兰的眼睛红了,“婵娟姐姐,当初你救了我,我很感激。皇上带我来不夜都,我也一度以为我的生活从此可以和以前不一样。”

        “可是我被关在昭王府,每天只能跟在纪公子身边照顾侍候,便连门都出不得。”

        “我听老管事的意思,以后等纪公子的病好了,还要将我嫁给纪公子。可是他都疯了十年了,怎可能会治得好?”

        慕兰哭着道,“我宁愿过以前的生活,也不愿意嫁给一个心智不全的病人,那样我这一生,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强......”

        婵娟冷笑,“我看你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当初你是怎么哭着求着要跟着我们的?你不过就是现在看我们遇到麻烦,怕自己跟着遭殃,是不是?”

        慕兰只是哭,却不说话。

        秦落羽帮纪公子包扎好伤口,站起身来。

        对于慕兰这番话,她并不意外。

        这种心志飘摇不定只懂得看眼前利益的人,本就不是可以共患难的人。

        否则,书里她也不会背叛陵君行,和陵启肇混在一起,还怀了陵启肇的孩子了。

        秦落羽看着慕兰的眼神有些冷:“你想走可以,但不是现在。什么时候我们重回不夜都,什么时候我放你走。”

        慕兰若是对纪公子无心,怕是留下,以后也会闹出幺蛾子。

        只是现在时候特殊,她绝不可能放慕兰走。

        隐庐的所在,绝不能泄露出去。

        见秦落羽不同意,慕兰没说话,低着头出去了。

        婵娟气得:“她这是什么意思?连纪公子都不照顾了?”

        秦落羽淡淡道:“她不照顾,我来照顾。”

        这一晚秦落羽哄完纪公子睡觉出来时,婵娟到底还是没忍住,冲到慕兰房里狠狠骂了慕兰一顿。

        慕兰当时什么都没说,只是垂头听着。

        然而翌日婵娟起来时,发现慕兰不见了。

        秦落羽脸色都变了变:“去找她回来。”

        万一她真的跑出去了,万一她将隐庐的所在告知了外人,那么这里,也就不可能安全了。

        婵娟连忙去找人。

        秦落羽带着纪公子不敢走太远,也绕着四周找了一圈。

        还是一无所获。慕兰竟是真的不见了。

        秦落羽心神不定,几日后总算等到了葛神医和詹少刚回来。

        詹少刚带去的侍卫,有二十八人,可是回来的人,却只有四人。

        连同詹少刚在内,浑身浴血。

        葛神医设法用假死药救出了薛玉衡,然而陵启肇狡猾若斯,暗中派人盯着薛玉衡的“尸体”,看有没有薛家的同党来给薛玉衡收尸。

        当詹少刚等人出现时,却掉进了陵启肇布下的埋伏。

        他们杀出一条血路,由那二十四名侍卫拼死拦住了追兵,詹少刚等人这才能护着葛神医和薛玉衡从小路逃回来。

        薛玉衡浑身是伤,奄奄一息,情况比当初秦落羽从诏狱出来时还要不容乐观。

        葛神医亲自守着薛玉衡照顾了两个日夜,才算将人从鬼门关抢了回来。

        薛玉衡恍惚睁眼,看到葛神医,泪流满面:“师父。”

        他在狱中已经知道薛家满门被斩的变故。

        一个向来世事不萦于心,一门心思只在行医治病,脸上总是带着不羁笑容的人。

        此刻却抓着葛神医的手,哭得跟个孩子一样。

        秦落羽心下恻然,别过头去擦眼泪。

        那一夜隐庐所有人都无眠。

        半夜,急促如奔雷的马蹄声响起,陵启肇带人团团围住了隐庐。

        陵启肇带兵四处搜寻詹少刚的下落时,抓到了从积玉山中逃出去的慕兰。

        慕兰非但告诉他秦落羽的下落,还将隐庐的位置和盘托出,亲自给陵启肇带路。

        火把将隐庐周边照得透亮。

        隐庐内,葛神医掀开后院几块石砖,露出一个两寸见方的地洞,“大家赶紧进去。”

        秦落羽拉着葛神医,“师父,你也一起。”

        “娘娘。”葛神医神色罕见的严厉,“要是都进去,大家谁也逃不脱。”

        “那就我出去。”秦落羽说,“陵启肇不会对我怎么样。”

        陵启肇继位,凭的是中书省发的那份伪诏,假托了陵君行的“遗命”。

        她到底是陵君行的皇后,陵启肇想来还不会明目张胆对她这个皇后娘娘如何,最多只是将她抓回去而已。

        可要是师父出去,陵启肇一定不会留下活口。

        书里葛神医就是为了救薛玉衡,这才被陵启肇所杀。

        她不想这个悲剧再重演,她想尽可能救下葛神医。

        薛玉衡也坚决不肯丢下葛神医进地洞躲避。

        葛神医似乎料定她和薛玉衡会如此,对詹少刚使了个颜色。

        詹少刚带着那四个侍卫,几乎是强行将她和薛玉衡拖进了地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