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35章 生死2

第335章 生死2

        “我从来不喜欢欠人。”

        翟暮说,“所以如果你回去,我就不欠你什么了。”

        詹少刚默了好一会儿,才道:“当初是我自愿的,你早就不欠我什么。翟暮——”

        他的话没说完,翟暮扯过他的衣领,堵住了他的唇,将那枚令牌顺势塞进了他怀里。

        滚烫灼热的抵死缠绵,让詹少刚脑子里混沌了片刻。

        唇上的灼热离开时。

        翟暮附在他的耳边低声说:“哥哥。保重。”

        詹少刚的心骤然紧缩。

        他下意识伸手去抓翟暮的手腕,然而翟暮的身影已快速闪开,义无反顾奔向了那些巡逻的禁卫军。

        *

        一辆四匹马拉的车在黑夜的积玉山中疾奔。

        马车终于在隐庐门口停下时,四匹马的嘴角都泛着白沫。

        一路疾行颠簸让秦落羽的脸色有些苍白。

        她顾不得喘息片刻,第一句话便是催促绝影赶快离开。

        “绝影,我到隐庐了,你可以去骁骑营了。”

        自出城后她便要绝影速去通知骁骑营陵启肇叛乱的消息。

        然而绝影无论如何不肯,“皇上给我的任务,是要我护好娘娘,詹少刚会设法通知骁骑营。”

        秦落羽苦劝不听,只能任由绝影将自己送到隐庐。

        “詹少刚现在已经不是骁骑营的人,何况陵启肇又是骁骑营的左将军。”

        秦落羽坚持道,“如果詹少刚传给骁骑营的消息没人相信,那又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看着陵启肇纂位自立吗?”

        她看了眼跟着绝影的二十余名暗卫,“这里有这么多侍卫保护我,又是在隐庐,陵启肇不可能找过来。”

        “绝影,现在皇上生死未卜,你要真想救我,真为皇上考虑,你就赶紧去骁骑营,把陵启肇谋逆的消息及时告诉骁骑营!”

        绝影终于下定决心,沉声吩咐暗卫:“保护好娘娘。我去趟骁骑营。”

        葛神医已然大致猜出发生了什么,连忙让慕兰先扶着纪公子进去休息。

        秦落羽彻夜未眠,等候消息。

        然而天亮时分,她却等来了绝影和重伤的詹少刚。

        陵启肇依仗自己骁骑营左将军的职务,给骁骑营传信的速度比他们要快得多。

        他将皇上南巡遇难的消息早已传告骁骑营,又暗示此事或与詹少刚有关,说是詹少刚不满自己被贬出骁骑营,挟私报复,意图作乱。

        是以当詹少刚从不夜都暗河逃出,好不容易抵达骁骑营,才一现身便被骁骑营将领下令格杀勿论。

        若非绝影及时赶到,只怕詹少刚已命丧骁骑营。

        骁骑营驻军将领放过了绝影,没有追杀不休,但却并不相信绝影关于陵启肇谋反的话。

        眼下,除非陵君行或卫无忌亲临,怕是没有任何人,能调动骁骑营了。

        “皇上吉人天相,必定不会有事。”

        葛神医环视着众人,沉声道,“大家就先住在隐庐,安静等候消息。这里位置隐蔽,无人知道所在,陵启肇不会寻到这里来。”

        除了安静等候,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

        眼下陵君行生死未明,他们根本不知道陵君行在哪里。

        可是,他们又要等多久?等多久才会有消息?

        秦落羽看向绝影,绝影也看着她。

        秦落羽知道他在想什么。

        “绝影,你去吧。若是见到皇上,告诉他,我很好。”

        秦落羽说,“记得让他一定不要轻举妄动,不要急着回不夜都,一定要等卫将军的人马回来再说。”

        她征求葛神医同意,转身进了药庐,挑出好些内服外敷的伤药与解毒药丸,打成小包裹递给绝影,“这些药,皇上用得着。”

        绝影沉默着接过包裹,深深朝着秦落羽行了一礼,跨上马疾奔而去,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绝影走后大概十天左右,葛神医进城时,发现隐医堂被烧成了一片废墟。

        陵启肇兵变那夜闯入皇宫,未能找到秦落羽,严刑拷问宫女太监,得知秦落羽有时会出宫前往隐医堂,遂带兵亲自去了隐医堂抓人。

        薛玉衡自然不会告知他秦落羽的下落,陵启肇一怒之下,将薛玉衡抓进诏狱,一把火烧了隐医堂。

        不但薛玉衡身陷囹圄,就连薛老太傅、卫老侯爷也都自身难保。

        詹少刚夜闯骁骑营报信那夜,卫无殊为了维护詹少刚,与骁骑营守将起了冲突,被关了禁闭。

        卫老侯爷提前得到秦落羽通知,虽然很是警觉,但陵启肇早对卫家有所防范,不等老侯爷有所举动,早已派人包围了卫府,控制了形势。

        陵启肇忌惮领兵在外的卫无忌,不敢伤害卫老侯爷,只命人牢牢看守卫府,不准卫老侯爷与外界传信。

        但对于薛家,就没这么客气了。

        早已退隐多年的薛太傅听说中书省发了继位诏书,亲临中书省,厉声指斥皇甫延枉为丞相,是非不分,助纣为虐,祸乱社稷。

        这些指责可以说是非常重了。

        然而皇甫延竟无一字分辩,只是黯然不语。朝臣们暗中议论纷纷。

        陵启肇以辱骂朝臣,勾结叛党等罪名,将薛家连同奴仆在内一百零三口人,全部关进了诏狱。

        当年在太学时,薛太傅最是看重陵君行,几乎将毕生所学尽皆授予陵君行,后来又在立太子一事上,不遗余力地支持陵君行。

        陵启肇早就对老太傅心存恨意,是以命人对薛家极尽折辱。

        薛老太傅在狱中绝食而死,薛玉衡的父亲、工部尚书薛清琢不堪重刑加身,愤而自杀。

        薛家一百零三口人,不分老幼,全部被陵启肇下令斩杀。

        薛老太傅和薛清琢的头颅被悬在不夜都城楼,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群臣噤口,不敢多言,俱都唯陵启肇马首是瞻。

        ......

        葛神医带回这个消息时,隐庐里人人黯然。

        葛神医几番思量,决意与詹少刚共谋营救薛玉衡。

        秦落羽执意让詹少刚带走了所有的侍卫以作策援。

        陵启肇不可能知道隐庐的存在,这里暂时会是安全的。

        而詹少刚和葛神医此行至关重要,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力量。

        秦落羽默默留在隐庐等候消息时,听到慕兰在房中斥责纪公子。

        她带了婵娟过去,就见地上是打碎了的药碗和洒了一地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