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31章 心软

第331章 心软

        秦落羽之所以不能判断陵启肇会不会谋反,是因为陵启肇现在根本没有谋反的深层动机。

        慕兰没有成为陵君行的妃子,而是一直在昭王府照顾纪公子。

        她连面都不曾与陵启肇见过,陵启肇造反最关键的因素就不存在了。

        而且他也早就不是禁卫军统领了,他现在是骁骑营左将军。

        骁骑营是陵君行的嫡系部队,陵启肇就是造反,怕是骁骑营根本不会听其调令。

        可万一呢。

        万一他对陵君行撤去他禁卫军统领之职怀恨在心,万一他真想谋反呢?

        一旦书里的情节真的发生,代价将会是巨大的。

        无论对陵君行还是对陵国朝政,都将是无可挽回的致命错误。

        秦落羽根本不敢冒这个险。

        可是,要怎么才能让陵君行不去大秦,要怎么才能说服他?

        秦落羽自问自己还没有重要到能够影响他对战事决策的地步。

        所以不惜到他的寝殿......“色诱”他,可他依然不为所动。

        她还有什么办法,能留下他?

        秦落羽心中忧虑,躺了好半天完全没有睡意,干脆轻轻地从他的臂弯里挪出来,蹑手蹑脚爬下了床。

        窗外月光明亮,她穿好衣服,出了寝殿,在庭院里信步而行。

        有那么片刻她甚至在想,要不要给陵君行随便吃点能让他昏睡的药,让他错过明天大军出发的时间好了。

        可......国事当头,大战在即。

        她要做出这种事来,陵君行醒来,怕是真会跟她翻脸的。

        要不然,她装病?貌似也不行。

        上次在北地,她病得够严重了,可是大军该开拔还开拔,陵君行该走还是走了。

        所以,色诱不行,装病也不行,要什么法子才能让他不去大秦啊。

        秦落羽郁闷地在一株芍药花前蹲了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揪着芍药花的叶子。

        芍药花叶片都快被揪秃噜了,她也没能想出办法来。

        秦落羽心里好生烦躁,干脆抱膝坐了下来,漫不经心地望着那些叶子发呆。

        实在不行,等陵君行明天要出发的时候,抱着他嚎啕大哭撒泼打滚耍赖不准他走?

        这个无耻的念头才在脑海里冒出来,身后突然传来陵君行低沉的声音:“你是打算在这里坐到天亮?”

        秦落羽吓了一大跳,本能反应是想回过头去解释。

        可脑海里灵光一闪,她突然想试一试那个无耻的办法行不行。

        陵君行在她身边缓缓蹲下,要扶她起来时。

        她突然转身扑进了陵君行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哭出声来。

        “皇上,我不想一个人呆着......”

        她哭得甚是悲切,一抽一抽的,“你不要走,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她演得太过真情实感,以至于陵君行沉默了好一会儿,到底还是让了步:“你若不想一个人留下,朕,带你一起去。”

        秦落羽哭得正起劲,听到这话愣了愣,“什,什么?”

        “你不是一直想回家去?不如,便跟着朕一起回大秦看看。”

        她既不想留在宫里,那就跟着他一起走。

        战场上太过危险,她自然是不能跟着去的。

        但她可以回大秦国都暂住,等前线战事平定,他再去接她。

        秦落羽:“......”

        她万万没想到陵君行是这个脑回路。

        带她一起去大秦,可还行?

        她要的不是这个目的啊喂。

        可鉴于回家是她以前念叨过无数次的,秦落羽一时半会儿还没法反驳。

        秦落羽心思急转,干脆抱着陵君行耍赖般又开始哭了起来。

        “大秦国在打仗,我不想去。万一又被萧尚言的人抓走怎么办?上次被抓走,我差点命都没了......”

        她哭得抽抽噎噎,想起书里那些情节,也实在有些悲从中来。

        “皇上,我知道我这样做不懂事,可是我真的不想离开皇上,我害怕,我真的很害怕。”

        刚开始秦落羽是假哭,后来是真哭得有点伤心了,“我不想一个人待着,皇上,你别丢下我,别丢下我行吗......”

        陵君行僵了僵,缓缓抬手轻抚她的发,无声安抚着她。

        她在他怀里哭得泣不成声,反复说着她害怕,泪水汹涌着打湿了他的衣袍。

        陵君行想起当日他昏迷,她被太后关进诏狱的时候。

        她这样反应激烈,不愿意他离开,害怕他丢下她,是跟那十余日的诏狱经历有关系吗。

        陵君行自问对于国事,向来都是有分寸的。

        偶尔他也会因为她,做出些许小小的让步。

        无足轻重,但绝不会影响大局。

        譬如因为她,饶过严峻一命。

        严峻说了不该说的话,他要严峻死,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是她想要严峻活,那他便让严峻活。

        不过一个御史大夫而已,是死是活,关系并不大。

        可是遇到大事时,他从不曾因为任何人做过任何让步,包括她在内。

        他决定要去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

        他的目标从来都非常清晰。

        那是年少时便立下的志向。

        也是他对太傅发誓绝不会忘的志向:“廓清宇内,安定天下山河”。

        而今他的每一步,都是在朝着这个目标,坚定有力,清晰明确地走着。

        援助大秦这一战,陵君行之所以要去。

        固然是要想要了解她的过往,可也更因为支援大秦彻底铲除蛮人,是他这个目标里,非常重要的一步。

        可是此刻,陵君行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动摇。

        这么久以来,唯有她,也只有她,带给他的每一种情绪,都那么刻骨铭心。

        面对她的眼泪,她的不舍,她的害怕。

        他没法让自己就这么置之不理,更没有办法就这样轻轻放下。

        东方已然微白。

        隗公公来唤皇上早朝,不意看到庭院中皇后娘娘抱着皇上大哭一幕,呆住了。

        半晌,才讷讷道:“皇,皇上,今儿个还......还早朝吗?”

        等了一会儿没见回答,隗公公不敢再问,识趣地退下了。

        陵君行默然片刻,俯身抱起秦落羽,送她回房。

        女孩哭得满眼通红,肝肠寸断,孩子般揪着他的衣袍不肯放手:“皇上,你别走,别走......”

        陵君行无声叹息:“朕不走。”

        卫无忌领兵出征,不会让他失望的。

        大秦,他便不去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