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30章 挽留2

第330章 挽留2

        陵君行看看时辰,也的确不早了。

        那便不去秋水宫也罢,明天早朝后离着出征还有点时间,到时再去好好哄哄她。

        陵君行转身回了寝殿。

        才一进屋,便愣住了。

        只见秦落羽斜靠在软榻上,闭眼睡着了,手里的书,都掉在了地上。

        她不让他去秋水宫,怎么却来了他寝殿,这么晚了,也不肯去床上睡,却只在这里等他?

        陵君行轻叹着俯身去抱她。

        她睡得并不深,他刚触碰到她,她便懵懂地睁眼。

        刚睡醒的眼眸有些失焦,雾气茫然的瞧了他片刻,她下意识伸手揽住他的脖颈,呢喃出声:“皇上。”

        他的心仿佛都被她这一声叫得柔软了些,低低地“嗯”了一声,“太晚了,就在朕这里睡吧。”

        他顿了顿,怕她不安,补充道:“朕不对你做什么。”

        从冀州城回来后的这几个月,她最多只让他抱抱她亲亲她,便再不肯让他有进一步动作。

        偶尔提起冀州城那一晚,她也是又羞又恼的。

        他想上次可能真的要她太狠,害她有了心理阴影。

        所以他到底还是由了她,答应她什么也不做。

        虽然那些抱着她睡却什么都不能做的夜晚,无异于是酷刑般的折磨。

        虽然有时他也会控制不住地想要她。

        可看到她浑身绷紧,很有些紧张不安的样子,到最后,他还是生生忍住了。

        他想,既然她紧张,那就慢慢来。

        他有时间,等她去慢慢适应,慢慢接纳他的存在。

        ......

        陵君行抱她到床边,女孩却揽着他的脖颈不肯松开。

        她仰起脸,一瞬不瞬地瞧着他,清透如琉璃般的眼眸湿漉漉带着水汽,蝶翼般的长睫卷翘,看上去乖巧又可怜。

        她温软的身体几乎是倚在他怀里,就这么瞧了他好一会儿,突然凑近来,在他脸上轻轻吻了吻。

        那吻轻轻软软地,带了她的香气,羽毛一般小心翼翼掠过男人两边的脸颊,然后是坚毅的下巴,然后是薄削的唇。

        陵君行浑身僵硬了一瞬,止住了她进一步的动作。

        两人四目相对,他柔声道:“怎么了?”

        秦落羽抱紧了他,埋头在他怀里,小声道:“皇上,你不要去大秦,好不好?”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落:“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皇上去了大秦后,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皇上也变得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皇上了......”

        陵君行失笑,安慰她:“怎么会。朕不过是去一趟大秦,怎会变。”

        “卫无忌打仗那么厉害,他带兵去也可以打赢的。皇上就留在不夜都好不好?”

        秦落羽近乎恳求道:“皇上要是在的话,不夜都要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比如,比如......”

        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说了出来:“比如有人谋反作乱什么的,皇上也可以及时平定啊。”

        陵君行笑了,摸了摸她的脑袋,语气无奈又宠溺:“你这小脑瓜里整天都在想什么?”

        而今朝中勉强也算得上政通人和,一切都井然有序,怎会有人谋反作乱?

        不夜都的数万禁卫军不是摆设,骁骑营大部队虽出征,但留下来的驻军,若要平定一场叛乱,还是绰绰有余。

        “皇上,我真的不想你去。我害怕。”

        今夜的秦落羽似乎格外脆弱,格外不讲道理,有些固执地坚持着:“皇上,你留下来好吗?”

        “不会有不好的事情。朕也不会变。”

        陵君行拥她在怀里,柔声哄她:“不怕,乖乖睡觉好不好?”

        他只当她是舍不得自己要远征大秦,有些依恋和不舍,是以并未将秦落羽的话当回事。

        烛火熄灭,帷帐落下。

        他果然依言什么都没对她做,只是轻轻在她额上吻了几下,揽她在怀中,阖眸侧身而卧。

        估计是真累了,没多久后,陵君行呼吸平稳沉静,应是真的睡着了。

        秦落羽却睡不着,怎么都睡不着。

        一想到陵君行可能即将遭遇的那些事,她就忧心如焚,心神不宁。

        可是她又不能明着说是四皇子陵启肇要谋反。

        说了,怕是陵君行也是不肯信的。

        而且谋反这个罪名,不是小罪。

        她其实也不太确信陵启肇现在到底会不会谋反,万一陵启肇没谋反,那怎么办?

        书里陵启肇一直是禁卫军统领,对大秦始终怀着刻骨仇恨。

        他谋反其实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便是因为陵君行领兵去救大秦。

        陵君行援救大秦,其实只是为了他日平定大秦做准备。

        但他从未将援救大秦的真实意图告知陵启肇,陵启肇也没那么深的谋略,能领会陵君行的用心。

        所以眼见得陵君行领兵去救大秦,陵启肇心中极度愤懑不满。

        但如果仅仅只是因为愤懑,或许陵启肇还不会起兵造反。

        真正让他下决心造反的原因,说来,也是颇为无语。

        陵启肇有一次进宫找陵君行时,意外碰见来给陵君行送点心的慕兰。

        若是一般的妃子,或许知道保持距离。

        可慕兰不但没有,反而对着陵启肇盈盈一笑,命侍女将点心分了一份,说是也送给四殿下尝尝。

        慕兰此举可能是无心,但陵启肇却留了心,从此着了魔似的对慕兰朝思暮想,频频找机会进宫,就为了和慕兰偶遇。

        他费劲心思命人打探慕兰的喜好,装作不经意地送给皇上,让皇上转送给慕兰。

        陵君行那时国事繁忙,并没有太多时间与后宫妃子们亲近。

        他性子又沉冷淡漠,哪怕深爱一个人,也从来不会在言语上表现出来。

        所以哪怕陵君行封慕兰做了贵妃,很长一段时间,慕兰都以为,陵君行待自己,与待后宫其他妃子并没有多大区别。

        但她最开始也还知道分寸,没有胆子对陵启肇的示好有所回应。

        直到后来她跟着陵君行去岱山猎场,陵君行狩猎数日未归,而陵启肇以受伤为名,留了下来。

        便是在这个时候,慕兰与陵启肇有了私情。

        后来,慕兰就是在陵启肇的怂恿和暗中支持下,开始挑战皇后裴蓁蓁的权威,终于成功让陵君行废去裴蓁蓁,册封她为皇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