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28章 羞辱2

第328章 羞辱2

        翟暮垂在身侧的手指尖微微动了动,一滴水珠顺着指尖无声滑落。

        “詹副统领倒是出息得很。当初为我这个敌国将领求情,被逐出骁骑营。而今又这么闲,盯着我这个废人一个多月。”

        翟暮笑了笑,“詹副统领就不怕被人发现渎职,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副统领没得做了吗?”

        詹少刚没理会他话里的讥讽之意,皱眉道:“娘娘几次来找你,要带你走,你为何拒绝?”

        翟暮淡淡道,“我为何要走?我说了,我喜欢这里。”

        “喜欢被别人这样羞辱?喜欢被别人灌酒,摸脸,喜欢别人亲你,动不动占你便宜?”

        詹少刚脸色黑了下去,“翟暮,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下贱?”

        翟暮俊秀的脸仿佛骤然失了血色,手指死死攥紧,又缓缓松开。

        他定定地站了一会儿,半晌,慢慢露出一个笑容,月光下看起来,昳丽又苍白。

        “我就是这么下贱,我就是喜欢被别人这样羞......”

        翟暮的话没能说完,整个人就被詹少刚单手狠狠掼在了墙上。

        后脑勺重重撞在墙上,眼前金星直冒。

        下一刻,他的下巴被人用力掐住抬起,高大的身躯压下来,堵住了他的唇。

        詹少刚近乎报复般地恶意掠夺着,不给翟暮半点喘息的空间。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当初在安城时,翟暮黑发披散着躺在床上,闭着眼叫他那声哥哥的时候开始。

        他就已经想了百遍千遍了。

        他舍了骁骑营左将军之职救他,放下自尊去找他想要带他回不夜都。

        可是他拒绝了,还含讥带讽地说他贱。

        毫不留情地将他的心意撕得粉碎,将他的脸面踩在脚底下狠狠摩擦。

        回不夜都的这大半年来,他有过一段醉生梦死的日子。

        可是现在,他已经渐渐都要忘了翟暮了。

        也渐渐适应自己的新职务,渐渐认命自己或许从此再也不能回骁骑营,不能重新踏上战场了。

        这大半年来,他在禁卫军里承受着同僚异样的目光,明里暗里的非议和嘲笑。

        他理都懒得理那些人,也半点不曾往心里去。

        可骁骑营北地大捷的消息传到京都那一夜,他彻夜未眠,坐在院中遥望北边,默默喝了一整晚的酒。

        为骁骑营的兄弟们由衷高兴,也为自己再不能和他们并肩作战而黯然失落。

        骁骑营是他曾经当做家一样的地方,也是他一度以为会是自己人生最后归宿的地方。

        他的快意,他的热血,他的辉煌,他的兄弟,他曾引以为傲的种种,全都留在了骁骑营。

        他以一个罪人的身份被逐出骁骑营后,他甚至都不敢再与骁骑营的兄弟有任何联系。

        他没有脸去面对他们。他是骁骑营的耻辱。

        他这种人,以后也只能囿于京城内,这一生都再无可能回归热血疆场。

        他认命了。

        遇到翟暮,是他的劫。

        他躲不过,那就只能认栽。

        可他没想到翟暮会突然出现在他眼前,还要一次次地激怒他。

        他曾经那么珍视,那么想要却不能要,也不敢要的东西。

        他却带着漫不经心的笑,随随便便就给了别人。

        他竟然还有脸说,他就喜欢被别人这样羞辱。

        詹少刚掐着翟暮的下巴,恶狠狠地亲着,亲得臂弯里的人浑身都在发抖,半点力气都没有,到最后几乎要站不住。

        “不是喜欢被羞辱?”

        詹少刚总算松开了他,眸中闪着愤怒的冷意,“被我羞辱的滋味如何?”

        翟暮靠在墙上喘息着,眼眸低垂,没有回答他的话。

        詹少刚抬起他的下巴,怒道:“说话啊?”

        翟暮看着他,淡淡道:“不过如此。詹副统领,你该找个女人好好练练了。”

        他站直了身子,绕过詹少刚就要走,却被他闪身拦住。

        詹少刚咬牙切齿地盯着他:“翟暮,你到底走不走?”

        翟暮的脸色也有些冷:“我再说一次,我喜欢呆在这里。詹副统领,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管,管好你自己,可以吗?”

        翟暮到底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詹少刚气得狠狠一拳砸在了墙上。

        鲜红的血顺着指缝流下来,一滴滴落入无边的暗夜,触目惊心,却又无声无息。

        *

        乾元殿内,陵君行翻看着手里的急信,神色有些凝重。

        信是大秦皇帝命人快马传来的十万火急求援信。

        萧尚言没有回北地,蛰伏数月后,竟对大秦国边境悍然发起了攻击。

        他曾是大秦国的少将军,对大秦的边防驻军、守城将领、作战特色,可谓了如指掌。

        是以萧尚言的兵马虽远不及大秦人多,一路竟所向披靡,连夺大秦国边境数十城池,大秦毫无招架之力。

        再加上萧家父子当初在军中颇有威望,不少将士对萧家父子的遭遇心有同情,对朝廷的处置颇有不满。

        听说萧尚言带兵重返大秦国,更有守城将领不战而降,倒戈相向。

        眼见得萧尚言的军马即将逼近大秦国都栎阳,大秦皇帝秦世定无奈之下,只能向陵国发来了紧急求援信。

        “皇上,咱们救还是不救?”

        卫无忌接到皇上宣召,紧急赶来宫中,得知萧尚言竟剑走偏锋,对大秦发动攻击时,也是吃了一惊。

        看萧尚言这架势,并非小打小闹,而是一心要夺了大秦国,鸠占鹊巢,取而代之了。

        当日萧家父子一个惨死后被挫骨扬灰,一个被全国通缉亡命天涯。

        不仅军中同情萧家,便是民间和朝臣间也有不少扼腕叹息者。

        十年前的事毕竟太过久远,且许多人根本不信萧家父子能做出这事。

        再加上百姓近年来民不聊生,对朝政早已心存不满,所以萧尚言重新归来,竟有不少草莽英雄举旗投奔。

        一时之间,萧尚言的势力竟可称得上浩浩荡荡了。

        以大秦皇帝的能力和国内的兵马战力,怕是根本不能与萧尚言的蛮人军队相抗衡。

        若是陵国不施以援手,大秦被萧尚言灭掉,会是迟早的事。

        陵君行盯着这封信好一会儿才抬头,薄唇缓缓吐出一个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