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25章 故人1

第325章 故人1

        严峻在朝堂上掀起的风波总算平定。

        秦落羽不想再因为出宫一事给陵君行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每次出宫时,都会改换成以前的书生妆容,并不以真面目示人。

        不意这日,她和婵娟刚从隐医堂出来没多久,就被人拦住了。

        拦住她的是一位紫衣年轻公子,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摇着,身后还跟着两个侍从。

        秦落羽下意识就想起了当日在冀州城骚扰慕兰的那位刘公子。

        两人气质莫名有点像,一看就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这位紫衣公子因为衣着的缘故,看起来还要更骚包一些。

        可她和婵娟现在也不是女子装扮,是男子装扮啊?

        难不成这位紫衣公子,好男风?

        管他好什么风吧,秦落羽倒是半点不紧张。

        有绝影跟着她和婵娟呢。

        说起来绝影现在也是挺惨的,平日里只要秦落羽出宫,他就必须暗地里跟着保护。

        绝影从最开始的郁闷已经渐渐麻木了。

        秦落羽刚开始还拒绝过,奈何陵君行坚持,她也只能接受。

        不过秦落羽发现有绝影跟着,好处还是大大的。

        譬如现在,遇到这种人拦路,她根本不带慌的。

        婵娟已经护在了秦落羽身前,警惕道:“你们想干嘛?”

        那位紫衣公子没说话,睨了眼身边那个侍从:“看清楚了,是他吗?”

        那侍从盯着秦落羽上上下下从头到脚打量了足足三遍有余,点头:“嗯,就是他。”

        那位紫衣公子合上扇子,狠狠敲了一下侍从的脑袋,凶巴巴道:“这次你给本公子看清楚了!再看错了,要你好看!”

        那侍从捂着脑袋,缩着脖子:“是,是。”

        到底不敢大意了,又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秦落羽,转头又把婵娟从头到脚看了几遍。

        总算又再次点头:“公子,小的真的没看错,就是他!当时他也是带的这个书童,绝对没错!”

        秦落羽:“......”

        所以到底想干嘛?

        紫衣公子却收敛了先前漫不经心的神色,拱手朝着秦落羽深深行了一礼:“恩公,请受我一拜!”

        秦落羽与婵娟对视一眼,有点搞不清这位紫衣公子的套路。

        婵娟狐疑道:“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没有,我们绝对没认错。”

        那位侍从有些兴奋地看着秦落羽,“公子忘啦,去年这个时候,公子在隐医堂救了我家公子来着?”

        一提这事,秦落羽倒是想起来,当日她初来隐医堂,找薛玉衡骗假死药,结果无意中救了一位心脏骤停的病人。

        那个病人,貌似也穿的是紫衣来着。

        秦落羽乐了,没想到隔了快一年,对方还能认出她来,“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

        “兄台,可找死我了!”

        紫衣公子激动死了,伸手就要去扯秦落羽的手,“走,今天我一定要好好请兄台喝一场,不醉不归!”

        秦落羽连忙躲开了,“那个,喝酒就不必了吧。”

        “那怎么行?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请兄台喝酒吃饭那不是应该的?”

        紫衣公子不由分说,又要去揽秦落羽的肩:“再说我还给兄台准备了一份厚礼,一直没送出去,今天正好碰见兄台,怎能就这么错过!”

        这紫衣公子习惯不好,说着话老是喜欢伸手动脚的,往人身上碰。

        秦落羽侧身避开了他的手,朝婵娟使了个颜色。

        婵娟会意:“我家公子今日有急事,要赶紧回家,改天吧。”

        见婵娟这么说,紫衣公子也不好勉强,只好问了秦落羽的姓名,又说了自己的姓名:“在下胥明俊,不知什么地方可以找得到洛兄?”

        秦落羽随口道:“隐医堂。”

        反正她也不常来,胥明俊来了也不一定能找得到她的。

        然而秦落羽实在低估了这位胥兄的能耐。

        在她没来隐医堂的日子,他派了好几个侍从日日蹲守在隐医堂门口,就为了等秦落羽。

        搞得病人还以为这些人是来找麻烦的,都不敢进来买药了。

        薛玉衡烦不胜烦。

        等秦落羽一来,第一句话就是“洛兄我求你了,赶紧把那小子打发走行吗?不就是吃顿饭吗?去不就行了?”

        秦落羽还没回答呢,那头胥明俊一听秦落羽来了,已经亲自赶过来了。

        “我表哥听说我找到救命恩人了,一定要亲自请你吃饭,洛兄,你可一定不能拒绝啊!”

        秦落羽没辙,也拗不过这位胥兄和他表哥的好意,只好带着婵娟一起去赴宴。

        却不意,在赴宴的酒楼,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这世界还真是小啊。

        胥明俊的表哥,竟然是詹少刚。

        偏偏秦落羽和胥明俊说话时,也没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所以被詹少刚听了个正着。

        詹少刚与秦落羽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儿,“所以,是娘......”

        他刚要说是娘娘救了舍弟,秦落羽赶紧咳了咳:“鄙姓洛。”

        詹少刚会意,拱手行礼:“洛兄,请。”

        一行人落座,詹少刚知道在座的是秦落羽,颇有些拘谨沉默。

        跟娘娘一桌吃饭,他也不敢说啥啊。

        这要是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冒犯了娘娘,到时候皇上怪罪下来,可就麻烦了。

        偏偏他表弟胥明俊嘴上没个把门的,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

        他不停要给秦落羽敬酒,喝了几杯后还老想往秦落羽身边凑,抬手就要勾肩搭背,被詹少刚死死拉住了。

        关键被拦住他还忒不服气,“表哥你干嘛拦我?我敬我救命恩人几杯酒怎么了?”

        詹少刚一把揪住了对方的后衣领子:“行了,差不多得了。”

        要命不要命啊。

        知道这是谁吗就往对方身上扑。

        胥明俊终究拗不过自家这个骁骑营出身的表哥,那手劲儿真跟铁钳似的,按住了就根本挣不脱。

        他无奈只好告饶:“好啦表哥,我不敬洛兄酒好吧?咱吃饭,吃饭。”

        胥明俊朝着秦落羽虚虚举了举杯,露出个男人之间心知肚明的微笑:“吃完饭,我请洛兄去渡春苑听曲儿。”

        “渡春苑?”秦落羽一时没明白过来,“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