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23章 暴雨2(打赏加更)

第323章 暴雨2(打赏加更)

        大前夜。

        隗公公猛地想起大前夜发生了什么。

        他感觉额头的冷汗冒得有点厉害。

        好一会儿,才战战兢兢开口道:“皇上,那夜,那夜娘娘的确是一个人来过乾元殿......”

        但彼时皇上与刑部尚书裴宋议事,没让娘娘进去。

        他本来要让人送娘娘,可娘娘拒绝了。

        娘娘走后许久,婵娟来找过娘娘,听说娘娘已经回去,也匆匆走了。

        彼时隗公公也没多想,只以为娘娘回去时和婵娟走岔了,或是娘娘看那夜月色好,在哪儿闲逛赏月来着。

        不过他还是让人跟着婵娟去秋水宫看了看,得知娘娘已经回宫了,便根本没再往心里去......

        他怎么想得到娘娘会在宫里迷路啊!

        隗公公胆战心惊地等着皇上发话,做好了被罚的准备。

        然而,皇上却只是沉默地站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前夜,正是朝臣们来乾元殿外请愿,正是她知道严峻那些话的那天。

        怪不得那晚他去看她时,觉得她的眼睛有些微微红肿,她却只说是因为头天没睡好导致。

        怪不得她听到婵娟那句“可能怀孕了”,第一句话便是要他放心,说她根本没有怀孕......

        所以她还是不信他。

        她以为严峻的那些话,他真的在意,所以才会那样急切地解释吗?

        她明明迷路了,明明哭过了,却不肯告诉他,只是求他同意她去隐庐住两天。

        她真的是去隐庐住吗?还是......

        陵君行一颗心沉了下去,“让人备马,朕要出宫。”

        隗公公愣了愣,“现在吗?可是雨这么大,皇上......”

        对上陵君行锋锐冷厉的眼神,隗公公识趣地住了嘴,连忙让人备马去了。

        眼见得皇上要走,隗公公连忙壮着胆子问了一句:“皇上,小舜子他......娘娘这些东西,可怎么办?”

        陵君行脚下未停:“既是皇后赏他的,便让他收着。”

        *

        夜漆黑,暴雨如注。

        一匹快马疾奔在泥泞的道路上,丝毫不为这风雨所滞。

        天上一道蛛网般的闪电,挟着刺眼的白光劈过天空时。

        绝影派回城去送信的侍卫,与这匹疾风般的快马打了一个照面。

        侍卫震惊于对方骑马的速度,下意识看了马上人一眼。

        片刻后,突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那马上之人的面容,好像,有点眼熟??

        好像是......皇上?

        侍卫立刻拨转马头,然而,那匹马已眨眼间消失在重重雨幕中。

        积玉山隐庐里。

        到底还是没能回去的秦落羽坐在房中,对着医书出神。

        婵娟和绝影早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她却怎么都睡不着,后来干脆爬起来看书。

        可窗外风雨声声,无端扰得人心生不宁。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能今夜的雨,实在是太大了些。

        天边一道轰隆的雷声滚过,好似在头顶炸响,秦落羽手里的书都惊得差点掉了。

        案上的书卷被风吹起,窗户竟是不知何时开了。

        也不知是被风吹开,还是被这雷震开的。

        她放下书,起身去关窗户。

        一道闪电撕开暗黑夜幕时,秦落羽依稀望见隐庐前的山路上,有人冒雨打马飞奔而来。

        秦落羽以为是那报信的侍卫回来了。

        她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心道这样大的雨,那侍卫往来奔波也是不容易,估计浑身都湿透了。

        眨眼间,那匹快马已然到了隐庐门口,马上那人沉稳敏捷地跃下,快步朝着隐庐而来。

        又一道闪电骤然照亮了漆黑的苍穹,也照亮了那人湿透的黑色衣袍,冷峻坚毅的面庞。

        秦落羽的心陡然跳了两跳,陵君行??

        这么晚,他怎么来了?

        她顾不得披衣服,转身拉开门就奔了出去。

        绝影已然听到动静,出来查看时,发现来人是皇上,又默默退了下去。

        陵君行大步跨入隐医堂,裹挟着暗夜的漆黑,风雨的冷意。

        他刚走几步,迎面就见秦落羽只着寝衣便跑了出来。

        陵君行的脚步陡然顿住,就那么站在那里,漆黑的眸定定地落在女孩身上。

        他的瞳孔极黑,黑得令人心惊,然而却又沉默平静,平静得可怕。

        秦落羽快步走到陵君行身前,门外夹杂着雨水席卷而入的冷风吹得她打了个哆嗦。

        “皇上,你怎么来啦?”

        他看着她,不说话。

        秦落羽觉得他好像有些不对劲,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她有些不安地伸手去挽陵君行的胳膊,他却避开了。

        秦落羽怔了怔,不知是因为冷意还是什么,身子微微颤抖着。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却看不懂他眼里的沉默,犹豫了一下,轻声道:“皇上?”

        “你先回去,外面凉。”

        陵君行终于哑声开口:“朕换身衣服,再来找你。”

        他身上的衣袍都湿了,他不想弄湿她的衣服。

        秦落羽觉得陵君行今晚真的很奇怪。

        她走了几步,又回头。

        陵君行站在原地看着她,声音平静:“进去吧。”

        秦落羽只好先回了屋。

        那头葛神医也出来了,看到浑身湿透的陵君行,讶然不已,赶紧带陵君行去换衣服了。

        秦落羽到底还是没在屋里等着。

        她穿好外衣后又出来了,等在陵君行房间外。

        里面葛神医在说:“这么大雨,皇上怎么来了?”

        她听到陵君行回答:“朕不放心她。”

        “娘娘住在老朽这里,皇上有什么不放心的。”

        葛神医笑了,“何况还有绝影在呢。”

        陵君行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葛神医出来了,拉开门一见秦落羽站在门口,冲她点点头,含笑道:“进去吧,皇上在里间换衣服。”

        秦落羽便进去,安静坐在竹椅上等候。

        好一会儿,陵君行掀开帘子,从里间出来,不意秦落羽在这,愣了愣。

        秦落羽也愣住了。

        衣服是薛玉衡的,清淡温雅,衣袍如雪,衬得陵君行如清隽矜冷的贵家公子。

        虽然气质也是冷,但却不同于以往穿黑衣或玄衣时的肃冷,更多了几分不近人间烟火的清冷之意。

        嗯,总之就是一个字,帅。帅死了。

        秦落羽傻乎乎道:“皇上,你好好看。”

        她的夫君,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穿什么都好看,穿什么都可以这么帅。

        陵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