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21章 委屈2

第321章 委屈2

        小太监对宫里的路很熟,带着秦落羽七弯八绕地,很快就回了秋水宫。

        秦落羽问他的名字,小太监恭敬道:“奴才叫庞舜,娘娘叫奴才小舜子就行。”

        小舜子看着很年轻,不过十四五岁的样子。

        秦落羽对他露出个笑容,“你等我下。”

        她转身进屋,本来想找些银子送给小舜子做谢礼,可也不知婵娟那丫头放哪儿了。

        她打开首饰盒,随手抓了两把,拿帕子包了,出来递给小舜子:“谢谢你送我回来。”

        这些首饰都是隗公公让人送来的,只是她不喜欢太繁琐的头饰,所以完全没怎么用。

        小舜子根本不敢接:“奴才不敢。”

        “给你的你就拿着吧。”

        秦落羽将帕子塞进他手里,“今天多谢你了。”

        不然估计她要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呆很久。

        她没再停留,转身进了秋水宫。

        小舜子站了好一会儿,感觉自己还像是做梦一样。

        他颤巍巍打开帕子看了一眼,结果腿一软差点跪了。

        里面有一对玉镯,几根金步摇,还有好些钗环耳坠,个个都是价值不菲,在月光下流转着璀璨光芒。

        小舜子顿时感觉自己手里像是揣着一包火炭,烫手得紧。

        还也不是,留也不是。

        关键他也不敢还。

        娘娘赏的东西,他怎敢还回去。

        可这么贵重的赏赐......小舜子心里有点打鼓。

        站在秋水宫门口犹豫了好半天,小舜子到底还是没敢踏进秋水宫还东西。

        只好将那包首饰揣进了怀里最贴身的地方,惶恐不安地走了。

        秦落羽洗漱完时,婵娟回来了。

        她脸上都是汗,说话都气喘吁吁的,“我见公主半天没回来,刚去乾元殿找公主了。结果隗公公说公主早走了,我赶紧一路飞奔回来的......”

        秦落羽“嗯”了一声,就准备睡觉休息。

        躺了一会儿,觉得胃里有些不舒服。

        中午的时候贪凉,吃了些宫里冰镇的吃食,晚上又没吃饭,此刻很有些胃疼,恶心想吐。

        她闭着眼忍了一会儿,喊婵娟:“婵娟,给我倒点热水来。”

        有脚步声传来,在床边停住了。

        秦落羽以为是婵娟,一睁眼时愣住了:“皇上?”

        陵君行一手端着茶水,单手扶她起来,很自然地将她揽在怀里,喂她水喝。

        他柔声道:“先前朕和裴宋在说事,所以......”

        其实不是他说,主要是裴宋在说。

        说的是太常卿邓怀的儿子、刑部侍郎邓鸿的事。

        若是别的事,让她听见也无妨。

        只是邓鸿这事,她要知道了他会怎么处置邓家,怕是又要求情。

        之前看在她求情的份上,他饶了严峻一命。

        可是邓家,他绝不可能饶。

        他知道她是好意,不希望因为她影响前朝的事,影响他的判断。

        可每每想到她身上的伤,想到那十几日她在诏狱里受过的苦。

        陵君行灭邓家满门的心都有了,半点都不想放过邓家。

        事实上他也确实要灭邓家满门。

        邓怀当年带回大炎亡国公主,差点给陵国造成覆灭之祸。

        他是太后谋害先太子的帮凶,而他的儿子邓鸿,差点让她丧命在诏狱。

        只可惜这两个罪名,都不是可以公之于众的罪名。

        陵君行先前在平凉城时,给裴宋传了一封信,命他调查邓怀是否与北地蛮人有牵连。

        裴宋循着玉佩之事,还真找出来许多证据。

        陵君行便直接给了邓家一个勾连外敌的罪名,将邓家七十八口人,全部送上了刑场。

        裴宋觉得此罚太过,据理力争了许久,但最终还是按他的意思来了。

        也不能不按他的意思来。

        陵君行不愿意此事让秦落羽知道,她知道了,定会心生不安。

        所以不如瞒着她。

        秦落羽怔怔地就着陵君行的手喝了几口水,却并没有压下胃里那股翻腾的恶心。

        那恶心一阵阵涌上来,她别过头去,干呕了好几下。

        陵君行以为她呛着了,轻轻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婵娟这丫头好死不死就在这个时候进来了。

        见她半趴在陵君行怀里,恶心干呕了好几声,婵娟的眼睛都亮了:“公主,用不用叫太医?”

        秦落羽说:“不用。”

        “为什么不用叫太医啊。万一,万一......”

        婵娟瞥了眼陵君行,吭哧吭哧道:“万一公主怀孕了呢?”

        公主在平凉城可是天天和皇上睡一间房的。

        而且启程回来的路上,二人也未曾分开住过。

        婵娟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公主那天嗓子哑,很可能不是天气干,而是......

        当时她可太激动了。

        她早就盼着公主能怀个宝宝,生个一男半女的了。

        如此,皇上对公主的宠爱,不就更稳固了?

        听到怀孕两个字,秦落羽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死前,她真的想先打死婵娟这丫头。

        哪壶不开非要提哪壶。

        婵娟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陵君行手里的杯子也晃了晃,水都洒出来些。

        他似乎愣神了片刻,好一会儿才深深地看着秦落羽。

        秦落羽淡淡道:“皇上放心,我没有怀孕,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皇上别听婵娟瞎说。”

        所以不用这么紧张的。

        她想起葛神医下次要教她的课程,转了话题:“皇上,师父说想带我去趟隐庐,那边种着许多药草,可以教我好好辨认。我可以在那边住两天吗?”

        先前都只是看医书,看书上画的药草图案。

        可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能去一趟隐庐,由师父面对面教,那肯定要学得更快更好。

        而且隐庐那边的风景特别美,之前她在那儿养伤的时候就很是惊叹来着。

        她今天去找陵君行,本来也是因为这事。

        谁知意外撞见那些朝臣,知道了严峻这档子窝心事。

        “皇上,我在隐庐就住两天就回来,好不好?”

        秦落羽知道陵君行允许自己出宫就已经格外开恩,但她真的很想跟着葛神医去一趟隐庐。

        女孩的眼里带了几分恳求之色,陵君行到底还是没能拒绝:“好。”

        严峻说的那些话,怕是她听了心里也不好受。

        去隐庐住两天,权当让她去散心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