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18章 猜疑1

第318章 猜疑1

        严峻是真敢说,太敢说了。

        百官们听得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御座上的帝王脸色已然铁青,不等他话说完,已厉声喝道:“闭嘴!!”

        官员们因为帝王这一声夹杂着暴怒的厉喝,一口冷气还没抽完,又生生被更住了,不上不下地卡在嗓子眼里。

        堂上没有一人敢发出半点声音。

        此刻堂上的氛围,让一些官员想起了去年,皇上执意要在皇后娘娘的葬礼上举办封后大礼时。

        彼时百官反对,严峻死谏,殿中如重云压顶,令人窒息。

        后来皇上大怒之下,命杖刑严峻,幸得众人死力恳求方得幸免。

        到最后,皇上终究还是一意孤行。

        今日皇上之怒意,犹胜当初。

        怕是严峻......不能像去年那样幸运了。

        果然,就听帝王一字字冷冷道:“朕的皇后如何,还轮不到你们置喙。”

        “严峻以下犯上,以尊犯卑,口出大不敬之言诋毁诽谤皇后,危言耸听,狂悖无状,即刻拖出重华门外处斩!”

        “董浩广身为骁骑营校尉,目无军纪,谣言惑众,诽谤皇后,一并处死!”

        众人如遭雷劈,面面相觑。

        正要求情,却见帝王已黑着脸起身,拂袖而去,根本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一帮人顿时围住了左丞相皇甫延:“丞相,这可怎么办?”

        皇甫延也没辙,只能看向卫无忌:“卫将军,你看?”

        卫无忌与皇上关系非常,这事若真要求情,只能是卫无忌不可。

        卫无忌现在心情可谓糟糕至极。

        他真的很想拎起严峻的衣领子狠狠痛揍对方一顿。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二愣子啊。

        竟然敢说皇后娘娘要是怀孕了可能不是皇上的孩子。

        就差明着说皇后娘娘被萧尚言侵犯了。

        这人脑子怕不是屎做的吧?

        这等私事也好在朝堂上质疑的吗?

        直言敢谏是这等谏法吗?

        卫无忌黑着脸,冷冷看了眼皇甫延:“我是武将,朝堂之事,委实不懂。”

        也实在他妈不懂,文官里怎么就出了这种愣头青的。

        卫无忌直接转身走了。

        侍卫上来拖着严峻往重华门外去。

        偏偏严峻还不怕死地高声喊道:“皇上处死臣,臣死而无怨。可就因为臣说了真话,皇上就处斩朝廷命官,臣实在怕有损皇上英名,没得让天下人误以为皇上色令智昏,为政不明啊!”

        卫无忌向来沉稳冷静的人,都气得很想去踹严峻几脚。

        这人一张嘴可真是够能霍霍的,都这会儿了还不消停。

        皇甫延见卫无忌不管这事,又急又忧。

        皇上登基这么久以来,对朝臣向来颇为容忍。

        平日大臣们在朝堂上说出多么直言不讳的话来,皇上都是淡然应对,不恼不怒。

        唯有两次明显暴怒,都涉及皇后。

        一次是去年的封后,一次就是这次了。

        不得不说,今日严峻这祸的确闯大了,说的话确实太过分了些。

        且不说此事是真是假,就这么在朝堂之上把这事捅出来,帝王不要面子的吗?

        “丞相,怎么办?”

        朝臣们急切地望着皇甫延,“待会严大夫就要被处斩了!”

        皇甫延沉吟片刻,终于下了决心:“裴尚书。”

        他看向始终未发一言的刑部尚书裴宋,“你立刻赶到重华门外,让行刑稍待片刻。”

        “其余人等,随我去乾元殿外求见皇上。”

        严峻今日所言确实太过,但罪不至死。

        若皇上真因为皇后之事处斩朝廷命官,对皇上,对朝政而言,都不是好事。

        *

        乾元殿外有史以来跪了一地的朝廷命官。

        无论谁求见都被无一例外地被挡驾在了外面。

        卫无忌消了心头火,平静下来后,也不得不认为严峻那愣头青的话,也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皇上今日若真为诽谤皇后之事杀大臣,传出去对皇上的影响将会是极其恶劣的。

        他日说起御史大夫严峻的死,只会说他是因为诽谤了皇后才被杀。

        但诽谤了什么,不会有人知道。

        不知内情的官员会怎么想,民间的百姓会怎么想。

        何况这不是陷娘娘于不义吗?

        严峻要是真因诽谤娘娘而死,怕是民间真以为娘娘魅惑皇上,扰乱朝纲了。

        卫无忌到底还是没走,转头来了乾元殿。

        远远便见四皇子陵启肇正站在百官面前,怒斥道:“严峻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诽谤皇后娘娘?”

        “他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吗?他进过后宫吗就敢信口开河说娘娘被蛮人所掳?”

        “五公主这段时间没少进宫,也没少去秋水宫拜见娘娘,严峻哪只眼看见娘娘不在宫里的?”

        “还有严峻那个什么表兄弟,叫什么广的,他喝醉了那些醉话你们也敢听?”

        “你们现在自己去重华门外问问他,他承认自己昨晚说了那些话吗?”

        “严峻身为御史大夫,故意引导一个喝醉之人造谣娘娘,是何居心?”

        “本王告诉你们,皇上要杀他,他一点儿都不冤!你们还不赶紧回去,省得在这里惹皇上生气!”

        众官被陵启肇训得哑口无言,心里暗自都骂死严峻了。

        真是信了他的邪,竟然被他拖进坑里来了,惹得一身腥。

        四皇子陵启肇与皇后娘娘向来不合,且传言当初陵启肇丢了禁卫军统领之职,就是因为得罪了皇后娘娘。

        这大半年来陵启肇赋闲在家,日日闭门不出,想必是恨死了皇后娘娘。

        但凡抓住了娘娘的错处,必定是要落井下石一番的,怎肯主动为娘娘说话?

        他都肯站出来指斥严峻,很明显严峻的话绝对不是真的。

        可是众人来都来了,要是没个结果,怎么也不好下台,是以一时之间,倒是都不肯动。

        陵启肇见众人不动,叹了口气,放缓了语气道:“你们在这里也跪了许久了,还是先回吧。”

        “皇兄现在正在气头上,你们越是跪不是愈发拱火吗?本王答应你们去劝劝皇兄,尽量饶了严峻便是。”

        百官们不意陵启肇会主动揽下这事,连忙纷纷道谢。

        卫无忌在远处看得心下疑惑。

        陵启肇不是向来和娘娘不对付,怎的突然主动来帮娘娘圆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