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16章 遣妃1

第316章 遣妃1

        从冀州城回不夜都时,一路上秦落羽都没看见慕兰,心下微微诧异。

        到底还是没忍住问了句陵君行。

        结果得到的答案是慕兰比他们早走几天,另有骁骑营将士送她回不夜都。

        秦落羽听完心情略有点......怪怪的。

        不过想到书里慕兰与陵君行同行的那一路所作所为。

        嗯,还是不一起走的好。

        虽说慕兰现在翻不起什么浪花,但,若真是一起走,万一慕兰再像那晚那样来一出,她看着也是挺堵心的。

        听说慕兰会被直接送入昭王府照顾纪公子。

        倒是希望她以后,能兢兢业业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

        纪公子的病早晚会好的。

        她若是好好待纪公子,他日,纪公子也定不会亏待她。

        *

        再一次回到不夜都,秦落羽心里有些唏嘘。

        当时走可真是没打算回来,岂料现在回来,她却已经有了留在这里的心。

        人生的转折,往往出乎意料之外。

        在宫里休息了好几日,恰逢望日,秦落羽出宫去了趟隐医堂。

        前厅等满了候诊的百姓,比以往显得要拥挤许多。

        薛玉衡在北地呆了好几个月,这几个月内隐医堂都不曾看病问诊,是以这次出诊,来的人便格外多。

        见薛玉衡忙得不可开交,秦落羽径自进了后院找葛神医。

        葛神医正在案前整理他修撰医典的那些杂稿和手札,听得一声“师父”,便连忙抬起头来。

        老人慈祥的眼里浮现一丝笑意:“娘娘。”

        秦落羽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师父,我以后......不走了。”

        葛神医笑着道:“不走好,不走好。老朽一生就带了两个徒弟,还指望你和玉衡好好传承师父的医术呢。”

        秦落羽也笑了,顿了顿,深深朝老人行了一礼:“师父,谢谢您了。”

        葛神医知道她说的是什么,“跟师父还这么客气作甚?皇上没怀疑娘娘什么吧?”

        秦落羽摇头:“没有。他对您的话应是深信不疑。”

        当日秦落羽对卫老侯爷道出太后的种种隐秘,卫老侯爷问她何以了解如此清楚,她以一句“您就当我能掐会算”作为理由。

        但很显然这是不可能过关的。

        别说卫老侯爷不信,就连卫无忌和卫无殊都不信。

        葛神医担心,若是秦落羽异世之人的身份被有心人知道,她非但难以离开,很可能会给她带来危险。

        说来也是巧,刑部那些被抓的北地蛮人中,有一个主犯的父亲曾与葛神医是旧相识。

        葛神医当年在北地采药时与此人相识,后来此人来了不夜都,与葛神医一直有所来往。

        此人前不久已去世,便是假托他之名,也不会有人怀疑。

        是以,在秦落羽离开的当天,葛神医便亲自去找了卫老侯爷,称太后计划与所有真相都来自于此人透露,只是事关重大,彼时他不知真假,不敢多言。

        又称自己久居世外,不愿掺和朝廷之事,这才将此事告知了在隐庐养伤的秦落羽。

        葛神医德高望重,向来不是会作伪的人,是以卫老侯爷未对葛神医起任何怀疑。

        陵君行同样没有怀疑葛神医。

        毕竟,没人会想得到秦落羽真正的身份,没人料得到她是真的知道那些隐秘。

        当日在平凉城,秦落羽为了向陵君行解释自己离开不夜都的原因,差点就将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

        不过后来和陵君行和好了,她到底还是没有说。

        一来此事确实太过难以置信,二来她也不希望陵君行知道自己放弃了什么。

        既然她和陵君行的误会已经解清,以后便好好呆在不夜都,好好陪在陵君行身边就是了。

        且慕兰的出现,更让她不愿意将自己的身份对陵君行和盘托出。

        他日若陵君行对她真是情意不再,她至少还有一条回家的退路。

        秦落羽这一天都跟着葛神医继续学习先前中断的课程,自然不知道陵国朝堂上,因为她的事,此刻已经闹翻了天。

        起初朝堂上还算正常,官员们的言论除了围绕北地大捷展开,也涉及了一些其他的国计民生之事。

        礼部尚书李恒也不知怎么想的,上奏呈请皇上选妃。

        “去年适逢先帝大丧,选妃之事颇为低调。然眼下国家和顺,又有北地大捷,皇上正宜选取姿色端丽德才俱佳者,扩充后宫,以便早日诞下皇嗣。”

        此言一出,其他好几个官员纷纷附议。

        都认为皇上现在的后宫连皇后在内,只有三人,人丁太过凋零,不利于繁衍皇嗣。

        御史大夫严峻向来是不赞成帝王过于亲近美色的,竟然也罕见地支持李恒。

        陵君行直接否了。

        非但否了,还丢下一句:“先前宫中两位妃子,朕无意留下,着遣散出宫,与家人团聚,另择良人再嫁。”

        这话一出,朝臣们彻底傻了。

        要知道那两位妃子,先前可是礼部千挑万选,后来由太后亲自定下的人选。

        庄妃裴蓁蓁是原老丞相裴元道的女儿,宸妃宗婉柔是宗老太师的孙女儿。

        哪一个都不是能轻易被遣出宫的啊。

        礼部尚书李恒急忙跪下了:“皇上,臣听闻这两位妃子入宫后安分守己,未曾犯下什么错误,皇上遣她们出宫,实在万万不妥。”

        御史大夫严峻也道:“帝王向来雨露均沾,怎可独留皇后一人?臣恳请皇上收回成命!”

        左丞相皇甫延斟酌了一下,也跪下了:“严大夫所言甚是。且后宫这两位妃子,都是老臣之女,无辜被遣,怕会寒了老臣之心,还请皇上三思!”

        一时之间,群臣纷纷下跪,请求陵君行收回遣妃成命。

        然而陵君行不为所动,朝会不欢而散。

        宗老太师知道此事,据说当时就晕了过去。

        总算被救醒后,宗老太师老泪纵横:“宗家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宗家的女儿家无任何错误就被皇上遣散出宫,这无异于是奇耻大辱。

        宗老太师的儿子宗昊连夜让自己的夫人入宫探望女儿宗婉柔,询问女儿是否有过忤逆皇上之举。

        结果得到的答案是,女儿入宫这么久来,根本从来不曾见过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