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15章 信心

第315章 信心

        秦落羽顿住脚步,没走进去,无声地往旁边站了站,朝屋里看过去。

        就见慕兰端了一碗参汤,神情卑顺地站在桌案边。

        陵君行正低头看奏折,并未抬头,淡淡道:“放着吧。”

        “皇上,汤凉了就不好喝了。”

        慕兰怯怯地将汤往前递了递,“皇上还是趁热喝吧......”

        陵君行抬头,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慕兰吓得哆嗦了一下,不敢再往前伸了。

        陵君行眼中的厉色在对上她那张和钟姑娘相像的脸时,到底还是收了收。

        他冷声道:“朕让你放着。”

        慕兰再不敢多说什么,战战兢兢地放好了汤碗。

        也不知是过于紧张,还是怎么,袖子带掉了桌上的一封奏报。

        那奏报好巧不巧跌落在了陵君行的身边。

        她赶紧弯下腰去捡,但起来的时候可能急了点,脚下没站稳,身形扑跌着朝着陵君行就去了。

        陵君行动作极快地避开了。

        慕兰狼狈扑在了地上。

        她惶恐爬起,赶紧跪地磕头:“奴婢万死,都是奴婢的错,不小心冒犯了皇上......”

        陵君行眸中冷芒闪现,然终于只是冷冷道:“下去吧。以后再不准踏进这里一步。”

        慕兰噙着泪,连忙爬起来下去了。

        秦落羽在外面看得是目瞪口呆,脸上都臊得慌。

        她作为旁观人,看得清楚,慕兰没站稳是真的。

        可她明明可以抬手扶住桌案稳住身形的,却没扶。

        反而任由自己朝着陵君行跌了过去。

        书里好像慕兰就是用了这一招,然后陵君行扶住了她,然后她正正跌进了陵君行的怀里。

        于是乎爱情的火花就在这一刻萌下了种子......

        秦落羽目瞪口呆,是为慕兰的大胆。

        脸上臊得慌,是想起,当初在昭王府,这一幕场景她自己好像也遭遇过。

        彼时她刚到不夜都,被陵君行关在昭王府里,烦闷得不行,所以打算跟陵君行聊一聊。

        结果聊的时候,她的袖子无意中带到了茶杯。

        她弯腰去捡时,恰好陵君行也去捡,她的脑袋撞在陵君行的下巴上,然后她没站稳,扑到了陵君行的怀里......

        当时倒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是偶然事故。

        但现在想起来,她自己觉得是偶然,陵君行会不会以为当时是她在勾引他,故意投怀送抱......

        慕兰出来的时候,眼里都带了泪花。

        看见秦落羽站在外面,她惊慌了一瞬,连忙道:“娘娘。”

        秦落羽的身份,婵娟早就告诉她了。

        婵娟可以按以前的习惯叫秦落羽公主,但慕兰却不行。

        秦落羽点了点头,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

        慕兰自己却有些尴尬,她不过是卖了那么一丁点小聪明而已。

        谁知道得了陵君行的冷脸,又被秦落羽撞个正着,一时颇有些羞臊,行了个礼,匆匆下去了。

        秦落羽站在门口,突然又不想进去了,就有点挺无趣的感觉。

        陵君行是什么人,是皇帝。

        想要攀附他的女子多了去了,陵君行真要是有心,她防不住也拦不住的。

        眼下搞得她跟抓.奸似的,她自己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她转身要走,陵君行却追了出来,拉住了她:“怎么来了也不进去?”

        秦落羽“嗯”了一声,“就是来看看皇上,看完了,就回去了。”

        陵君行盯着她看了片刻:“有事找朕?”

        秦落羽踟蹰好一会儿。

        其实如果慕兰出现的日子早几天,哪怕,早一天。

        秦落羽留下来的决心,可能都会动摇几分。

        可惜慕兰一直没出现,秦落羽想当然地以为她可能不会出现了。

        然而没想到该出现的人,还是出现了。

        对于幼年时的三公主,秦落羽还存了那么一点妄想,觉得勉强能争一争。

        可钟姑娘对陵君行而言,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慕兰长得像钟姑娘。

        这是个无法规避的事实。

        方才慕兰递汤时,陵君行眼中分明有凌厉怒意闪过,可看到她的脸,立刻就压下了几分。

        自然并非是因为慕兰,而是因为慕兰那张与钟姑娘相像的脸。

        秦落羽其实倒并不生气,也不是吃醋。

        就是突然意识到,陵君行的心里,有些东西是无可替代的,也是不可能替代的。

        她纠结好一会儿,还是将盘桓心里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皇上要是有一天喜欢别人了,就告诉我,好不好。”

        她的神色很认真,这个请求也近乎卑微,“皇后这个位子我随时可以让的。就是一点,皇上千万别关我进冷宫,直接把我废为庶人,逐出宫去就行。”

        秦落羽自觉对陵君行提出的这个请求,还算是慎重考虑过的。

        毕竟以后如何,谁也说不好。谁也不能保证。

        至少先让陵君行心里有个数,以后就算真不爱了,或许他也会念着今日的情分,放她出宫。

        但她没料到自己这句话说出来时,陵君行的脸色就沉了下去,沉得近乎可怕。

        他的声音也冷得可怕,“就这么不信朕?”

        “不是不信皇上。就是......”

        就是她还挺想活着的。

        感情有一天要没了,也别把人往死里整不是。

        她可不想落个裴蓁蓁那样的结局。

        若能好聚好散不是更好。

        只不过她瞥了眼陵君行,到底被他骇人的气场和沁人的寒意吓着了,没敢继续说下去。

        陵君行盯着她,一字字道:“说啊,怎么不说了?就是什么?”

        秦落羽被他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抿了抿唇,终究还是没敢说实话。

        她吭哧吭哧道:“就是......就是我吧,没什么安全感,容易瞎想,刚才随口一说,皇上......听听就好了。”

        见陵君行脸色仍是没有缓和,她连忙道:“我来是告诉皇上,大秦我先不回了,我跟着皇上一起回不夜都。”

        陵君行微愣,“不回?”

        “嗯,不回了。”

        秦落羽露出个笑容,“我这不是舍不得皇上吗。”

        这句话终于取悦了陵君行。

        他凝视她好一会儿,轻轻将她扯入怀中,近乎无奈地低声道:“你瞎想的那些,根本不可能发生。对朕,多一点信心。”

        他从来不会轻易对哪个女子动情。

        可一旦动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

        时间总会让她知道,他这一生,只会,也只能爱她一个人。

        再不可能有第二个女子,能走进他的心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