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13章 茫然1

第313章 茫然1

        秦落羽一下子就愣住了,转头看了那个慕兰好几眼。

        陵君行都说她和钟姑娘长得很像,那肯定就是真的很像了。

        怪不得。

        怪不得书里陵君行会对她一见钟情。

        怪不得陵君行会为了她,不惜废掉原来的皇后裴蓁蓁,顶着朝臣的强烈抗议,也要扶她上后位。

        她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默了片刻才道:“你打算如何安置她?”

        “她不是孤苦无依?”

        陵君行道,“朕想让她去昭王府照顾纪公子。”

        她和钟姑娘那么像,如果大哥看到她,或许,会有利于病情恢复。

        秦落羽倒是没想到陵君行会是这个想法。

        将她安置在纪公子身边,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不过,这可是陵君行的真爱,就这么送去纪公子身边,他以后不会后悔吗?

        秦落羽看了眼陵君行:“你想好了?别到时候后悔了。”

        陵君行:“朕为何后悔?”

        秦落羽又看了眼慕兰。

        她抱着琵琶,一直望着她和陵君行所在的方向,此刻对上秦落羽的视线,便露出一个浅浅的温婉笑容。

        “你看人家笑得多好看,还会弹琵琶呢。”

        秦落羽故意道:“不收进后宫给你做个妃子什么的?”

        陵君行漆黑的眸落在她身上,唇角微扬:“你......吃醋了?”

        秦落羽不说话。

        她发现自己心眼其实也挺小的,一旦确定心意后,完全不能忍陵君行对别的女人如何。

        陵君行将她拥在怀里,抬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低声道:“朕后宫有你,就够了。”

        秦落羽:“这可是你说的。”

        陵君行含笑:“嗯。”

        顿了顿,“刚才那些吃的,是带给朕的?朕怎么听到有人说了一句......”

        秦落羽咳了咳:“没有,你听错了。”

        回到府邸时,婵娟很是热心地领着慕兰去了房间,又将他们的身份都一一对她说了,嘱咐她许多要注意的地方。

        慕兰听得有些怔了,大概是没想到街上随手救了自己的人,身份竟然如此尊贵。

        婵娟回来时,对秦落羽道:“公主,慕姑娘她好可怜啊,她很小就没了母亲,十岁不到就跟着她父亲在街头卖唱,前不久她父亲又去世了,就她一个人……”

        秦落羽正在看一本医书,闻言眼都没抬,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

        “公主,咱们让她留在秋水宫好不好?奴婢问了她,她也很愿意呢......”

        婵娟是真的觉得慕兰可怜.

        方才她说起家里的事,说起这些年的生活,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太可怜了。

        秦落羽终于放下了医书,“婵娟,你现在好像挺喜欢自作主张的。”

        婵娟惶恐:“奴婢,奴婢错了......”

        公主一直都是心地非常软的人,以前在秋水宫,对身边的宫女都很照顾,从不肯苛待了她们。

        婵娟本来以为公主肯定是愿意收留慕兰的。

        可是乍然想到,以公主的性子,若是看到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姑娘在街头被欺负,肯定会出来帮忙出头的.

        可今天,好像公主一直没怎么说话,回来的路上也没跟慕兰说过话......

        婵娟忍不住小声道:“公主,你不喜欢慕兰姑娘么?”

        秦落羽淡淡道:“有吗?”

        心道情敌哎,她能喜欢才怪了。

        婵娟摸不透秦落羽的想法,讷讷道:“奴婢就是见她可怜,才忍不住帮她的,公主放心,奴婢以后再也不在公主面前提她了。”

        秦落羽没说话。

        慕兰是挺可怜的,不可怜,也不会博得陵君行的同情了。

        但可怜人也必有可恨之处。

        或许就是那么小就跟着大人走江湖卖唱。

        所以慕兰惯会察言观色,惯会装柔弱可怜。

        但必要的时候,对自己也够狠,轻易就能让男人对她弥足深陷,难以自拔。

        记得书里说,陵君行彼时与卫无忌骑马路过平凉城的街头,恰遇慕兰被恶少纠缠。

        她远远看到马上的陵君行气度尊贵不凡,竟不怕死地冲到了陵君行的马前,哭着跪下求他救命。

        她那么冲过去是真的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胆量的。

        因为骑马的人技术若是稍微差一点,很可能就会撞倒她,她很可能就会丧生在马蹄之下。

        万幸她遇到的人是陵君行。

        陵君行神色冷漠地及时勒住了马缰,本来并没有打算多管闲事。

        但,一眼看到她的脸,整个人就僵住了。

        她哭得梨花带雨,跪在地上哀哀求救,真是让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陵君行盯着她那张脸出了好半天神,然后,就救了她。

        本来陵君行只是让卫无忌安顿好她。

        岂料,她再次跪下来,哭得稀里哗啦,说愿意留下来,做牛做马报答陵君行的恩情。

        陵君行看着她那张和钟姑娘相像的脸,实在说不出拒绝的话。

        最后还是同意了留她在身边。

        慕兰借着端茶送水,时不时出现在陵君行面前。

        有一天还借着脚滑,摔倒在了陵君行怀里。

        在大军启程回不夜都前,陵君行下令犒赏三军。

        当晚陵君行喝醉了。

        然后慕兰借着侍候陵君行,就侍候到床上去了......

        第二天陵君行刚醒,就见慕兰流着泪跪在地上请罪。

        她哭着说她身份卑微,不该玷污了皇上,可她当时又不敢反抗如何如何。

        她说完这些话,转头就朝着房间里的一根柱子撞过去,额头都撞破了,满头是血。

        陵君行抱着她,叫了大夫来给她处理伤口。

        待她醒了,并没有怪罪她什么,也没有再让她去做那些婢女的活儿,但,也没再去见过她。

        她顶着脑门上的绷带,端着参汤又去了陵君行的房里,再一次哭得稀里哗啦。

        说什么要是皇上不理她,不想让她留下,她还不如死了什么什么的。

        陵君行对着她那张脸,又一次让了步,允她继续留在身边侍候。

        这之后,大军从平凉城启行回不夜都。

        路上大概也就一个月的时间,慕兰竟然就让陵君行对她生出了情意,死心塌地地爱上了她。

        陵君行回到不夜都的第一件事,就是封慕兰做了贵妃。

        这之后没多久,陵君行废去裴蓁蓁的皇后之位,力排众议立慕兰为后,对她极尽宠爱。

        原皇后裴蓁蓁与宸妃宗婉柔因了陵君行对慕兰的宠爱,联合起来对付慕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