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11章 慕兰1

第311章 慕兰1

        翌日醒来,秦落羽一说话,发现自己的声音都有点哑了。

        她颇有些恼怒地瞪了一眼含笑看着她的陵君行。

        这个男人还是那样爱吃醋,还是那样小气。

        不就是因为先前她昏迷时叫了几声“尚言哥”吗。

        昨夜就那样逼着她叫了他不知道多少声夫君。

        坏人。太坏了。

        秦落羽都有些不想理他了。

        偏偏婵娟进来服侍她洗漱时,还憨憨地问了一句:“公主,你嗓子怎么啦?不会又生病了吧?”

        秦落羽脸上都飞起红霞,干咳两声,“没有。可能,可能冀州城天气太干了。”

        “嗯,这里是太干燥了。北地也不怎么下雨,不比不夜都,不夜都的空气都水润润的。”

        婵娟说着,连忙跑去给她倒了杯茶,“公主你多喝水。”

        秦落羽:“......”

        故作镇定都镇定不下去了。

        待婵娟端着铜盆出去了,秦落羽再也忍不住了,转身恼羞成怒地对着陵君行就是一通乱捶。

        陵君行任她捶打了好一会儿,这才捉住她的手,忍笑道:“下次朕不会了。”

        秦落羽嗔怒地哼了一声:“下次,还想有下[新    www.biqule.vip]次?”

        嗯,且做梦吧。

        *

        秦落羽趁着陵君行处理政务时,带着婵娟和绝影就出府闲逛去了。

        暂时不想带陵君行玩了,她一个人先自在自在。

        北地民风豪爽朴实,街上风光与不夜都的奢华贵气大不相同。

        秦落羽对于不同地方的美食向来乐意尝尝,觉得好吃的,又每样多买了一份。

        虽然对陵君行有点小意见吧,但人家到底是她的夫君。

        给他带点吃的回去,嗯,好像也......应该。

        秦落羽选了好几样还挺可口的小吃,让店家包了。

        婵娟付了账,正要抱食盒,岂料绝影先一步伸手,将食盒搬走了。

        婵娟愕然地瞪着绝影:“你干嘛???”

        绝影说:“你不是看见了。”

        “我是看见了,可我奇怪你为啥帮我拿食盒?”

        婵娟伸手在绝影面前晃了两晃,“绝影,你看清楚了啊,我是谁?”

        绝影睨了她一眼,懒得理会她这样白痴的问题。

        婵娟狐疑地盯着他:“你今天真的很不对劲,你是不是生病了?”

        不仅主动帮她抱食盒,刚才?她看见街头一个做小糖人的特可爱,和公主停下脚步看了一会儿?还点评了一下哪个糖人最好看。

        不过想到那是小孩子的玩意,她和公主都没买。

        谁知过了一会儿,绝影就帮公主和她都买了一份,还都是先前她俩各自喜欢的那个。

        绝影给公主买,很正常。

        因为皇上肯定吩咐过他?要照顾好公主。

        可绝影给她买?就很不正常。

        这人以前非但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更别说给她买东西了。

        听婵娟说自己不对劲?绝影脸色微黑,干脆不理她?抱着食盒往前走了。

        婵娟一脸懵地转头对秦落羽道:“公主,你看到了没,我说他不对劲?他也没跟我急?就这么走了?真的很不正常哎。”

        秦落羽笑着点头?“嗯?是有点。不过我看他对你没什么恶意。”

        岂止没什么恶意?相比以前简直是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两人正说着话,街那头传来一阵骚动?一个男人的声音厉声喝骂着。

        “本公子让你唱春日醉是抬举你?你不唱也就罢了?本公子好心送你酒喝?你为何还泼了本公子一身?”

        “泼了本公子一身也就罢了?摔碎了本公子的玉扳指,你赔得起吗?”

        那说话的年轻男子一身富家公子打扮?又横又凶地拉着一个年轻女子的胳膊,“今天你必须跟本公子去官府走一趟,摔坏了本公子的东西?想一走了之,哪有那么容易!”

        这人一口一个本公子?言语之间极其嚣张,透着几分狂妄。

        那年轻女子穿一身桃红色旧衫子,怀里抱着一个琵琶,姿容甚是美丽,哭得泣不成声的。

        她哭着请求男子不要带她去官府,男子却得理不饶人般,强横地扯起她便往前拖。

        那女子“扑通”一声跪下来,“公子,是奴家错了,只要公子不送奴家去官府,奴家......奴家愿为奴为婢,侍候公子......”

        那枚玉扳指价格不菲,她根本赔不起。

        按律法,赔不起是要坐监的。

        可她一个女子,若是真进了监牢,怕是这一辈子也就毁了。

        那富家公子听了这话,笑得不怀好意:“这可是你说的,本公子可没逼着你。”

        他看向围观众人,得意洋洋道:“你们可都听见了。不是本公子逼她,是她摔了本公子的东西,赔不起,主动要为奴为婢侍候本公子的。”

        众人都是叹息摇头,却也没法说什么。

        婵娟看得气愤极了,“公主,我们要不要帮她一把?”

        秦落羽摇了摇头,示意她先等等。

        不知为何,眼前的一幕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

        嗯,好像,在书里见过。

        穿桃红色旧衫子,怀里抱着琵琶的美丽少女,当街被恶霸调戏欺负,这个时候,必须该有英雄来救美的。

        然后英雄和美女一见钟情,恩爱情深,双宿双飞,白头偕老......

        秦落羽想,嗯,刚才应该带着陵君行来的。

        书里他貌似就是在北地救了一个怀抱琵琶被纨绔纠缠的年轻女子,从此对这女子情根深种。

        后来不惜废掉裴蓁蓁的皇后之位,封了这个女子做皇后。

        如果她没记错,这个女子,名叫......慕兰?

        不过书里说的陵君行英雄救美的地方,好像是在平凉城。

        可现在陵君行平定大漠后,并没有在平凉城停留,而是来了冀州城。

        然后他的一生真爱,也跟着出现在冀州城了?

        看来秦落羽在这个世界的出现,虽然没能改变大剧情的走向,但多少还是改变了一些东西。

        这真爱都能从平凉城转场到冀州城呢。

        眼下这被恶少欺凌的美女出现了,这救美的英雄,是不是也该出现了?

        秦落羽四下望了望,没望见陵君行的人影。

        眼看着那个女子哭哭啼啼地要被拖走。

        她犹豫了一下,正打算让绝影去管管,婵娟这丫头已然暴脾气地冲了出去:“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