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09章 夫君1

第309章 夫君1

        陵君行倒也并不认为她这么称呼有什么问题。

        只是乍然听她不再像以前那样自称臣妾,有些不习惯而已。

        秦落羽抬起头来,很是认真地望着陵君行:“皇上,以后我不想称臣妾了。”

        陵君行微微讶然:“为何?”

        “因为我是我呀。我是皇上的妻子。”

        其实秦落羽真正的理由,近乎有点幼稚的可笑。

        她并非不懂入乡随俗,既然来了这个世界,那自然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矩。

        可好像她称我时,就可以将她和以前的三公主区别开来一样。

        称我时,她就不是原来的三公主,而是,来自异世的,真正的秦落羽。

        无论陵君行对以前的三公主如何,可现在爱上陵君行的,是秦落羽。

        决定留下来,留在陵君行身边的,也是秦落羽。

        她的这个理由,显然不能说服陵君行,反而让他更疑惑:“自称臣妾,就不是朕的妻子了?”

        “我不是皇上的臣,也不是皇上的妾,反正我就不想称臣妾。”

        秦落羽近乎有点无理取闹了,“我就想称我。”

        陵君行无奈地看了她一会儿:“随你。”

        秦落羽立刻甜甜地说了声:“谢谢皇上!”

        本来这事到这里也就该完了。

        可她也不知怎么,突然就问了一句:“皇上。你还记得我们大婚那夜,你没让我喝那碗参汤吗?”

        陵君行:“怎么?”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年少时,没有在洛城行宫遇到小时候的三公主,你还会不会拦住我,不让我喝那碗参汤?”

        可能每个女孩子一旦确定了所爱之人,心里总是希望,对方爱的就是自己,是全部的自己。

        秦落羽未能免俗地也问出这个问题时,心里有些小小的忐忑和紧张。

        她心想,不管陵君行回答什么,她都接受。

        哪怕。陵君行真的只是将她当做三公主?才会这样顺着她宠着她,她也全都接受。

        没办法?谁叫她对陵君行动了心呢。

        可是心里,到底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甘心。

        想要问一问,如果没有年少那段往事,他会不会,对她也有所不同。

        她怕陵君行为了哄她说出违心之言?很是郑重地又强调了一句:“我要听真话?不要听假话。”

        陵君行如实道:“不知道。”

        秦落羽:“......”

        额,好吧。就知道是这样。

        所以从此还是死了心吧?不要妄图与年少的三公主争陵君行的真心了。

        却见陵君行想了好一会儿,又道:“应该?还是不会让你喝那碗参汤。”

        秦落羽眨了眨眼:“为什么?”

        陵君行瞧着她晶晶亮的眼,“可能,因为你毫不生分的喊朕夫君?还在朕面前傻乎乎演了一场洞房之夜?”

        秦落羽:“......”

        所以这算是惊喜吗?

        她连忙道:“那皇上也不怪我在酒水里下药?不怪我害得殿下被雷琮他们抓住?”

        “怪。”陵君行道?“所以朕当时的确想过杀了你。”

        “那为何后来没有杀?”

        “在临光殿你帮朕处理了伤口?便算?功过相抵了。”

        陵君行的答案,可以说超出秦落羽的预期。

        可人总是贪心不足?得到了之后还想得到更多。

        所以她又接着问了下去:“皇上?我可不可以问问?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就?对我开始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是什么时候?”

        陵君行深深地看着她,“今天问题怎么这么多?”

        秦落羽撒娇:“可我想知道。皇上你就告诉我好不好?”

        陵君行一直没说话。

        就在秦落羽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时?却听男人低声道:“大概,是在安城的时候?”

        秦落羽愣了愣,下意识道:“安城?那么晚吗?”

        她和陵君行曾两次到过安城?第一次是洛城大婚之夜的兵变后,陵君行带着她短暂在安城停留。

        第二次?是陵国与大秦订立结盟交好条约时,他们也在安城住过一段时间。

        第一次她和陵君行没待几天,而且那时在众人眼里,她是害得先帝和八万骁骑营将士战死洛城的罪魁祸首,陵君行那会儿绝对不可能喜欢她的。

        可是第二次......也未免太晚了吧。

        嗯,果然爱情里谁先动心谁先输。

        她现在就是输的那一个。

        岂料陵君行瞥了她一眼:“晚?那时朕和你大婚,也不过三天而已。”

        秦落羽愕然:“三天?”

        陵君行:“嗯。”

        秦落羽这个震惊,大婚第三天,他就......对她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了吗?

        她努力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大婚第三天,发生了什么。

        在安城的第一天晚上,她没地方睡,是在陵君行的床边将就了一晚。

        他当时伤得很重,昏迷不醒,好像还做了噩梦,握住她的手不放。

        第二天晚上,她好像是在伤兵营里度过的,一直跟着那个军医救治伤患,好像一直忙到了大半夜。

        后来有个伤兵突然对她发难,是卫无忌和陵君行及时赶过来救了她。

        她好像还趴在陵君行怀里哭了一场,彼时她受伤了,陵君行还给她涂药来着?

        秦落羽有点懵:“所以皇上当时为什么会喜欢我?”

        陵君行闭了闭眼,她的问题,真的好多。

        秦落羽扯了扯他的袖子:“皇上?”

        陵君行忍了一会儿,到底还是道:“......不知道。”

        也许,是看见她救治那些伤兵,满身血迹斑斑的时候。

        也许,是她趴在他怀中,委屈得哭泣不止的时候。

        再也许,是他在梦里抓住了她的手,无意间却走出了那场噩梦的时候?

        情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深。

        想要说清楚为什么喜欢她,似乎,有些困难。

        秦落羽“哦”了一声,感觉自己今天可能是收到了留在这个世界最大的惊喜。

        她很是心满意足地躺下,准备睡觉。

        陵君行:“还有什么问题?不如一并都问了?”

        秦落羽摇头,“没了。”

        是真没了。

        以前这个问题,她从来不敢问。

        可以后她不走了,从此就要留下来了,所以她鼓起勇气还是问了。

        答案让她意外,也让她惊喜。

        她真没有什么问题要问了。

        陵君行黑眸深深地凝视着她:“那现在,该轮到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