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08章 情深不负2

第308章 情深不负2

        客栈老板今日突然接到一笔大单,还得了做梦都想不到的超大一笔赏钱,此刻乐得合不拢嘴。

        “姑娘在我们客栈好像只住了一天吧,没想到对我们客栈的饭菜这么念念不忘,实在是小人的荣幸啊。”

        秦落羽:“......”

        转头去看陵君行,使劲儿瞪了他一眼。

        陵君行眼中带笑看着她:“不是你说舍不得这家客栈饭菜的?你若是喜欢这饭菜,便让那厨子一起回不夜都也行。”

        秦落羽无语:“那我喜欢那桃花林,你是不是要把那片桃花林都带回京都?”

        陵君行考虑了一下:“也未为不可。”

        秦落羽:“......”

        不跟这人说话了。

        做皇帝了不起吗。

        做皇帝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不过转念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

        额,好吧。

        在这个时代,做皇帝好像还真是可以为所欲为。

        这么多饭菜他们俩自然是吃不完的,秦落羽留了两个人吃的菜,其余的让婵娟都拿去分给骁骑营的将士了。

        “皇上,北地的蛮人,都被赶走了吗?”

        秦落羽想起四公主秦素菡,忍不住道,“骁骑营应该抓了很多俘虏吧?有没有——”

        陵君行说:“没有。”

        秦落羽愣了愣:“我还没说是谁呢,皇上怎么就知道没有?”

        陵君行神色很是平静:“你不是问萧尚言?”

        秦落羽又好气又好笑,虽然她的确也比较关心萧尚言的下落,但此刻问的还真不是他。

        陵君行对萧尚言这个人,好像格外敏感在意。

        什么时候,萧尚言才能不成为她和陵君行之间的隔阂,什么时候,他们不要这样谈萧尚言就色变啊。

        想到自己在昏迷中的确稀里糊涂喊了别人的名字,秦落羽多少还是心虚的。

        她想了想,还是解释:“皇上,上次喊名字的那事,真的是个意外。我和萧尚言之间根本没什么的,我不可能喜欢萧尚言......”

        陵君行“嗯”了一声:“朕知道。”

        他反应越是平淡,秦落羽越有些怀疑,越发怕他只是表面装作不介意而已。

        她故意道:“我要说我问的是萧尚言,皇上是不是又该生气了?”

        陵君行说:“不生气。”

        这回轮到秦落羽诧异了:“为何?”

        上次不是因为萧尚言都气得要废后了吗?这怎么可以这么平静了?

        陵君行深深地看着她,“因为你喜欢的人不是他。”

        秦落羽实在是出离意外了,这怎么去了一趟大漠,陵君行就能想得这么明白了?

        都知道她喜欢的人不是萧尚言了?

        她连忙问:“那皇上说我喜欢谁?”

        陵君行看了她一眼,“你喜欢朕。”

        秦落羽:“......”

        天哪,总算能看出来了吗?

        总算不会乱吃醋了吗?

        秦落羽好奇问:“皇上怎么知道的?”

        陵君行:“那夜朕送你回去时,你自己说的。”

        秦落羽呆了呆,脸一瞬间红透,“不可能。”

        她怎么完全不记得。

        她就记得自己好像哭着说了句对不起,然后亲了他?后来他抱着她,一直亲了好久。

        后来她就好像睡过去了?她根本没说过喜欢他吧?

        陵君行眼眸深深:“那夜你主动亲了朕,亲完你说的。”

        趴在他怀里半昏半睡的,闭着眼一直哭,边哭边说对不起。

        后来总算不哭了,却突然喃喃地说了一句:“皇上?你别生气好不好?我不喜欢萧尚言的......”

        他眸光微动?忍不住低声问她:“那你......喜欢谁?”

        她蜷在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脸颊烧得红彤彤的,闭着眼含含糊糊地说:“我喜欢的人?是皇上啊。”

        ......

        秦落羽这次连耳朵尖都红了。

        生病加失恋的时候好阔怕,什么姿态都放得下,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不过倒也没说错。

        她喜欢的人?的确是皇上。

        从来都是?一直都是。

        他的情意?以前她不敢接受。

        可以后?她不会再辜负。

        秦落羽咳了咳,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往陵君行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嗯?皇上吃菜。”

        陵君行却还是回答了她之前的问题:“朕先前以为萧尚言是有意半途丢下你?的确没打算放过他。不过?这次朕在大漠?并未遇见他。”

        或许是知道陵国大军前往大漠的消息,萧尚言并没有回大漠?竟是就此消失了。

        秦落羽沉默了好一会儿。

        萧尚言和陵君行之间,地位立场各自不同,注定了必有一战。

        而双方实力悬殊太大?输的一方,一定会是萧尚言。

        在这个世界里?很多事,或许本就无可避免。

        不论以前如何,以后,萧尚言于她,都该是不相干的人了。

        “皇上,以后,萧尚言的事,可以不用告诉我的。”

        秦落羽认真道:“我只希望皇上能好好的,只希望皇上以后能一直陪着我,这就够了。至于萧尚言,他身边有我四妹妹,我方才想问的,是我四妹妹的下落。”

        陵君行想了想,道:“我听无忌说,当时蛮人护着一个女子逃出平凉城,后来在大漠,无忌追击蛮人时,也见到了这个女子,蛮人称她为四公主,想来就是你四妹妹?”

        秦落羽连忙点头:“对,我四妹妹当时就在平凉城。”

        “她无事。”陵君行道,“随蛮人撤往极北之地了。”

        秦落羽心里多少放了心,秦素菡还活着就好。

        吃过饭,时候已是不早,陵君行那边还有朝廷奏报要看,秦落羽便先回房了。

        之前那四个月她天天失眠,觉都睡不好,眼下和陵君行重归于好,心情很是开心,洗漱完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将自己抱在怀里,她虽然知道是陵君行,不过还是一下子就清醒了,下意识道:“皇上?你怎么来啦?”

        陵君行脸色微黑:“朕不能来?”

        “能能能。”秦落羽乐了,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我忘了你是皇上了。”

        嗯,还是她夫君。

        陵君行挑眉:“说起来,你既知道朕是皇上,为何今天见到朕,却不肯称臣妾了?”

        她今天一直都是说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