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07章 情深不负1

第307章 情深不负1

        四月春风恁多情,拂过桃花如雨,桃枝轻颤。

        桃花树下,人也多情。

        春日明媚的阳光照进桃林,照着这一树树嫣粉的桃花。

        也照着那飘飘洒洒的桃花花瓣中,紧紧相拥的一对璧人。

        两人也不知抱了多久,才总算分开来,秦落羽的脸颊已如这桃花一般红透。

        陵君行含笑道:“所以你以为朕不要你了,才特意让玉衡教了你那首曲子,方才吹曲子,还吹哭了?”

        秦落羽又羞又窘,“皇上你还说呢,你既然没废后,为什么去大漠好几个月,都不知道给我写封信来?军情都可以传回,写封信给我,就不可以吗?”

        陵君行说:“自然可以。只是......”

        “只是皇上太忙懒得写,对不对?”

        秦落羽撇撇嘴,“皇上压根就没想过给我写信,是不是?”

        估计他脑子里都想着战场上那点事了。

        毕竟和蛮人那一战,应该挺耗费心力的。

        书里说这场战争打了快一年多,谁知道陵君行这次去,竟然四个多月就彻底平定了。

        陵君行默了片刻,才道:“不是懒得写。朕只是......不知道该写什[    www.biquger.me]么。”

        军情忙固然是一方面。

        但每每提笔,想要给她写信时,却发现太多话,不知从何说起,也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说。

        写到最后,终只是对着一张空白的纸出神半日,半个字也不曾落下。

        秦落羽:“......”

        心道不知道该写什么?

        这个回答,还不如不回答呢。

        出了桃林,秦落羽上了马车,故意道:“皇上,那我就回大秦啦?”

        陵君行:“......好。”

        秦落羽笑得灿烂:“嗯,那我们出发了。皇上,再见。”

        叫他害她白白受了四个月的煎熬?四个月啊。

        四个月的魂不守舍,四个月的食不知味?睡不安席。

        简直都不知道她怎么熬过来的。

        怎么着也得小小惩罚他一下。

        陵君行默了片刻,“什么时候回来?”

        秦落羽想了想:“这个,说不好,怎么也得两三个月?要是住得开心,或者?四五个月?五六个月?嗯,一年也不是不可能......”

        陵君行脸色微沉:“不可以。两个月后?必须启程回来。”

        秦落羽:“皇上,从这里去大秦国都?走得再快也都要一个半月呢。”

        陵君行:“再住半月,正好回来。”

        秦落羽:“......”

        按照她的脚程,估计到了大秦没两天?就该回来了?根本住不了半个月好吧。

        好在?她也不是真的要去。

        车帘落下?马车往南而行。

        秦落羽算着时间,心想等车走个四五分钟?就停下?让马车调头回去。

        岂料?貌似车才走了一两分钟?身后就有马蹄声追来。

        车外的骁骑营将士行礼:“皇上?”

        秦落羽掀开车帘?果然便又看到了陵君行。

        他端坐马上,神色自若地对上秦落羽的视线:“前面就是云州城?朕想起在云州城还有些事要处理,便随你一起去一趟。”

        秦落羽忍住笑:“皇上要是急的话,不如先走?”

        陵君行:“朕不急。”

        顿了顿?终于道:“正好顺路,也好再?送送你。”

        秦落羽:“......”

        有点想哭是肿么回事。

        “皇上。”秦落羽说,“我觉得方才那片桃花林挺美的。”

        陵君行:“嗯?”

        秦落羽:“我有点舍不得,还挺想再看看的。”

        陵君行:“那......便再回去看看?”

        秦落羽点头:“冀州城客栈里的饭菜也很好吃,我也舍不得。”

        陵君行愣了愣:“你要是想吃......便回去吃。”

        秦落羽:“可我最舍不得的,还是......冀州城的人。”

        陵君行不解:“人?”

        秦落羽一本正经点头:“嗯,人。想到冀州城的人,我就更舍不得走了。”

        陵君行皱眉,“什么人?”

        秦落羽笑着道:“皇上你走近点,走近点我告诉你。”

        陵君行看了她一眼,还是下了马,走到车前。

        秦落羽从车窗里探出头去,凑近他耳边:“那个人,就是皇上你呀。”

        女孩呼吸温热,吐气如兰,酥酥麻麻地拂过他的耳边。

        陵君行浑身血脉似乎陡然贲张灼热起来,整个人都僵在那里动弹不得。

        秦落羽小小地恶作剧完,很是开心地道:“皇上你怎么不说话呀?”

        陵君行嗓子有些发干,好一会儿才沉声道:“你想让朕,说什么?”

        “我舍不得桃花,皇上说,便回去再看,我舍不得冀州城的饭菜,皇上说,便回去再吃。”

        秦落羽笑得不行,“那我舍不得皇上,皇上你又会说什么呀?”

        她这个问题,就是故意逗陵君行,故意为难陵君行的。

        这人向来感情沉敛不怎么外露,从来也不会说些情话什么的。

        明明这么久没见,他也该是很想她的,可她都说了想他了,他却不肯说一句他想她。

        明明眼巴巴从平凉城赶来送她,明明也是舍不得她走。

        可他愣是说不出一句舍不得她要她留下的话,还找个理由说有事要去云州城,顺路可以送送她。

        嗯,不是不肯说吗。

        倒要看看这个问题,他会怎么回答。

        陵君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想知道答案?”

        秦落羽连连点头:“嗯嗯,想知道。”

        陵君行的目光在她脸上流连片刻,最后,不经意掠过她嫣红粉润的唇,不动声色道:“晚上朕告诉你答案。”

        秦落羽疑惑:“......为什么要等晚上?”

        陵君行却不肯再说了,翻身上马,直接命马车折返冀州城。

        秦落羽故意道:“皇上,你不去云州城啦?不是还有事要去办吗?”

        陵君行淡淡瞥她一眼:“不是舍不得冀州城的桃花和饭菜,也舍不得朕?”

        秦落羽:“......”

        *

        有陵君行在,自然是不可能去客栈住的。

        他们落脚的府邸极大,园中杏花烂漫,桃李芬芳,倒是个很美的院子。

        秦落羽所谓舍不得冀州城那家客栈的饭菜,本只是随口一说。

        谁知道到了晚上,陵君行带她去偏厅吃饭时,就见满满一大桌子的各类菜肴和汤点,至少有七八十道之多。

        那客栈的老板也在,满脸堆笑站在一旁,“姑娘,我们客栈的菜点全在这里啦。姑娘喜欢吃哪道,便告诉小人,不够吃的话,小人让厨子再做。”

        秦落羽:“......”

        陵君行当她是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