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06章 桃花林2

第306章 桃花林2

        那袭玄色身影似是怕打扰了秦落羽,缓步进了桃林,走到秦落羽身后不远处,目光深深地凝视着女孩的背影。

        秦落羽犹自沉浸在曲子的伤感思绪中,浑然不觉。

        风拂过桃林,淡香萦绕,落英缤纷,地上积了一层厚厚的花瓣,踩在上面软绵绵的。

        秦落羽的发上,肩上,已然落了好多桃花瓣。

        而她犹自一遍遍地吹着这首曲子,不曾察觉身后之人的到来,也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

        陵君行怀疑自己如果不打断她,她可能会一直这么吹下去。

        “你打算,吹到什么时候?”

        低沉的,近乎无奈般的温柔的声音响起时,笛声猛地戛然而止。

        秦落羽惊得手里的笛子都差点掉了。

        她好像,听到了陵君行的声音?

        秦落羽定了定心神,回头望去时,就看到一袭玄衣的男人,正站在桃花林中,定定地望着她。

        秦落羽一下子傻掉了,呆呆看着他,脸上的泪都忘了擦。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这还没到晚上呢,怎么就做梦了?

        难不成,是幻觉?

        可若是幻觉的话,未免也太真了。

        因为这“幻象”竟然还朝着她走过来了,停在她的身前,用那种她熟悉的,带了宠溺般的温柔眼神,居高临下地低眸望着她。

        那双漆黑的眼里,映出满地缤纷的桃花,还有她呆呆的模样。

        “幻象”不仅这样温柔望着她,还抬手轻轻地帮她擦掉了眼泪,轻叹般道:“怎么又哭了?”

        秦落羽:“......”

        好一会儿,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怎么来了?”

        他不是在大漠吗?

        怎会......出现在这冀州城外。

        陵君行的目光却仍是落在她身上,仿佛看不够般?看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来送你。”

        来送她?顺便......见见她。

        很想见见她。

        大漠里行军的四个多月,一百多个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想着见她。

        北地的情况一定,他便将战场收尾工作交给了卫无忌?提前匆匆赶回?几乎日夜兼程。

        岂料赶到时,她已经不在?薛玉衡正要走。

        “娘娘昨天一大早就回大秦了,在下照顾的任务顺利结束。”

        临时跑路被抓个正着?薛玉衡也不慌,笑嘻嘻地,“对了?我还额外完成了新的任务?帮娘娘学会了皇上当初最喜欢吹的那首离歌——哎皇上你这是什么眼神?是娘娘主动找我要我教的......”

        问清秦落羽南行的路线?陵君行几乎没有停歇,立刻就打马往南?一路疾奔过来?总算在这冀州城外?见到了她。

        秦落羽却不知道陵君行的心思?听到“来送你”这三个字?心情有点复杂。

        既要废后,既要她回大秦?又亲自赶来送她,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而终究却没有问什么?只是低声说了句“谢谢”。

        一时之间,两人一站一坐?竟相对沉默无言。

        春风吹过桃林,花瓣纷纷扬扬打着旋儿落下,好一场美丽的桃花雨。

        秦落羽低着头,望着地上那越积越厚的桃花失了好半天神。

        虽然有心想要和陵君行多呆一会儿,可她也知道,总这么呆着,也不是办法。

        她默默站起身来,想抬头去看陵君行,却又怕,自己一看他,就会忍不住想流泪。

        到底还是低着头,轻声道:“皇上既是送过了,那我,便走了。”

        陵君行的声音有些低沉:“好。”

        听到这个“好”字,秦落羽自嘲地无声笑了笑。

        她刚想什么呢。

        竟然会有那么一点期待,竟然会以为他改了主意,此来是为了挽留她。

        他真的只是来送她的,仅此而已。

        两人默默地朝着桃花林外走去,各自似乎都有心绪,若有所思,心不在焉。

        秦落羽一不留神踩到了低洼处,身形只是稍稍踉跄了一下,下一刻,已然被男人一把扶住,将她揽在了怀里。

        她惊愕抬头,对上陵君行漆黑的眸,那眸里,蕴的是她看不懂的沉默与......深情?

        秦落羽的心扑通扑通跳起来,先一步别开了视线,很是不自在地退开几步。

        两人继续沉默地往外走着。

        陵君行终于开了口:“什么时候回来?”

        秦落羽怔住:“回来?”

        她这个反应让陵君行皱了眉头,“你想在大秦住多久?”

        都没想过回来的时间吗?

        秦落羽:“......”

        看到女孩呆呆不知所措的样子,陵君行微微叹气,“朕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既是想家,你回大秦住一段日子,也无妨。”

        顿了顿,他又道:“只是,不要太久。”

        太久了,他会想她。

        会很想很想她。

        秦落羽眨了眨眼,“皇上,你,你还要我回来吗?”

        陵君行的眉头狠狠蹙了起来:“你不想回来?”

        秦落羽摇头,有些愣愣地说:“可是皇上不是都下诏要废后了吗?”

        陵君行看着她,“朕什么时候下诏了?”

        “皇上上次亲口说的,说礼部会下废后诏书......”

        陵君行:“......”

        薛玉衡没告诉她,给礼部和大秦的两封信,他让卫无忌作废了?

        可就算没告诉她,马车上送她回去那一夜,他的态度还不够清楚吗?

        他要是真决定废后,会亲自送她回去,会那样吻她吗?

        陵君行颇有些无奈:“那是朕气头上的话,朕何时真打算废后了?”

        “可皇上留下了骁骑营的将士,还说只要我想回大秦,便让他们送我回去......”

        “你不是想家?民间女子都可以回娘家,你若想家,自然也可以回大秦去看看。”

        “......”

        原来,是这样吗?

        秦落羽眼里泛起水光,再开口时,唇角却不由微微扬起:“所以,皇上,还是要我的,对吗?”

        陵君行微怔,“朕当然要你。”

        秦落羽那不争气的眼泪又开始啪嗒啪嗒落下来。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是止不住。

        陵君行柔声道:“怎么了?”

        “没什么。”秦落羽又是哭又是笑,“就是,这么久没见皇上,我......好想皇上。”

        惊喜来得太过猝不及防,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

        陵君行眸光微深,抬手将女孩紧紧地拥进怀里。

        这么久没见她,他,又何尝不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