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05章 桃花林1

第305章 桃花林1

        薛玉衡神情轻松地招手:“洛兄走了,明日我也该回不夜都了。洛兄,再见。”

        薛玉衡早就想回不夜都了,奈何皇上让他务必留在这里照顾秦落羽,他只能留下。

        现在秦落羽要回大秦,他自然一刻都待不了,巴不得立刻就返回不夜都。

        秦落羽露出个笑容:“师兄,保重。”

        马车走出一段距离时,秦落羽忍不住回头张望,却见薛玉衡那家伙早拍马往回跑了。

        心道上次在不夜都送别时,他还追出两步,说了声保重,和师父站在隐医堂门口望着马车走远,迟迟没有进屋。

        现在竟然好像巴不得她赶紧走一样。

        啧,也是个没良心的家伙。

        四月天,北地正是仲春时节,算得上是出行最舒服风景最美丽的时候。

        秦落羽没拒绝那些骁骑营将士的护送,反正他们也只是送她到大秦,到了大秦,他们也就该回了。

        何况有了他们的护送,秦落羽还可以放心大胆地赶夜路,完全不用怕什么了。

        一路往南而行,她的心情倒也慢慢从低落中恢复了许多。

        回想自己这几个月在平凉城中的种种表现,莫名好像失恋般丢了魂儿似的,不由又是好笑又是唏嘘。

        以前她没少幻想过自己会喜欢什么样的人,自己的初恋会是什么样。

        谁能想到她这辈子喜欢的第一个男人,竟然是个求而不能得,注定要分离的人。

        这要是个普通人吧,人家提出分手,她可能还会死皮赖脸地追一追,挽救挽救。

        怎奈人家是帝王,一言不合就废后,平日里连面也不是轻易能见到的。

        想要死皮赖脸地挽回,人家都不给这个机会。

        额?所以就这么放下,也挺好的。

        *

        不过三四日功夫?马车便到了冀州城。

        当日被战火摧残的冀州城,城墙上还有被烟熏火燎过的痕迹,但城内还算繁华热闹,人来人往,很有生机。

        或许是骁骑营将士们阵仗略有点大?进城的时候引起了些许注意。

        秦落羽一行刚在客栈中落脚?竟然就来了熟人。

        婵娟出来给公主打水洗漱时,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熟人。

        婵娟还记恨着绝影上次将她打晕了扔在乾元殿屋顶?害她被冻了大半夜,后来跳下来还摔脱了脚踝的事?所以哪怕他乡遇故知,婵娟也没有什么太好的脸色。

        不过绝影向来是跟在皇上身边的,此刻突然出现在这里?肯定是皇上派他来找公主的?没准是来送信什么的。

        婵娟瞥了眼绝影?也没理他?端着铜盆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准备去叫公主出来见他。

        岂料绝影身形微闪?便拦在了她面前。

        婵娟下意识就退后两步?警惕地盯着绝影?“你想干嘛?”

        出乎她意外的是?以往见到她每次都冷着一张脸的绝影?此刻,竟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婵娟等了一会儿?见他只是不说话,便绕过他:“我去叫公主。”

        绝影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我不找公主。”

        婵娟:“你不找公主找谁?”

        绝影踟蹰片刻:“我......找你。”

        婵娟惊悚地往后退了两步:“你找我干嘛?”

        绝影好像是遇到什么为难事似的,憋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上次那药......谢谢。”

        婵娟有些莫名其妙,什么药?

        还有绝影谢她?什么鬼?

        这个人的嘴里,竟然有一天也能对她说出个谢字?

        简直是稀奇了。

        她刚要开口,就听秦落羽在里面叫她,婵娟顾不得理会绝影,赶紧走了。

        “公主,刚绝影来了,我还以为他是替皇上送信来的。”

        婵娟走进房里,将铜盆放下,“可他又说不找公主。”

        之前听薛玉衡说,绝影因腿伤,没有跟随陵君行去大漠,而是一直留在冀州城养伤。

        秦落羽也没怎么在意,“可能他是来找那些骁骑营将士的?”

        婵娟“哦”了一声,“感觉绝影奇奇怪怪的,他还对我说了句谢谢呢。也不知道他谢个什么劲儿。”

        谢她没继续再跟他较劲,没再缠着他找他麻烦?

        哎,男人啊,真是搞不懂。

        秦落羽想了想,也想不出绝影为何要对婵娟说谢谢。

        “他肯定吃错药了。”

        婵娟很是笃定地补了一句,“没准晕头了,把我认成别人了。”

        秦落羽有些好笑,起身出来想问问绝影的伤怎么样了,却没见着他人,竟是已经走了。

        翌日。

        马车驶离冀州城,城外不远处竟有一片开得正是绚烂的桃花林。

        秦落羽无端想起平凉城府邸里的那株桃花,便让人停了马车,在这桃林边歇息一会儿。

        回头遥望冀州城,高大庄严的城墙掩映在蓝天白云下。

        秦落羽不由想起上一次,她跟着萧尚言上城楼时,陵君行便立于十万兵马前,与她遥遥相望的一幕。

        如果她没有被萧尚言强行带走,也没有被陵君行救回,那结果会是什么样呢?

        嗯,不管结果如何,反正她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几个月过去了,都还怅然若失心有戚戚。

        秦落羽进了桃花林,挑了个地方坐下了。

        本想歇一会儿就走,可低头看着手边的小竹笛,一时没忍住,又吹起了那首离歌。

        这首离歌的歌词其实是一首短诗,书里有写过,秦落羽还记得。

        那歌词,倒是挺符合她现在的心情的。

        【悲歌一曲兮伤别离,风流云散兮只在朝夕。

        人生一世兮如朝露,天地茫茫兮何处可栖。

        何所惜兮何所忆,

        伊人影逝兮无迟疑。

        萧萧秋风起,

        草木何离离。

        放眼长空里,

        此生难适意。】

        还真是一首伤感的歌词啊。

        曾经陵君行吹这首曲子哄年幼的三公主,结果三公主听了一会儿就难过得哇哇大哭。

        而今秦落羽吹这首曲子不过吹了一会儿,发现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了。

        哎,钟姑娘当初怎么会教陵君行吹这样伤感的曲子。

        害得她吹着吹着都哭了。

        官道上,几匹骏马疾驰而来,在马车边停下,其中一袭玄色身影利落地翻身下马。

        看见来人,婵娟惊喜不已,正要去叫公主,却被来人制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