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04章 竹笛

第304章 竹笛

        秦落羽手里的药碗晃了晃,药汁洒出来,滴落在被子上,洇出大片的水渍。

        “公主你没事吧?”

        婵娟连忙接过药碗,发现秦落羽没被烫到哪儿,赶紧将打湿的被子抱走,换了一床新被子帮秦落羽搭好。

        不经意抬头看到秦落羽的脸,竟是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婵娟吓了一跳,转身就要去叫薛玉衡。

        秦落羽没让她去,“我躺会儿就好了。”

        她把剩余的药喝了,然后神色很是平静地自己盖好被子躺下了。

        心想,果然那只是一个梦而已。

        还是个一厢情愿自作多情的梦。

        傍晚薛玉衡过来诊脉的时候,刚提了一句:“昨晚是皇上......”

        “我知道。”秦落羽笑了笑,“不用说了。”

        薛玉衡见她神色自如,想着婵娟应该将昨晚的事都告诉她了,便没有再说什么。

        帝后之间的事,他终究不便掺和太多。

        秦落羽这场病反反复复,断断续续养了一个多月,才算彻底好利落。

        北地的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但出门还是很冷。

        其实秦落羽早就该走的,只是她也不知自己到底在磨蹭什么。

        第一次收拾东西准备走时,婵娟说,“现在刚开春,路上肯定很冷,公主还是等暖和点再回大秦吧。”

        秦落羽便真的听了她的,决定等暖和点再走。

        第二次收拾东西准备走时,婵娟说,“这都过去两个多月了,皇上他们是不是快回来了,公主要不要再等等?”

        秦落羽默了片刻,还真就让已经套好的马车又卸了鞍子,打算再等等。

        这一等,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秦落羽第三次收拾行李时,听到薛玉衡百无聊赖地在院中吹一首曲子。

        那是陵君行曾经吹过的那首离歌。

        秦落羽怔怔地听了好久?听着听着,到底还是又将行李收了起来?决定再等一等。

        于是一个月,便又过去了。

        期间听薛玉衡说,前线一路大捷,蛮人元气大伤,几被陵国大军逼得无立足之地?不得不奔往更北的雪地荒原。

        以后他们想要再回来骚扰陵国边境?怕是不大容易了。

        秦落羽走在街头的时候,街上的老百姓都喜笑颜开?议论着前线的大捷。

        城中的柳树抽了嫩绿的芽,桃花的花骨朵已然在枝头初露。

        然而大军仍旧没有回来。

        住在府邸偏院里的那些骁骑营将士?虽然无事可做,但每日都会准时操练。

        他们已经脱了厚重的外袍,穿着单衣训练了?饶是如此?还是热得满头大汗。

        院子里的一株桃花开了。

        一树嫣红的粉色?风一吹?有花瓣悠悠飘落。

        秦落羽站在这株桃花下,看着那飘飘洒洒的花瓣?心想?她好像真的该走了。

        已经是平凉城的四月了。

        天气已经足够暖和?她也已等得足够久了。

        再一次收拾行李时?秦落羽的目光落在一支小竹笛上?失了好一会神。

        当日在洛城行宫时,陵君行把自己关在冰冷的临光殿?吹了好久的曲子。

        她为了不让陵君行在那里受冻,故意要他将这支笛子送给自己。

        他便真的送给她了。

        从不夜都走的时候,秋水宫里的东西她什么都不曾带?只拿走了这支小竹笛。

        可惜,她却不会吹那首曲子。

        *

        “想要我教你吹那首离歌?”

        听到她的要求?薛玉衡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点头,“行,可以。”

        目光落在她手中那支小竹笛上,薛玉衡想笑:“洛兄,你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小竹笛的?怎么像是给小孩子削着玩的。”

        秦落羽说,“就是给小孩子削着玩的。”

        当年钟姑娘给陵君行削竹笛时,陵君行不过只有十二岁,也算是个孩子。

        薛玉衡打量着那竹笛,隐约觉得眼熟。

        “这竹笛,怎么像是皇上的?”

        他从秦落羽手里将竹笛拿过去,细细打量一番,然后很是肯定地下了结论:“就是皇上的,没错。”

        秦落羽怔了怔,“你怎么知道?”

        这小竹笛,不是当初陵君行在洛城行宫随手削的吗?

        薛玉衡该没见过才是。

        “这竹笛是皇上当年亲手削的,以前皇上经常用它吹曲子,我怎会认不出。”

        薛玉衡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笑道,“你不知道,当年皇上吹曲子还就只吹一首,就是你要我教你的那首离歌。”

        “哎,反反复复的吹,十次去昭王府找他,八次都能听见,我耳朵都听得起茧了他也不换,久而久之我都学会了。”

        “后来皇上创建骁骑营,就没再见他吹过。不过这竹笛他一直都带在身边的,算起来跟了皇上也快十年了。”

        秦落羽觉得薛玉衡应该是搞错了,“这竹笛是皇上在洛城削的,不是你说的那支竹笛。”

        “就是我说的那支竹笛,一模一样。”

        薛玉衡指给她看竹笛上的颜色,“这绿色是经特殊工艺处理后,保留下来的竹子翠绿。要真是在洛城削的竹笛,现在这翠绿早该变色了,可你看这翠色,半点没变。”

        他说着,有些讶然地看了眼秦落羽,“这小竹笛皇上当年可是宝贝得很,以前都不让我和无忌碰的,皇上竟然送给你了?”

        秦落羽好半天没说话。

        陵君行一模一样地复制了钟姑娘曾经送给他的竹笛,还让人用特殊的工艺,保留了竹笛的翠色。

        他带着这支竹笛在身边,整整十年。

        然而她要,他便毫不迟疑地给了。

        秦落羽鼻腔里有些泛酸。

        借着学这首离歌,她又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呆了好几天。

        然而这首离歌很短,又是薛玉衡教,便是再怎么放慢速度去学,四五天的功夫,她这个音乐外行竟也可以吹得很不错了。

        秦落羽终于决定要走的这天,薛玉衡送她到城外:“真不等皇上回来了?”

        秦落羽摇了摇头:“不等了。”

        书里说过,陵君行这个人,一旦做了决定,绝无可能再更改。

        就算真的等到他回来,怕也改变不了废后的结局,反而只会让自己更难堪。

        她已经耽搁得太久了。

        对秦落羽的答案,薛玉衡倒也不以为意。

        只是短暂的离别而已,娘娘早去早回,说不定正好赶上和皇上一起回不夜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