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02章 真相(月票+元旦加更)

第302章 真相(月票+元旦加更)

        秦落羽浑身都冻得没了知觉,感觉身体都仿佛不是自己的。

        她先是冷得直打哆嗦,后来便觉得有些热,再后来,又是彻骨的冷。

        军营门口的灯好似摇晃起来,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

        秦落羽感觉自己站不住了,终于摇摇晃晃倒了下去。

        她听见有脚步声朝着自己奔过来,有人抱住了她,卫无忌的声音在喊她娘娘。

        秦落羽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倒并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只是觉得有些难过。

        难过她今晚终究还是没能等到陵君行。

        难过她到底还是没有跟陵君行解释清楚。

        也难过自己终于决定留下时,却到底还是没有留下来的理由,到底,还是不得不离开。

        所以他骑马进军营时的那遥遥一瞥,便是他和她的最后一面吗?

        *

        薛玉衡为秦落羽把完脉,转过身来时脸色很有些难看:“你们这是生怕我太闲,故意给我找事做是吗?”

        卫无忌没介意他的态度,道:“有你在,娘娘这病肯定能治好。”

        他也不知道这话是在宽慰自己,还是在宽慰旁边沉默不语的皇上。

        “我是人间的大夫,不是天上的神仙!”

        薛玉衡怒道,“她病还没好彻底,你们却让她在这种天气里站了一天,卫无忌,你还是人吗?”

        他自然不能说皇上,只能将矛头对准了卫无忌。

        卫无忌无辜死了,却还只能点头:“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看护好娘娘。娘娘这病,你能治好的对吧?”

        薛玉衡狠狠剜了他一眼:“尽力而为!”

        他气冲冲地撩开门帘出去了,卫无忌连忙跟着也出去了。

        陵君行坐在床边,望着脸颊烧得通红滚烫的秦落羽,漆黑的眸子晦暗难明。

        他发现自己有时真的看不懂她。

        不是念念不忘想要回家吗?

        不是宁可什么都不要,也要逃离不夜都吗?

        他现在放她走,她却为何又不肯离开?

        这样冷的天,固执地在军营外等了一天?从早等到晚,她到底......傻不傻?

        薛玉衡很快煎好了药进来。

        陵君行扶起昏睡中的女孩?将药一点点喂了下去,又扶着她躺下,替她盖好了被子。

        默了片刻,陵君行道:“待会,玉衡你送她回去。”

        这里是军营?明日大军就要开拔?她呆在这里多有不便,也没人照顾。

        薛玉衡脸色仍旧不是太好?“皇上今日为何不肯见她一面?”

        陵君行淡淡道:“朕为何要见她?”

        “她是皇上的皇后。”

        薛玉衡不可思议道,“皇上见她一面?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陵君行沉默片刻,“朕已同意送她回大秦,她很快不是朕的皇后了。”

        “皇上要废后?”

        薛玉衡强自压着怒气?“就因为她当日擅离不夜都?还是因为她在昏迷时叫了萧尚言的名字?”

        陵君行冷冷看了他一眼?“因为她心里早就另有其人?朕不愿强人所难。”

        薛玉衡简直要气笑了?“皇上你问过她了?你怎么知道她心里另有其人?”

        陵君行不欲与他做口舌之辩,懒得理他?起身便要走。

        薛玉衡咬牙道:“皇上昏迷不醒的时候?娘娘被太后下令关进了诏狱。刑部怎么对娘娘用刑的?皇上知道吗?”

        陵君行微微怔了怔?目光转向床上的女孩。

        当初刑部尚书祝俊彦说?只对她用过连排拶子的刑罚,其他的?并未怎么用。

        “祝俊彦第一天对娘娘用了连排拶子,后来顾忌娘娘的身份,只是走个样子?不敢真动刑。”

        “刑部的人每天都会提审娘娘,可不是每次提审?祝俊彦都会在。”

        “太后将娘娘送进诏狱,要的是借刀杀人,要的是她死。她在里面关了数天还活着,太后难道就不会再找人另做安排吗?”

        薛玉衡似乎憋了很多话,不吐不快,“皇上别忘了,太常卿邓怀的儿子,太后名义上的侄儿邓鸿,就在刑部任职。”

        “娘娘从诏狱里被救出来的时候,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伤。那伤处理不及时,都......”

        他顿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说出来皇上怕是不信,我从医十余年,也算见过各式各样的伤患了,可我给娘娘处理伤口时,手都在哆嗦。”

        陵君行闭了闭眼,极力平息着心底的情绪:“当初,你为何不告诉朕?”

        “她是娘娘,我本不该冒犯。何况当时皇上怪我放走了娘娘,正在气头上,我怎敢说我见过娘娘身上的伤?”

        薛玉衡道,“不过皇上放心,我已经让无忌暗中找人狠狠教训了邓鸿。他之前告病在家,就是因为被骁骑营的人揍得不轻。”

        薛玉衡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本想将秦落羽异世之人的身份说出,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毕竟当初他答应过秦落羽要保密。就算真要说,也该由她自己告诉皇上才是。

        薛玉衡继续道:

        “娘娘心里到底有没有别人,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太后一党被控制的那一夜,娘娘守了皇上一整晚。”

        “那夜我就住在宫里。因为不放心皇上,我很早就去了寝殿,想看看皇上的情况。可是,皇上你知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

        他踏进皇上寝殿的时候,发现秦落羽握着皇上的手,哭得不可自抑。

        薛玉衡本以为秦落羽是伤心皇上的病情,正想要去劝劝她。

        结果,却看到她伸手,一点点抚过皇上的眉眼,然后,轻轻俯身吻住了皇上的唇。

        薛玉衡吓了一跳,赶紧移开目光退了出去。

        他回到房中坐了好半晌,又不好去打扰秦落羽和皇上相处,便决定回隐医堂拿几副药,岂料,却正好撞见秦落羽打算离开。

        ......

        “整个事情经过,就是这样。娘娘九死一生才能保住这条命,她说想走,皇上你说我怎么拦?我怎么忍心拦?”

        “至于她叫萧尚言的名字,纯粹是个误会。废后这事,皇上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薛玉衡总算将心里积压多时的话说了出来,感觉人都轻松了不少,“我这就去准备马车,送娘娘回去。”

        他走到门口,脚步顿了顿,“皇上若是不信我说的话,娘娘身上很多伤,现在应该还没完全好,皇上待会可以自己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