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01章 求见

第301章 求见

        秦落羽没有多做停留,转身登上马车,回了住处。

        陵君行现在在气头上,她留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

        不如等他冷静冷静,明天,她再来找他。

        卫无忌回到营帐,将那份行军计划和路线的奏报调整好后,再次去了皇上营帐。

        陵君行接过奏报,示意他可以走了。

        卫无忌踟蹰片刻,“皇上,娘娘说,她离开不夜都,是有不得已的原因......”

        陵君行狠狠摔了手中的奏报:“卫无忌!!”

        卫无忌弯腰捡起那份奏报,放在了案上,以不怕死的心态,继续将秦落羽托他转达的话说完:“娘娘说明天还会来找皇上,她想请皇上见见她......”

        陵君行黑着脸,抬手指门:“滚!”

        卫无忌没滚,在那儿继续站了一会儿,硬着头皮道:“那明天,是让娘娘进还是......”

        “哐当。哗啦。”

        陵君行一脚踹翻了桌案,奏报洒落一地,茶壶碎裂成片,砚台里的墨洒出来,几点乌黑溅到了卫无忌的脸上。

        “卫无忌,你是不是嫌陵国兵马元帅的位子坐得太高了?”

        陵君行眼中厉色瘆人,“那不如,就继续做你的骁骑营将军好了!”

        卫无忌:“......臣,领命。”

        他擦净了脸上的墨,刚回营帐。

        方谦进来了:“卫帅,护送娘娘回大秦的人,安排好了。我让他们去娘娘府邸候命了。”

        他端起桌上的杯子,灌了口冷茶,这才问道:“卫帅,皇上为什么突然要送娘娘回大秦?”

        “别叫我卫帅。”

        卫无忌被降职,心情倒也平静?淡定地说:“以后叫卫将军。皇上刚刚封的。”

        方谦手里的杯子都差点捏碎了:“怎么回事?”

        卫无忌:“不该问的别问。”

        方谦:“......”

        *

        秦落羽回到府邸时,婵娟迎上来?“公主,你去哪儿了?他们说你坐马车走了,奴婢还以为......”

        “还以为我走了?”秦落羽笑了笑,“你放心,我不会走。”

        如果陵君行明天愿意见她?接受她的解释?她就不会走。再也不走。

        可若是他不接受......

        婵娟帮她解大氅,无意中碰到她的手:“公主的手怎么这样凉?公主去哪儿啦?”

        秦落羽没瞒她:“军营。”

        “是去见皇上了吗?”婵娟一边拿了个暖炉递给她?一边道,“公主跟皇上都解释清楚啦?”

        秦落羽勉强笑了笑:“今天没来得及?明天再说。”

        “那奴婢明天也不跟着公主了,公主解释完,正好可以跟皇上多待一会儿。”

        婵娟似乎认为只要秦落羽肯解释?陵君行就一定会原谅她:“皇上后天就要去大漠了?公主再想见皇上?可得好几个月以后了......”

        她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方才府里来了大概二十多名骁骑营的将士?说公主什么时候要走?吩咐一声就行。他们是来接公主去军营的吧?奴婢让人将他们安置在前院偏房了......”

        秦落羽怔了怔?顿时想起陵君行说的那句话:“你要回大秦?随时可以。便是此刻就走,朕也没意见。”

        这些人?是陵君行派来送她回大秦的吗?

        秦落羽一夜没怎么睡好,第二天起来便去了军营。

        军营执勤的士兵说,皇上和卫无忌一早去巡察驻防?人没在。

        “卫将军说了,他们会很晚才回来?让娘娘千万别等。”

        秦落羽自然还是要等。

        明天陵君行就走了,她不等,就没有解释的机会了。

        临出发前,婵娟给她塞了个暖炉,只是等的时间久了,这暖炉也就熄了。

        秦落羽手脚冻得发麻,便干脆下了马车,轻轻地跺着脚,慢慢地跑着圈儿。

        陵君行回来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了绕着马车跑小圈圈的女孩。

        他脸色沉下来,转头看了眼卫无忌。

        卫无忌也发现了秦落羽,连忙道:“臣这就送娘娘回去。”

        秦落羽听到马蹄声时,赶紧在旁边安静站好了,想着等他们从自己面前过的时候,再喊陵君行。

        岂料,陵君行根本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因为那些骏马速度半点儿未减,疾驰着进了军营。

        秦落羽只能看着男人目不斜视地从她面前一闪而过,喊出的那一声“皇上”,被他们带来的劲风卷过,淹没在了踏踏马蹄声中。

        卫无忌翻身下马:“娘娘,臣送你回去。”

        秦落羽怔怔地望着那些消失在视线中的马匹,“皇上还是不肯见我吗?”

        卫无忌没回答,轻叹一声:“娘娘,回吧。”

        秦落羽眼圈顿时红了。

        看来她是真的伤到陵君行了,他竟然连解释的机会都不肯给她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将眼里的泪意强自压下去:“我就在这里等,我今天,一定要见到皇上。”

        卫无忌:“......”

        苦劝无用,卫无忌只能再次去找皇上。

        “皇上,娘娘她......不肯走。她说,今天一定要见到皇上。”

        陵君行负手站在那副地图前,背影清冷。

        沉默半晌,方淡淡道:“既是喜欢等,那便让她等好了。”

        秦落羽大病初愈,卫无忌哪儿敢真让她那么等下去。

        他亲自给秦落羽送了暖炉到马车中,本想着让她进车里等,岂料平日那么好说话的娘娘,此刻却倔强得很,站在那里死活不肯挪地儿。

        卫无忌没辙,只能让人留意着娘娘的动静,打算晚些时候,再去求求皇上。

        夜色渐渐暗下去,军营里的灯依次亮起。

        北地的夜森寒彻骨,地面都被冻得发硬,士兵走在上面,会发出嘎吱的脆响。

        陵君行坐在帐中,只觉没来由的烦躁。

        卫无忌呈来的奏报,被他拿在手里已然两个时辰,却,愣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门帘被掀开,卫无忌进来:“皇上。”

        陵君行猛地起身:“她怎么了?”

        卫无忌愣了愣,他来是递皇上让他写的那两封信的,却不意皇上会以为娘娘出事了。

        所以,皇上还是担心娘娘的?

        他赶紧趁机道:“娘娘还在营外等候,这么冷的天,臣给她送了暖炉,她也不要,怎么都不肯进马车里等,愣是在外面站到现在......”

        卫无忌话还没说完,陵君行已然沉着脸大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