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300章 一别两宽

第300章 一别两宽

        卫无忌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送娘娘回大秦吗?是暂时,还是以后娘娘......都不回陵国了?”

        “以后都不必回。”

        陵君行的神色极其冷漠,漆黑的眸里冷静寂然,没有半分情绪。

        “你以朕的名义,给礼部写封信,让他们拟定废后诏书,昭告朝野。再写封信,告诉大秦皇帝,两国结盟交好之约,依旧有效,不受废后影响。”

        卫无忌呆住,“皇上,可是娘娘......”

        陵君行打断了他的话,“朕先前已走了偏路,如今,该回正轨了。”

        她既要回家,那便送她归国。

        从此之后,一别两宽,再无相干。

        卫无忌心神大震,还要再说什么。

        却见皇上已从桌案上拿起一份奏报递给卫无忌:“此行大漠的路线和计划,朕的意见都批复在上面了,速速调整后,再呈过来。”

        顿了顿,又沉声道:“临行前,安排好送她的人。”

        卫无忌愣愣地应了声是,心绪复杂地退出营帐,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数日前皇上深夜从娘娘的居处突然回到军营,便再未去看望过娘娘,连日来几乎彻夜不眠,挑灯处理那些军务奏报。

        卫无忌不知出了何事,悄悄问了问薛玉衡,得知缘由,一时也是颇为无语。

        不过皇上对娘娘向来恩宠有加,娘娘若是醒了,认个错服个软,好好解释一番,皇上纵然再生气,总该会原谅娘娘的。

        但他再也没想到,皇上竟然直接要送娘娘回大秦,还要废后......

        卫无忌叹了口气?回帐中埋头修改奏报。

        兵士来报:“皇后娘娘来访,在军营外求见皇上。”

        军营无令牌无特许?不许随便进出。便是皇后娘娘,也不行。

        是以士兵没敢让秦落羽进来,只让她在外等候。

        卫无忌连忙起身,几乎是用跑的速度,迅疾奔出了军营。

        心想娘娘来的时机可真是太及时了?现在去见皇上?也许可以让皇上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他匆匆出来时,看见秦落羽裹着厚重的白色狐领大氅?安安静静地等候在军营外。

        “外面天冷,娘娘怎么不在马车里候着?”

        卫无忌连忙将秦落羽迎进来?“娘娘一个人来的吗?”

        怎么连侍女都没带一个。

        秦落羽有些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皇上在哪里?我想去见他。”

        按理卫无忌本该去通报一声,再领秦落羽去。

        不过考虑到通报的结果很可能是被拒?卫无忌想了想?直接带着秦落羽到了皇上的营帐外。

        秦落羽掀开帘子时?一眼就看到陵君行正坐在桌案边?低头提笔写着什么。

        男人轮廓坚毅冷峻,只是很有些憔悴。

        他没抬头?淡淡道:“这么快就改好了?”

        秦落羽只是看着陵君行?眼睛就不由有些湿了。

        她轻轻走了进去。

        陵君行察觉不对?抬眸时?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你怎么来了?”

        秦落羽轻声道?“臣妾来找皇上。”

        来跟你把一切,都解释清楚。

        为什么那么执着地要离开?为什么心心念念着要回家,为什么会喊萧尚言的名字。

        岂料,陵君行一句话就将她所有想要说的话?全都堵住了。

        “如果找朕是为了解释你为何要离开,不必了。”

        陵君行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你想回家?朕允了。”

        秦落羽一下子愣住了:“[    www.biqudu.xyz]什么?”

        “你要回大秦,随时可以走。便是此刻就走,朕也没意见。”

        陵君行的声音很冷,没有一丝感情和起伏,“礼部稍后会下发废后诏书。”

        秦落羽呆了呆,“皇上,要废后?”

        “怎么,这不是如你所愿?”

        看到她呆住的样子,陵君行嘴角扯出一丝冷漠嘲讽的弧度,“朕想明白了,朕的皇后你既不愿做,勉强也无意义,不如放你回国。”

        秦落羽的脸色白了白,本就苍白的脸,愈发没有血色。

        今日卫无忌走后,她越想越不安心,命府里的人赶了马车,匆匆就来军营了。

        她本想跟陵君行把一切都解释清楚,把自己的来历和身份都和盘托出。

        她甚至想,从此以后,她再也不会走了。

        踏踏实实留下来,留在陵君行的身边,好好陪着他,余生,用同样的情意,回报他。

        可是没想到,她来了,陵君行却要废后了。

        陵君行没再看她,低头继续处理奏报:“你可以走了。”

        秦落羽站着没动,没有血色的嘴唇被咬出一道分明的印子。

        她定了定心绪:“皇上,我可以解释,我......”

        陵君行根本没理她,提高了声音,沉声道:“卫无忌!”

        帐外守候的卫无忌赶紧进来:“皇上?”

        陵君行神色有些冷厉,“什么时候,军营里也可以让闲杂人等随意进出了?谁给你的胆子放她进来的?”

        卫无忌:“......”

        他心里有苦说不出,万般无奈下,只能转向秦落羽:“娘娘,臣,送你出去。”

        秦落羽苍白的脸腾地起了两团红晕,火一般烧得眼前有些眩晕。

        闲杂人等。

        她现在在他眼里,便只是个闲杂人等了吗?

        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转身跟着卫无忌走了出去。

        帐外的冷风吹得秦落羽打了个哆嗦,她沉默地跟着卫无忌往外走,寒意让她清醒了些许。

        她顿住脚步,问卫无忌:“皇上真的要废后?”

        卫无忌踟蹰半晌:“是。”

        给礼部的信和大秦国的信,都要他写了,眼下又对娘娘这个态度,皇上这次,怕是来真的了。

        秦落羽默默地站了一会儿。

        这次她的确做错了,错得还很过分。

        陵君行生气要废后,也是人之常情。

        何况,他那么爱吃醋的一个人,怎能容忍她在昏迷中三番两次叫萧尚言的名字。

        陵君行不愿听她解释,可是她还是很想解释清楚。

        “萧尚言带着我逃亡的时候,我病得很重,昏迷不醒时,是萧尚言给我喂药喂水,所以,我才会把皇上,误当做萧尚言。”

        “我离开不夜都,是想回家。我想回家,是因为......有不得已的原因。”

        秦落羽看向卫无忌,“明天我会再来找皇上,还麻烦你告诉皇上,一定,要见我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