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96章 醒来

第296章 醒来

        秦落羽昏昏沉沉地想,难道萧尚言又回来了吗?

        “尚言哥。”她埋在那人怀里,迷迷糊糊地问,“你怎么又回来啦?”

        那人脚步猛地一顿,身体似乎变得僵硬,片刻后,才抱着她继续往前走。

        秦落羽等了一会儿没见回答,不知不觉又昏睡了过去。

        卫无忌跟在陵君行身边,听到娘娘叫出这声“尚言哥”时,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去看皇上的脸色。

        陵君行脸上是面无表情的冷漠,冷得跟这山林间的冰雪一样,寒意凛凛的。

        卫无忌心绪有些复杂地看了眼被陵君行抱在怀里的娘娘。

        心想,娘娘跟那个萧尚言到底怎么回事。

        萧尚言将重病的她丢在山中不管,她都意识不清了,怎么开口就叫尚言哥,还叫得这么亲昵。

        这也得亏是皇上坚持要追,坚持要寻,不然,娘娘一个人在这山林里,能撑得了几天?

        不过好在,万幸,娘娘总算是找到了。

        不然,他估计万死难赎其罪。

        当日卫无忌伏击萧尚言时,其实并不知道秦落羽也在其中。

        因为他们攻破平凉城时,一名使弯刀悍勇非常的蛮人将领,领着数千兵马,将一个女子护在中间,冲出了城外。

        那女子披着件大氅,遮住了面容,卫无忌担心那个女子便是皇后娘娘,不敢逼得太紧,怕伤了秦落羽,只想着将这些人生擒活捉。

        也就是这一念之差,竟让这队人硬生生从包围圈撕开了一个口子?破围而出。

        卫无忌亲自领队追赶,一夜疾行?追着这群蛮人到了大漠边缘,那些人竟就此失去了踪迹。

        大漠地形复杂,卫无忌不敢贸然深入,只能回来,按原定计划伏击萧尚言。

        那一战他是真没留情?存了心要全歼萧尚言部?活捉萧尚言。

        没救回娘娘,他没法跟皇上交待?但抓了萧尚言,至少可以让那些蛮人乖乖再把娘娘送回来。

        孰料那场伏击战正进行得激烈时?冀州城有急信送来,说娘娘就在萧尚言军中。

        卫无忌握剑的手都哆嗦了一下。

        彼时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只剩下几小撮人还在负隅顽抗。

        卫无忌不知道秦落羽是已经被误杀?还是仍旧活着?对这些人也就不敢痛下杀手。

        不意他这一犹疑?再次给了萧尚言机会?对方折而向西,逃入了崀山山脉中。

        卫无忌带人追进山来时?皇上也从冀州城赶了过来?得知秦落羽生死未卜?面沉如水。

        他们一面派人清理战场上的尸体?看看有没有可能发现娘娘?一面在大山中紧追不舍。

        这些蛮人在北地生活久了,对于地形极其熟悉?且又狡猾,惯会迷惑行踪。

        他们按照脚印一路追寻,竟走了好几条弯路?最终折返再寻时,无端耽误了许多功夫。

        山里条件太过森寒恶劣?一连追踪数日,蛮人行踪连个影子也找不到,将士们苦不堪言,好些人都病倒了。

        卫无忌心里明白,按照这样追下去,很大可能只是做无用功。

        奈何皇上不开口,大家也就只能一路追寻下去。

        到后来,所有人都失望至极,觉得找到蛮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时,他们却意外发现雪地里有掩埋的野鸡羽毛。

        这个季节,山里除了北地蛮人,不可能有其他任何人。

        就是这点野鸡羽毛,让将士们再次振奋起来,一路追了下去。

        再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靠在岩石边,几乎已经冻僵了的秦落羽。

        她身上覆了薄薄一层雪,双眸紧闭,嘴唇发乌,脸色苍白得几乎透明,没有半点活人的气息。

        很多将士,甚至包括卫无忌,在看到她的一瞬间,都以为皇后娘娘很可能已经......死了。

        那一刻,卫无忌甚至不敢去看皇上的脸色。

        皇上缓缓地在她面前蹲下来,解开身上的大氅,裹住了秦落羽,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抱了许久许久,皇上突然开口,哑声命他赶紧生火。

        卫无忌这才意识到,娘娘应该还有气,当即命人生了许多堆火,将这山林里都烤得滚烫,雪水都化成了小溪。

        再后来,娘娘身体似乎恢复了热气,皇上将娘娘裹得严严实实抱在怀里,准备下山。

        然而,他们刚走了没多远,娘娘突然就迷迷糊糊地喊出了一句“尚言哥”......

        卫无忌第一次为皇上感到有些由衷的不值。

        同时,又对娘娘很是同情万分。

        娘娘若是醒了,可该怎么面对皇上的怒火,又该怎么解释,才能过关?

        *

        秦落羽醒来的时候,是在温暖如春的房中。

        婵娟守在她床边,一见她醒来,“哇”地一声哭出来,激动得泣不成声。

        秦落羽恍惚觉得自己在做梦。

        不是吧,婵娟?婵娟不是在不夜都吗?

        难不成她又回不夜都了?

        还是,她根本就不曾离开不夜都,那些遭遇的事,不过只是一场梦而已?

        “醒了?”

        帘子被掀开,薛玉衡走了进来,在她床边坐下,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为她把脉。

        末了,他看着秦落羽,有些感慨地叹道:“总算是醒了。”

        不然,他这条命搞不好要玩完。

        秦落羽怔怔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在旁边哭得稀里哗啦,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婵娟。

        她有些懵懵懂懂地问:“这是哪儿啊。”

        不会真的之前都是在做梦吧。难不成她真的从没离开过不夜都?

        许是秦落羽的脉象没什么大问题,薛玉衡语气轻松了许多,“这里是平凉城。”

        秦落羽:“.......”

        想起那场噩梦般的逃亡经历,想起自己最后在冰天雪地的山里睡了过去。

        想起意识朦胧之际,那个温暖滚烫的怀抱。

        她这是没死,又回平凉城了?

        所以那个抱她的人是......

        “是皇上,皇上他救了你。”

        薛玉衡眼神甚是复杂地看着她,也不知是同情还是什么,“可你昏迷不醒的时候,叫了好几遍萧尚言的名字。哦,还不是名字,是尚言哥。”

        秦落羽仿佛被雷劈中,愣在那里,半晌没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