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95章 怀抱 (打赏+月票加更)

第295章 怀抱 (打赏+月票加更)

        秦落羽耳朵被这些声音震得生疼。

        她勉力睁开眼,轻声道:“尚言哥。”

        萧尚言心中一喜:“公主,你醒了?”

        秦落羽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你放我下来。”

        萧尚言赶紧让人在地上垫了一件羊皮裘,这才将秦落羽放下来,又帮她拢紧了身上的披风。

        “尚言哥,我想吃东西,那天你给我炖的汤,我......想喝。”

        这是四五日来,秦落羽第一次主动要吃东西。

        萧尚言大喜过望,“我这就去给你做。”

        他疾步奔出,却又猛地顿住脚步,死死盯着岑七:“大巫师,照顾好公主。若是她出了半点差错,我唯你是问!”

        萧尚言带了十余名士兵,走了。

        秦落羽的目光落在岑七的身上。

        岑七据说只有四十来岁,但看起来很有些苍老,倒像是六十多岁似的。

        脸上皱纹深刻,一道道的,或许是北地风霜给他留下的痕迹。

        岑七眼神有些阴沉地看着秦落羽,但或许是萧尚言那句威胁,起了作用,他到底什么都没说。

        秦落羽道:“岑先生,麻烦给我送点水来。”

        岑七瞪了她一眼,终究按耐住情绪,拿了一个水囊递给秦落羽。

        “再麻烦岑先生,将我的那个小包裹递给我。”

        她生病了后,那个小包裹被萧尚言交给一个士兵背着。

        岑七脸色有些难看,还是转头冲那些士兵歇息的方向,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那人小跑着过来,听说秦落羽要包裹,连忙将身上的包裹解下,递到她跟前。

        秦落羽有些费力地解开了包袱,从里面摸出一个小药瓶,“岑先生,你能看出这里面是什么药吗?”

        岑七将药瓶接过去闻了闻:“麻黄散?”

        麻黄散乃是用于麻醉神经的一种,伤者服用后会昏睡一段时间,以至于毫无痛感。

        此药一般在处理严重外伤,需要麻醉伤者时才会使用。

        岑七微微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会有这个?”

        秦落羽点头,“我略懂一些医术?是以身边带了此药。”

        她当着岑七的面,往水囊里倒了些药粉。

        岑七皱眉:“你想做什么?”

        秦落羽微微笑了笑?“岑先生说得对,我现在这种情况,的确不该拖累尚言哥。待会我会让尚言哥喝下这水,岑先生就带着尚言哥走吧。”

        岑七盯着她没说话。

        “这药只会让尚言哥昏睡一段时间,不会对他有什么害处。”

        秦落羽以为岑七不放心?“刚才岑先生不是也认出这药来了?我不会害尚言哥的?我只是......”

        岑七打断她的话:“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留下意味着什么?”

        秦落羽沉默了一会儿,“知道。”

        她抬头?脸上再次露出个微笑:“不过岑先生不是都说了,我活不了几天了?既如此,早死晚死,也没什么差别。”

        被萧尚言整日这么背着走?也是挺受罪的。

        若真是要死?还不如躺在这山里?安安静静地死?反倒清静自在。

        岑七似乎有些动容,半晌?轻轻点了点头。

        萧尚言回来时?手里拎了好几只五彩斑斓的野鸡。

        士兵接过去处理时?萧尚言快步奔到了秦落羽跟前。

        他伸手想去握秦落羽的手?发现自己手上沾了野鸡的血迹?连忙抓了一把雪,将手擦干净了?又在衣袍上擦了擦,这才将秦落羽的手轻轻握住了。

        秦落羽被他这个举动弄得有些心酸。

        虽然她从来不曾喜欢萧尚言,可?这个人却是如此执拗地喜欢着她,或者说?喜欢着原来那位三公主。

        他一生最大的不幸,或许就是不该喜欢三公主。

        若是他喜欢的人是秦素菡,或许,人生会是另一番景象。

        她没有抽出自己的手,任由萧尚言握着。

        “尚言哥,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秦落羽有一种自己在留遗言的感觉,不过心里倒不怎么悲痛,反而挺平静的,“如果素菡还活着,麻烦你好好照顾她。她不愿意回大秦,就想跟在你身边,以后你就多费心了。”

        秦素菡说到底也是个可怜的姑娘,又是原主的妹妹。

        姐妹一场,她能帮她的也只有这个了。

        萧尚言呆了呆,勉强笑了笑道:“你是四公主的姐姐,以后自然是我和你一起照顾她。”

        秦落羽无声叹息,却还是点了点头。

        其实她很想对萧尚言也说一句,以后别喜欢她了,多累啊。

        好好跟秦素菡一起过日子,才是正经。

        只是话到嘴边,到底还是没说。

        萧尚言这人太执拗,执拗到有些偏执的地步,估计说了也是不会听的。

        她将手里的水递给萧尚言,“尚言哥累了吧,喝点水吧。”

        萧尚言见秦落羽今天说了这么多话,还知道关心他,心里颇是开心,接过水喝了好几口。

        喝完,那边的士兵喊:“少主,水开了!可以做汤了!”

        萧尚言柔声道:“等我一会儿。”

        秦落羽点了点头,默默地看着他走远,默默地看着他慢慢倒了下去。

        岑七跟在萧尚言身边,及时接住了他。

        一个人高马大的士兵过来背起了萧尚言,其他人也立刻整装待发。

        岑七深深地看了秦落羽一眼,朝着秦落羽躬身行了一礼,随即,便带着人大步离开。

        原本因为那三千人显得甚是拥挤的山林,片刻间就变得寂无人声。

        远处汤锅里的水沸了,发出咕嘟嘟的声响。

        秦落羽靠在岩石边,仰头去看那空茫茫的天。

        想起上次在岱山猎场时,她也是以为自己要死了。

        不过后来没死成,被陵君行救了。

        这一次,可是真的要死了。

        心情倒是挺平静的,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遗憾。

        青山为坟,白雪埋骨,嗯,又干净,又清净。

        就是千万别来个野兽啥的就好了。

        不过那时候她都死了,反正什么也不知道了。

        秦落羽轻轻呼了口气,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岩石边闭眼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自己被人搂进了怀里,那人的胳膊沉稳有力,怀抱温暖滚烫。

        秦落羽下意识朝着那温暖蜷了蜷,那人感受到她的动作,也愈发抱紧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