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94章 病倒

第294章 病倒

        北人大军紧急回撤平凉城。

        秦落羽被萧尚言裹挟着一路疾奔,颠得五脏六腑都差点吐出来。

        回程原本是四天,可按照眼下这速度,估计两天赶回去都算慢的。

        但饶是如此,萧尚言仍未赶得及援救平凉。

        反而,在半道上,正面遭遇了卫无忌的队伍。

        平凉城已然被控制,卫无忌留下两万余万大军驻守,自己带着另外两万人马埋伏在山道中,突袭了萧尚言的军队。

        萧尚言的人马本来是卫无忌的数倍不止,但因急于赶回平凉,又猝不及防遭遇伏击,一时竟乱了分寸,以至于被卫无忌大败。

        然而萧尚言却不能再退回冀州城。

        因为原本以为至少能坚守数日的冀州城,在他们离开的第二日,城就破了。

        前有埋伏,后有追兵。

        萧尚言死战得脱,一路往西扎进了绵延千里的崀山山脉,翻过崀山向西北而行,能进大漠。

        他们在一处山隘中稍作休整时,跟着萧尚言的八万大军,竟堪堪只剩下三千人。

        众人满身是血,狼狈不堪,俱都神色黯然,情绪低落至极。

        本以为他们能全身而退,却不意差点全军覆没,连北地大漠的家,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

        这种打击,搁谁身上,谁也受不了。

        秦落羽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可,她此刻的心情,很可能比他们还要糟糕。

        她此刻的样子,也比那些士兵还要狼狈几分。

        头发早已乱作一团,满身满脸都是干涸的血迹。

        发现遇到埋伏时,萧尚言将她缚在了背上?她就这么被迫跟着萧尚言冲锋陷阵,辗转腾挪。

        整个人如同掉进了噩梦一般?时刻好像要被那些刀枪剑戟刺中,时刻都有鲜血喷溅到她脸上身上来。

        秦落羽想吐吐不出,想喊喊不出,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被颠晕了,还是被吓晕了。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正在亡命奔逃的路上?五脏六腑都好像被颠得都翻了个个?眼前都直冒金星。

        后来总算到了这处山隘中,萧尚言下令下马歇息?噩梦,才终于稍稍停了一会儿。

        萧尚言沉默着走过来?给她递水。

        秦落羽没接。

        萧尚言盯着她散乱的鬓发,满脸的血迹,哑声道:“前面有条小溪?我带你去洗洗。”

        他握住秦落羽的手腕?几乎是不由分说拽起了秦落羽?往小溪那边走去。

        秦落羽挣回了手?默默地跟着他。

        溪水寒凉彻骨,秦落羽蹲下身?伸手去舀水时?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她慢慢地洗着脸上的血迹?洗完了?转过身来?看着萧尚言。

        “尚言哥,有些话?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了。”

        秦落羽快一天没喝水,嗓子很有些哑,她知道自己要说出的可能会很伤人?但她不能不说。

        “我不是素菡,过不了这种亡命天涯的日子。我吃不了苦?也根本不想去北地。”

        她眼中带了几分恳求,“尚言哥,你放我走,行吗?”

        萧尚言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

        秦落羽抿了抿唇,只能继续道:“我以前或许喜欢过你,可现在已经没有那种喜欢了。强留我在你身边,对你我都没好处。你该珍惜的人,是素菡,不是我。”

        萧尚言嘴唇有些发白。

        虽然早就知道,公主对过去的那些事已然看淡,可亲耳听到公主说出这样的话来,却不啻于在他心口重重一击。

        他缓缓道:“公主,喜欢陵君行?”

        “我喜欢谁,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想回大秦。”

        秦落羽认真道:“眼下这种情况,我跟着你,只会拖累你。尚言哥,让我走吧,可以吗?”

        萧尚言望着秦落羽许久。

        半晌,嘴角扯出一个显得有些冷酷的弧度:“公主你觉得,到了这个时候,我还会放你走吗?”

        他差一点什么都没有了,现在身边只有她了。

        他怎么可能,会放她走?

        和萧尚言的谈话,就这么不欢而散。

        秦落羽的噩梦,仍旧得继续。

        大雪封山,山里天气太过寒冷,他们又是日夜兼程,秦落羽终究是没能撑住,病倒了。

        她吃了葛神医给的药,感觉稍稍好点了,然没两天,又开始高烧不止。

        那个大巫师岑七不知在山林里找了些什么东西,好像是什么植物的根茎,给她捣碎了煎水,让她服了。

        烧是退了,但人却还是病病恹恹的。

        她没力气走路,萧尚言一路背着她往前走。

        秦落羽趴在他背上,昏昏沉沉,整个人都是懵的,意识都有些不清了。

        起初她每天还能吃点东西,后来什么都不想吃,只是昏睡,而且又开始反复发烧。

        萧尚言每日会给她烧热水,为了哄她吃东西,还去打了野鸡来,给她炖了汤喝。

        秦落羽勉强喝了几口,却都吐了。

        此后,仍旧只是昏睡,就连水也不怎么喝了。

        迷迷糊糊中,秦落羽似乎听到了激烈的争吵声。

        是那大巫师岑七的声音:“少主,我们不能再带着她走了,这几日因为她,我们已经放慢了速度,再带着她,只会拖累我们的行程。”

        萧尚言断然道:“我不会丢下她。”

        “如果陵国的人追上来,我们根本逃不脱。”

        岑七苦心劝道,“少主,她眼看是不行了,活不了几天了。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少主便是带着她,也救不了她,何必呢?”

        萧尚言的语气很有些不耐:“我绝不可能丢下她——这个问题还要我说几遍?”

        “我们这次损失惨重,但幸好少主无事,来日仍旧能图大计。可若是被陵国追兵追上,那我们这些年的心血,算什么?”

        岑七猛地跪下了:“少主!请以大计为重!”

        那些士兵也哗啦啦跪了一地,齐声道:“请少主以大计为重!”

        萧尚言彻底恼了,连日来因为秦落羽重病而积攒的恶劣情绪一瞬间爆发。

        “够了!少给我提那些大计!不是你们非要我做这个少主,她不会被我害成这个样子!”萧尚言厉声吼道,“她都要死了,你们还想让我丢下她?你们到底有完没完?”

        岑七等人俱都呆住,一个字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