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秦落羽陵君行在线阅读 - 第293章 攻城

第293章 攻城

        不过,事已至此,陵君行怎么想,也都不重要了。

        眼下最重要的,是她如何离开。

        秦落羽本来是想着在冀州城找机会逃走的。

        可是眼下陵国军队就在城外,她不想冒任何可能会被陵君行发现的险。

        盯着地图思来想去,秦落羽决定还是等返程的时候再说。

        从冀州城回平凉城约莫需要四天左右,回程西边便是崀山山脉,只要她能趁机逃脱,进入崀山内,或可有一线机会逃出生天。

        毕竟大战在即,萧尚言还要回去准备后撤事宜,根本不可能大动干戈去找她。

        秦落羽主意已定,晚上早早便睡了。

        夜深,隐隐有火光与厮杀声传来,她陡然惊醒,飞快穿好衣服拉开了门。

        门外守着侍卫,不让她踏出房门一步:“陵国军队攻城,少主去城楼布防了,三公主还是在屋里等候为好。”

        秦落羽无奈只能回房。

        外面的厮杀声越来越大,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秦落羽脑海里下意识浮现洛城那一夜的惨烈厮杀,很有些心神不安,如坐针毡。

        萧尚言说过,冀州城易守难攻,骁骑营若是强攻,伤亡必定惨重。

        陵君行既然在,他会不会,会不会亲自率军攻城?

        但愿,但愿他不要受伤,不要出事。

        *

        冀州城各门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陵国军队的火箭嗖嗖射入城楼上,暗色的天空被火映得通红,厮杀声震耳欲聋。

        伴随着激烈的厮杀声?沉重的撞门声如雷鸣,一下下?坚定有力地响起,城楼似乎都被撞得震动。

        骁骑营的将士们奋力冲杀,试图从云梯攀上城楼。

        一个被砍了下去,另一个接着冲上来,竟是杀不尽般?前仆后继。

        城楼上的北人守兵挥舞刀剑与试图攀上城楼的陵国士兵砍杀成一团。

        萧尚言扫过城下的大火?狠狠蹙着眉头,“这火?怎么燃得这么快?你们先前不知道灭火?”

        天气这么冷,又下着小雪?就是有火,也很快就可以扑灭。

        可他赶来的时候,这火已燃得如此大?守城的人到底在做什么?

        守将擦了把脸上的血?差点哭了:“少主?陵国人玩阴的!他们假装我北地族人?说平凉城已失!”

        陵国十万大军矗立在南门外,吸引着他们的注意力。

        可他们暗中却派了一支队伍?换上北地人的服装?半夜时分?行迹狼狈地奔到西门?用北地话称他们是平凉城的将士。

        他们说?陵国军队从崀山道突袭平凉,平凉城已失?须紧急面见少主,“若延误军情,你担待不起!”

        对方操一口北地话?言之凿凿,又行色狼狈?浑身是伤,不由人不信。

        平凉是他们的大本营,若是平凉城已失,后果不堪设想。

        西门守城将领让对方在城外稍候,他去请少主亲自前来。

        一些看起来伤重潦倒的士兵,借口太累为由,下马靠坐在城门边休息。

        然下一刻,他们待过的地方,突然燃起了大火。

        那些人竟是齐齐点燃了水囊中的猛火油。

        几乎就在大火冲天而起的同时,其余仍在马上的士兵突然齐齐张弓搭箭,密密麻麻的火箭铺天盖射向城楼。

        守将最初并没将这场火放在眼里,这么冷的天,还下着小雪,陵国军队想用火攻,岂非可笑。

        可等他们开始找来水欲要灭火时,发现那火燃得太快,快得近乎诡异。

        火箭射到哪里,哪里就火光四起。

        那些火箭上,绑了浸泡过猛火油的棉絮旧衣,一沾就着,根本灭不掉!

        借着大火的掩护和城头上短暂的混乱,骁骑营埋伏的军队趁机往前推进,眨眼间便攻到了城下。

        而火光一起,南门外一直岿然不动的十余万陵国军队也动了,动得迅疾如风,势如奔雷。

        然而陵国并不仅仅只有南门和西门的军队。

        他们在东门也埋伏了人马,火起时,几乎同时对冀州城发动了猛烈攻击。

        冀州城此刻,可谓三面受敌。

        .......

        萧尚言闪身避过一支来势凶猛的火箭,火箭擦着他衣袍而过,在他身上带起一团大火。

        守将赶紧扑过来,帮着萧尚言扑灭了身上的火。

        萧尚言盯着那支火箭,神色冷肃至极。

        猛火油是个极其稀缺的东西,萧尚言曾在大秦征战多年,也曾用过火攻之策。

        然,和陵国这场火攻比,可谓是大巫见小巫。

        他不知道陵国是从哪里弄来这些猛火油的,也不知陵国军队到底准备了多少支火箭。

        但看这架势,便只是陵国军队射出的箭,堆积在一起也能燃起一场滔天大火。

        陵君行其人,用兵果然机变诡谲,难以预料。

        但,想要在今夜攻下冀州城,痴心妄想!

        萧尚言冷静调整了应战策略,紧急派出两支机动兵力,随时策应支援三门。

        就在陵国军队的攻势渐渐被压制下去时,一名将领步伐踉跄地急奔而来。

        他身上被烟火熏黑,衣上染了不少血迹,手里却举着一封急报,喘息着道:“少主,平凉城,平凉城有变......”

        萧尚言脸色微变,劈手夺过那封急报。

        信是扎合铁写来的,极短,字迹极潦草,显是忙乱中匆匆写就。

        信上只有一句话:“陵国军队经崀山小道凭空而降,突袭平凉!”

        崀山原本驻防着数万人马,但为了支援冀州城,萧尚言数日前刚调拨了三万平凉军马支援冀州。

        北地精锐重兵都在冀州城,留在崀山一线驻防的不足两万人马,平凉城中,也仅两万余人马。

        敌军既能突袭平凉,显然崀山一线的两万人马,根本没能挡住陵国的军队,很可能,已经全军覆没。

        平凉城中那两万人马,若是提前有所准备,或可勉强撑一段时间,但,怕是也撑不了太久。

        萧尚言死死攥紧了这封急报,脸上血色刹那间消退殆尽。

        他终于明白,陵君行定要他来冀州城一晤,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一招,可实在是太高!

        他沉着脸将那急报扯得粉碎,“留下八万人,死守冀州城!其余兵马,随我即刻回平凉!”

        平凉城绝不能有失。

        平凉若是丢了,他们想撤回大漠,就没那么容易了!